浴火重生──一位風雨天地行的奇女子 (圖)
 
2005-11-16
 



戴志珍女士和女兒法度

【人民報消息】戴志珍女士,17歲考上大學,24歲到澳洲闖天下,29歲只身環遊世界,34歲走入法輪大法修煉之門並邂逅一生至愛,4年後,丈夫在國內被中共虐殺,為制止迫害,讓罪行昭之天下,39歲時,她帶著年僅2歲的女兒第二次環遊世界,走過了41個國家。見過她的人都說,這是一位風雨天地行的奇女子。

輾轉天涯,幸遇大法

大紀元記者李雲舒11月16日墨爾本採訪報導,六十年代出生於廣州的戴志珍,在文革中長大。在她很小的時候16歲的哥哥「一個面向」去上山下鄉,哥哥是家中唯一的男孩。為此媽媽天天在家以淚洗面,因為她從農村來,知道農村很苦,可是在人前她必須強裝笑臉,因為上山下鄉那是「最光榮」的事。哥哥走的時候,胸前戴著大紅花,人們敲鑼打鼓,因為要很高興的去。年幼的戴志珍不明白:人怎麼能這樣扭曲的活著呢?為了長大以後不像媽媽那樣生活,做一個不需委曲求全的人,她從小就很努力,學習成績一直名列前茅。她以為,有了一定的社會地位,就能堂堂正正做人了。17歲,她考上了大學,畢業後,她分配在當時廣州最好的賓館——白雲賓館工作。一心要出人頭地的她把滿腔熱情撲在了事業上。可是,在工作中,在來來往往的政要、演藝界名流中,她發現,這些有了名和利的人很多都在撒謊,仍然在戴著面具生活。人到底因何而來因何而生呢?

87年她來到澳洲,決心在白人文化中找到答案。四年中,她讀了很多的書,然而,她仍然沒有找到答案。第五年,她和好友靠打工積攢了一筆錢,好友拿著自己的那一份投資買了房,她猶豫了很久,終於決定要用這筆錢,去實現她多年的夢想,去尋找她要找的答案——她要環遊世界。

92 年到93年間,她拿著澳洲護照走遍了世界上所有著名的藝術館、博物館,她去過以色列,到過耶路撒冷,走過耶穌曾走過的路,可是她仍然沒有找到答案。戴志珍說「因為我已經走了一年了我還是找不到,當時我很傷心。最後一站是夏威夷,對著這麼美麗的海灘,我感到無名的孤寂和傷感,我哭了。我覺得我的西方生活到這裏該結束了。」然後她回到了中國。

97年4月18日,戴志珍到親戚家作客,無意中看到了《轉法輪》,她回憶「我花了三天時間讀完了這本書,我欣喜若狂。我苦苦尋覓上下求索的答案就在我毫無準備的時候出現在我眼前!他改變了我的一生。以前當我環遊世界的時候,我為自己的黃皮膚黑頭髮自卑,因為我是一個中國人卻要拿著澳洲的護照。可是當我看了《轉法輪》,我第一次為自己是個中國人而自豪。」

在第一次參加學法小組時,她遇到了一生的至愛陳承勇。他一米八的個子,英俊帥氣,為人正直善良。他的父親——一位被中西醫都判了死刑的尿毒症患者,修煉法輪功後三個月痊愈,這個奇蹟把全家以及許許多多認識的人,帶上了修煉之路。戴志珍和陳承勇,他們情投意合,從相識相戀到相知,一起走過了人生中最美好的時光。然而,99年開始的那場針對煉功人的邪惡迫害,摧毀了這一切。

痛失至愛,一夜白頭

1999年7月,中共開始全面鎮壓法輪功,千千萬萬在修煉中受益的普通百姓為說一句真話開始了和平上訪,這其中就有陳承勇。2000年1月,在北京信訪局前,陳承勇被抓,然後關進廣州的監獄。當他被關在監獄的時候,父親想去送一點冬天的衣服,公安不讓他們見面,罪犯都可以見家人,但是煉法輪功就不能見。從監獄裡出來後,他被單位開除,然後是警察對全家沒完沒了的恐嚇、監視和騷擾,多次被綁架、拘捕。陳承勇的父親——這位因修煉而獲得了第二次生命的七十多歲的老人,央求警察「你們讓我煉吧,不煉我會死的」,可警察的回答是「不行,我們在執行命令」。

2001年1月初,陳承勇再次被警察綁架,從此下落不明,而這時戴志珍的中國簽證到期了,續簽被拒,她只好只身一人帶著才一歲的女兒法度回到澳洲,誰知,這一去,竟成永訣。

回澳幾天後,戴志珍在網上看到了丈夫的消息:在失蹤的六個月中,他受盡惡警酷刑折磨,2001年7月他的屍體在一個荒郊野外的小茅屋裡被發現,終年三十四歲,那時法度才15個月。當戴志珍從電腦上看到她丈夫陳承勇的屍體被發現並且已腐爛時,戴志珍痛苦的回憶著:「我一看就傻了,整個人在抖,一句話都說不出來。我心都碎了。我整天把自己關在房間裡面,誰也不想見。第二天早上我的頭髮全白了……一夜白了頭。這種痛苦是無法用語言來表達的。」認領陳承勇屍首的姐姐很快也被送到勞教所,他年邁的父親承受不了白髮人送黑髮人的悲痛也去了。由於中國政府拒發簽證,戴志珍懷抱著女兒四處奔波,八方求告,終於在8個月後在澳大利亞政府的幫助下得到了丈夫的骨灰。

反迫害,攜幼女走過四十一個國家

痛失至愛的打擊讓戴志珍幾乎崩潰了,但在法輪大法「先他後我」的法理教導下,她終於沒有倒下。雖然內心仍然充滿了無法撫平的悲憤與傷痛,可是她想到「在中國,有多少個家庭正遭受著像我們一樣的不幸,可是他們不能說話,可是我在海外,我還有自由,我應該為了他們勇敢一些,把這一切罪行公諸天下,揭露謊言,制止迫害。」

2002 年3月,戴志珍帶著2歲的女兒法度參加了日內瓦人權會議期間的和平請願活動,她抱著丈夫的骨灰盒走在了遊行隊伍的最前面。會議結束以後,戴志珍第二次踏上了環遊世界的旅程,這與她第一次環遊世界相隔了十年,這一次她走了兩年零九個月。從2002年3月到2004年的12月期間,在嚴寒酷暑中,戴志珍和女兒,這一大一小的纖弱身影留在了歐洲、美洲、亞洲、非洲,她們走過了41個國家,面見當地的議員、媒體、民眾。她們帶去了法輪大法的美好,告訴全世界的人們中共對修煉者的暴行。 「真善忍是扎根於我們的血液之中的,任何一種外力都不能摧毀。」戴志珍說:「雖然我丈夫走了,我帶著女兒要走遍世界,告訴人們,「真善忍」是不可抹殺的。從歷史上看,基督教被迫害了三百年,今天還存在,歷史告訴人們,信仰是不可能被虐殺的。」

帶著幼小的女兒環遊世界殊不容易,在一次次趕汽車趕火車趕飛機的匆忙中,他們歷盡艱辛。04年三月,她們第三次到日內瓦參加人權會議請願期間,她在國內的母親因長年承受警察的恐嚇和騷擾,在思女的憂傷中離開了人世。彌留之際,她最大的心願就是能夠再看外孫女一眼,可是戴志珍母女拿不到中國的簽證,無法送她最後一程……

浴火重生,重回澳洲

在一次又一次的生離死別中,在不停地講清真相中,在跨越千山萬水之後,戴志珍終於在傷痛之中走過來了。今年初,戴志珍和女兒結束世界環遊,重新回到了澳洲。當她得知澳洲外長唐納不顧法輪功學員遭受中共殘酷迫害的事實,連續三十八個月簽署禁止法輪功學員在中國大使館前展示橫幅和播放擴音音樂的行政令後,她決定作為原告之一,起訴外長唐納。戴志珍說「我走過這麼多的國家,禁止法輪功學員這種和平抗議活動的,只有澳大利亞。作為澳洲公民,我感到痛心,我有責任讓更多的澳洲民眾知道法輪功真相,知道外長在代表民眾行使著怎樣的權力,讓民眾做出自己的判斷和決定。」她決心帶著女兒走遍澳洲。第一站,她們來到了墨爾本。

眼前的戴志珍,面容清秀富有光彩,目光清澈而溫暖,如果不是她斑駁的華發,你不會想到她曾經歷盡滄桑。她像一隻鳳凰,在浴火中重生了。一位心理學家在和她傾談後,驚訝地說「通常受到過巨大創痛的人,不管時間過去多久,在他們心裡總會留下傷痕。可是,我在你的心裡找不到傷痕。」她五歲的小女兒法度,健康活潑、大方開朗,不了解她的人,無法相信這是個單親家庭培養出來的孩子。戴志珍說「是啊,這就是法輪大法的美好。四年前的那天晚上,我不會想到今天我能夠這樣平靜坦然,但是這一路走來我和女兒依靠著《轉法輪》,憑著信念,路越走越寬,心裡越來越純淨,我真的超越了生離死別的魔難,把對親人的情化作了對他人的大愛,心中不再有悲憤與傷痛。法輪大法,這裏是一片凈土。」

 
分享:
 

如果您喜歡本文章,歡迎給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勵和支持。讓我們一起打拼未來!

 
PayPal在線支付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