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陆多省插播退党 海外热评中共垮台 (多图)
 
2005-8-17
 



【人民报消息】(大纪元记者王珍8月17日综合报导) 8月上旬,大陆义勇之士又一次突破中共封锁,在天津、山东、河北成功插播《九评》和退党。7月17至19日,逾8万份《九评》及退党资料在天津、北京、石家庄公共场所散发和张贴,消息人士称,在北京地铁站每个站都贴上了醒目的退党刊物。
  
大纪元系列社论《九评共产党》自2004年11月19日发表之后,引爆了空前退党潮,到目前止,公开在大纪元网上退党(团)人数已超过360万人。全面揭露中共建政以来的一切谎言邪说的《九评共产党》因此成为中共的最怕。
  
据哈佛法律学院约翰帕尔弗雷(John Palfrey)博士2005年 4月14日发表的报告,《九评共产党》是中共网络封锁的最重点,能检索到“九评共产党”的中文网站90%遭到封锁。
  
中共并不遗余力采取各种手段打压大纪元和报导九评退党的媒体,如前一段香港《大纪元时报》因找不到印刷厂差点面临停印、现在马来西亚发生的扣押大纪元报纸事件,都是中共干扰的例子。今年7月,因播放九评和退党新闻,希望之声国际广播电台对大陆的短波节目也受到中共军用设备的严重干扰。
  
欧盟顾问团代表、瑞典国会议员约让林德布拉德2005年7月表示,“在当今技术的帮助下,如先进的卫星广播电视、互联网、手机以及日益扩大的国际间旅游和贸易,谁也无法长期愚弄人民,所以在不远的将来,中共必然垮台。”

8月三省市插播《九评》退党
  
据大陆消息,天津蓟县有线电视台8月2日被义士成功插播《九评》2个小时,山东冠县、河北临西县8月9日晚也被成功插播退党广告片,当时被插播的冠县26频道正在播放中共的宣传片电视剧《八路军》。
  
此前,7月3日,大陆25个电视频道,包括13个中央电视台 (CCTV)的频道和12个省、市级的电视频道接受了10多分钟的插播录像。中共媒体指责遭到“法轮功”信号干扰,却没敢透露插播内容。
  
据大陆电视观众投书,他们看到了“游行、演讲”的画面,后来荧幕出现“九评共产党”、“老天惩罚中共,退党可保平安”等词句。定格后的字幕是“没有共产党,才有新中国”。上海、深圳、湖南、云南、内蒙古、宁夏、浙江等省市电视观众吃惊又兴奋得知这些被中共严密封锁的消息。
  
一些已经读过《九评》原作的大陆电视观众表示,希望向插播电视的正义人士致敬。网络作家唐子撰文说:“有封锁就有反封锁”,“插播当然是新闻封锁逼出来的事”。
  
另外,7月17至19日,天津、北京、河北的保定、石家庄等散发了逾8万份《九评》及退党资讯,各城市很多大街小巷、公交通要道、地铁站点、公共场所张贴了各类退党和退党传真等。消息人士称,在北京地铁站每个站都贴上了醒目的退党刊物,见者兴奋,口碑相传。
  
2005 年“七一”前后,山西太原市出现了大量《九评》书籍、光盘、小册子、传单和三退宣传画。如解放路山西省政府附近电话厅里的《九评》光盘和《选择未来》小册子,饮马河公园椅子上的《九评》书籍,桃园二巷北社区黑板报宣传栏上的《九评》光盘和《觉醒》4期传单,五一路广告栏上的《九评》和三退宣传画等等。




太原市广泛散发的《九评》书、光盘、
小册子、传单,张贴的宣传画,拷贝用的U盘、软盘等。

郝凤军披露密件 证实《九评》在大陆迅速传播
  
前天津市610办公室官员郝凤军7月17日向公众公开披露的一组密件,证实了《九评共产党》在大陆迅速传播的强劲势头以及中共当局对退党人士追踪打压。
  
在一份由天津市公安局“反邪教处”于2005年1月12日发出的“公处密发[2005]2号”文件中,市局610办公室向各分局国保支队,市局有关直属单位,公安处国保科发出通知,要求对公开退党(团)人员“进行核查”。
  
在一份由天津市公安局今年2月发出的“天津市公安局防范打击《九评》方案”中,天津市公安局明确提出了“响应”公安部“1.24行动”,全面部署防范打击《九评》在天津传播的措施。
  
在一份由天津市公安局610办公室2005年1月26日发出的“机密”文件中,全面介绍了《九评》有效快速由海外传播进大陆的详细情况。
  
郝凤军表示,自从去年11月大纪元时报发表系列社论《九评共产党》以来,中共便要求全国610系统以高度戒备状态防范《九评》在大陆的传播,将打击《九评》传播作为 “专案”处理,所有在大纪元退党网站上声明退党的人名都将被输入610的庞大数据库内进行对比核查,一经核查实,马上严处打压。

陈用林:一生中最艰难、最快乐的选择
  
面对中共暴力打压,为什么选择退党?
  
在今年悉尼六四集会上公开宣布脱离中共的前中国外交官陈用林8月中旬在一份书面发言中表示,“不久前,我走出中共驻悉尼总领馆,与中共决裂。这是我一生中最为艰难,也是最为快乐的选择。我选择退党,获得了自由,找回了人性。”
  
他又说,“中共靠宣扬共产主义魔教起家,半个多世纪以来,多少中国人从小被中共洗脑,把自己的灵魂交给中共。中共的魔性牢牢地控制着中国人的人性。”“杀戮和撒谎是中共统治人民的法宝。它用杀戮让人民陷于恐惧,不敢反抗;它用谎言掩盖真相,擦拭血污。”
  
原中共空军野战军特种部队文书、现为《北京之春》杂志社驻德国记者郁力生先生在8月1日中共建军节,特地致电大纪元时报德国记者站,希望于当天在大纪元退党网站发表其公开退党声明。
  
郁力生说:我虽然在1990年就退党了,但现在我还是要宣布一下,公开退党,和中共的独裁专制表示脱离关系。
  
大纪元总编辑郭军指出:“中国民众大规模的退党并不是要把中国共产党怎么样,中共党章规定,六个月不交党费就属自动退党,本来退党不需公开声明。这样多的中国民众公开退党,通过自我反省,宣布和暴力、仇恨断绝关系,脱离仇恨的心灵束缚。这是一场伟大的精神自省运动的开始,是中国人开始摆脱恐惧和暴力的开始,预示新中国的开始。”
  
美国天主教大学教授、大纪元时报华府分社社长聂森相信:“告别中共将汇成大众的选择,十几亿中国人的选择,全世界的选择。而这个选择必将悄然成为人类走入一个新世纪,一个没有共产党的新纪元的大选择。”

多语种《九评》传遍世界
  
从2004年11月《九评共产党》发表到2005年5月,全球50多个大城市已举办了两百多场中文及其他语言的《九评共产党》 研讨会,《九评》 随着中文、英文、法文、德文、俄文、西班牙文、韩文等大纪元报纸和网站,更广泛的传遍世界各个地区和民族。
  
2005年4月份《九评共产党》翻译成韩文出版后, 该书在南韩最大的书店教保文库对外销售。自六月起,连续两周名列教保文库政治/社会类图书的最畅销书第一位。

中共解体后对世界的影响




前自由欧洲电台(Radio Free Europe)
记者兼编辑彼得-兹维古立思(Peter Zvagulis)
  
前自由欧洲电台(Radio Free Europe)记者兼编辑彼得-兹维古立思(Peter Zvagulis)在接受英文大纪元时报专访,以东欧共产党解体经验,深入浅出分析《九评》影响以及中共面临的的垮台。
  
他说:“《九评》广传各地的第一个迹象是越来越多的人退出中国共产党,这绝对是中共无可救要的征兆,它不可能改革,它不可能靠开放灵活的经济存活,就算它们尝试创造各种奇迹,我相信经济开放只会加速共产系统的垮台。
  
退党的人越多,会有更多其他的人明白共产党并不是这么强大。假如国安人员、军方人员与其他具影响力人士背弃共产党,转向民主,这是非常可能发生的,当共产党的领导人最后决定要再度动用暴力保护自己权力的时候,没有人会听他们的。 ”兹维古立思希望中国人可以出面主持,加速这个过程,让它和平发生。
  
他又表示,就像苏联垮台和东欧前共产国家所发生的变革一样,中共垮台对世界的冲击会很大,许多经济与正式现实会改变,特别是在亚洲。因为中国作为仅存的共产极权一定会对周边国家发挥影响。
  
他说:“假如你回头看看前苏联,苏联也宣称会与西方世界合作,但我们现在反而从苏联KGB的解密档案资料与前东德秘密警察STASI的记录发现,他们支持世界各地的恐怖份子的网络、支援恐怖活动、供应他们武器,甚至在分析恐怖份子组织过去数十年的武器供应系统后,发现这个系统在苏联解体后立刻发生剧变。
  
所以,全世界恐怖份子组织再也没有大量廉价的军备供应。部份的恐怖份子组织因为没有工具筹措经费,只能草草解散。 ”
  
欧盟顾问团代表、瑞典国会议员约让林德布拉德7月表示,共产主义,不论是在中国还是在其他国家,他们一个共同的特点就是肆无忌惮地践踏人权,镇压一切威胁其权力独裁的个人和团体。他认为,“东欧共产国家和前苏联的先后跨台预示着,同样的事也会发生在中国。 ”
 
分享:
 
文章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