晦气!陈至立电话至雅典后 中国队员坐在这最黑的角落里(多图)
 
肖庆庆
 
2004-8-17
 

8月16日,体操男队员在雅典奥运男子团体决
赛后黯然退场。

【人民报消息】很多人发现,江泽民和他的走卒认为为“国”争光就是为他们争光,因为江就是国,国就是江,所以在8月14日杜丽争得中国第一块金牌后,当天江泽民立马派亲密无间战友陈至立给袁伟民打电话祝贺,这消息作为重要新闻刊登在新华网显要位置。江泽民和江家帮把这当成他们四中全会争夺权力的一块基石,当做为他们个人争夺的荣耀。

自那个晦气的电话打过之后,雅典的比赛形势大变。可人家王义夫就没受影响,得了第二块金牌,因为人家注明是感谢“毛主席”,和“三个代表”没一丝关系。由此可见此次比赛的胜负、状态的好坏和对江的态度还紧密相连呢,不信您悄悄去问那些赢了的和惨败的运动员,他们对江泽民人马在媒体上宣传的东西持什么态度。

新华网长沙8月17日体育专电,“我们队员的失误真的不应该,可惜啊!”看着滕海滨几个致命的失误,李小鹏的妈妈潘建国忍不住站起来摇着头说:“真让人揪心,我几乎看不下去了!”

●灯火通明的雅典体操馆外

8月17日,金羊网特派记者吴广崖、辩劲沙、周方平自雅典发出专电。报道说,体操男团决赛结束了,冠军日本队在场内接受观众的欢呼。在体育馆的外面,获得第4名到第8名的队伍正在指定地点等待着回奥运村的专车。也许是组委会的粗心,等车地点的周围没有灯光,和灯火通明的体操馆相比,这里真是太黑了。在这最黑的角落里,坐着中国男子体操队的队员们。第五名!多少年来,中国队第一次在赛后遭遇如此的落寞。

比赛之外的花絮

队员杨威(左)和教练员黄玉斌表情凝重

“黄指导(中国体操队总教练黄玉斌)还没有来吗?”有记者问道。“黄指导可能已经走了吧。”一名队员回答道。“走了?!什么时候走了?”在记者的追问下,这名队员可能感觉说漏了嘴,连忙更正道:“这我也不清楚,我当时还在比赛呢。”

男子体操团体决赛在北京时间今天真晨1时30分正式开始。在比赛开始前1小时50分锺,中国体操队就进入了场地开始准备活动。中国队最早进入场地,但也成为最早出局的球队。在第一项自由操的比赛中,中国队的邢傲伟和滕海滨便接连出现了失误,使中国队在第一个项目的比赛结束后仅名列第7。“团体比赛就是这样,”杨威赛后说:“一旦出现了失误,再想回头追赶的话,整个团队的压力就会很大。一方面要自己发挥出色,而另一方面也要寄希望于对手出现失误。这样的话,真是太难了。”

一颗好种子输得令人不可思议

比赛中滕海滨从单杠上掉下

在这双重压力外,中国队还有一个压力卫冕冠军的压力。重压之下,在第五项的双杠比赛中,预赛中双杠严重失误的滕海滨没能摆脱阴影,争一枚奖牌的希望也落空了。

《新体育》4月6日报导,1996年城运会,北京体操队的滕海滨参加了6个项目,其间没有一项出现失误,这给当时正在为2004、2008年奥运会选拔后备人才的国家体操男队主教练黄玉斌留下深刻印象:这孩子真稳!

如今,滕海滨已经成为体操队总教练黄玉斌的“关门弟子”,黄玉斌对他的评价是:“海滨动作舒展、清晰,而且头脑冷静──稳定得让人惊讶。”黄并说,2008年滕海滨一定会在体操界“大放异彩”。滕海滨在美国阿纳海姆体操世锦赛成为新世界冠军,他给世人留下了两个印象,一个是高超的技战术,一个是“平静如水”的面孔。

如此稳健的选手却成为中国体操队此次雅典奥运的最大败笔,在自由体操、双杠、单杠都出现重大失误,至少让中国队损失了2分以上,而中国队最后落后冠军日本队也就2.57分。

从1998年开始,中国队就逐渐奠定了体操团体霸主的地位,并在2000年奥运会上成功加冕。近两年,虽日本和美国崛起,但中国队依然以人才的厚度优势保持霸主地位,肖钦和李小鹏在鞍马和双杠上的“绝招”更让中国队夺冠呼声极高。为什么此次输得令人不可思议?

比赛场外的交易

江苏队选手黄旭

金羊网报导说,比赛过程却惨不忍睹。滕海滨赛后接受记者采访时说:“我很紧张,做得不好,回去要好好总结。”然后匆匆离去。记者问黄旭: “如果让你代替滕海滨多上两个项目,是不是结果会更好一些。”黄旭很经典地说:“没有如果,我们应该给年轻队员多一些机会。”说完也是头也不回地走了。黄旭话是说得冠冕堂皇,但此前一直传闻的中国体操队内部让谁上、不让谁上,并非以技术决定,而是从地方利益考虑的传闻,此时却像个不散的阴魂一样,纠缠在参加采访的记者头顶。

这又不是做买卖,这需要大家使劲共同为国争光啊!如果在体育竞赛中也象各省市领导争煤、争电、争地位、争建面子工程那样,结果一定是可怕的。

高健

报导说,作为中国体操队总教练的黄玉斌是悄悄走了,还是一直躲在休息室,没人知道。一直督战的体操管理中心主任高健也没有出现。作为中国男团失利的直接责任者,他们的神秘“蒸发”让人生疑,正如一名记者所说:“失败了,总有人要来负责任,这样躲着不见并不是解决问题的办法。”

给江泽民涂脂抹粉天理不容

从表面来看,黄玉斌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但目睹这一切的中国目前最火的体育解说员黄健翔说的一番话非常令人深思:『是啊,否则怎么解释这一切的奇怪现象呢?就当是输给了希腊神话吧,这样也许王彭二人心里会好过一点;我们也可以少咀嚼些遗憾和苦涩,把这样的比赛以另一种方式在记忆中收藏,与神话一起收藏。如果不是一个中国人,我甚至会庆幸自己曾经亲眼目睹了这样一场跳水比赛,在奥运会的赛场上。从今天开始,我更加相信这世界上是有神的。』

网上无数的事实无可辩驳的证明,以江泽民为核心的中共是如何打着“三个代表”欺榨和随意虐杀无辜的。当人民发出一点微弱的呼喊时,他们就血腥镇压;刚得一块金牌江泽民就赶快叫祸乱教育界的陈至立打电话过去祝贺,原来运动员得的金牌成了江屠夫们涂脂抹粉的工具了!这怎么能行啊,人容天不容!

 
分享:
 
文章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