瞧这图片!大头娃娃镜头前停止呼吸 官商麦地里铺红地毯(图)
 
黎梓
 
2004-5-6
 
【人民报消息】我只找到一张图片,是大头娃娃喝了毒奶粉在镜头前停止呼吸的镜头,至于官商在麦地里铺红地毯的奇闻,我们只能想象一下,很遗憾没有图片说明。我建议报社记者或作者们,如果可能的话,尽量图文并茂,这样效果更好。

昨日上午,德阳两个月大的“太婆婴儿”停止了呼吸,这是四川省第一个明确死于“杀人奶粉”的婴儿。华西都市报记者见证了婴儿生命的最后时光,其家人悲痛欲绝,想为婴儿之死讨个说法,但又不知从何做起。

确实,中国人不象外国人那样动不动就告,因为人家告有结果,咱上访要被残酷打击,更不要说诉讼了。所以拍一部农民告状的电影《秋菊打官司》能上座,民主国家的民众看那部电影的角度就完全不同了:噢,中国没有法律到这种程度了!

因此中国的法律是上头拿来整人用的,老百姓真遇到事,没钱的哭,有钱的往司法那里塞红包。公检法「草菅人命」还得根据送来的钱多少而定。

争鸣5月刊报导的河北千名市民冲法庭就是很说明问题的一例。近日,河北省沧州市有二千多名市民冲破公安、庭警二道防线,进入该市中级法院,抗议法院收贿包庇当地政府干部、公安干警利用职权,侵犯、奸污女青年,被判无罪,反指女青年是「妓女」。

这些日子我们看到太多的新闻谈到大头娃娃和毒奶粉的事,在这些新闻中给我印象最深的是华西都市报记者的描写。

记者写道:上午8时,记者接到婴儿母亲杨明玉打来的电话,说她女儿已经不行了,记者急忙驱车赶到旌阳区东河镇双平村,杨明玉正在给女儿曾杨兑奶粉。曾杨醒过来了,她蠕动着嘴唇,很想将奶水吞下,奶水却顺着她的嘴角流出来。记者看到,曾杨的额头已经深凹下去,眼睛呆滞无光,肚子胀得通亮,血管清晰可见,肚脐外翻,全身已无血色,“宝宝可能活不过今天了!”杨明玉将女儿平放在怀中,泪水滴洒在女儿身上。杨明玉说,曾杨是活活饿死的,因为严重营养不良,女儿消化系统已经坏死,小肠腐烂,做手术人又太小了。据了解,4月30日晚,夫妇俩将奄奄一息的女儿从医院抱回家后,女儿什么东西都吃不下去了,也没有大小便,肚子胀得滚圆。


两个月大的女婴吃毒奶粉后,脖子如百岁老太婆!

这是什么样的奶粉啊?让四川两个月大的女婴吃后脖子如百岁老太婆!

孩子的爷爷奶奶则象祥林嫂一样坐在街边反复说,后悔买来便宜的奶粉害死孙女。谁不知道买好奶粉呢,可那要花双倍的价钱啊,钱从哪里来呢?

中央金融工委披露:银行里的匿名存款已超六万亿!各地以匿名、假名(单位)存款,近年又趋上升。在四大商业银行的十一万七千多亿元的存款中,近六万亿元存款有嫌疑是以匿名、假名存储的,其中有三万二千多亿元疑为党政部门、国家事业机关的「小金库」。原来民脂民膏都流到大大小小的“三个代表”的荷包里去了!

5月4日新华网有一篇很醒目的网友文章:《是谁踏上了麦地里的红地毯?》,文章说,据《中国青年报》5月4日报道,一场规模盛大的开发区开工奠基典礼,在北京市通州区西集村举行。为了举办这场奠基典礼,主办单位竟派人铲除了20亩麦田里所有已抽穗的麦苗,并在荡平后的麦田里铺上了红地毯。

当社会越来越败坏的时候,人做出的事情就越来越离谱、越来越邪门儿、越来越损害老百姓的利益。但还有比铲麦苗铺红地毯更荒谬的事情:

2001年5月,祸国殃民的卖国贼江泽民带着儿子江绵恒参加「财富论坛」,江只在香港停留27个小时,他不敢坐飞机,不敢走旱路而选择了走水路,把个香港搞得人仰马翻。沙滩上用仪器探测过,河底都要全部清理,河里捞出来的几支生了锈的手枪把董建华吓得屁滚尿流,为了怕有刺客,连江的车经过的地方学校都必须停课,记者上厕所都要集体行动,动用了3000个港警守卫,装置的灯把水底都照得一清二楚,别说刺客,就是一只癞蛤蟆经过都看得清清楚楚。

据亚洲周刊2001年报导,为确保江泽民在澳门的安全,粤港澳三地联合发动代号「猎狐行动」的活动,仅广东省公安已动员一万七千多人。另外从广州、深圳、湛江、江门、汕头抽调兵力,以公安边防六、七支队、边防指挥学校机动部队、海警一支队二中队、三中队增强原来边防五支队为主的边防力量,在粤澳三十二点二公里边境已部署五千人,船艇约五十艘。

您说,这样的国家该从哪里动手治理才事半功倍呢?

 
分享:
 

如果您喜欢本文章,欢迎给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励和支持。让我们一起打拼未来!

 
PayPal在线支付

 
文章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