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泽民动作频频 胡温面对陷阱 中共大危机将临
 
作者:龚平
 
2004-8-25
 
【人民报消息】中共十六届四中全会将在今年九月召开,江泽民是否全退的问题成为各界关注的焦点。从江泽民最近在军队中的大换班大提拔到各地大张旗鼓的军事大演习,显示出他拒绝交出军权的意图。那么,胡江力量对比如何?江泽民争权的后果如何?中国政局走向会如何?这些都是值得探讨的问题。

江泽民频频动作

江泽民的频频动作,依笔者看来,并非是一种具有充分优越感的权力显示,而更是外界所说以攻为守的策略,表明自己力量尚存,阻止在此时出现树倒猕猴散的迅速崩溃局面,对胡派可能的权力挑战与下边官员的见风使舵作出某种警告,施行一定程度的遏止。

七月二十八日中央电视台播出对邓小平家人的专访,说邓小平退休后不干涉年轻一代施政,这样敏感的言论出自政治嗅觉灵敏央视以及邓家后人,当然意有所指,暗批中央军委主席江泽民恋权不放。中国的官场高层通常忌讳捅破天窗,邓家的大胆,可能不只是邓家与江的私家恩怨,而反映出很大一部分政治元老与高干对江垂帘听政的反感。

在七月三十一日的“八一”招待会上,外界也注意到了中国国防部长曹刚川在发言中强调了对胡锦涛的支持,却没有提到江泽民。不管曹最后的立场如何,他的表现都反映了胡在军队地位的上升。

因此,江泽民最近的频频动作,如其说是权力展示,不如说是对权力长消的不利情势的不安反映。

种种迹象表明,江泽民现在已经没有能力换掉胡锦涛。即使江泽民可以指使亲信在许多问题上对胡进行打击,但胡温的民意支持度远不是江家帮可以相比的。所以,如果江泽民想通过政治手段搞倒胡温,在胡温的反击中,最后的结果很可能是江泽民自己被随之而来的政治风暴所埋葬。

因此,江泽民对胡温的策略不是取而代之,而是设法加以利用。他不愿给胡锦涛实质的权力,但也无法把他踢掉,于是就把最烫手的山芋、最难处理的问题交给胡锦涛,有功可以占为己有,就像萨斯病,可以不但不认隐瞒的错误,还把胡温的功绩往自己脸上贴金,而有麻烦的时候,如最近的香港问题和台海问题,他又可以在一边挑胡的错,以此来压住胡,用的所谓“螳螂捕蝉,黄雀在后”的招数,占尽便宜。

胡温面对陷阱

面对江泽民的争权,如果胡温不能采取有效的对策,他们的命运将非常不乐观。

胡温首先碰到的难题是权力失灵的问题。权力失灵由来已久,人们流行的“上有政策,下有对策”的说法,就是这个问题的典型反映。这种权力失灵有地方分权带来的利益驱动不同的原因,也有资讯不对称的问题,更有制度与道德的原因。面对腐败蔓延,各种利益关系盘根错节的官僚系统,北京当局已经难有能力也没有决心从根本上去改变它。因此,问题只是在拖延中小修小补中不断积蓄。

通常,北京当局对政策变形的处理方式是实施高压政策,也就是外界所说的权力效应,对违规官员严厉处理。但这种方法随著江泽民的争权、胡温的低头而越来越失去效用。

前段时间的“鸡西事件”,鸡西市政府拖欠数千万工程款使农民工领不到工资,温家宝批示三次,并派出督办工作组才最后解决问题。在最近的审计风暴中,被指出问题的中央部委基本保持沈默,有的甚至进行反击,这如其说是胡温本身控制力的问题,不如说是上层的分裂,让下边官员钻到最大的空子,有恃无恐。

这种施政者权力严重弱化的现象在中共历史上是前所未有的。毛时代的政治强权自不必说,邓时亦拥有很高的威望。在邓之后,因为邓很大程度上扮演帮助者与辅助的角色,所以最高层的权力仍然可以说是完整的。但现在,胡江的分歧是明显的,而江泽民扮演的又是一个刁难与压制者的角色,这就构成了真正意义上的两个山头,使中共传统上最关键的权力控制方法效用严重削弱。江泽民为了争权而胡乱提拔的大批亲信贪官,本身就是社会矛盾激化的导火线,而因为江泽民的庇护,胡温很难触动他们。如果胡温决心动硬,又可能造成强烈反弹,被江泽民利用来进一步压制自己,更难以进行正常的社会治理。这种状况持续时间越长,内耗就越大,政府职能崩溃的可能性越大,社会问题越多,社会矛盾越激化。

胡温面对的第二个问题是法轮功问题。江泽民当初出于一己之私而镇压法轮功,并投注巨大人力物力。江泽民的不可理喻与迫害的残酷程度,注定了镇压不得人心。而法轮功学员的顽强抗争,法轮功传播60多个国家,则注定江泽民不可能把法轮功打下去了。相反,江泽民及其追随者已经在几十个国家被告上法庭,形势越来越不利。随著整体局面的改观,海外法轮功的壮大,越来越多国内法轮功学员也会站出来说话,江泽民的日子将越来越不好过。

在镇压的几年中,江泽民采取的是完全非理性的做法,如提拔大批积极迫害百姓的贪官恶官,耗费大量经济资源去维持迫害,花费大量金元去收买他国,把打压民众正当权利当成头号任务,迫使官员按其个人意志行事,白耗他们的精力,更扼杀他们的良知。这样的目标替换、资源错置、管理混乱,使各种正常的政府运作举步维艰。同时,江也在想方设法要把各级官员拉下水,企图把他们与这场迫害紧紧捆绑在一起,当自己的牺牲品。随著江泽民处境越来越不利,他更会把一切重心压在迫害法轮功上,手段更不理智、更不顾后果,让政府体系的灾难持续扩大,使各种问题矛盾更加突出,社会发展陷于停滞。其他官员的任何努力,都无法弥补江泽民的这种瞎折腾。只要江泽民继续拥有权力,胡温就必须面对乱局。

胡温的第三个难题是责任承担问题。在中共的政治中,承担责任的永远都是权力居次的人。只要江把权,胡温工作做好了,江夺功劳,还是稳稳骑在上头,有问题了,胡温就不得不承担责任。尽管胡温面对的是一个更为腐败更难治理的烂摊子,尽管他们没有真正有效的权力来贯彻自己的政令,尽管他们执行甚至可能是江的政令,一旦失败,江泽民却还是会利用自己的强势拿他们当替罪羊。胡温不改变自己的弱势角色,就很难摆脱这种结局。那还不仅仅是江泽民会把责任归罪于他们,外界也同样会因为他们的职位而把责任归到他们身上。就如吕加平、蒋彦永被抓这样看来并不符合胡温意愿的案件,外界批评的矛头已经指到了他们头上。哪天如果共产党垮台了,那些官员们也难保就不会归罪于他们。因为江泽民的争权,胡温并没有能够真正按照自己的意志行事,但最后却要承担这种责任,这对他们未免有点不公,但如果真是那种结果,叫冤可能也不容易,谁叫他们当初一味忍让,不努力摆脱江泽民的陷阱呢?

江泽民强烈的个人权力欲、疯狂的家族腐败以及害怕法轮功被平反,决定了他不可能主动放弃权力。如果没有人去迫使江泽民放权,他绝不会自甘退出舞台;如果人们不让江泽民自己承担责任,那就只能为他所累,受其所害。胡温的忍让不会对改善他们的处境有任何的好处,相反,只会让他们承担更大的风险。他们即使能够熬得过江泽民,他们是否负得起那问题积聚的时间代价呢?如果危机在这之前全面爆发,而由他们承担责任,那结局岂不更可悲?

中共大危机将临

十六届四中全会很快就要召开,江的高调与胡的低音,显示最高层权力的整合很难有太大的改变,这对胡温是个不祥之兆。可以预见,如果江泽民不下台,当局高层内部的政策争论、责任推诿、权力倾轧还会加剧。一旦有大的社会问题激化,胡温为挽回民心,对权力失灵忍无可忍不得不进行大力反击,胡江的对抗、官场的震荡,都会变得更加激烈。因此,江泽民的争权,将使中共政局进入一个新的政治动荡期。从种种情况看来,这种局面恐怕已经为期不远。

面对重重陷阱,胡温该怎么办?他们是否有足够的勇气与智慧,倾听民声响应民意,审时度势顺天而为,作出明智的决断,在更大的危机到来之前对江泽民大胆说不?

 
分享:
 
文章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