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開恐怖攻擊 中共政府黑社會化 (多圖)
 
2005-10-13
 
【人民報消息】(大紀元記者王珍採訪報導)太石村事件的發展引起國際媒體和中國及海外學者的廣泛關注。在當局操縱和威脅恐嚇下,10月7日罷選村幹部被迫流產,前往太石村採訪的外國記者以及大陸維權人士呂邦列遭嚴重毆打。星期二(10月11日)美國國務院發言人對呂邦列被打事件表示關注,並關切外國記者在中國受到威脅的情況。
  
一直十分關注太石村維權運動的《北京之春》主編、著名政論家胡平先生昨天(10月11日)在接受大紀元專訪時分析了太石村事件揭示出的問題。他指出,這是中共政權進一步惡化的重要標誌,公開的恐怖行為和中共政府黑社會化值得國際社會高度關注。
  
胡平表示,太石村事件非常典型,是現在中國社會的縮影。由於中共腐敗幾乎已經到達無官不貪的地步,所以其內部依靠犯罪形成一種“團結”,官官相護。這就是當局鎮壓太石村事件的真正原因。胡平說,中共進行的經濟改革實際上就是權勢集團在暴力機器的保護下對全體人民的財產進行大搶劫、大掠奪,而這種經濟腐敗增加了中國社會向民主轉型的困難。

以下是胡平先生接受大紀元專訪的主要內容。

中共權力不受任何制衡
  
記者::太石村事件已持續了四個多月。今年8月16日和9月12日,警察兩次大規模襲擊村部搶奪帳本,並抓人打人,導致數十人受傷。 為什麼執法的警察可以這樣無法無天?
  
胡平:這當然是中國基本制度的問題,因為中共權力不受任何制衡。這也是六四暴力的延續,當年坦克、機關槍都開出來了,他們覺得也沒什麼大不了,所以就成了中共慣用的一種手段,在鎮壓異議人士、下崗工人和法輪功學員中都可以看得非常清楚。只是在太石村事件上暴露得更加充份,更顯得赤膊上陣,因為當局幾乎找不出任何鎮壓的藉口。

中共政府黑社會化
  
記者:9 月下旬,太石村法律顧問郭飛熊在看守所絕食、生命垂危的消息曝光後,中山大學教授艾曉民和兩位律師前往探視,途中遭到歹徒圍攻,汽車玻璃全部被砸爛。 10月7日,太石村的選舉日,想去採訪的外國記者和大陸維權人士呂邦列再次遭歹徒毆打,為什麼光天化日下歹徒如此囂張,而政府卻不過問?
  
胡平:這是非常值得注意的現象,是中共政府黑社會化的突出表現。
  
這些身份不明的暴徒究竟是什麼?他們不是土匪、不是流氓、不是黑社會,而是共產黨的“特種部隊”。
  
儘管中共在出動警察、軍隊方面已經是悍然不顧法律,但有時候要採用正規的鎮壓機制還是有相當大的困難,師出無名。所以他們乾脆就動用這種“特種部隊”。
  
今天的中國社會並沒有失控,也不是諸侯割據,在這麼嚴重的毆打事件發生後,政府要管是完全可以的。但很明顯,這些暴徒的後臺就是政府,雖然這次出面的可能只是很低一級的地方政府,但是他們敢於這樣做,說明有更強硬的後臺。這一點大家看得很清楚。
  
艾曉民是廣州中山大學很有知名度和受人尊重的教授,在太石村受到歹徒圍攻後,她發現很多同事、朋友都不敢公開站出來,哪怕只表示一點同情。而且大陸媒體也保持沉默。這說明大家都知道暴徒是有來頭的,否則大家不會害怕表達他們的憤慨。

公開的恐怖行為
  
胡平說,還有一點,當局在太石村事件上的所為造成了一種恐怖效應。中共的暴政、迫害使很多人思想變異,但畢竟還是有人非常勇敢、機智地進行抗爭。長期的抗爭使他們積累了很多經驗,在遊戲規則之內,至少他們可以大概估計到抗爭後政府的反應和需要面對的後果。
  
而現在共產黨採用這種黑社會式的流氓手段,就完全打破了原來的遊戲規則,變成了一種恐怖主義了。只要看你不順眼或仇恨你,就可以對你無所不用其極進行人身傷害。
  
這種情況是最近幾年才出現的,值得高度注意,是中共政權進一步惡化的重要標誌。
  
中共的恐怖主義和本拉登的不一樣之處,像911襲擊是匿名的,因為世界反恐力量很強大,現在本拉登還不得不躲起來。中共的殘忍和什麼也不顧與本拉登沒什麼兩樣,不同的是中共的恐怖攻擊是公開的、明目張膽的,這是本拉登不能比擬的。
  
太石村事件說明,整個中共政府已經走向黑社會化。如果國際社會聽任這種邪惡力量坐大,對整個人類是非常危險的。

查帳牽扯整個腐敗體制
  
記者:中國政府平常在外國人,特別是在外國記者面前一般還是要顧及一點面子。但這次英國《衛報》記者本傑明、香港《南華早報》女記者劉欣、法國國際電臺記者Abel segretin都受到威脅和毆打,而且是在廣東這樣一個被認為是“改革開放”的前沿陣地。
  
胡平:這是太石村事件值得高度重視的地方。如果這種事出現在偏遠地區,很可能是個別現象,可能是哪個土皇帝不知天高地厚,做了極其醜惡和愚蠢的事情。但發生在廣州,就很難說是個案了,而是反映了更大範圍的問題。
  
罷免村官本來是一件非常小的事情,為什麼會引發政府方面這麼大的反應?是因為太石村村民提出要查帳,這牽扯到在土地交易中的黑箱作業和腐敗問題,這在中國非常普遍。借用地方政府自己的話:如果讓他們來查帳,其他村都會效仿,那會牽連到多少領導幹部?
  
不只在農村,城市也一樣,共產黨現在已經是無官不貪、十官九貪,他們利用權力侵吞國家和人民的財產。如果允許老百姓查帳,共產黨整個政權統治就難以為繼。腐敗已經將整個統治集團緊緊聯在一起,哪怕是動一根神經末梢,馬上反應到整個神經系統,反應到神經中樞。所以中共內部就靠犯罪形成一種“團結”,官官相護。
  
中共高層知道經濟腐敗非常普遍,而且民憤很大危及其統治,他們並不喜歡各級官員太貪婪,所以有時也處理幾個貪官,或給民眾一點小恩小惠來緩和矛盾。但是,他們對民眾集體抗爭是打壓的,因為根本上是制度的問題,如果允許民眾抗爭,整個專制體系就承受不了了。
  
這是中共政府不計手段、不考慮後果打壓太石村的真正原因。太石村就是整個中國社會的縮影。

當權者搶劫國有財產
  
胡平表示,太石村事件也再次告訴我們,在中國,指望經濟改革推動政治改革,指望私有化帶動自由民主是一個錯誤的想法。
  
事實上正好相反,在中國,經濟改革不是政治改革的動力,而是政治改革的阻力;私有化不但不會帶動民主化,反而導致政府行為黑社會化。原因很簡單,六四以後,在中國所謂經濟改革、所謂私有化實際上就是中共權勢集團在暴力機器的保護下對全體人民的財產進行大搶劫、大掠奪。所以中國目前財富分布格局根本沒有合法性。
  
外界一談到中國經濟問題,只注意到貧富懸殊。但中國的問題不只是貧富懸殊,更在於貧富懸殊的性質與眾不同。在美國、印度貧富懸殊也很大,主要是歷史和市場造成的。而中國的貧富懸殊是權力集團依靠暴力搶劫造成的。
  
西方社會沒有看到中國這種貧富懸殊的惡劣性質。現在中共開五中全會,說是要建立和諧社會,建立社會保障制度。其實根本上就像一個強盜搶走了人民所有的財產,再扔回幾個錢。當然被搶的一方,首先要求就是把搶的錢都退回來,而且還要將搶劫者繩之以法。
  
所以,中國的所謂經濟改革不但不會推動政治民主,相反,這種經濟改革越深入,權勢者就越強硬地維護專制。因為他們知道,一旦中國實行自由民主,他們不但會失去權力,而且還會失去多年來巧取豪奪的非法財產,並被人民送上經濟犯罪的審判臺。這是中共集團敵視自由民主,對民眾抗爭採取殘酷壓制的原因。

中國的希望在於加強民間力量
  
記者:太石村農民非暴力維權抗爭對中國未來社會有什麼影響?
  
胡平:從太石村事件我們可以看到,中國人包括普通村民都有自由民主的要求和嚮往,具有高度理性抗爭的精神和技巧,能夠自己管理好自己,政府沒有任何不實現民主自由的藉口。
  
另外,太石村的理性非暴力抗爭精神可歌可泣,給全國樹立了榜樣;還有像郭飛熊、呂邦列等仁人志士的獻身精神,在中國爭取民主自由和人類非暴力抗爭史上都寫下了光輝的一頁。
  
雖然這次抗爭因為當局鎮壓沒有取得預期的效果,但不是說這種抗爭沒有效果,而是參與的人還太少。因此,如果我們還要抗爭,就要繼續堅持這種和平非暴力的抗爭,並鼓勵更多人參與進來。
  
記者:很多知識份子認為中國根本的問題在於一黨專制,有的希望中共內部有識之士,拋棄中共,另立新黨。東歐共產黨解體時,就有這種情況發生,您覺得中國有沒有可能出現這種情況?
  
胡平:這種人當然總是會有,但是這種人要發揮作用往往是在民眾力量很強的情況下,中共內部才出現分化。所以,加強民間力量才是最根本之道。




太石村九十多歲老人來到簽名現場,要求罷免貪官。




太石村村民簽名,要求罷免貪官。




太石村法律顧問郭飛熊律師遭當局抓捕。
 
分享: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