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市府發言人被開除公職 周正毅自殺未遂被雪藏(多圖)
 
肖慶慶
 
2004-4-14
 
【人民報消息】周正毅是解開上海蓋子的一把鑰匙,所以他的生死倍受關注。

三月二十五日在上海市政府新聞發佈會上,有外國記者問,有報導稱涉嫌政商經濟大醜聞的上海富商周正毅已在獄中自殺身亡,可否證實。上海市府發言人焦揚答說,有關周正毅死亡的消息不確。

上海市府發言人被開除公職

細心人發現,否認周正毅已死的是上海市府新聞女發言人焦揚。但原來第一位女發言人不是她,而是上海電視臺播音總監江嵐。據見過江嵐的人說她口齒伶俐,反應敏捷,儀表不凡,但僅僅因私下議論周正毅案而被上海幫換人。

事情是這樣的:江嵐有一位要好的老同事在臺灣。周正毅案發生後,她與這位老同事隔海聊天兒,談天談地、談吃談喝,搞媒體的人自然會談到新聞,她們也聊到了周正毅案子。朋友之間無話不說,自然觸及到上海當局不欲暴光的一些內情。江嵐一再說:「千萬別說出去,你一個人知道就行了。」但她萬沒想到的是,自己的電話竟被安全局竊聽。匯報上去後,陳良宇暴跳如雷,命令立即將其開除公職,本還要給她判「泄密國家機密罪」,後來有人說情才免於牢獄之災。

江嵐在上海市委眼裡,原是個大紅人。1985年4月23日,中共上海市委辦公廳(1985)71號文,批復市委宣傳部關於創辦《大江南北》給市委的請示報告。文稱,市委同意創辦《大江南北》(季刊雜誌),公開發行,這是1984年,魏文伯、夏征農等市委老幹部老同志提出的建議,1985年市委宣布由江嵐任《大江南北》編委會主任。可見江嵐很受器重。這樣人的電話都被監聽,可見中共沒有信任的人。

很多知情人議論道:實在可惜,這一通電話就斷了江嵐的前程,現在才看明白,平日裡能歌功頌德時領導展開笑臉,當觸犯了這些領導的根本利益時,他們就要給顏色看看。

劉金寶自己交代的罪行「國家」一律不承認


劉金寶和周正毅(右)
據透露,周正毅確曾自殺過,但沒有死,是自殺未遂。由於周案牽涉人太多,上至中央政治局常委、上海市委書記等,下至上海多個處局級幹部,最令人關注的是江澤民的兩個兒子江錦恒、江綿康都涉案,這不能不在中央引發地震。江綿康已經手握兵權,而江綿恒是江澤民計劃中的第五代、第六代領導班子成員及接班人,醜聞出去,江家王朝如何建立?

所以,現只對周定金融犯罪,但已否認前香港中銀行長劉金寶與周正毅案有關。中共稱周正毅通過劉金寶向香港中銀貸款二十一億元無違規問題,儘管香港金融界皆認為這筆貸款嚴重違規。

已被起訴的前中國銀行副董事長劉金寶,在受審時供認:他在滬、京、港任職期間,用公款以「饋贈」的名義,借貸給高官、親朋好友,達1.25億元。劉送給高幹子女留學花費,就用了外匯七百多萬美元。

有趣的是,劉金寶怎麼交代並不重要,關鍵在江澤民承認不承認劉有那些罪行,對江氏父子不利的口供,「國家」一律不承認,不過,劉金寶也必須得收進去,省得他在外面隨便散布自己的罪行,影響社會的「穩定」。

據悉「國家」對劉金寶的指控與他自己交代的出入非常大,「國家」認為劉金寶的罪行主要是兩方面,第一是劉擁有巨額不明財產;第二是他向上海地產商錢永偉非法貸款。這無非是表明劉金寶的問題與江綿恒、江家幫一點兒連連都沒有。

周正毅是留是除

另有消息人士說,周正毅實際已獲保釋,為免驚動外界,已將周正毅雪藏於某地,不能露面。

周正毅不過是個沒見過世面的上海小混混,他剛被逮捕戴上手銬時,急切的問道:「你們這樣搞,市委陳良宇知道嗎?」這一句話先泄了底兒。審問時周坦承中共的錢太好拿,讓他拿到心驚膽顫、夜不能寐的程度,他心裡明白這決不是件好事,更不是能幹得長久的事。


冤死的王偉和太太阮國琴
從周正毅被雪藏的消息來看,他是解開上海蓋子的一把鑰匙。是將這把鑰匙藏起來,還是毀掉?要看怎麼對江綿恒們有利。

其實「雪藏」是很危險的,當雪藏的消息一散布出去,他就可以被滅口了,就可以名正言順的「生死未卜」了。留著周正毅幹什麼?一個再沒有任何利用價值的「東西」。這不禁讓人想起飛行員王偉毒死的前前後後。

 
分享:
 

如果您喜歡本文章,歡迎給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勵和支持。讓我們一起打拼未來!

 
PayPal在線支付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