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义夫称毛主席是自己偶像 江怒令停其比赛立即返国(多图)
 
诸葛青
 
2004-8-16
 

江泽民的妒忌心爆发了!

【人民报消息】体坛周报8月16日报导,最新消息,王义夫不参加其他比赛,18号回国……

自体坛周报15日报导了《12年轮回夺奥运冠军 王义夫感谢毛主席》后,尽管射击名将王义夫自感状态不错,但据体坛周报记者颜强8月16日报导,「最新消息,王义夫不参加其他比赛,18号回国。」

为什么不让王义夫再为国争光,多夺几枚金牌呢?原因是江泽民的妒忌如浙江省的特大泥石流一样倾泻而下!

体坛周报记者颜强8月16日以《王义夫:妻子是我教练 毛主席是我偶像》为题报导了对王义夫的专访。下面把专访中江泽民不许王义夫继续比赛的原因透露给各位朋友:

毛主席像什么时候都要摆得正正当当的

老王背着他从不离身的背包,拿着个数码相机,施施然逛进了奥运村邮局。他墨镜还没取下来,就有三四个外国运动员认出了他,走过来和他拥抱握手,祝贺老王昨天拿下的金牌。“您在这儿也太出名了。”我小心地拍了拍马屁,老王斜着看了我一眼:“这么多年了,不认识我才怪呢。”

他一个劲摆弄着自己的数码相机,这款相机确实不同寻常,镜头有前后翻转的长扭距,功能繁多。“八百万像素呢,不错吧。”老王爱抚着他的相机,宛如抚摸着他的枪,一丝笑容从他嘴边绽开。

毛主席像章

老王的背包也很特别,上面有一个光灿灿的毛主席像,不论到哪里比赛,老王都要把毛主席像供在自己双肩背的背包上,这是他最信仰最崇拜的人物。我拿出相机,想要拍下这枚毛主席像章,老王立即把背包解下来,放在邮局的一张工作台上。当我摁下快门时,老王忽然说:“不行,不能这样拍,咱们必须把主席像给摆正了,什么时候都要摆得正正当当的。”原来这就是老王始终要双肩背这个背包的原因!他随即把背包的拉链全部拉开,然后用一本杂志把背包正面顶得直且平整,这才让我举机重拍。

此次状态特别好

奥运村里这个相对安静的午后,我们坐在邮局写字台前,老王开始了一段令人难忘的雅典对话。

TITAN看来夺了金牌还是挺忙的,是不是接下来的比赛压力还很重?

王义夫:夺了金牌就更不轻松了。从运动员角度讲,我昨天走下那个领奖台,就意味着我在走向另一个领奖台,这是所有体育运动的规律,也是一种人生哲学,每个人都是如此。而且从现实的角度看,夺了金牌之后,这里的采访,那里的庆功,事情安排得特别多,确实不轻松啊。随后的比赛怎么打,我还在等待队里的通知(据最新消息,王义夫不参加其他比赛,18号回国),不过比赛完之后第二天参加一些恢复训练是很必要的,这样才能保持着良好状态。

TITAN:听崔大林说,你进了奥运村之后能吃能睡,状态特别好?

王义夫:和前两届奥运会比,这次状态确实保持得不错。而且跟悉尼相比的话,我觉得雅典奥运村的运动员设施要更好一些。在悉尼我们住的是简易住房,这里就要强多了,我们住在团部楼上。1996年我身体很差,2000年赛前手又被烫伤了,一难接一难,这次算是功德圆满。

最崇拜毛主席

TITAN:比赛打完第八发子弹,8.9环,成绩很不理想,我们都看见你当时抚摸了一下心脏,崔大林就担心你身体出问题了,后来才知道你是在抚摸毛主席像?

王义夫:我最尊敬最崇拜的就是毛主席。我不知道年轻人的想法怎样,可是对我这一辈人来说,毛主席对我们的影响太深。你刚才拍了我背包上的主席像,我身上还总会揣着主席像,有他老人家在身边我心里就格外踏实,所以在比赛最紧张的时候,我会不由自主地去接近主席。

TITAN:那一刻给你带来了心情的平静和继续比赛的斗志?

王义夫:的确如此,我读过很多毛主席的著作,像《矛盾论》、《实践论》这些著作完全改造了我的思维模式,通过这种学习,不仅对我的职业有帮助──能帮助我更客观地对待射击比赛中的一些问题,更能教会我该如何做人。

TITAN:听说你背包上的主席像是专门从韶山请来的?

王义夫:前两年我专门去了一趟韶山,请来了主席像。我妻子是湖南人,去湖南的次数也不少,不过总是行迹匆匆,没有去过韶山,这次去一趟果然不同,主席果然在最关键的时候给了我勇气,让我稳定地完成了比赛。

TITAN??这种思维方式,会不会和年轻运动员有很大区别?

王义夫:有一定区别,但不算很大。我的生活经历更多,见过的事情也更多,可大家做人做事的道理都是一样的。年轻运动员在比赛中更有朝气和冲劲,那就是属于他们那个年龄段应该具备的性格特点。

妻子是我的教练

TITAN:很多人还记得,在1996年亚特兰大奥运会上,妻子张秋萍抚着晕倒后略微清醒的你,一步一步向场外走去的场景,你还记得那一幕吗?

王义夫:我也是后来在电视上才看到的(笑),多少年了,这之后我又参加了两届奥运会,当时晕倒那一刻,我想很多人都觉得我的运动生命已经结束了。现在看来,我的生命恐怕就是以奥运为年轮的,而这一路上都是妻子和我相伴同行。

王义夫和妻子张秋萍

TITAN:夺冠后和妻子打电话了吗?

王义夫:当然打了,她比我还高兴。

TITAN:很多人都说,王义夫能取得这么大的成绩,能维持这么长的职业生涯,妻子张秋萍是头号功臣。

王义夫:我告诉你,她不仅是我的妻子,还是我的教练。现在我的教练就是张秋萍。自从我们俩去了清华射击队后,清华射击队也就是国家队的一部分了,这次参加奥运会,我也是在赛前不久才从清华射击队回国家体育局射击中心集训的,所以绝大部分时间,都是妻子管着我──生活上有她照顾,技术上有她指点,因此这块金牌不是一人一半,而应该全部献给她。

王义夫18号回国

从体坛周报8月15日、16日的报导来看,王义夫对毛泽东的热爱把江泽民的妒忌心给勾出来了,这可非同小可!最新消息,不让王义夫参加其他比赛,18号回国。

在江泽民的心目中,为「国」争光就是为他争光,他就是「国」,「国」就是他,所以当王义夫不往江脸上贴金时,不说自己夺冠是“三个代表”的功劳时,江就露出了狰狞的面目,不让其为国争光!这就是江氏爱国主义和民族主义的真正体现。

 
分享:
 
文章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