罗干跟温家宝对着干 江胡各给中共套上一根索命绳
 
林立
 
2004-11-14
 
【人民报消息】共产党真的是不行了,不光是中共豢养的小兄弟,就是中共本身也奄奄一息。现在看得越来越清楚,江胡各给中共套上一根索命绳,中国共产党想不亡都难。

十月十二日至二十二日,仅仅十一天,中国大陆就有十六个城市的市民、职工为了争取合法权益和基本生存权而游行、示威、集会抗争,甚至几次发生警民流血冲突,江泽民用「腐败加暴政」向中共索命。而胡锦涛勒紧中共脖子的索命绳是「加强党的执政能力」。给那些腐败透顶的贪官污吏们更大的权力,就等于赐给他们锋利的屠刀,当他们拿着这个上方宝剑更加为所欲为时,就会迅速点燃全民反迫害的干柴,到那时谁来为中共灭火?

下面看看争鸣杂志记者罗冰提供的几个例子,很能说明这个问题。

十一天内十六座城市火山爆发

十月十二日至二十二日,仅仅十一天,中国大陆就有十六个城市的市民、职工,爆发了抗争事件。其中,游行、示威、集会的规模超过三千人(中共当局内部定为「规模性」),发生警民冲突的就有六宗。

如果用参加人数的多少来判定抗争的性质和使用何种镇压手段那就大错特错了,如果有人肯去找抗争的真实原因和解决办法,就会发现祸首在共产党内!多少次的冲突都是那些官老爷们造成的,不清除那些贪官污吏,只去镇压无处伸冤的民众,那中共无异于自焚!

发生抗争(五百人以上)的十六座火山爆发城市,分别是:湖北省的黄石市;湖南省的衡阳市;四川省的攀枝花市;陕西省的咸阳市、宝鸡市;河南省的洛阳市、平顶山市;安徽省的安庆市、蚌埠市;山东省的枣庄市、济宁市;河北省的石家庄市;吉林省的长春市;黑龙江省的齐齐哈尔市;内蒙古的包头市;重庆市。

罗干跟温家宝对着干

十月二十日,国务院召开了全国党、政、公安、政法等部门负责人电话会议,通报了近期城市发生市民、职工游行、示威、集会静坐抗争事件。

会上传达了温家宝的指示:地方党政领导有责任到第一线,及时了解情况,掌握事态,按政策妥善解决好事件,要维护人民的权益,必须防止事件恶化。凡是群众游行、示威事件较多、规模较大、事态恶化的,有关党政部门领导要就工作、政策、自身等方面,作出检查、总结。

电话会议上特别强调:防止事态恶化、扩大和升级,特宣布「三不准」:

(一)在维持秩序、控制场面时,公安、武警和武装保卫人员不准使用武器;

(二)不准为控制场面,任意拘捕游行、示威、集会人士;

(三)在处理违规游行、示威、集会事件中,不准搞上纲上线,要按法律、法规执行。

温家宝的指示是缓解矛盾,但没几天,罗干就下令在四川汉源开枪,打死了17个人,多人受伤。罗干把中共和人民对立起来,并有意识扩大事态,唯恐天下不乱的罗干是“加强党的执政能力”的典范。

以下是六宗由中共官员挑起的规模性抗争、爆乱、冲突事件的概况:

齐齐哈尔市三万人抗争

十月十一日下午,齐齐哈尔市二十多间合并、破产和公司化的下岗、解雇职工代表二百多人,到市政府要求解决拖欠的社会保障金、下岗职工生活费。这完全是正当要求,但当局不但不解决问题,而且拒绝接待,并指控这二百多人是有组织的「反党」「反政府活动」的幕后黑手,这还不算完,后来竟出动公安、保卫人员,强行把这二百人推出市政府大楼,造成事态扩大。下班路过的职工、市民义愤填膺,纷纷加入抗争的队伍支持,连夜又不断有市民加入队伍。

十月十二日傍晚,齐齐哈尔市三万多市民、职工、青年,包围了市委、市政府大楼,责令当局立即交代侵吞、挪用社会保障金、国土开发资金的具体事责。游行群众出动广播车辆声明,强烈要求中央派调查组到齐齐哈尔来。群众冒着傍晚零下七、八度的严寒,高唱《团结就是力量》、《国际歌》和《国歌》鼓劲,使抗争活动达到了高潮。

这把火到底是谁点起的呢?

不堪被欺骗,包头市万人走上街头

中共谎言成性,1921年的中共党成立、1949年的中共国建立,都是充斥着血腥的谎言和欺骗。在中共统治的末朝末代时,欺骗无法生存的民众那就是拿自己的命开玩笑。内蒙古包头市的一次抗争就是个例证。

内蒙古包头市五个原军工厂的领导用欺骗的手法裁减职工,那些职工买断工龄后仅拿到每年一个月的基本工资,最多给十个月工资,作为「自动」脱离企业,当他们发现最重要的医疗保险、家属津贴、失业保险金都落空时,那种愤怒是可想而知的。另外厂方曾公开宣布说,如果工厂恢复生产,会让被裁减、下岗职工回厂、回原岗位工作,薪酬不变而且还会调高,但今年,该五间军工厂又恢复生产和扩建,却没有履行当年的承诺。

十月十六日至十八日,内蒙古包头市五个原军工厂的一万多名被裁减、下岗职工和家属,先包围了本厂的党委大楼,后又包围、占据了市政府广场、市政府大楼的一至三层,抗议厂方欺骗职工、剥夺职工的工作权、生存权、政治权。

十月十八日下午,当局清场时,包围、占据市政府的人数已增加到一万多人。当局出动百辆后备车辆,封锁三面交通,阻止市民增援。后来市政府承诺:协助向各有关方面反映事件;在事件未解决前由市政府特拨款,先解决一部分。事态这才平息。据悉,在这次事件中,有三十多辆市政府和企业的车辆被捣毁、焚烧。

这事件是谁造成的?

攀枝花市近万人抗议

十月十八日,四川省攀枝花市有八千多名市民、职工和退转复员军人,聚集在市委大数前抗议当局,打出的横幅上写道:「黑吃黑,大黑吃小黑,小黑吃百姓,百姓要活命,起来闹革命。」

引发的原因其实哪个城市都存在,就是公安人员、市政府干部常年到饭店吃喝,到酒吧、夜总会玩乐,都是打白条。谁去追讨要账,谁的饭店、酒吧、娱乐场所就面临倒闭或被迫转让,难逃厄运。

抗议群众包围了市公安局,高呼「要局长下台,惩办公安恶霸」。发动这次抗争行动的,是退转复员军人协会和攀枝花钢铁企业职工联合号召的。抗争活动高潮时,四川省委、省政府都派了工作组到攀枝花市。

注意,省里来人不是为整顿警察局和市政府那些“三个代表”的执行者,而是去修理抗议的无辜群众!

平顶山市五千多商户罢市

从十月十四日至十八日,河南省平顶山市五千多名私有商户集体罢市,到市委、市政府持续五天静坐抗议。

事发是由于该市工商、税务部门「敲榨勒索、乱收费、乱提税」,事态发展到平顶山市各界发动声援活动,扬言当局不解决,全市就三罢(罢市、罢工、罢课)、三停(停水、停电、停交通)。

十月十五日、十六日,市政府下令复市,并在出动公安进行强制复市行动时发生了流血冲突,有三十多公安人员和商户受伤,有三十多商户被拘,更引发了各界声援。

不解决税务部门的土匪行为却要让警察去伤民流血,中共这不是活腻味了吗?

重庆万州区大爆乱

十月十八日,重庆市万州区发生了激烈的抗争事件。

十月十九日、二十日新华社《内参》也作了报道:「事态趋恶化,是十八日下午六时至晚上十一时,聚集的群众多达八千多人。七辆公安车被砸、被烧,五辆万州区政府的车辆被焚毁。」「数千市民致电重庆市委、市长办,要求解决,抗议干部欺压百姓,有市民扬言号召全市百姓游行抗议。」十八日下午五时至十九日中午,重庆市委办、市政府办的电话线路全部被占。十九日凌晨二时四十分,成千群众冲进区政府办公楼,有十五个办公室被破坏。有人高喊:「人民万岁!」、「打倒官僚阶级!」、「人民专政万岁!」、「黄镇东下台!」等口号。

当日恰好有西方记者在重庆采访。故此,在十月十二日至二十二日中国大陆十六座城市发生的抗争、骚乱事件,唯有重庆万州区发生的警民大冲突事件对外曝光,由欧洲图片新闻社拍摄的新闻照片公诸于世。

新华社(内参》在分析重庆万州区这一骚乱事件时,称:「从事态演变,市民借一宗常会发生的事来发泄表达对社会现状的不满.对地方政府、对干部的反感情绪,部分已经到了对立地步,这是社会、政局随时会发生危机的讯号。」

咸阳职工抗议企业领导腐败

陕西省咸阳棉纺厂四千多名职工已持续四个星期聚集在厂内,抗议企业领导腐败、侵吞资产、贪污挥霍。十月十七日,公安人员奉命清场时发生了流血冲突。当晚,上万市民声援,播放《国际歌》。西安、宝鸡等市的棉纺、毛纺企业职工发动募捐,派代表到咸阳支持。当局采取局部封锁交通,阻止市民声援。十月二十二日,国务院已派调查组进驻咸阳。

如果企业领导不腐败、不侵吞资产、不贪污挥霍,四千多名职工能持续四个星期聚集在厂内抗议吗?老让职工流血也解决不了中共官员的犯罪问题啊!

中共自取灭亡

十月二十二日,安徽蚌埠万名退休工人因不满退休工资过低(一般每月四、五百元人民币)生活十分困难,上街抗议、请愿,市内交通受阻七、八小时。

看到以上这些实例,我们知道,贪官污吏是暴动、抗争的导火线,他们是江泽民十几年精心培养出来的蛀虫,而胡锦涛把中共的起死回生寄托在他们身上,给予他们更多更大的权力,毫无疑义,这只能加速中共的灭亡。

 
分享:
 
文章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