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可怕的征兆:中共把自己往死路上逼(多图)
 
黎梓
 
2004-9-10
 

温家宝忧心忡忡

【人民报消息】《争鸣》8月刊以《京城泽国,温总凄然》为题报导,七月十日一场暴雨,北京交通、供电、机场、房屋、救护、抢险,纷纷告急。温家宝视察后,在市委、市政府的会议上,掉下了眼泪,说:历史在惩罚我们的城建思维,大自然在控告我们官僚、浮夸,造成灾难。

下面我在讲述一个可怕的消息之前,想把造成这个事实的部份原因先摆出来,这些小消息都来自争鸣动向杂志。

中央调查组到沪查税

中纪委、监察部、财政部联合调查组,已于八月十六日到上海,查税款去向。据悉,上海市税收款流失、挪用、侵吞、贪污数是天文数字,初步评估,高达二千亿元下落不明。当年徐匡迪离开上海时,曾要求市纪委、监察局、审计局能对税款进行核检。

援外年达百五十亿

中共从本世纪始,对第三世界发展中国家的经济援助,年达一百五十亿元人民币,其中对北韩援助为五十至六十亿;对非洲物资、技术、医疗等的援助为四十亿。上世纪九十年代后期,对外援助年达一百一十亿至一百二十五亿。

百万准大学生无力交费

今年高校录取的近三百万名准大学生中,有近百万无能力交缴学费和书杂费,其中农村青年占百分之八十,城镇青年占百分之二十。现在,大学校园每年有一百二十万人交不起学费,有近七万名学生被迫中止学业,涉及经费三点五亿元,这个钱数仅是广东省官员公车开支的百分之一。

二十七省市造假彩票

由地方政府监管彩票,先后被揭发出湖北、安徽、陕西、山西、重庆等五省市造假彩票后,引发社会震动。经追查,已发现二十七个省(区)、市在发售彩票中都有作假作弊现象,彩票奖金被官场瓜分或由官员亲属轮流中彩。

物资积压五千亿元

至六月底的统计:物资堆仓库积压产值五千四百多亿元,其中:载重车、轿车近二十七万辆,钢材二千万余□,各种机械设备八万二千套,自行车、摩托车等二百万辆,总价值超过五千多亿元,而且以每月四百亿至六百亿元的积压上升。

法院分级「创收」

山西、河南、河北等省的各级法院,都在搞市场创收:县级法院年订创收五百万元;地市中级法院年订创收二千至五千万元,省高院年订创收五亿至十亿元。创收款来自罚款代刑期、以款赎买刑期等。

金融坏账又增六千亿


江绵恒搞出几十亿坏账!
中央金融工委公布:自O二年七月至O四年六月底,金融机构又增各类不良资产、坏账达六千零五十多亿元,其中O二年第三季度至第四季度,新增坏账达二千七百六十亿元。

资源浪费近五成

国际机构和社科院调研中国大陆资源在开发、生产、应用上浪费,非正常消耗,高达百分之四十五,约是西方工业国的三倍!是亚洲南韩、马来西亚、泰国的一倍多。问题出在管理、监督机制上,年损失六千亿元以上的产值。

一个可怕的消息

中央社台北十日电,中国大陆近年来涉枪案件增多,黑枪泛滥问题严重。由于暴利诱惑及贫困驱使,中国西部边远地区形成区域性黑枪制造基地,其中青海省化隆县、广西壮族自治区合浦县、贵州省松桃县等,已成中国西部三大「地下兵工厂」。

了望东方周刊报导,成都市警方透露,今年八月,成都街头发生、经媒体公开报导的涉枪案件最少有三起,这种情况还出现在成都以外地区。

今年二月北海警方销毁查获的一千零二十六支枪,随后四个月,北海警方缴获的枪支达到一千零七十五支。北海警方坦承,缉枪行动已持续半年多,但真正收缴上来的枪支不足百分之十。那百分之九十的枪会到谁的手中?!

报导说,中国西部地区制造黑枪的都是普通农民。被称为「中国地下兵工厂」的青海省化隆县是大陆国家级贫困县,人均只有半亩水浇地,每亩地「年利润」不到三十多元人民币,和造一把枪的利润相当。


“三个代表”祸国殃民
天哪,人均「年利润」才十五元人民币,合不到两元美金!而江泽民一次就转到加勒比海地区银行二十多亿美金(合200多亿人民币)。

报导说,暴利诱惑和贫困驱使导致「地下兵工厂」越来越多,由最初的化隆县德恒隆乡一、两个村子发展到十多个村庄。

成都市公安局新闻发言人王渝民说,西部一些边远地区已形成区域性黑枪制造基地,其中青海省化隆县、广西壮族自治区合浦县、贵州省松桃县等,成为中国西部三大「地下兵工厂」。

中国人民大学法学教授何家宏建议,对贫困又有造枪传统的地方使用一些专款,帮助他们在经济上另谋生路。

报导最后说,大陆公安人士认为,如果贫困状况能得到改善,农民有正常收入来源,制造黑枪及黑枪泛滥情况会得到有效遏制。

是啊,走投无路的老百姓手里有了枪会干什么?!会把枪口对着谁?!

何时江泽民偷走的钱能「海归」?何时江绵恒的「中国第一贪」的称号能废除?

以上的新闻报导透露一个可怕征兆:中共在把自己往死路上逼、中共给自己挖掘坟墓。




四中全会不解决这个江公开羞辱中国的问题,开会做什么?


 
分享:
 
文章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