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摆脱「恐江」运动悄然兴起 (多图)
 
2004-7-6
 



香港「七一」最佳游戏──照老江的脸左右开脚

【人民报消息】7月1日在香港的50万人大游行中,港人爲争取民主自由打出了各色横幅。其中一面巨大横幅:「踩江,踩出未来」,引人注目。横幅上还有一个由江泽民照片制成的大大的黑脚板。 该横幅是由全球审江大联盟人士打出,以此表达对这位被指在任期间出卖国土和极力阻止平反「六四」等的中央领导人的不满。




据希望之声记者秦月多伦多采访报导审江大联盟还在维园摆放了由江泽民照片制成的大脚板,让市民践踏,参加游行的审江大联盟成员黄女士说,群众对这个表达民意的形式觉得很好奇,也很支持。

黄女士:一个香港的老伯伯他就跟我们说,好,我跟你们一起踩,他拿到那张纸以后,就把它扔在地上,啪啪啪就踩了好几脚,他说让我们大家一起踩,踩得结实一点,让他不得翻身。然后又碰到一个老妈妈,她有六、七十岁,她跟我们讲,她说江泽民是一个大骗子,尽说大话,所以现在国内的产品也都是假的,什么假奶粉、假酱油、假酒,搞得很糟糕,所以我们也非常的恨他。

记者采访了全球审江大联盟负责人李大勇先生,李大勇说,全球审江大联盟是去年9月在美国华盛顿宣告成立。

李大勇:自从去年9月底,全球审江大联盟告成立以后,我们就发起一系列的审江的活动,其宗旨就是凝聚一切正义力量,把江送上审判台。

记者:李大勇说,大联盟成立以来已经发起了一系列审江活动。包括征集签名,罢免江泽民的军委主席职务,短短几个月已经在网路上收集了一万多签名,而这些签名是国内人是在突破网路封锁的情况下送出的。但是更多的中国人因为网路封锁无法表达他们的民意,而近几个月来在网路上出现的踩江的文字,则是老百姓表达民意的一种新的方式。

李大勇:那么,这么多中国人,这么多对江不满的中国人,他们怎么表达出对审江的意愿?最近网上出了一个踩江的民谣,这个民谣就反应了中国老百姓,他们自己独特的审江的方法,他们有他们独特的表达对邪恶、罪恶之首,抛弃他、痛骂他,把它送上历史的垃圾堆的独特的方法,那就是踩江。

谈到此次踩江活动和香港七一大游行争取民主,还政于民的主题的关系,公民议政主席唐柏桥先生说,江泽民是踩著六四的鲜血上台的,掌权15年来一直是阻碍民主进程的罪魁祸首,唐柏桥认为,踩江是一种典型的民间非暴力抗争的方式,是民众表达对独裁政权不满的方式,也是一种很好的揭露江泽民罪恶的方式,可以理解,并且值得鼓励。

唐柏桥:从我个人来讲,我觉得用这种方式来表达对江泽民的不满,然后也希望唤醒国人对江泽民罪恶的这种认识,我觉得是非常好的一种方式,因为他是一种非常温和的,也和平的一种手段,来表达民间的声音,所以应该说是非暴力抗争的其中一个经典的作法。像以前一个非暴力策略的金.夏普在他的书里面就写到过,用鸡蛋或其他砸一些政治人物、踩他的像,这个扔鸡蛋的行动是一种非暴力抗争的方式,民间向当权者表达不满的这么一种合理的方式,国际社会上也是认可的。因为在中国是非常强权的一个社会,我想老百姓一般都见不到江泽民,所以也没有机会去向他砸鸡蛋,但是现在用画像代替真人,然后对他表示不满,踩他的像,我想这是可鼓励的一种行为。

李大勇则谈到,历史上中国老百姓就有用某种象征性的方式来表达对暴君或佞臣的唾弃。

李大勇:我们知道当年秦桧啊,大家骂秦桧卖国,很多文人学术角度、从历史角度,或是写文章、抨击,但是普通老百姓他表达对秦桧不满他,就是咒骂他,比如说拿石头去砸秦桧的像,是老百姓他有他独特的方法。

李大勇还说,如果中国是一个像西方民主社会的国家,可能老百姓不必要采取这样的方式,就像在美国,法轮功学员可以把江泽民告上法庭。

李大勇:这方法其实也都是在中国这个环境下,他们没有自由,没有正常的表达民意的这种情况下所出现的方法。如果在自由社会,在公民社会,在法律健全的环境下,大家可以通过社会公正正义的一些途径来声张正义,比如说在美国法轮功学员用起诉的方式,起诉江泽民。但是我们也看到江泽民他并没有用法律的途径,也不愿意用法律的途径来解决问题。

关于采江的民谣或行动,在网上出现好几个月了,那么为什么在今年的这个时候出现了这样一个踩江热呢?唐柏桥说:

唐柏桥:我想这也是大势所趋,因为所谓「多行不义,必自毙。」他总是有一个时间的,一种罪恶呈现在这个社会,刚开始的时候人民一般措手不及。因为罪恶一般来说他都是非常残暴的,非常凶狠的,所以犯罪的人面目出现时,一般老百姓一下反应不过来。像镇压法轮功一样,就是有4、5年时间,89到现在也15年时间了,所以当时用的坦克,在天安门广场扫射学生的时候,荼毒学生市民的时候,老百姓确实吓呆了,不知道怎么反应。在经过这么多年的沈淀之后,老百姓不仅知道这是个纸老虎,必须要争取自己的权利才能够保证我们悲剧不再重演,我想法轮功也是这么一个过程。那么随著时间的推移,大家越来越清醒,依然是维护自己的权益是非常非常重要的,所以当更多的人出来的时候,大家就会有个共识,说我们要解决中国的民主进程的问题,解决中国人权受迫害的大的社会环境,首先要解决江泽民的问题。所以现在各方面的异议人士也好,还有各种反对派人士也好,对江泽民是深恶痛绝。

唐柏桥说现在不只是异议人士,而且广大普通老百姓都了解到江泽民卖国,和镇压六四的恶行,都对江泽民深表厌恶。

唐柏桥:现在不仅是一般异议人士,或受迫害的中国的大众,占中国人口多数的一些弱势团体,像农民、工人,各方面的人,甚至于一些比较青年的官员,都对江泽民是深恶痛绝。所以我想这个是时间原因,就像刚刚我说的那句话「多行不义,必自毙」。所以我想这件事应该会非常有意义、有成效,我现在是对这个非常乐观的。我看江泽民受到惩罚,受到审判的那一天不会太远。

大联盟的一位成员何海鹰博士说,在他们全球公审江泽民的网站上,很多国内的网友发来了关于审江、踩江的民谣。

何海鹰:这是从中国济南来的一位朋友写的,「一踩江泽民,生意赚钱多,再踩江泽民,生意做得火,三踩江泽民,前途无量不用说,四踩江泽民,祛病健身好处多,五踩江泽民,幸福生活乐呵呵,踩踩踩,踩得江鬼走四海,他踩你踩我也踩,踩死江鬼发大财,通天大道从此开。」就是说老百姓他能够用他独有的方式,民谣的方式,在不同角度、不同的方式表达他对踩江的支持。我们大联盟刚开始起来的时候有一个宗旨,要把江泽民送上良心道义的法院,这种口诛笔伐,确实是非常好的一个方式。

在中国,江泽民目前仍然拥有最高军权,那些表达对他不满的人们,会不会遭到报复呢?李大勇说,就是由于老百姓对江泽民集权的惧怕,才使很多人不敢维护他们的权利,不敢公开表达心声,但是越多的人站出来,个体的风险越小。李大勇说,踩江不仅仅是老百姓表达不满的发泄的一种方式,更是他们铲除内心恐惧的一个过程,表明他们有勇气、有愿望为社会的正义负责。

李大勇:表面上看起来是表达一个不满,其实更深层的看,他就是一种投票,表达对江的不满的方式,在中国那种特殊环境下,他没有合法的事情,而且更深层的说,他是正邪分明的一次投票。再往深层里面讲,踩江的人有勇气,敢把这个最大的恐怖主义者踩在脚下,他是这么一回事,看上去是一个游戏,看上去很简单,谁都会做,你想要在文化大革命的时候,把毛泽东的像放在不合适的地方,那个人都可能被判刑,甚至被枪毙。所以说从那个环境下出来、生长的中国人,到今天他能够提出审江、提出踩江,真的去踩上那一脚,这是一个巨大的变化,这个变化实际上也是为整个中国社会,建立很好的公民社会的基础。就是说老百姓他有这个愿望,有这个勇气去为社会的正义负责。

 
分享:
 
文章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