羅幹跟溫家寶對著幹 江胡各給中共套上一根索命繩
 
林立
 
2004-11-14
 
【人民報消息】共產黨真的是不行了,不光是中共豢養的小兄弟,就是中共本身也奄奄一息。現在看得越來越清楚,江胡各給中共套上一根索命繩,中國共產黨想不亡都難。

十月十二日至二十二日,僅僅十一天,中國大陸就有十六個城市的市民、職工為了爭取合法權益和基本生存權而遊行、示威、集會抗爭,甚至幾次發生警民流血衝突,江澤民用「腐敗加暴政」向中共索命。而胡錦濤勒緊中共脖子的索命繩是「加強黨的執政能力」。給那些腐敗透頂的貪官污吏們更大的權力,就等於賜給他們鋒利的屠刀,當他們拿著這個上方寶劍更加為所欲為時,就會迅速點燃全民反迫害的幹柴,到那時誰來為中共滅火?

下面看看爭鳴雜誌記者羅冰提供的幾個例子,很能說明這個問題。

十一天內十六座城市火山爆發

十月十二日至二十二日,僅僅十一天,中國大陸就有十六個城市的市民、職工,爆發了抗爭事件。其中,遊行、示威、集會的規模超過三千人(中共當局內部定為「規模性」),發生警民衝突的就有六宗。

如果用參加人數的多少來判定抗爭的性質和使用何種鎮壓手段那就大錯特錯了,如果有人肯去找抗爭的真實原因和解決辦法,就會發現禍首在共產黨內!多少次的衝突都是那些官老爺們造成的,不清除那些貪官污吏,只去鎮壓無處伸冤的民眾,那中共無異於自焚!

發生抗爭(五百人以上)的十六座火山爆發城市,分別是:湖北省的黃石市;湖南省的衡陽市;四川省的攀枝花市;陜西省的鹹陽市、寶雞市;河南省的洛陽市、平頂山市;安徽省的安慶市、蚌埠市;山東省的棗莊市、濟寧市;河北省的石家莊市;吉林省的長春市;黑龍江省的齊齊哈爾市;內蒙古的包頭市;重慶市。

羅幹跟溫家寶對著幹

十月二十日,國務院召開了全國黨、政、公安、政法等部門負責人電話會議,通報了近期城市發生市民、職工遊行、示威、集會靜坐抗爭事件。

會上傳達了溫家寶的指示:地方黨政領導有責任到第一線,及時了解情況,掌握事態,按政策妥善解決好事件,要維護人民的權益,必須防止事件惡化。凡是群眾遊行、示威事件較多、規模較大、事態惡化的,有關黨政部門領導要就工作、政策、自身等方面,作出檢查、總結。

電話會議上特別強調:防止事態惡化、擴大和升級,特宣布「三不准」:

(一)在維持秩序、控制場面時,公安、武警和武裝保衛人員不准使用武器;

(二)不准為控制場面,任意拘捕遊行、示威、集會人士;

(三)在處理違規遊行、示威、集會事件中,不准搞上綱上線,要按法律、法規執行。

溫家寶的指示是緩解矛盾,但沒幾天,羅幹就下令在四川漢源開槍,打死了17個人,多人受傷。羅幹把中共和人民對立起來,並有意識擴大事態,唯恐天下不亂的羅幹是「加強黨的執政能力」的典範。

以下是六宗由中共官員挑起的規模性抗爭、爆亂、衝突事件的概況:

齊齊哈爾市三萬人抗爭

十月十一日下午,齊齊哈爾市二十多間合併、破產和公司化的下崗、解雇職工代表二百多人,到市政府要求解決拖欠的社會保障金、下崗職工生活費。這完全是正當要求,但當局不但不解決問題,而且拒絕接待,並指控這二百多人是有組織的「反黨」「反政府活動」的幕後黑手,這還不算完,後來竟出動公安、保衛人員,強行把這二百人推出市政府大樓,造成事態擴大。下班路過的職工、市民義憤填膺,紛紛加入抗爭的隊伍支持,連夜又不斷有市民加入隊伍。

十月十二日傍晚,齊齊哈爾市三萬多市民、職工、青年,包圍了市委、市政府大樓,責令當局立即交代侵吞、挪用社會保障金、國土開發資金的具體事責。遊行群眾出動廣播車輛聲明,強烈要求中央派調查組到齊齊哈爾來。群眾冒著傍晚零下七、八度的嚴寒,高唱《團結就是力量》、《國際歌》和《國歌》鼓勁,使抗爭活動達到了高潮。

這把火到底是誰點起的呢?

不堪被欺騙,包頭市萬人走上街頭

中共謊言成性,1921年的中共黨成立、1949年的中共國建立,都是充斥著血腥的謊言和欺騙。在中共統治的末朝末代時,欺騙無法生存的民眾那就是拿自己的命開玩笑。內蒙古包頭市的一次抗爭就是個例證。

內蒙古包頭市五個原軍工廠的領導用欺騙的手法裁減職工,那些職工買斷工齡後僅拿到每年一個月的基本工資,最多給十個月工資,作為「自動」脫離企業,當他們發現最重要的醫療保險、家屬津貼、失業保險金都落空時,那種憤怒是可想而知的。另外廠方曾公開宣布說,如果工廠恢復生產,會讓被裁減、下崗職工回廠、回原崗位工作,薪酬不變而且還會調高,但今年,該五間軍工廠又恢復生產和擴建,卻沒有履行當年的承諾。

十月十六日至十八日,內蒙古包頭市五個原軍工廠的一萬多名被裁減、下崗職工和家屬,先包圍了本廠的黨委大樓,後又包圍、占據了市政府廣場、市政府大樓的一至三層,抗議廠方欺騙職工、剝奪職工的工作權、生存權、政治權。

十月十八日下午,當局清場時,包圍、占據市政府的人數已增加到一萬多人。當局出動百輛後備車輛,封鎖三面交通,阻止市民增援。後來市政府承諾:協助向各有關方面反映事件;在事件未解決前由市政府特撥款,先解決一部分。事態這才平息。據悉,在這次事件中,有三十多輛市政府和企業的車輛被搗毀、焚燒。

這事件是誰造成的?

攀枝花市近萬人抗議

十月十八日,四川省攀枝花市有八千多名市民、職工和退轉復員軍人,聚集在市委大數前抗議當局,打出的橫幅上寫道:「黑吃黑,大黑吃小黑,小黑吃百姓,百姓要活命,起來鬧革命。」

引發的原因其實哪個城市都存在,就是公安人員、市政府幹部常年到飯店吃喝,到酒吧、夜總會玩樂,都是打白條。誰去追討要賬,誰的飯店、酒吧、娛樂場所就面臨倒閉或被迫轉讓,難逃厄運。

抗議群眾包圍了市公安局,高呼「要局長下臺,懲辦公安惡霸」。發動這次抗爭行動的,是退轉復員軍人協會和攀枝花鋼鐵企業職工聯合號召的。抗爭活動高潮時,四川省委、省政府都派了工作組到攀枝花市。

注意,省裡來人不是為整頓警察局和市政府那些「三個代表」的執行者,而是去修理抗議的無辜群眾!

平頂山市五千多商戶罷市

從十月十四日至十八日,河南省平頂山市五千多名私有商戶集體罷市,到市委、市政府持續五天靜坐抗議。

事發是由於該市工商、稅務部門「敲榨勒索、亂收費、亂提稅」,事態發展到平頂山市各界發動聲援活動,揚言當局不解決,全市就三罷(罷市、罷工、罷課)、三停(停水、停電、停交通)。

十月十五日、十六日,市政府下令復市,並在出動公安進行強制復市行動時發生了流血衝突,有三十多公安人員和商戶受傷,有三十多商戶被拘,更引發了各界聲援。

不解決稅務部門的土匪行為卻要讓警察去傷民流血,中共這不是活膩味了嗎?

重慶萬州區大爆亂

十月十八日,重慶市萬州區發生了激烈的抗爭事件。

十月十九日、二十日新華社《內參》也作了報導:「事態趨惡化,是十八日下午六時至晚上十一時,聚集的群眾多達八千多人。七輛公安車被砸、被燒,五輛萬州區政府的車輛被焚毀。」「數千市民致電重慶市委、市長辦,要求解決,抗議幹部欺壓百姓,有市民揚言號召全市百姓遊行抗議。」十八日下午五時至十九日中午,重慶市委辦、市政府辦的電話線路全部被占。十九日凌晨二時四十分,成千群眾衝進區政府辦公樓,有十五個辦公室被破壞。有人高喊:「人民萬歲!」、「打倒官僚階級!」、「人民專政萬歲!」、「黃鎮東下臺!」等口號。

當日恰好有西方記者在重慶採訪。故此,在十月十二日至二十二日中國大陸十六座城市發生的抗爭、騷亂事件,唯有重慶萬州區發生的警民大衝突事件對外曝光,由歐洲圖片新聞社拍攝的新聞照片公諸於世。

新華社(內參》在分析重慶萬州區這一騷亂事件時,稱:「從事態演變,市民借一宗常會發生的事來發泄表達對社會現狀的不滿.對地方政府、對幹部的反感情緒,部分已經到了對立地步,這是社會、政局隨時會發生危機的訊號。」

鹹陽職工抗議企業領導腐敗

陜西省鹹陽棉紡廠四千多名職工已持續四個星期聚集在廠內,抗議企業領導腐敗、侵吞資產、貪污揮霍。十月十七日,公安人員奉命清場時發生了流血衝突。當晚,上萬市民聲援,播放《國際歌》。西安、寶雞等市的棉紡、毛紡企業職工發動募捐,派代表到鹹陽支持。當局採取局部封鎖交通,阻止市民聲援。十月二十二日,國務院已派調查組進駐鹹陽。

如果企業領導不腐敗、不侵吞資產、不貪污揮霍,四千多名職工能持續四個星期聚集在廠內抗議嗎?老讓職工流血也解決不了中共官員的犯罪問題啊!

中共自取滅亡

十月二十二日,安徽蚌埠萬名退休工人因不滿退休工資過低(一般每月四、五百元人民幣)生活十分困難,上街抗議、請願,市內交通受阻七、八小時。

看到以上這些實例,我們知道,貪官污吏是暴動、抗爭的導火線,他們是江澤民十幾年精心培養出來的蛀蟲,而胡錦濤把中共的起死回生寄托在他們身上,給予他們更多更大的權力,毫無疑義,這隻能加速中共的滅亡。

 
分享:
 

如果您喜歡本文章,歡迎給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勵和支持。讓我們一起打拼未來!

 
PayPal在線支付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