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中全會宣布江下臺 一張與此有關聯的圖片(圖)
 
姜平
 
2004-9-17
 
【人民報消息】四中全會從9月16日到19日在北京京西賓館閉門召開,有一百九十六名中央委員、一百五十八名中央候補委員參加。

這次會議宣布江澤民下臺,而不是討論江澤民下臺。

江澤民下臺,緊接著就面臨解決其發動的迫害法輪功的鎮壓運動。這個運動觸及到高至中南海低至鄉村,範圍之廣,無處不到,至今還有大批法輪功學員被抓捕、監禁、酷刑、虐殺!

在江澤民下臺的今天,我看到了一張歷史照片──在無數義憤填膺的圍觀者面前,一群納粹集中營死亡護士組的護士吊死在絞刑架上。


在大陸,這種審判不會耽擱太久了!

紐倫堡國際戰犯法庭經過對死亡護士組在對猶太人的種族滅絕中所犯罪行的認定,1946年對她們執行死刑。這張珍貴的歷史照片有著現實意義,因為江澤民對法輪功的迫害不僅僅在大陸,是在全世界!

也許有人會說,相比希特勒的罪惡,這些護士所做的算什麼呢?她們不過在執行希特勒的命令,給猶太人注射毒劑而已。但是並不是所有的人都願意助紂為虐的。那些幫助希特勒虐殺猶太人的殺手逃避不了她們應負的責任,她們依然要上絞刑架。

多年前,曾看過一本紀錄德國納粹恐怖的故事,其中有一篇叫《帶有刺花的燈罩》,敘述的是戰後一位猶太裔母親應邀去一位德國護士家作客,她看到一盞帶有刺花的皮燈罩,那刺花是如此的熟悉,讓她驚呆。那位護士以為她震驚其美麗,就解釋說遺憾的是花芯中的那一點點小傷疤破壞了圖案的完美。

不會再有人比這位猶太母親更了解這個缺憾了,這是她兒子洗澡時,燒紅的木炭屑不小心濺出來,燙到他後背上那朵花芯,這朵花是他的情人親手刺上的,表示他們忠貞不渝的愛情。

那位護士滔滔不絕的講著,如何把有美麗刺青的年輕猶太人挑選出來,注射一種特殊毒劑,死後皮膚不會變硬,然後剝皮再製成各種皮製品,她說這個帶有刺花的俊美年輕人就是她親自挑選、注射毒劑、剝皮、親手製成了燈罩。那位猶太母親哀嚎著向她撲去,昏倒在地上。兩位先生在隔壁房間聊天,聽到動靜過來,那位護士的丈夫知道她敗露了,但她溫柔的笑著說,她是護士,會搶救,於是同樣的毒劑注射到那位昏厥母親的血管裡……

這樣人面獸心的護士不應該上絞刑架嗎?絞死一回都太便宜她!

大紀元新聞網9月4日報導,2004年8月27日,美國聯邦法院吊銷了伊利諾州一名八十四歲居民約瑟夫.維特傑的美國國籍,因為他曾於1943年7 月到1945年春參加了德國臭名昭著的黨衛軍,在負責看守薩克森豪森集中營的黨衛軍死亡營中任職,並在五十多年前申請進入美國時掩蓋這一事實。這事發生在距今61年前,他在23歲的時候,也就是說對參與群體滅絕罪的人的起訴沒有時效,永遠不會失效,也不論職務高低。

那些在對猶太人的種族滅絕中自願成為納粹殺人機器的一部分的人,沒有因為是希特勒叫他們幹的而能夠逃避責任。這張歷史照片已經做出答案。

四中全會將宣布江澤民下臺。隨之而來的是分期分批的處理那些從上到下、從下到上,一切部門裡助紂為虐的打手們。當初鎮壓有多大範圍,以後處理範圍就有多大。

在江澤民發動的對法輪功的迫害中,有一些助紂為虐的打手們最喜歡說的一句話是:是江澤民叫我幹的,打死人是上面給的死亡名額。是江澤民叫我寫造謠誣陷法輪功文章的,是江澤民讓我製造天安門自焚偽案的,是江澤民讓我造假的,是江澤民……

既然一步一個腳印跟江澤民跟得這麼緊,那江澤民受審判、處絞刑時,助紂為虐的打手們自然也不可能落下。

看著上了絞刑架的納粹集中營裡死亡護士組的照片,聽著江澤民下臺的消息,每個人都應該知道下一步會發生什麼事。每一個助江為虐的人都應該知道將有什麼事情發生在自己身上。

 
分享:
 

如果您喜歡本文章,歡迎給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勵和支持。讓我們一起打拼未來!

 
PayPal在線支付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