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祖英披露三军统帅“机密” 军中恶性事件频爆触目惊心
 
作者:今钟
 
2004-8-20
 
【人民报消息】诸葛亮最钦佩的是周朝开国军师,指挥数万人击溃殷纣王几十万强兵的姜尚姜子牙,其名著《六韬》中对统帅要求五才:勇、智、仁、信、忠;而以减灶法诱敌,把因嫉妒陷害师兄孙膑的宠娟困在马陵道乱箭射杀于树下的孙膑,其兵法对统帅要求六德:智、信、仁、义、德、决。

都没有提到“严”字。

武圣人岳飞检讨历代军事胜败,精心探求、检验、筛选,终以为孙武子兵法十三篇提出的智、信、仁、勇、严五律最为严密、精准,而以严字为统帅最后条件。

关于最后条件,军事学上与孙武并称“孙、吴”的吴起说得最透彻:

“夫人常死其所不能,败其所不便。故用兵之道教械为先。”就是说士兵都败死在他的弱项上,《水浒传》浪里白条张顺陆地上打不过里旋风李逵。到水中,李逵被张顺几乎溺死,李逵就败在其所不能,“其所不便”,不习水战。

二战中,为适应非洲作战,巴顿在美国专找气温40多摄氏度的沙漠训练急行军,挖战壕及野外生存术,超过了在非洲善战的“沙漠之狐”,德国隆美尔部队的耐受力,保证了在歼灭法西斯兽军时的压倒优势。

1950年第四野战军所以能木船渡海,全靠南海部40军的从严训练,为适应海浪,刻苦在秋千上练射击,把东北汉军练得比当地人还适应变天的气候,在巨浪颠弄下,操枪炮准确射击。保证了海南岛战役成功。

朱德元帅在《论解放区战场》一书中对带兵、练兵、用兵、养兵各方面都有总结,尤其对其中“从严”的道理有所阐发。

武将与文官不同在于军队是出生入死的战斗集体,文官可以高高在上摆威风,购总统一号专用豪华客机、游艇,坐防弹汽车,还会有人羡慕。

三军统帅则必须被士兵视为一体。

汉初三杰之一:张良圮桥纳履所得的《素书》即黄古公《三略》说:“夫将帅者,必与士卒同滋味而共安危。”

“良将之用兵,有馈箪醪者,使投诸河,与士卒同流饮。夫一箪之醪,不能味一河之水,而三军之士,思为致死者,以滋味之及已也。”

稿劳军队的美酒,将军不独享,倒进河水,官兵同饮,虽没酒味,但士兵会与统帅同呼吸、共生死。

《素书》中引证《军□》说:“军井未掘,将不言渴。军幕未办,将不言倦。军灶未炊,将不言饥。冬不服裘,夏不操扇,雨不张盖,是为将礼;与之安,与之危,故其众可合而不可离,可用而不可疲,以其恩素蓄,谋素合也,故曰:蓄恩不倦,以一取万。”

援朝统帅彭德怀便是样板,他从未喊过饿和渴,从没说过疲劳,若有人献殷勤,给他打伞、“吓,他会把你骂死。四十年代,为了副官把十几年用的破脸盆扔掉,另买新搪瓷盆,彭把副官换掉!但如果你去看看士兵在用什么洗脸,就会知道彭并不过份。

林彪为了解决营养不良,时时口嚼炒焦的黄豆,一点不显特殊,这都是深懂兵法的统帅。

本人在战争中对统帅最后条件“严”的内涵亲有体会:

朝鲜战争第三次战役,负伤下阵地,适逢第一个兵站医院收留(后方设了十几个兵站包括医院,补给站、防空部队),遇到老上级,军校中队指导员赵强(老红军,营级在军校降一级使用),在医院当教导员,正和院长一同夜餐,我正饥寒交迫,冻饿得发抖,“钟儿!”(只有在军校我才有这样的称呼,听起来满亲切)“来,吃块肉!”赵指导员诚恳地叉着块罐头牛肉送到我嘴边,我向来嘴馋,我真不知道是如何抗住了这种诱惑?当时是多么需要这点营养!但我坚决不吃,僵持了几秒钟,赵只好送到自己嘴里。场面还不算尴尬。

当时随连队两次光腿涉江,二次战役炮火下强涉靖川江,零下摄氏40度,涉江后光脚踩上鹅卵石,立马粘住,还剥得下来;第三次战役深冬涉临津江,脚掌和卵石冻在一起,已分不开,硬掰会撕下皮肉,只好忍痛跛行猛跑;许多人得了急性膝关节炎;负重伤者不能行动,留在雪地过夜的,都冻得坏死而截肢。

当我看到后勤部门、医院领导吃着只供重伤员吃的牛肉罐头,在炭火盆上烤得滋滋作响,我没流口水,只是有一种意志,坚决不吃。说是抗议,有些严重;说是鄙夷不屑也有些过份,当时不知是一种什么情绪,总之,不肯同流合污。一条线,一堵墙,把昔日的师生之谊隔开:前线与后方,官长与战士。

实地战争与军旅生涯告诉我,军队纪律严明、苦练、苦战的前提是官兵平等,生死与共。

国民党中央军内战失败也在于此:官兵太不平等。新一军、新六军全部美式装备,吉普车、卡宾枪远胜过土八路三人大盖枪,与两条腿走路。连美国军官抗日中在缅甸看到杜聿铭将军军服笔挺,都很诧异,因为士兵穿的是破衣烂衫的土棉服。

在上世纪中东几次战争,举着民族解放旗帜的阿拉伯一方都被打败,而以色列军队的英勇善战,内部官兵关系是重要因素。

在《心书》中诸葛亮说:“古之善将者,养人如养已子;有难,则以身先之;有功,则以身后之;伤者,泣而抚之;死者,哀而葬之;饥者,舍食而食之;寒者,解衣而衣之;……将能如此,所向必捷矣。”

彭德怀一直关心到士兵的棉衣、鞋袜,发现1952年仿俄套头军衣,一旦燃烧弹烧着脱不下来,立即电东北军区更改设计。

统帅“严”字之敌,便是本身的腐化。

林彪在内战中素有威名,1947年炮弹落进司令部,才会有警卫员扑倒在林身上,以身相代,救林一命。

林彪败亡后,描写林彪之子林立果选妃的小说传到军队,总政治部发现后果堪忧,急令收回,禁止传阅。

军中纪律最忌:“战士军前半死生,美人帐下忧歌舞!”

军中晚辈说:“人们一看到北京鸭蛋形大剧院就说起三军统帅,换车牌到海军招待所幽会的故事,最初借演后谢幕,统帅接见海军文工团的机会向独唱演员宋祖英,手心塞纸条,被宋在私宴上泄露“国家机密”,中央电视台大腕赵安与闻其事而倒霉。

纸条上的国家机密是:“有事找大哥,什么问题大哥都可以解决!”

如果传出海军,全军不知作何感想?用统帅三军(包括海军)之权勾引有夫之妇,孙女辈份的女人!而后军中传闻宋早已为曾庆红情妇,因主子夺爱,曾割爱奉南献,更为不堪!

吕加平同志给党中央、人大、政协、国务院上书百封要求调查此事及日特嫌疑遭逮捕后,网上发出警告若不立即放人,二十四小时内在网上曝光江与宋女性爱光碟,幸而三军统帅立即放人,才免于曝光,警惕性很高,知道大事不妙。网上有文解释捉放吕加平是国安部所为,说江氏怕《琥美风光碟》曝光是“牵强附会”(璩美风是台湾一浪女之名,特工不敢提江宋名字,以‘璩美风光碟’含糊代替)

由此可见,诸葛亮对于三军统帅人格的重视,大有道理。

现在全军上下在备战,《孙子兵法》指出统帅失败原因有廿条,其中一曰不能而自能,三曰贪于位,四曰贪于财,八曰寡勇,十曰寡信,十八曰贼(即残暴),十九曰自私,廿曰自乱。

三军不可轻视中华祖先的的智慧。

《吴起兵法》说:“民知君之爱其命,惜其死,而与之临难,则士以进死为荣,退生为辱矣。”

可见爱惜人民的生命,对于解放军的人心有多么重要!

所以我劝三军统帅:一定要关心北京法院门前,上访部门前被权钱勾结、警匪一家逼得走投无路,接连自杀的民众,这才有利于夺胡温之权,拜佛求签、上九华山磕头求助无用。

张良之师黄石公《三略》说:“舍已而教人者逆,正已而化人者顺,逆者乱之招,顺者治之要”。即上梁不正下梁歪,靠提拔将军、培植亲信、提高军费、屡发奖金,都不是正路,逆向淘汰,统帅二位公子高高在上,只会乱军。

统帅之“严”决不能靠哄、买、封赏、纵容。

前两年,军中故人,授余《中国人民解放军义军报告》揭军中乱之大者,足以令老兵们痛心。今之三军,每况愈下,老兵们尤其关注基层之士兵。

纪律之“严”,已被扭曲。网上有去连队访友者说:“一士兵买方便面,没有首先敬奉班长,被罚一百次俯卧撑,累人至半死;凡升级、入党、入军校、分配好工作、退伍得便宜或免于险、累、苦、罚,皆需向上级行贿,就苦了没钱上贡的农村子弟……”

老兵们极想知道现在士兵们的处境,望青年有为者能在网上披露一二,军中密不透风,世人反以为是人间乐园。

兹就前两年军中传出的《中国人民解放军义军报告》,摘自现任统帅掌军以来军纪涣散之大者,以警真正爱国者。

军中恶性事件频爆触目惊心

附《中国人民解放军义军报告》片断。

片断一

亚洲最大、世界第二大的中国空军飞机储存中心,位于河南安阳的社旗,九零年八月动工建造,九四年十二月竣工,耗资八十亿元。

该中心有二层式飞机洞库二十个,可储存三百五十架飞机,另外,地面停机坪可停放一百六十架战斗机、强击机和轰炸机。一九九六年八月三日晚上十一点,该中心的西南七号值班室,二军人为参与外面另一军事单位经商所得赃款分配不均而吵架,吵架解决不了就动手,动手解决不了,就引发武器爆炸。由爆炸引起火灾,火灾又引发更大的爆炸,更大的爆炸又引起更大的火灾。反正,连环套,炸个没完,烧个没完。计烧了、炸了八个小时,到次日即八月四日早晨七时二十分,灾难才被控制。

八月四日,空军司令于振武、总长傅全有即时赶到现场。经清点,八十一架飞机被炸毁、焚毁,九十名军人伤亡,直接的经济损失十一亿元人民币!

解放军全部飞机才五千架,这一家伙就给毁掉八十一架,占六十分之一吧。

一九九七年十一月二十二日中午,位于山西大同市郊西坪的二十八军军部爆炸,二十八军军部共四幢楼,东一楼被炸毁,死亡军人八十三名。死者当中军阶最高者,为二十八军党委办公室主任,一位姓巩的大校。

中国现有四个航天航空风洞中心基地,其中北川航天航空风洞中心,位于四川绵阳,九七年九月竣工,花去人民币五十八亿。竣工次年,九八年六月十五日,上午十一时二十分,位于地下十米深处的风洞设施爆炸,接着是大火,航天航空专家、总参、空军、装备部军官等,计伤亡五十七名,直接损失十二亿元人民币。

一九九七年九月七日晚上十一点,沈阳警备区、三十九军一一六师、辽宁省武警,三家为了合伙经商所得一笔一亿二千万元人民币利润,分配不均,大出打手,开枪混战。三方共出动军人三百五十人,动用了三十七辆军车,还有两辆装甲车。

  一一六师某机械化团出动的人数最多,有二百五十人,但人数最多加之武器精良,并不一定占上风,第一枪被打死的,就是机械化团一位姓蒋的副团长。武警方面则由于“家伙”不过硬,所以死伤较多,有四十多人。

  这些案例,可以说,无日无之。要举,还可举出上千例。

  比如,位于青海乐都地区的导弹制造厂(四三零厂)党委办公室血案,领导成员被冲锋枪扫死八位。新疆代号为“兰五一五”的大型军火库大火,烧了二十个小时,军人死伤七十多。位于湖北咸宁的“空六五六”基地雷达站大爆炸,虽有一千多官兵和十多架直升机救火,也还是死伤了七十多军人。曾在一九九六年春,因向台湾海峡发射过中程导弹而立了功的云南楚雄导弹基地,该基地后勤处储藏库主任,将上级贪污到手的赃款,他来个再贪污,刮层皮吧,被刮了胡子,心怀不满,乘九八年四月五日星期天休息,营中无人,到储藏库放火,大火从早晨四时烧到下午二时,共死伤一百二十多人。“空三五三”雷达基地,在甘肃省冷龙岭,九九年二月十二日中午,一声爆炸,一座雷达站,一个地下油库,以及整座基地指挥大楼,均被炸毁或焚毁。西宁的快速反应部队和武威二炮部队,因为等于是邻居,赶快派了一千多人来救火。已晚了,军人死伤一百五十多人,损失二亿多元人民币。

  好了,不举了。再举我伤心,再举我流泪。那一来,今天这报告,我就做不下去了。再举一千例,内容都差不多。为了钱财,或说大多数是为了钱财,不是炸,就是烧,死伤无数的军人,每一案件的现场,都要炸掉、烧掉老百姓的血汗纳税钱十几亿,少则一、二亿。

片断二

一九九八年七月二十六日,北海舰队四艘炮舰、两艘猎潜艇、一艘四千吨运输舰,对四艘来自北欧的装满七万吨成品油的油轮,进行保驾护航。

  无巧不成书。行经一百零四年前甲午海战邓世昌为国捐躯的海域时,撞着了公安部和全国海关总署? style="color:white;background-color:#880000">???B>??的十二艘缉私炮艇。缉私艇向海军喊话,要求海军配合其执行公务,也就是搜查。海军回答,除非有中央军委、海军司令部的命令,否则请你们还不可造次!

  双方对峙了约十五分钟。在这十五分钟里,海军向岸上上司作了请示:怎么办?岸上上司又向北京军中高层作了请示。

  军中高层的回答,也就是指示,很简单,也很乾脆,一点也不拖泥带水:“吊,给我打,打他个稀巴烂!”

  岸上上司,将北京军中高层的指示,原汁原味,一字未改,传给了此时与公安及全国海关总署的十二艘缉私艇对峙在黄海海域的大小七艘海军舰艇上的全体指战员。

  打蛇先打头,擒贼先擒王。首先,海军一艘炮舰,对准海关和公安的指挥艇,发射了数发机关炮,几乎同时,海军的运输舰和其它三艘炮舰,开足马力,撞向缉私艇。两艘猎潜艇没有动手。整个战斗,历时五十九分钟。

  此次黄海炮战,造成八十七人伤亡。就那么巧,公安和海关缉私人员阵亡的十三人当中,有一位姓邓的,正是邓世昌的嫡玄孙。

片断三

军队与军队,军队与武警,是如何打仗的?因为战场遍及中国各省各地,我不能一一细述,只拣东南西北中,各举一例:在东方,华东地区,南京军区属下的安徽省军区、合肥市警备区和安徽省武警总队,原先三方合伙经商的,此时办移交。办移交前,三方财政是由省军区掌管的。省军区头头心黑了,乘移交前,先吞没三方合在一块的钱财的四分之三,拿出四分之一供三家分,分完再办移交。那两家岂能答应?于是,在省军区礼堂,三方混战,伤亡三十多人。

  西北方,兰州军区与甘肃省军区,原是合营经商的,此时要办移交了,兰州军区头头黑了心,于一九九九年一月十五日,去省军区抢走三十多辆崭新的轿车。谁知竞不谋而合,几乎同时,省军区也出动了兵车、载重汽车多辆,浩浩荡荡,到兰州军区“零七五”仓库,抢走钢材若干吨,两股抢匪的武装车队,竟然会在路上相逢,那真叫仇人相见,份外眼红,互相未打招呼,便开枪射击,伤亡七十六名,光是军官,就死了十二个!

  西南,遵义会议所在地的驻军,与贵州省军区,为争夺二百六十万元,在驻军大楼发生枪战,伤亡九十多人,死的多,有五十二名。这一场战斗不值得,仅为区区二百六十万元人民币,打死五十二名解放军官兵,太不值得了。

  东北,辽宁锦西驻军与二炮部队合营经商,移交前,锦西驻军先下手为强,私吞五十万,二炮部队气急,出动该部队所有将士,将驻军大楼包围七十多个小时。这次事件没有伤亡,原因是短兵相接非二炮部队所长,要是距离远就好办了,因为二炮部队就是导弹部队,再远,导弹都能够着,太近了,它反而不能发挥。不过,也够吓人的了。吓得沈阳军区司令员、二炮司令员,都乘直升飞机,犹如奔丧一样,速赴现场,抑制了一场战火。

  南方,广东省军区副政委和南海舰队副政委,准备不打仗,杯酒间把双方合营的经济体移交前的钱财瓜分一下。珠海警备区做和事佬,说宴会就在他们那儿开吧。这一开,开出了一个鸿门宴。鸿门宴也没有这么新鲜的阵仗,叫你开开眼界吧:

  原来,今天,不动枪,不动刀,也不兴用拳头,用一种新式武器,就是酒瓶。宴会开到半拉,全体起立,各执酒瓶将对方打。流血者甚众,淌出脑浆来的,也有不少。广东省军区后勤部一位唐处长,和海军湛江基地政治部肖主任,二人血流的并不过多,但脑浆被酒瓶打得冒了不少,当场阵亡。这是此时左右,全国各地军队或军警之间打仗,唯一不开枪而用冷兵器的。

  因时间的限制,我不可能将这一段时间内,军队经济体撤销、移交前,全国各地军警内部,与他们之间的成百上千次战斗,一一例举。不过,仅从以上几例就看出,江泽民一味地纵容军队违法经商、大规模地走私,所触发的这一幕幕战火的场面,够触目惊心的。

  上面的例子,是干仗,或叫打仗。是双方部队,或三方部队,出动数百人,或上千人,动用枪炮,明打。

  除了明打,也有暗杀的。杀了人,可以灭口。被灭口的,下阴曹地府;灭口的,连鬼都不知道地就私吞了巨款。

  私吞巨款者,视其职位大小,如是大军区司令或中央军委领导成员,他们什么都不在乎,即使灭口杀了一打,即使私吞之巨款是数十亿、上百亿,也没有想到潜逃,他们什么都不怕,稳坐钓鱼台;官职一般的,都已“潜逃”,或叫神密失踪。

  据一九九八年十一月六日中央军委、军纪委专题会披露:“在军队经营的实体办移交的过程中,已发生一百三十宗杀人灭口、携巨款潜逃等恶性案件。其中,湖北省军区参谋长、辽宁省军区后勤部办公室主任、济南警备区后勤部代部长等人,都已携巨款逃至海外了。

  在这期间,在杀人灭口的一阵风中,被杀者中官阶最大的,是十三军副军长崔国栋少将。崔国栋于一九九八年十一月二十八日,坐飞机去西昌,向西昌军分区后勤部宋副部长索要二千万。他们之间的是非曲直,咱先不管它。宋副部长掏出手枪来,就把崔副军长毙了。一个军长出门,应该有警卫呀,怎么那么容易就给人毙了呢?不错。崔副军长出门,是带了警卫员蒋国民的,只因宋副部长手脚太麻利,蒋国民还没有反应过来,宋副部长一甩手,连响两枪,崔副军长与蒋国民一起应声而倒!全死了。

 
分享:
 
文章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