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审《九评共产党》全球征文报告
 
作者:万之
 
2005-10-10
 
【人民报消息】有幸应邀参加《九评共产党》全球有奖征文的评选工作,阅读多篇揭露中共邪恶本质和历史罪恶的好文章,获益匪浅。这些文章大多言真情切,实实在在,或以个人的亲身体会和实例揭露中共的邪恶本质和历史罪恶,或摆事实讲道理以理服人,帮助读者进一步提高对中共本性的认识。也在参赛之列的郑贻春先生的文章“《九评》及其征文活动功能无量”评价说,这是一些“揭露黑暗、恢复真实、昭示人性、捍卫正义”的好文章,说这些文章“说理明确、分析透彻、论辩彻底、言之有据、结论准确”,这种评价,对征文中的大多数文章来说,我是同意的。

这些文章各有所长,孰优孰劣难以评说,因此就必须设定比较高的标准来评选。我的第一条评选标准就是看征文是否起到把对中共的批判更深入推进的作用,有新意或新材料,能把人们的眼睛擦得更亮,看得更清。因为此次征文比赛是在《大纪元》的《九评共产党》发表已九个多月并产生广泛影响的阶段举行,《九评共产党》对中共的罪恶本质和历史罪行已有很好的系统而基本的揭露,好的征文要能够在这样的基础进一步深入批判揭露,提供新的史实资料。好比我们建立了一个中共罪恶历史的资料馆,人们可以继续捐赠有价值的历史文物,使得资料更加丰富,特别是那些还鲜为人知的历史资料,比如柬埔寨华侨李真文“中共支持柬共屠杀20万华人”和路志高的“我亲见亲闻的三个邪恶故事”,其揭露的事实读来令人发指,而又具可信度,是有史料价值的好文章。玄武朱雀的“我所认识的中共军队”也从一个特别角度为我们提供了这样的实例。

征文中有一大类是介绍个人经历或苦难家史的,是用实例进一步说明共产党的历史罪恶,对继续揭露批判中共自然还有意义,也都能引起人的同情。但是所介绍的历史,比如亲人被镇反或当作地主杀害,被打成右派受迫害等,都早已经不鲜为人知,所以从更深入批判的标准来看,其中一些文章就意义一般了。当然,已经不鲜为人知的历史也还值得大书特书,每一个被中共残害的冤魂苦鬼我们都不应该忘记,就是数量的积累也会积聚更大的批判力量。哈姆雷特看到一个骷髅的伤感,和我们看到大屠杀纪念馆内成千上万骷髅的震撼是不可比拟的。但是,反过来说,在已经成千上万的骷髅堆上再放上一个骷髅,可能就不那么引人注目那么震撼了。我们已经读过了成千上万的中国家庭在中共统治下家破人亡的血泪史,我们再读一篇类似的家庭血泪史,虽然动人,让人同情,但其深入揭露和批判的力量和提高读者认识的作用是有限的。当然,如果能够以更具有艺术力量的更生动的语言文字来描述罪恶和苦难的历史,当然也是好文章的标准。好比说,我们读到的文字不仅仅是我们作为生者能为死者的冤屈代言作证,而是能让那些骷髅代表的冤魂哭鬼都活生生地站出来为我们生者作证。在这方面,我觉得蒋维康的“父亲临终时说出的秘密”是一个好例子。

因此我的第二条标准是要看到更犀利的笔锋,不仅能告诉我们历史曾经是这样,而且告诉我们历史为什么是这样;不仅能看到人生表面,而且看到生命活动的深层;不仅能看到中共对人民的肉体和生命的摧残,而能更深入揭示中共对人性和精神的摧残。例如,冀晋峪的文章“党文化毁我祖孙情”,比一般介绍家庭苦难的文章就更为深刻。在他的文章里,家庭成员并不都像有些征文中所介绍的那样都被残害致死了,而是入党做官进入了中共利益集团,而在这种过程中,他们的人性泯灭了,成了六亲不认的禽兽。他们虽然没有在肉体上被中共消灭,但其精神上所受的毒害却更让人深思,也更具有现实批判意义。现在的中共统治下的中国,有些人们的肉体似乎有了温饱,甚至锦衣玉食,而对罪恶的麻木,对苦难的冷漠,对暴力的推崇(对美国九一一事件和今年的飓风都有人幸灾乐祸地叫好就是明证),正是中共毒害的恶果。就人性和党性的对立来说,仲维光先生为八十岁的流亡作家刘宾雁写的文章“只有人性、对自由和爱的追求是永恒的”,是一篇难得的好文字,对中共非人性本质的批判是有历史透视和精神深度的。很多人参加共产党共青团是出于理想和人性,但是加入中共,在党性的要求下,他们的人性失去了光泽。曾经坚持党性的刘宾雁的人生本来是一个悲剧,是一个失败,这是很多为中共付出生命的共产党员的悲剧,只有在对抗党性摆脱党性的过程中,具有人性的、追求自由和爱的刘宾雁的人生才发出了光辉。

我的另一条标准就是看征文是否能把人们的眼光从历史引导到现在,甚至引导到将来,我希望看到的是能把历史的揭露批判和现实结合的好文章。中共的罪恶本质和历史罪行已经基本揭露,但余毒未消,甚至还很猖獗,其欺骗性还存在,尤其是对现在中毒甚深的年轻一代。一方面,很多年轻人不清楚这段历史,另一方面,他们也不愿意回首历史。他们觉得现在的中共和历史上的中共已经不一样了,已经改邪归正,放下屠刀就“立地成佛”了。他们看到的不是昔日的杀气腾腾的中共,而是挂羊头卖狗肉的中共,是藉助全球化的资本主义市场经济苟延残喘回光返照的中共。人们被现在的泡沫经济的斑斓光彩迷乱了眼目,甚至连一些遭受过迫害的中年人现在也开始颂扬今天的“太平盛世”。我一直认为,中共很像《西游记》中描写的白骨精,能把丑陋的鬼魂依附在少妇稚童老叟身上,迷惑那些善良而不辩真相的人们或者糊涂的唐僧。因此,我特别看重出生在文革后的一代人的代表宇文娇的“留加学生看九评”,一个二十出头的年轻人,还曾经加入中共,能对中共有这样的认识是难得的,特别是她在文章结语中说到“真希望有更多的中国青年可以读到《九评》──要真正做未来国家的主人,先要知道如何摆脱奴隶的地位!”这两句话看似简单,却让我感到我们的年轻一代身上的良知不但没有被中共摧残殆尽,也给我们带来希望。因此,我愿意把第一名评给这位后来者。在较年轻一代作者的文章中,我还想提到何立志的“‘长在红旗下’愚昧、恐惧和仇恨”,这也是一篇让我首肯的好文章,仅就结尾作者对自身的“恐惧”的反省来看,我觉得就显示了文章作者的智慧所在。因为,真正深入的批判就是对我们自身所受的中共毒害的批判,能启发读者,能有让人掩卷深思的作用。

冰清的“痛水木清华忆清华时光”也是很有情采的散文,而其中的一句发问,仅仅一句,就能揭穿千百句自以为中国现在是“太平盛世”的谎言,因为我们只有用不同的标准来衡量进步和落后,文明和愚昧。对于中共来说,他们的标准就是权势,而非真正的科学进步。出身清华的胡锦涛能够登上皇帝宝座,有多少人当了大官,在有些人看来是清华的荣耀,而作者问道,“一个‘以吏为荣’,而不是‘以师为荣’的大学,怎么可能成为世界一流大学?”

我们需要把对中共邪恶本质和罪恶历史的揭露批判深入下去,但我们也需要寻求驱魔除毒的方法。好比一个人已基本确诊患了癌症毒瘤(本质),各种症状和病史也已经比较清楚,但还在身体里没有切除,扩散范围也没有完全确定,还没有制定有效的手术方案。因此,我希望通过现在的征文,能把对中共的分析批判推进到新的阶段,能分析中共这种癌症毒瘤到底扩散到了我们整个中华民族炎黄子孙的多大部份,甚至对全人类的文明和发展有了多大负面影响,并找到救治的方案。从这个高标准来看,这次征文也许不如人意,要结束中共的独裁统治,我们还需要更多《九评》,需要更多征文,需要更大努力。

 
分享:
 

如果您喜欢本文章,欢迎给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励和支持。让我们一起打拼未来!

 
PayPal在线支付

 
文章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