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為江鼓勁兒!胡中央決定讓揚州小調《茉莉花》歇菜(多圖)
 
青晴
 
2004-9-3
 

江蛤蟆現在處境極其艱難!

【人民報消息】江蘇揚州是江澤民的老家,《茉莉花》是揚州小調,所以江澤民要求在任何場合都要演唱、演奏《茉莉花》。看起來這不過是一首歌曲罷了,但事情卻沒有這麼簡單!

據內部人士透露,胡氏人馬從張藝謀的八分鐘演出中看出「內含」來了,於是新華網9月2日發表文章抨擊揚州小調《茉莉花》,也就是讓江澤民歇菜。

「茉莉花」的原版是在揚州當地廣為傳唱的民歌《鮮花調》,其共有三段歌詞,唱的是茉莉花、金銀花、玫瑰花。 1942年冬,新四軍淮南大眾劇團的小演員、才14歲的何仿到揚州附近的儀征六合金牛山地區去采風,找到了當地一位知名的民間藝人,採集到了這首《鮮花調》,後改為《茉莉花》。

《茉莉花》和癩蛤蟆的雕塑、廣告畫一樣,江澤民走到哪裏,出現在哪裏,在哪裏給江澤民加著油兒、鼓著勁兒。揚州小調《茉莉花》在某種程度上成了揚州出生的江澤民的「專利」和象徵。

《茉莉花》成了江澤民的「專利」和象徵

在往前推,消息就不十分好找了,僅看下面這些媒體報導,就可以知道為什麼雅典奧運閉幕式要用《茉莉花》。

1999年12月19日午夜,澳門回歸交接儀式現場,當中國政府代表團入場時,一曲江蘇民歌《茉莉花》由軍樂團奏響。細心的觀眾會發現,這首揚州小調幾乎是我們國家在重要事件和相關國際重要場合下的必奏之歌!


香港回歸交接儀式
1997年6月30日午夜,香港回歸祖國的交接儀式上,在中英兩國領導人出場前,兩國軍樂隊各奏三首樂曲,中國軍樂隊演奏的第一首樂曲是江蘇民歌《茉莉花》。官方媒體報導說,「中方軍樂團演奏這首歌是江澤民同志親自點定的」。

第二天上午,在香港特區政府成立慶典上,在譚盾指揮的「天、地、人」組曲中,著名大提琴演奏家馬友友又演奏了《茉莉花》的「遼寧版」,香港的少年合唱隊演唱了這首歌。

1997年,香港回歸祖國的盛大慶典上,居然出現三次表現男歡女愛的《茉莉花》!這不奇怪嗎?

1997年秋,江澤民訪問美國,克林頓總統在白宮草坪舉行歡迎音樂會,在江澤民的要求下,美國交響樂團演奏了《茉莉花》。

1998年,克林頓總統回訪中國,在人民大會堂舉行的文藝晚會上,江澤民命令以男女聲二重唱的表演形式,再次加深克林頓對《茉莉花》的印象。讓他以為這是中國唯一的藝術瑰寶呢!

1999年春節,中央民樂團首赴維也納金色大廳參加新年音樂會,民樂團合奏了《茉莉花》。

1999年5月1日,昆明世博會開館,奏響的還是這首《茉莉花》。

1999年7月,為慶祝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50周年,「世紀世界」音樂會分別在北京和上海舉行,參加演出的俄羅斯紅軍歌舞團事先詢問中方,希望選用哪首中國歌曲,其結果俄羅斯著名女高音歌唱家用純正的中文演唱了《茉莉花》。

1999年5月,為慶祝建國50周年,廣州軍區空軍後勤部舉辦一臺文藝晚會,指定軍樂隊參加晚會演出,演出曲目有《茉莉花》。

江澤民用《茉莉花》抵消四面楚歌

官方媒體報導說,「江澤民在以國家主席身份舉行國宴時,曾經親自指揮軍樂團為來賓演奏這首民歌。」

由於江澤民的推銷,《茉莉花》在國外也有多種版本傳唱,美國著名的薩克斯演奏家凱利金改編演奏的《茉莉花》長達8分鐘。

2001年,美國發射一顆向外太空飛行尋找星外生命的宇宙飛船,搭載了許多國家的優美樂曲作為地球禮物送給外空生命,江澤民命令選送樂曲《茉莉花》。

2002年12月20日,宋祖英在悉尼獨唱音樂會第一首唱的是《茉莉花》,這本不是她拿手的歌曲,所以一張口跑了調兒。

這些僅僅是媒體報導出來的,沒有報導出來的還不知有多少!《茉莉花》已經不只是一首民間小調兒,當它被江澤民利用時,內涵就已經變了。

江把《茉莉花》當作自己的戰鼓

記得江澤民訪問布什農場時,美國樂隊演奏了布什家鄉德克薩斯州的名曲,可見《茉莉花》不僅是一個揚州小調兒,在江澤民心裡,宣揚它就是宣揚自己,演唱演奏《茉莉花》就是為自己擂響戰鼓!

張藝謀在雅典奧運會的八分鐘演出中兩次用了《茉莉花》。開場是14個穿著超短群的年輕姑娘用輕佻的姿勢「演奏」,BBC記者自平8月29日評論道:「卻聽不到,也看不到絲竹之美」。看來,張藝謀也知道《茉莉花》不能吸引觀眾,所以只好借用大腿。

小女孩向觀眾頻頻飛吻

最後讓一個小女孩清唱《茉莉花》,更可謂用心良苦,為的就是暗示所有的觀眾,無論男女老幼、有伴奏無伴奏都能唱。否則怎麼可能在這樣的盛會讓一個兒童上去清唱一首成人歌曲,而且是男人「摘花」的歌曲,並讓她頻頻向觀眾飛吻呢?

張藝謀的作用就是在最短的時間內向最大範圍的世界人民宣傳《茉莉花》,讓全世界都來演唱、演奏、哼唱《茉莉花》,替走投無路、越來越虛弱的江澤民加油、當啦啦隊。這和張藝謀用電影《英雄》替江澤民殺戮百姓找理論根據同出一輒。

如果沒有江氏人馬把持的媒體高調宣傳這八分鐘演出,如果沒有失去靈魂的張藝謀導演的「藝術」慘不忍睹、匪夷所思,也許中央高層還不會這樣深刻的去思考這個問題,不會想到江澤民有如此險惡的用心。

新華網9月2日轉載發展論壇的一篇文章《中國文化只剩下《茉莉花》了?》,胡中央能夠注意到這篇文章、新華網轉載這篇文章都不是偶然的。如果江澤民把《茉莉花》當作江氏王朝的頌歌,我們為什麼不能把《茉莉花》和賣國賊、淫首江澤民聯繫起來,堅決抵制它呢?

 
分享:
 

如果您喜歡本文章,歡迎給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勵和支持。讓我們一起打拼未來!

 
PayPal在線支付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