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紀元特稿:中共賣國黨無資格談「國慶」(圖)
 
作者:劉勁松
 
2005-10-2
 
【人民報消息】世界各國都有自己的國慶節。有許多國家的國慶節是紀念其人民擺脫殖民統治、追求獨立的重大事件,如美國、墨西哥等;也有許多國家的國慶節是紀念人民結束專制、建立共和的重大事件,如法國、意大利等,孫中山先生領導創立的中華民國也是如此——這樣的國慶日,從整個民族的利益為出發點來考量,的確是值得全民慶祝的節日。

相比之下,中共的10月1日,不過是其1949年建政紀念日:中共在兩黨爭鬥中勝出,打敗了一個由中國人組成的、理念與其不同的政黨,推翻了由中國人建立的亞洲第一個共和政權,如此而已。誠然這在“黨的歷史”上是一件大事,但對中華民族整體利益而言,何慶之有?在此之前對中華民族具有重大意義的事件,有1945年9月9日,國際反法西斯戰線中國戰區最高統帥蔣中正特派代表、中國陸軍總司令陸軍一級上將何應欽在南京接受侵華日軍總司令官陸軍大將崗村寧次代表日本天皇的投降書。中華民國因對世界反法西斯戰爭作出了巨大貢獻,蕩盡了百年來壓在中國人民頭上的奇恥大辱——除蘇俄以外的列強廢除了以前與中國簽訂的不平等條約,收回了東北、臺灣及澎湖列島的主權,並以一個積弱之國而一躍成為世界反法西斯四大領袖國之一,此後成為聯合國的常任理事國之一。再往前,還有1911年10月10日,孫中山先生領導的民主革命,推翻滿清、結束帝制,並建立亞洲第一個共和國的紀念日。中共對這些歷史事實視而不見,卻謊稱什麼1949年“建國”。簡單的事實是,中國在1949年中共建政之前早已存在,並且已推翻了帝制,打敗了入侵的法西斯,實現了民族獨立,因而中共所謂1949年“建國”不過是方便將其黨的利益強加到中華民族之上的幌子而已。

其實中共不僅從未真正關心過中國人民的利益,從不關心中華文化,甚至也從未真正關心國家領土得完整,其建政前如此,建政後也是如此。只有80多年短暫歷史的中共不僅無法代表具有5000年悠久歷史的中華民族,而且說到底是個死心塌地的“反華勢力”。

蘇共扶持的“反華勢力”

《共產黨宣言》裏稱“工人階級無祖國”,實際上中國共產黨從建黨的宣言和方針以及此後的種種行為也都是以此為原則的:它其實是沒有祖國的。如果說共產黨熱愛祖國,那反倒違背其宗旨了。

在此僅舉數例歷史事實說明中共的本性。1921年中國共產黨第一次代表大會宣言裏宣稱:西藏、新疆、蒙古都可以從中國分離出去;可以加入現在世界上的某個 “民主聯邦”。這裏所謂的某個“民主聯邦”,它沒好意思說出口,其實就是中共的主子蘇聯——因為中共成立之初,就是蘇俄為攫取在中國的利益而扶持的第三國際遠東支部,說白了是個外國政府扶持的反華勢力。

8年後,1929年7月,中國東北地方當局根據中華民國政府要逐步在中國境內收回中國主權的決定,根據1919、1920年蘇俄政府曾公開發表的“放棄一切與中國的不平等條約”和“放棄沙皇俄國在中國所有特權”的聲明,宣布接管中國境內的“中東鐵路管理權”。不料蘇俄非但不承認自己以前的宣言和聲明,而且於1929年8月宣布與中國斷交。斯大林並調動10萬大軍,發動大規模的侵華戰爭。中華民國政府為了自衛,命張學良負責國境邊防,兵分東西兩路,進行阻擊和抵抗。史稱“中東路事件”。

1929年9月26日,斯大林給中共發來指示:“誰忠誠地、真正地、堅定地、並且是毫無保留地武裝起來保衛蘇俄,誰才是革命者,才是國際主義者。” 1929年10月26日,共產國際又頻頻發來電報,明確指出“武裝保衛蘇俄就是要在全國發動武裝暴動”。

1929 年11月,李立三在中共“二大”上宣布“中央提出的‘武裝保衛蘇俄’,即將是全國的武裝暴動。”時任“中共滿州省委書記”的劉少奇稱:“中東路事件”是帝國主義對蘇聯武裝進攻的開始。1929年12月8日,中共中央發表了第60號通告,標題是“執行武裝保衛蘇俄的實際策略就是全國的武裝暴動”。

於是中共在南方各省大搞武裝暴動,牽制中華民國政府軍,使之難以北調抗蘇,與蘇俄在北方的武裝侵華裏應外合。幾個月前被中共媒體炒作的黑瞎子島,就是在這次 “中東路事件”中被蘇俄強占的。在蘇俄公開武裝侵華,中華民族處在生死存亡的時刻,中共竟為一黨之私甘當漢奸、走狗,出賣民族利益。

1931年的“九一八”,日本侵占中國東三省。正當中國國難當頭之際,第三天,也就是9 月20日,第三共產國際就電告中共中央機關:“必須趁著日本侵略軍侵占中國東北,要更進一步的武裝保衛蘇聯。要在中國發動暴動,罷工,遊行,示威,來奪取或推翻國民黨南京政權”。

趁著國民政府軍從江西抽調部隊北上布防,中共紅軍立即擴張,攻陷了贛南的數縣。11月7日,中共果然在江西瑞金宣布建立蘇維埃政權,發動土地改革,發動武裝暴動。“中華蘇維埃共和國”的憲法第十四條赫然宣布: “我們贊成中國境內的所有少數民族都能夠從中國分離出去,都能夠獨立自成一國”。此條款用意已在前論述,就不在此重覆了。日軍侵華固因其軍國主義野心膨脹,但又何嘗沒有當時被稱為“赤匪”的中共在中國境內頻頻生亂,致使外患有隙可乘的因素呢?!

乘國家危亡之際壯大自己

中共自稱是8年抗戰的中流砥柱。事實上1937全面抗戰爆發時國民黨有300萬軍隊,中共只有2萬人,並且在陜北。2萬人的軍隊,尚不足與侵華日軍一個師團決戰,有可能成為抗戰的中流砥柱,領導全國中國人民抗戰嗎?僅只是1937年的“八一三”淞滬抗戰,日本即投入兵力50 萬,中華民國國民革命軍即投入了70萬,這樣一場空前規模的殘酷會戰,豈是遠在數千里之外的中共能夠領導得了的!根據史料記載,自1937年7月至 1945年8月之間,中日雙方兵團以上的22次大型會戰中沒有一次中共是主力。大型會戰以下的重要戰役共有1117次,中共只打過一次;在八年抗戰期間較小規模的戰鬥打了3萬次,中共只參加約200次。從傷亡人數來看,國民黨軍隊傷亡300多萬將士,其中陣亡的少將以上有名有姓的將軍就有203人,而中共方面陣亡的將軍只有左權、楊靖宇和趙尚志3人。從殲滅敵軍將領上來看,即使按中國大陸1994出版的《血祭太陽旗》一書中的統計數字,有126名侵華日軍將領被國民黨軍隊擊斃;而死於跟八路軍作戰的侵華日軍將領只有3名。

50多年來共產黨自我吹噓的抗日戰績,不過“平型關大捷”和“百團大戰”而已。“平型關大捷”殲敵一千多人,襲擊的是侵華日軍輜重部隊。而指揮“百團大戰”的彭德懷卻受到毛澤東的嚴厲批評,認為此舉幫助了蔣介石,暴露了中共軍隊的實力,違背了中共1937年8月中共洛川會議秘密決定“七分自我發展,二分妥協,一分抗日”的內部指示。第三國際派駐延安的代表弗拉基米洛夫在《延安日記》中提到,“中共部隊對目前日本掃蕩占領的行動不作抵抗,他們撤上山去,或者渡過了黃河……八路軍的隊伍(當然還有新四軍),早已停止了對侵略者的出擊和反擊。…… 一比較材料,就令人十分沮喪。八路軍方面沒有採取任何積極的軍事行動!更有甚者,軍事行動都被嚴厲的禁止了。……我們下來和戰士一起抽起煙來,他們承認說,我們得到通知,叫我們不要去動他們。上頭說,我們不去碰人家,人家也就不來碰我們。”

中共《黨史研究》1984年第1期載文“毛澤東同志在抗戰初期軍事戰略轉變中的傑出貢獻”這樣評價抗戰時期毛澤東的“論持久戰”:它“深刻地揭示了抗日戰爭是以農村包圍城市、武裝奪取政權的革命道路,在民族戰爭條件下的具體體現這一本質。解決了在殖民地、半殖民地國家中的無產階級,在反對外國侵略的戰爭中,如何加強領導,發展革命,奪取人民革命勝利的重大課題。”說穿了,毛的“論持久戰”本質,就是要利用一場激烈持久的民族反侵略戰爭,打著民族戰爭的旗號,實現中共“武裝奪取政權的革命”。因而,在 1938年7月,甚至中共中央長江局負責人王明、博古、項英、凱豐等,也都曾一致反對發表這篇文章,認為“該文的主要傾向是消極抵抗日本侵略,等待日本進攻蘇聯。這個方針既同中國人民的民族利益又同中共的國際主義相矛盾”(曹仲彬、戴茂林:《王明傳》)。

前黨魁江澤民出賣國土百萬平方公里

1999 年中共黨魁江澤民秘密簽約,出賣給俄羅斯100多萬平方公里的寶貴領土,相當於東北三省面積的總和,也相當於幾十個臺灣。這其中既包括承認按國際法無效的,沙俄依靠武力脅迫締結的不平等條約《璦琿條約》、《北京條約》等所劃歸俄國的土地永久歸屬俄國,更包括承認不平等條約都沒有締結,理當歸屬中國的被強占的大片土地也歸屬俄國,如1953年聯合國大會表決裁定為中國領土的唐努烏梁海地區(約17萬平方公里,相當於貴州省面積);又如連不平等條約《璦琿條約》都承認是中國領土的江東六十四屯(3600平方公里,相當於香港面積的3倍多),以及自金代開始即歸中國管轄、在《中俄尼布楚條約》中明確劃歸中國的富含礦藏和石油的庫頁島(7.64萬平方公里,相當於兩個臺灣面積)。

而中共出於維護自身統治的考慮,即使在江澤民下臺後仍然多方掩蓋此一關係民族大計的重大醜聞。這樣一個在關涉中華民族根本利益的大事上,一貫將其一黨私利置於國家和民族之上,甚至公然出賣民族利益的政黨,有可能真正為人民和國家的利益著想麼?

積極配合蘇俄促成外蒙古獨立

(外)蒙古原本是中國的一個省。但是蘇俄出於自身的利益,一直策劃將其從中國分離出去而成為自己的附屬國。

1945 年2月11日,蘇聯和美英在雅爾塔達成了協議,同意蘇聯對日參戰的條件的第一條為:“(一)外蒙古的現狀須予維持。”當時的形勢是,國民政府不同意蒙古獨立;美國堅決反對蒙古獨立;英國不反對也不支持,保持中立。。所有中蘇友好同盟協議的條件是蘇聯不能協助中共和蒙古人民黨以及新疆的獨立分子搞蒙古獨立或新疆獨立。但後來實際上蘇聯卻違犯協議,幕前幕後操縱和極力支持蒙古和新疆鬧獨立。

在蘇軍從東北三省撤軍後,蘇俄控制的共產國際命令中共馬上發動革命從國民政府手裏奪取東北三省,同時命令蒙古人民黨馬上革命搞獨立。由於蘇聯操縱蒙古獨立,違犯雅爾塔會議決定和中蘇協議,所以蔣介石拒絕簽雅爾塔協議真本。國民黨政府雖然堅決反對蒙古獨立,但還是尊重蒙古人民的選擇,同意蒙古人民進行公投。

然而當時在蒙古許多地方,蘇軍用武器逼蒙古人去投票獨立,而且蘇軍也參與了投票。(註:聯合國憲章規定的公民表決是公民在沒有外國駐軍的情況下自由表決。)因此,美國聯合國代表離開外蒙古後拒絕承認蒙古獨立。之後蒙古從1946開始12次派代表團到中國談判要求簽署友好協議承認蒙古獨立,國民政府行政院蒙藏工作委員會拒絕了他們的獨立要求,也拒絕了他們交換地圖的要求。從1946年到1949年,外蒙古一直在中華民國的地圖裏。

但是投靠蘇俄甘做傀儡的中共卻一貫支持外蒙獨立。毛澤東1939年就明確指出外蒙古是獨立國家,不屬於中國。在中國境內,中共甚至先於偽滿洲國政府公開承認外蒙古是獨立國家。1949年10月16日,毛澤東宣布與蒙古建立大使級的外交關係。當時全世界只有蘇聯、中共和蒙古建交。

1950年7月3日毛澤東在接受蒙古駐華大使賈爾卡賽汗呈遞國書時的答詞中稱:“蒙古人民在十月革命的影響下,不但早已脫離了中國的反動統治,建立了真正的人民民主國家,而且正朝著經濟、文化建設的發展道路前進,中國人民衷心地為蒙古人民的這一成就慶賀。”

1950 年《人民日報》摘引了郭沫若《中蘇友好同盟條約四周年紀念日在北京新華廣播電臺對全國的廣播詞》,文中針對中國人民失去外蒙古後的遺憾心情,這樣說道: “這些歪曲中的另一個例子是關於外蒙古的獨立的。在這一點上我想多說幾句。反動分子企圖煽動某些中國人的大漢族主義的感情,反對外蒙古人民建立自主的人民國家。”“認真說,倒是外蒙古人民比我們爭氣些,比我們覺悟的早,比我們更清醒地能和社會主義的蘇聯做朋友,因而得到了幫助,而比我們早解放了。”

在以上這些講話中,中共的奴才面目暴露無遺。如果套用中共當年的這些“大道理”,不也同樣可以“振振有詞”地支持今天其所反對的“臺獨”、“藏獨”、“疆獨”麼?這也可以看出,今天中共所謂的維護“領土完整”、“主權統一”都是幌子,並不是出於民族利益的考慮,說到底不過是藉以轉移國內矛盾以維持其專制統治的花招罷了。

對於中共來說,其一黨私利永遠高於中華民族的整體利益。這樣一個在民族危亡時刻投靠外國政治勢力,分裂國家,出賣國土、出賣民族利益的走狗政黨,它有何資格代表中華民族?有何資格設立中國之國慶?!

代表中共建政的10月1日不僅不是“國慶日”,反而恰恰是“國殤日”:中華民族從此深陷中共專制的淩辱。拋棄與中華民族為敵的中共,退黨、退團、退隊,這才是真正的愛國。

 
分享: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