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中全会宣布江下台 一张与此有关联的图片(图)
 
姜平
 
2004-9-17
 
【人民报消息】四中全会从9月16日到19日在北京京西宾馆闭门召开,有一百九十六名中央委员、一百五十八名中央候补委员参加。

这次会议宣布江泽民下台,而不是讨论江泽民下台。

江泽民下台,紧接着就面临解决其发动的迫害法轮功的镇压运动。这个运动触及到高至中南海低至乡村,范围之广,无处不到,至今还有大批法轮功学员被抓捕、监禁、酷刑、虐杀!

在江泽民下台的今天,我看到了一张历史照片──在无数义愤填膺的围观者面前,一群纳粹集中营死亡护士组的护士吊死在绞刑架上。


在大陆,这种审判不会耽搁太久了!

纽伦堡国际战犯法庭经过对死亡护士组在对犹太人的种族灭绝中所犯罪行的认定,1946年对她们执行死刑。这张珍贵的历史照片有着现实意义,因为江泽民对法轮功的迫害不仅仅在大陆,是在全世界!

也许有人会说,相比希特勒的罪恶,这些护士所做的算什么呢?她们不过在执行希特勒的命令,给犹太人注射毒剂而已。但是并不是所有的人都愿意助纣为虐的。那些帮助希特勒虐杀犹太人的杀手逃避不了她们应负的责任,她们依然要上绞刑架。

多年前,曾看过一本纪录德国纳粹恐怖的故事,其中有一篇叫《带有刺花的灯罩》,叙述的是战后一位犹太裔母亲应邀去一位德国护士家作客,她看到一盏带有刺花的皮灯罩,那刺花是如此的熟悉,让她惊呆。那位护士以为她震惊其美丽,就解释说遗憾的是花芯中的那一点点小伤疤破坏了图案的完美。

不会再有人比这位犹太母亲更了解这个缺憾了,这是她儿子洗澡时,烧红的木炭屑不小心溅出来,烫到他后背上那朵花芯,这朵花是他的情人亲手刺上的,表示他们忠贞不渝的爱情。

那位护士滔滔不绝的讲着,如何把有美丽刺青的年轻犹太人挑选出来,注射一种特殊毒剂,死后皮肤不会变硬,然后剥皮再制成各种皮制品,她说这个带有刺花的俊美年轻人就是她亲自挑选、注射毒剂、剥皮、亲手制成了灯罩。那位犹太母亲哀嚎着向她扑去,昏倒在地上。两位先生在隔壁房间聊天,听到动静过来,那位护士的丈夫知道她败露了,但她温柔的笑着说,她是护士,会抢救,于是同样的毒剂注射到那位昏厥母亲的血管里……

这样人面兽心的护士不应该上绞刑架吗?绞死一回都太便宜她!

大纪元新闻网9月4日报道,2004年8月27日,美国联邦法院吊销了伊利诺州一名八十四岁居民约瑟夫.维特杰的美国国籍,因为他曾于1943年7 月到1945年春参加了德国臭名昭著的党卫军,在负责看守萨克森豪森集中营的党卫军死亡营中任职,并在五十多年前申请进入美国时掩盖这一事实。这事发生在距今61年前,他在23岁的时候,也就是说对参与群体灭绝罪的人的起诉没有时效,永远不会失效,也不论职务高低。

那些在对犹太人的种族灭绝中自愿成为纳粹杀人机器的一部分的人,没有因为是希特勒叫他们干的而能够逃避责任。这张历史照片已经做出答案。

四中全会将宣布江泽民下台。随之而来的是分期分批的处理那些从上到下、从下到上,一切部门里助纣为虐的打手们。当初镇压有多大范围,以后处理范围就有多大。

在江泽民发动的对法轮功的迫害中,有一些助纣为虐的打手们最喜欢说的一句话是:是江泽民叫我干的,打死人是上面给的死亡名额。是江泽民叫我写造谣诬陷法轮功文章的,是江泽民让我制造天安门自焚伪案的,是江泽民让我造假的,是江泽民……

既然一步一个脚印跟江泽民跟得这么紧,那江泽民受审判、处绞刑时,助纣为虐的打手们自然也不可能落下。

看着上了绞刑架的纳粹集中营里死亡护士组的照片,听着江泽民下台的消息,每个人都应该知道下一步会发生什么事。每一个助江为虐的人都应该知道将有什么事情发生在自己身上。

 
分享:
 

如果您喜欢本文章,欢迎给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励和支持。让我们一起打拼未来!

 
PayPal在线支付

 
文章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