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为江鼓劲儿!胡中央决定让扬州小调《茉莉花》歇菜(多图)
 
青晴
 
2004-9-3
 

江蛤蟆现在处境极其艰难!

【人民报消息】江苏扬州是江泽民的老家,《茉莉花》是扬州小调,所以江泽民要求在任何场合都要演唱、演奏《茉莉花》。看起来这不过是一首歌曲罢了,但事情却没有这么简单!

据内部人士透露,胡氏人马从张艺谋的八分钟演出中看出“内含”来了,于是新华网9月2日发表文章抨击扬州小调《茉莉花》,也就是让江泽民歇菜。

“茉莉花”的原版是在扬州当地广为传唱的民歌《鲜花调》,其共有三段歌词,唱的是茉莉花、金银花、玫瑰花。 1942年冬,新四军淮南大众剧团的小演员、才14岁的何仿到扬州附近的仪征六合金牛山地区去采风,找到了当地一位知名的民间艺人,采集到了这首《鲜花调》,后改为《茉莉花》。

《茉莉花》和癞蛤蟆的雕塑、广告画一样,江泽民走到哪里,出现在哪里,在哪里给江泽民加着油儿、鼓着劲儿。扬州小调《茉莉花》在某种程度上成了扬州出生的江泽民的“专利”和象征。

《茉莉花》成了江泽民的“专利”和象征

在往前推,消息就不十分好找了,仅看下面这些媒体报导,就可以知道为什么雅典奥运闭幕式要用《茉莉花》。

1999年12月19日午夜,澳门回归交接仪式现场,当中国政府代表团入场时,一曲江苏民歌《茉莉花》由军乐团奏响。细心的观众会发现,这首扬州小调几乎是我们国家在重要事件和相关国际重要场合下的必奏之歌!


香港回归交接仪式
1997年6月30日午夜,香港回归祖国的交接仪式上,在中英两国领导人出场前,两国军乐队各奏三首乐曲,中国军乐队演奏的第一首乐曲是江苏民歌《茉莉花》。官方媒体报导说,「中方军乐团演奏这首歌是江泽民同志亲自点定的」。

第二天上午,在香港特区政府成立庆典上,在谭盾指挥的“天、地、人”组曲中,著名大提琴演奏家马友友又演奏了《茉莉花》的“辽宁版”,香港的少年合唱队演唱了这首歌。

1997年,香港回归祖国的盛大庆典上,居然出现三次表现男欢女爱的《茉莉花》!这不奇怪吗?

1997年秋,江泽民访问美国,克林顿总统在白宫草坪举行欢迎音乐会,在江泽民的要求下,美国交响乐团演奏了《茉莉花》。

1998年,克林顿总统回访中国,在人民大会堂举行的文艺晚会上,江泽民命令以男女声二重唱的表演形式,再次加深克林顿对《茉莉花》的印象。让他以为这是中国唯一的艺术瑰宝呢!

1999年春节,中央民乐团首赴维也纳金色大厅参加新年音乐会,民乐团合奏了《茉莉花》。

1999年5月1日,昆明世博会开馆,奏响的还是这首《茉莉花》。

1999年7月,为庆祝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50周年,“世纪世界”音乐会分别在北京和上海举行,参加演出的俄罗斯红军歌舞团事先询问中方,希望选用哪首中国歌曲,其结果俄罗斯著名女高音歌唱家用纯正的中文演唱了《茉莉花》。

1999年5月,为庆祝建国50周年,广州军区空军后勤部举办一台文艺晚会,指定军乐队参加晚会演出,演出曲目有《茉莉花》。

江泽民用《茉莉花》抵消四面楚歌

官方媒体报导说,「江泽民在以国家主席身份举行国宴时,曾经亲自指挥军乐团为来宾演奏这首民歌。」

由于江泽民的推销,《茉莉花》在国外也有多种版本传唱,美国著名的萨克斯演奏家凯利金改编演奏的《茉莉花》长达8分钟。

2001年,美国发射一颗向外太空飞行寻找星外生命的宇宙飞船,搭载了许多国家的优美乐曲作为地球礼物送给外空生命,江泽民命令选送乐曲《茉莉花》。

2002年12月20日,宋祖英在悉尼独唱音乐会第一首唱的是《茉莉花》,这本不是她拿手的歌曲,所以一张口跑了调儿。

这些仅仅是媒体报导出来的,没有报导出来的还不知有多少!《茉莉花》已经不只是一首民间小调儿,当它被江泽民利用时,内涵就已经变了。

江把《茉莉花》当作自己的战鼓

记得江泽民访问布什农场时,美国乐队演奏了布什家乡德克萨斯州的名曲,可见《茉莉花》不仅是一个扬州小调儿,在江泽民心里,宣扬它就是宣扬自己,演唱演奏《茉莉花》就是为自己擂响战鼓!

张艺谋在雅典奥运会的八分钟演出中两次用了《茉莉花》。开场是14个穿着超短群的年轻姑娘用轻佻的姿势「演奏」,BBC记者自平8月29日评论道:「却听不到,也看不到丝竹之美」。看来,张艺谋也知道《茉莉花》不能吸引观众,所以只好借用大腿。

小女孩向观众频频飞吻

最后让一个小女孩清唱《茉莉花》,更可谓用心良苦,为的就是暗示所有的观众,无论男女老幼、有伴奏无伴奏都能唱。否则怎么可能在这样的盛会让一个儿童上去清唱一首成人歌曲,而且是男人“摘花”的歌曲,并让她频频向观众飞吻呢?

张艺谋的作用就是在最短的时间内向最大范围的世界人民宣传《茉莉花》,让全世界都来演唱、演奏、哼唱《茉莉花》,替走投无路、越来越虚弱的江泽民加油、当啦啦队。这和张艺谋用电影《英雄》替江泽民杀戮百姓找理论根据同出一辄。

如果没有江氏人马把持的媒体高调宣传这八分钟演出,如果没有失去灵魂的张艺谋导演的“艺术”惨不忍睹、匪夷所思,也许中央高层还不会这样深刻的去思考这个问题,不会想到江泽民有如此险恶的用心。

新华网9月2日转载发展论坛的一篇文章《中国文化只剩下《茉莉花》了?》,胡中央能够注意到这篇文章、新华网转载这篇文章都不是偶然的。如果江泽民把《茉莉花》当作江氏王朝的颂歌,我们为什么不能把《茉莉花》和卖国贼、淫首江泽民联系起来,坚决抵制它呢?

 
分享:
 

如果您喜欢本文章,欢迎给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励和支持。让我们一起打拼未来!

 
PayPal在线支付

 
文章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