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華爾街日報》長篇揭露中共黑手行徑
 
2004-11-26
 
【人民報消息】(明慧記者編譯報導)華爾街日報發表該報伊恩-約翰遜(Ian Johnson)等記者的署名文章。在這篇題為“中國外交官在美國企圖阻攔法輪功的請願”的文章中,記者以大量事實披露中共黑手在美國國土上騷擾法輪功的行徑。

華爾街日報11月24日報導,今年初,44歲的新墨西哥大學法律副教授諾曼-貝(Norman Bay)收到了一封從洛杉磯中國領事館寄來的信。信件首先問候了貝先生新年好,然後放下輕鬆之語,直接入了主題。

中領館的信件說,“據說新唐人電視臺要求採訪您,我有責任告訴您,新唐人電視臺是一個有政治動機的機構,是由一個叫法輪功的反中國組織支持的。”該信警告貝先生說法輪功是邪教,並要求貝先生不要出現在新唐人電視頻道。

曾任新墨西哥州的美國聯邦檢察官(U.S.Attorney)的貝先生嚇了一大跳,他從來沒與中國打過交道,從未聽說過新唐人電視臺,也不知道中國政府如何得到了他的名字。“整件事是非常不尋常的,”貝先生說。自那封信後,貝先生再也沒有收到領事館的來信。

一位新唐人電視臺女發言人說電視臺從未與貝先生聯繫過,並否認電視臺是由法輪功支持的。法輪功包括打坐和動功,以創始人李洪志先生的教導為基礎。

五年前,中國突然從不干涉法輪功修煉活動,到竭力要粉碎法輪功。貝先生的經歷顯示:中國與法輪功之間的宣傳戰役已經升級並擴展到新的陣線。在紐約、芝加哥和舊金山,法輪功學員永久的在中國領事館外等地點駐紮,經常使用圖片展板和假血、籠子等道具來展示法輪功學員在中國如何被折磨和殺害。在世界各地,法輪功學員召集了20多名律師並組成律師團提起法律訴訟,控告中國領導人的迫害罪行。該群體有一個非正式的全球網絡,能迅速動員成員出現在抗議和紀念地點。

另一邊,中國政府操控它的領事館和使館從事反法輪功的活動。中國外交官花很多時間寫信,並拜訪政府、地方報紙和電視、政治人物和如貝先生的其他人士, 並警告他們。

宣傳甚至到達了北卡州的一個只有六萬多一點人口的小鎮,曼特卡(Manteca)鎮。本月初,小鎮觀光旅遊局的行政主任琳達-阿貝得特(Linda Abeldt)接待了兩名不速之客──駐舊金山中國領事館的二名外交官。在45分鐘會議中,外交官要求阿貝得特女士在11月6日曼特卡電影節上,不放映一部名叫《沙塵暴》的電影。電影通過虛擬手法,描述了一名中國警察反思他對法輪功學員的酷刑折磨。

阿貝得特女士說中國官員帶來了書以及“法輪功學員”自焚的照片。“這不是好玩的事情,”她說。阿貝得特女士說她告訴外交官無論如何她會放映電影。此事發生不久,法輪功學員以此事件為例揭露中國政府如何壓制法輪功。阿貝得特女士說法輪功學員迅速把媒體的焦點集中到了她的案例上。

阿貝特女士說,“我們的確很驚訝會有人擔心這部影片在這裏放映,我們沒想到會有什麼爭論。”

在中國領事館的網站,他們宣稱法輪功是“非法的”和“邪教”。外交官隨時準備著反法輪功材料。

法輪功堅韌的戰術也使得象玫琳凱這樣的公司陷入了衝突。去年這家總部在達拉斯的化妝用品公司在其駐中國一些省的辦事處中,要求中國雇員簽署一份保證書,聲明銷售人員沒有參與非法行為。保證書中引述法輪功是中國政府視為非法的組織。

就在幾周之後,法輪功開始公布玫琳凱公司解雇了拒絕簽署保證聲明的雇員。通過網際網路和其它媒介,法輪功以玫琳凱對中國卑躬屈膝為例,請求其支持者,包括數名美國議員勸說玫琳凱公司停止使用這份保證聲明。

玫琳凱發現自己處在了風暴之中。“法輪功有許多公共傳播渠道,我們以前並不知道他們的消息網絡的存在,直到我們被叫出了列,”玫琳凱副總裁牛津先生(Mr. Oxford)說。牛津先生承認,玫琳凱使用了一個地區性的保證聲明,但從那以後即廢止了。他說公司總部沒有授權這份聲明。

法輪功紐約發言人李維-布勞德(Levi Browde)說法輪功盡量“謹慎”描述該事件,以使玫琳凱不受到“不應有的指責。”

一些政府也在這場騷亂中陷入圈套,有時結果很尷尬。根據德國政府文件,2002年,前中國領導人江澤民訪問德國時,江給了德國當局一份安全措施列表,包括一些用以壓制法輪功成員的措施。

為了滿足中國官員,德國警察甚至從江停留的柏林旅館逐出亞裔人士。當值的德國安全官員所填寫的記錄簿上寫道:“按照與中國安全人員的對話,所有不屬於中國代表團的亞裔面孔人士,都將被帶出旅館大廳。”

儘管被逐出旅館的人中有一些是法輪功學員,但安全官員沒有任何證據證明他們計劃威脅或與江正面衝突。抗議最終被允許,但只限於在江的視線範圍之外。這件事終能真象大白,是因為去年一些法輪功學員把德國安全部門告上了法庭。訴訟成功了,德國安全部門最終向那些被驅逐的人士做了道歉。

 
分享: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