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号专“鸡”遇难 江泽民喝水塞牙(图)
 
肖庆庆
 
2004-5-24
 
【人民报消息】江泽民当三位一体那会儿,想的就是个专机,不管多少人反对也要“空军一号”抖威风,结果专机偷偷买来了,那就坐吧,江泽民还没有那个福气,专机上到处都是窃听器,吓得他只好望“机”兴叹。

江原想勾搭上刘晓庆,没想到人家没正眼看他这块土旮旯,直到塞小纸条给村姑宋祖英江才算固定有了一号专“鸡”。

井底之蛙的江泽民好容易勾搭上一位“星”,就许愿在天安门广场附近建一座大剧院,此事一直争议甚大。

亚洲时报5月24日报导,安氏设计方案所引起的非议,主要集中在两个方面。一是它被指“毫无中国特色”;二是与天安门广场四周的建筑群不协调。因此,在方案公布之后,指责之声不绝于耳,很多人甚至给它起了几个不雅的“绰号”,称其为什么“水蒸蛋”、 “大零蛋”、“大坟墓”、“王八蛋”等等。

尽管如此,江泽民还是力排众议,工程在2000年4月偷偷破土。江的马屁塞儿认为,不论是外观,还是结构布局,安德鲁的设计在全世界都堪称别具匠心、独一无二。并指出,安氏的风格不仅新颖浪漫,而且大胆创新,“整体构思极为超前”。

但2000年6 月10日,中国科学院和中国工程院在北京召开大会期间,49名院士联名上书当时中国国家主席江泽民主席和当时的中国总理朱熔基总理,要求重新论证安德鲁的设计方案。他们在信中声称:安氏方案有九大缺陷,其中包括:“造价超一流,功能二三流;形式主义;设计不合理;外型与周边环境不协调”。他们甚至尖锐地指出,这一方案“严重脱离中国实际,无视中国传统文化,违背建筑基本规律,甚至有悖于基本的科学常识”。

2000年6 月19日,中国各地的100 多名建筑专家也联名致函中央领导人,提出了类似意见。他们认为,以安氏方案建造的大剧院“将成为国际舆论的笑柄”,“连他们自己都会受到后人的指摘”。

在一片反对声中,中国国务院建设部派遣一个专门小组前往广州、上海和北京三地,向当地的建筑名家举办说明会,邀请他们提出改进建议。2000年7 月11日,广州《羊城晚报》甚至传出了“国家大剧院已经停工”的消息。

其实,在江的指示下,工程仍在偷偷摸摸的继续进行。直到2003年2月18日国家大剧院戏剧场工程结构要封顶时,新华网才敢报道说,整个工程预计2004年竣工。宋祖英说要第一个在大剧院里开独唱音乐会。剧院管理委员会发愁的说,光维持剧院的费用就令人咋舌,建起来怎么办,真成了一块烫手山竽。

宋祖英已经向媒体吹了风,她今年下半年就要在“大坟墓”里给老江表演,随着媒体的不断报导,图片的刊出,生米已经做成熟饭,说什么也无济于事了,很多高层领导叹气说:随它去吧。

有的时候,你想随它去,它还去不了,今天出了个让江泽民塞牙的新闻。

据中广新闻报导,据法国「费加罗报」报导,法国北部的「戴高乐机场」,台北时间今天下午发生的候机室天花板坍塌事故,已经造成6人死亡,3人受伤;虽然事故原因,有待进一步调查,不过整起事件似乎是有迹可寻。

报导引述事发当中一名目击者的话说,在天花板坍塌之前,听到有金属折断的劈啪声;那个时候,他就感到大事不妙!据了解,坍塌的是「候机室大厅」和「机场空桥」之间的「连接行人过道」。

自由亚洲电台报导,巴黎消息:法国戴高乐机场星期天发生天花板塌落事件,造成至少五人死亡,三人受伤。在机场转飞机的北京马仕商贸公司代表团的成员不幸遭遇事故,其中有两人死亡、一人失踪。

据悉,星期天清晨七时左右,戴高乐机场一个候机室屋顶出现裂缝,巡警发现后试图设置隔离区,但部分屋顶突然坍塌,砸在登机栈桥上,造成乘客的伤亡。

中央社巴黎二十四日专电,戴高乐机场二十三日上午发生塌陷意外的第二航厦E终端站,是去年最新启用的终端站;号称全世界最现代化的机场航站一整段塌落,引起很大的震惊。

这扯到哪里去了,戴高乐机场的候机室和大陆有什么关系?关系太大了,除了和大剧院一样都是圆拱型外,最重要的是巴黎戴高乐机场的总建筑师安德鲁(Paul Andreu)竟是在中国执行北京国家大剧院建造工程的老总。

新华社报道说,国家大剧院业主委员会的一位工作人员说,出于谨慎考虑,他们有可能会对大剧院的整个设计方案重新进行安全性评估。

这不是要江大哥的命吗?


巴黎戴高乐机场2E航空站的登机走桥有一段屋顶崩塌。


巴黎戴高乐机场2E候机厅坍塌的屋顶以及通道通查



 
分享:
 

如果您喜欢本文章,欢迎给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励和支持。让我们一起打拼未来!

 
PayPal在线支付

 
文章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