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擺脫「恐江」運動悄然興起 (多圖)
 
2004-7-6
 



香港「七一」最佳遊戲──照老江的臉左右開腳

【人民報消息】7月1日在香港的50萬人大遊行中,港人爲爭取民主自由打出了各色橫幅。其中一面巨大橫幅:「踩江,踩出未來」,引人注目。橫幅上還有一個由江澤民照片製成的大大的黑腳板。 該橫幅是由全球審江大聯盟人士打出,以此表達對這位被指在任期間出賣國土和極力阻止平反「六四」等的中央領導人的不滿。




據希望之聲記者秦月多倫多採訪報導審江大聯盟還在維園擺放了由江澤民照片製成的大腳板,讓市民踐踏,參加遊行的審江大聯盟成員黃女士說,群眾對這個表達民意的形式覺得很好奇,也很支持。

黃女士:一個香港的老伯伯他就跟我們說,好,我跟你們一起踩,他拿到那張紙以後,就把它扔在地上,啪啪啪就踩了好幾腳,他說讓我們大家一起踩,踩得結實一點,讓他不得翻身。然後又碰到一個老媽媽,她有六、七十歲,她跟我們講,她說江澤民是一個大騙子,盡說大話,所以現在國內的產品也都是假的,什麼假奶粉、假醬油、假酒,搞得很糟糕,所以我們也非常的恨他。

記者採訪了全球審江大聯盟負責人李大勇先生,李大勇說,全球審江大聯盟是去年9月在美國華盛頓宣告成立。

李大勇:自從去年9月底,全球審江大聯盟告成立以後,我們就發起一系列的審江的活動,其宗旨就是凝聚一切正義力量,把江送上審判臺。

記者:李大勇說,大聯盟成立以來已經發起了一系列審江活動。包括征集簽名,罷免江澤民的軍委主席職務,短短幾個月已經在網路上收集了一萬多簽名,而這些簽名是國內人是在突破網路封鎖的情況下送出的。但是更多的中國人因為網路封鎖無法表達他們的民意,而近幾個月來在網路上出現的踩江的文字,則是老百姓表達民意的一種新的方式。

李大勇:那麼,這麼多中國人,這麼多對江不滿的中國人,他們怎麼表達出對審江的意願?最近網上出了一個踩江的民謠,這個民謠就反應了中國老百姓,他們自己獨特的審江的方法,他們有他們獨特的表達對邪惡、罪惡之首,拋棄他、痛罵他,把它送上歷史的垃圾堆的獨特的方法,那就是踩江。

談到此次踩江活動和香港七一大遊行爭取民主,還政於民的主題的關係,公民議政主席唐柏橋先生說,江澤民是踩著六四的鮮血上臺的,掌權15年來一直是阻礙民主進程的罪魁禍首,唐柏橋認為,踩江是一種典型的民間非暴力抗爭的方式,是民眾表達對獨裁政權不滿的方式,也是一種很好的揭露江澤民罪惡的方式,可以理解,並且值得鼓勵。

唐柏橋:從我個人來講,我覺得用這種方式來表達對江澤民的不滿,然後也希望喚醒國人對江澤民罪惡的這種認識,我覺得是非常好的一種方式,因為他是一種非常溫和的,也和平的一種手段,來表達民間的聲音,所以應該說是非暴力抗爭的其中一個經典的作法。像以前一個非暴力策略的金.夏普在他的書裏面就寫到過,用雞蛋或其他砸一些政治人物、踩他的像,這個扔雞蛋的行動是一種非暴力抗爭的方式,民間向當權者表達不滿的這麼一種合理的方式,國際社會上也是認可的。因為在中國是非常強權的一個社會,我想老百姓一般都見不到江澤民,所以也沒有機會去向他砸雞蛋,但是現在用畫像代替真人,然後對他表示不滿,踩他的像,我想這是可鼓勵的一種行為。

李大勇則談到,歷史上中國老百姓就有用某種象徵性的方式來表達對暴君或佞臣的唾棄。

李大勇:我們知道當年秦檜啊,大家罵秦檜賣國,很多文人學術角度、從歷史角度,或是寫文章、抨擊,但是普通老百姓他表達對秦檜不滿他,就是咒罵他,比如說拿石頭去砸秦檜的像,是老百姓他有他獨特的方法。

李大勇還說,如果中國是一個像西方民主社會的國家,可能老百姓不必要採取這樣的方式,就像在美國,法輪功學員可以把江澤民告上法庭。

李大勇:這方法其實也都是在中國這個環境下,他們沒有自由,沒有正常的表達民意的這種情況下所出現的方法。如果在自由社會,在公民社會,在法律健全的環境下,大家可以通過社會公正正義的一些途徑來聲張正義,比如說在美國法輪功學員用起訴的方式,起訴江澤民。但是我們也看到江澤民他並沒有用法律的途徑,也不願意用法律的途徑來解決問題。

關於采江的民謠或行動,在網上出現好幾個月了,那麼為什麼在今年的這個時候出現了這樣一個踩江熱呢?唐柏橋說:

唐柏橋:我想這也是大勢所趨,因為所謂「多行不義,必自斃。」他總是有一個時間的,一種罪惡呈現在這個社會,剛開始的時候人民一般措手不及。因為罪惡一般來說他都是非常殘暴的,非常凶狠的,所以犯罪的人面目出現時,一般老百姓一下反應不過來。像鎮壓法輪功一樣,就是有4、5年時間,89到現在也15年時間了,所以當時用的坦克,在天安門廣場掃射學生的時候,荼毒學生市民的時候,老百姓確實嚇呆了,不知道怎麼反應。在經過這麼多年的沉澱之後,老百姓不僅知道這是個紙老虎,必須要爭取自己的權利才能夠保證我們悲劇不再重演,我想法輪功也是這麼一個過程。那麼隨著時間的推移,大家越來越清醒,依然是維護自己的權益是非常非常重要的,所以當更多的人出來的時候,大家就會有個共識,說我們要解決中國的民主進程的問題,解決中國人權受迫害的大的社會環境,首先要解決江澤民的問題。所以現在各方面的異議人士也好,還有各種反對派人士也好,對江澤民是深惡痛絕。

唐柏橋說現在不只是異議人士,而且廣大普通老百姓都了解到江澤民賣國,和鎮壓六四的惡行,都對江澤民深表厭惡。

唐柏橋:現在不僅是一般異議人士,或受迫害的中國的大眾,占中國人口多數的一些弱勢團體,像農民、工人,各方面的人,甚至於一些比較青年的官員,都對江澤民是深惡痛絕。所以我想這個是時間原因,就像剛剛我說的那句話「多行不義,必自斃」。所以我想這件事應該會非常有意義、有成效,我現在是對這個非常樂觀的。我看江澤民受到懲罰,受到審判的那一天不會太遠。

大聯盟的一位成員何海鷹博士說,在他們全球公審江澤民的網站上,很多國內的網友發來了關於審江、踩江的民謠。

何海鷹:這是從中國濟南來的一位朋友寫的,「一踩江澤民,生意賺錢多,再踩江澤民,生意做得火,三踩江澤民,前途無量不用說,四踩江澤民,祛病健身好處多,五踩江澤民,幸福生活樂呵呵,踩踩踩,踩得江鬼走四海,他踩你踩我也踩,踩死江鬼發大財,通天大道從此開。」就是說老百姓他能夠用他獨有的方式,民謠的方式,在不同角度、不同的方式表達他對踩江的支持。我們大聯盟剛開始起來的時候有一個宗旨,要把江澤民送上良心道義的法院,這種口誅筆伐,確實是非常好的一個方式。

在中國,江澤民目前仍然擁有最高軍權,那些表達對他不滿的人們,會不會遭到報復呢?李大勇說,就是由於老百姓對江澤民集權的懼怕,才使很多人不敢維護他們的權利,不敢公開表達心聲,但是越多的人站出來,個體的風險越小。李大勇說,踩江不僅僅是老百姓表達不滿的發泄的一種方式,更是他們鏟除內心恐懼的一個過程,表明他們有勇氣、有願望為社會的正義負責。

李大勇:表面上看起來是表達一個不滿,其實更深層的看,他就是一種投票,表達對江的不滿的方式,在中國那種特殊環境下,他沒有合法的事情,而且更深層的說,他是正邪分明的一次投票。再往深層裏面講,踩江的人有勇氣,敢把這個最大的恐怖主義者踩在腳下,他是這麼一回事,看上去是一個遊戲,看上去很簡單,誰都會做,你想要在文化大革命的時候,把毛澤東的像放在不合適的地方,那個人都可能被判刑,甚至被槍斃。所以說從那個環境下出來、生長的中國人,到今天他能夠提出審江、提出踩江,真的去踩上那一腳,這是一個巨大的變化,這個變化實際上也是為整個中國社會,建立很好的公民社會的基礎。就是說老百姓他有這個願望,有這個勇氣去為社會的正義負責。

 
分享: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