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死亡进行曲三大乐章
 
作者:三人行
 
2005-1-8
 
【人民报消息】大纪元在《九评共产党》系列社论中,以最权威的口吻向世人庄严宣告:中共邪灵离它寿终正寝的日子不远了!显示了论者的胆识与评论的前瞻性。

每每在命悬一线之时,中共喜欢发出一种策略性的哀鸣:敌对势力亡我之心不死;一些受中共邪灵精神控制的人也闻咒起舞,说甚么发表《九评》是搞政治,有彼可取而代之之嫌;一些习惯中共思维方式的好心人,则担心中共灭亡,天要塌下来。所以他们问:中共政权垮了,谁来领导?

闻咒起舞者的荒谬在于:他们预设了一个隐含的前提,“政治”被钦定为中共专制独裁政权的专利,用以抵御对独裁暴政的批评、揭露和反对,因而是一种帮凶理论。此论意在封悠悠众口,为暴政消音,助中共脱困。

《九评》偏偏不信这个邪,硬是在中共圈定的政治禁区,飘然降下天符,而且,既不是一道也不是二道,居然总共下了九道!中共反应如何?世人有目共睹:直如九孔大穴被封,噤若寒蝉,动弹不得。于是世人欣欣然,称许《九评》替天行道;心存恐惧的国人也信信然,开始明白中共原来不过是一张死豹皮,并不如想像中那么可怕。《九评》论者成为天下第一个吃政治螃蟹的英雄,《九评》庄严向世人宣告:中共这只螃蟹可以下酒!

而今我谓中共不必重复哀鸣“亡我”论,中共纯属咎由自取,自取灭亡。也许有人会问:既然中共是自己玩完,为甚么重复喧嚣“亡我论”呢?答曰:整肃内部,绑架民众,共渡时艰而已!

至于中共玩完之后,谁来领导?在回答这个问题之前,有必要举个眼前的小例子:这次印度洋海啸账灾,中共好不容易放了一个捐助五亿人民币的响爆竹,自鸣得意不到三天,那个疆土不足三百分之一人口不足六十分之一的台湾,居然一掷五千万美金,折合人民币四亿二千万!台湾缺了中共,天下大乱了吗?活不下去了吗?正是:死了共屠夫,不吃混毛猪。杞人何必忧天倾!

从中共九评到九评中共,历史完成了一个戏剧性的的循环。想当初,中共发表《九评》修正主义,是何等的不可一世。曾几何时,“如棋世事局初残”,轮到中共领着几个不成气的小妖魅“和衷共济却大难”了。

中共,这个世界上有史以来最邪恶生命,经历了罪恶自灭的死亡三部曲,亦即毛时代的“胡作非为”,邓时代的“走投无路”,江时代的“病入膏肓”。当然,还有现在进行式的胡时代“弥留之际”,则是死亡交响乐章之终曲末篇也。由于篇幅所限,这“弥留之际”的终曲末篇暂且留待下篇分解。

一,死亡进行曲第一乐章:毛时代的胡作非为。

沐猴而冠,一得意就胡作非为,是毛泽东的一大特色。一进北京城就下定决心,不把中共那点家当折腾个精光绝不罢休。从朝鲜战争开始,号称战略大家的老毛就战略错误不断,密切配合上天实现其预定意图:在历史狭缝中,非常罕见的保全台湾弹丸之地,一个用以教训无神论子民的不可缺少的参照物,来彰显无神共产立国的荒谬。等到玩完文革,用死尸堆砌人血涂抹的革命权威冰消瓦解。民间流传的一句话:“文革前一呼百应,文革后百呼不一应”,正是胡作非为的毛朝代人心尽失,败像频频显露的真实写照。

二,死亡进行曲第二乐章:邓时代的走投无路。

靠“永不翻案”谎言欺骗老毛上台的邓小平,安份了没几天,就露出了恐怖主义的流氓本性,扬言“杀二十万人,保持二十年稳定”。杀人尽丧道义;不杀人独裁难以为继。舍道义而残杀人民,饮鸩止渴之法也!

紧接着,苏联东欧惊天巨变。那个在《九评》修正主义中神气活现骂尽同类的邓某人仅仅撂下了四句话就闭嘴了。细细想来,这四句话说尽了中共的慌乱与无奈,标志着中共的走投无路:

第一句话“别争论了!”中共在理论上输得精光之谓也!

第二句话“不改革,死路一条!”中共在实践中进入死胡同之谓也!

第三句话“发展是硬道理。”临死才知道抱佛脚!

第四句话“摸着石头过河。”绑架国人,摸到哪里算哪里!

刹那间,这只好斗成性的公鸡,耷拉下全身愤张的鸡毛,从斗鸡场黯然退身,摇身一变为“改革开放的总设计师”。开了一辈子的共产牛皮公司,牛皮一个又一个吹炸了,还有甚么可吹的呢?“摸着石头过河论”连牛皮都算不上,充其量不过是一张一吹就破的牛皮纸罢了!况且,他甚至没有交代:要趟的水究竟是大江大河还是臭水沟?倘若碰上流沙河并无石头可摸又当如何办理?更遑论碰上暗礁、漩涡和八级风暴了!

“摸石头论”标志着共产主义作为一种思想体系和社会制度的彻底破产,标志着中共的穷途末路:“摸石头论”充其量只不过是一个输光的赌徒,以十亿国人为人质和赌注,豪赌最后一把罢了!在这里,我们又一次见证了中共的流氓行迳。

三,死亡进行曲第三乐章:江时代的病入膏肓

紧接着,江泽民告诉我们中共摸石头过河“摸”出了甚么结果:

一曰病入膏肓。症状:贪腐癌症晚期,全身扩散;外加糖尿病,消渴三多,民脂民膏吸食越多,能量泄漏越大;更兼爱滋病废毁免疫系统,抵抗力为零。无处不溃,里外俱烂,一阵风就能吹趴下!

二曰精神颠狂。症状:非典型性狂犬症,喜水畏光,晚期惧见黄色,仇视真善忍,惧怕真理的太阳。

为此,这个非典狂犬症患者将中共千疮百孔的诚信外衣撕成寸缕,混合以谎言、恐怖与血腥,编织成一个无天无日的邪教乾坤大袋,笼罩在中华大地的上空,将国人蒙在鼓里。同时,将谣言重复一千倍,二十四小时鼓噪不绝于耳。例如:真理的太阳绝对黑色有毒,海外洋人千真万确一致拒绝真理的太阳,任何人只要一见阳光就要自杀杀人,等等。再藉助声、光、电布景道具营造不见天日恍若天日的气氛环境,运用替身、剪接、特技以及配口型假戏真唱,辅以托媒心理诱骗,以及一切阴谋手段,直至宰杀活人栽赃陷害;同时电话监听,网络封锁,狼人布探,白色恐怖弥漫,实施灭绝肉体以消灭信仰的政策,堪称无所不用其极,目地只是为了圆一个旷世未闻载籍希睹的弥天大谎!

然而,这一切无损于光焰无际的真理太阳,他依然将那和煦的春晖无私地普照众生万物;同时透过邪教乾坤袋上的百孔千洞,将灿灿的真理之光堂堂正正地投射到那个奄奄待毙的吠日邪灵的嘴脸之上。

这样,江泽民将中共的邪恶历史与邪恶真面目全面、集中、浓缩并创造性发挥于当代,将招数使绝恶事做尽达到恶贯满盈的程度。致使今日之中共肌体溃烂精神颠狂,诚信外衣几乎剥光,邪恶裸露一览无余,特别,邪教乾坤袋业己撕裂,弥天大谎正像一个肥皂泡那样破灭。

试问中共:继续将弥天大谎造下去吗?仁义不施攻守易势,真相巳白人心俱失,何以为继?可见前路不通。平反法轮功吗?中共打算“大义灭亲”多少个反人类罪犯?中共何来道德勇气以待罪之身向国际法庭投案自首?可见后路堵绝。单单法轮功一役,邪教中共弹尽绝进退维谷,出路何在?

到了这个份上,中共还能有救吗?或谓:我有数百万共和国卫队,还有东西厂锦衣卫。但是,可以用枪炮治愈癌症糖尿爱滋综合症吗?可以用枪炮征服人心,收买道义吗?正是:

天作孽,犹可恕;自作孽,安可活?

中共败亡的历史,再一次印证了:一个颠扑不破的哲学原理:一切被历史否定的事物,从来都是自我否定,亦即自身失去了存在的根据。

近来,中共传媒有意无意散播一种谬论:既然存在,就是合理,目地显然也是为中共政权的非法性制造哲学伪据,显示中共政权病笃乱投医的惶急之情。当年,德皇误解黑格尔的经典名言:“凡是合理的皆是现实的,凡是现实的皆是合理的”。以为黑氏哲学为现存的皇权辩护,故奉黑氏为上宾。其实,黑格尔并未在哲学上妥协半步,他对歌德明确指出:现实性在其展开中表现为一种必然性。

那么,请问中共:“现存”或“存在”也具有“现实”那种必然性的品格吗?!再问中共:如果中共必须在黑白颠倒是非混淆人妖颠倒上才能立足延命,中共政权之现实性何在?!

《九评》敢于斩钉截铁断然断定中共大限临近,诸多理由中的一个,就是这种哲学上的坚定性。中共邪教的“亡我论”可以休矣!


 
分享:
 
文章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