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萬州事件」凸顯中共統治危機
 
作者:龔平
 
2004-10-23
 
【人民報消息】2004年10月18日下午,重慶萬州民工余繼奎因不慎弄臟路人曾慶容的衣服,被曾的丈夫胡權宗用扁擔打斷腿部。胡自稱自己是公務員,出了什麼事花錢可以擺平。事件由此引發眾怒,當局最後派出上千防暴警察全副武裝進行鎮壓,聚集的民眾則用磚頭木塊還擊,並焚燒多輛警車及消防車,雙方激烈衝突。

官方報導稱胡權宗的真實身份只是一批發市場的臨時工,而有網民則指打人者是當地一地方國稅局局長,蠻橫打人,而聞訊趕來的警察則包庇肇事者,所以導致矛盾激化。

肇事者的身份到底是什麼已經不重要了,重要的是為什麼他行兇後要聲稱自己是公務員,而民眾為什麼會如此群情激憤,使一起鬧市毆打案演變成一場數萬人的騷亂事件?

冰凍三尺,非一日之寒。「萬州事件」,正如網上評論所言,不過是中共專權高壓統治下民怨積蓄的必然。

根據大陸官方資料,2002年前3季度,全國縣以上信訪部門共受理民眾來信來訪864.04萬件(人)次,80%以上有道理或有一定實際困難和問題應予解決。官方的研究資料也顯示,民間對省級黨委、政府的評價,好的、滿意的,僅占15%至20%;對領導幹部總體的評價,好的、—滿意的,僅占10%至 15%;對當前社會狀況的整體評價,好的、滿意的,僅占15%至20%。這些簡單的數據,反映了中共統治的危機狀況。在一個民主開放的社會,這樣低的績效滿意度可以使任何一個執政黨立刻下臺。

在矛盾的積蓄中,民眾的反抗意識顯然在不斷增強。近年來,民眾集體上訪、重覆上訪和赴京上訪呈現出人數多、規模大、持續時間長、行為激烈的特點,並在一些地方和行業出現連鎖反應的趨勢。據海外媒體報導,在2000年10月下旬到11月中,大陸155個地區共發生了8150多宗遊行、示威、請願事件,與此同時,有21個省、直轄市屬下的黨政機關部門,發生了530多宗集體罷工、請願、赴京上訪事件,這是文革結束後,首次有眾多黨政機關幹部走上街頭的事件。全國上下全年有多達10萬次的示威活動,比1999增加了近70%。在2004年3月到5月以來,全國 25個省市的農民約有2000余萬人參與規模性示威、遊行、集會。

這次「萬州事件」,不過是民間發泄憤怒,表達反抗心態的一種方式而已。但事件發生的突然、規模之大、過程中事態發展之快,卻足以引起各界的關切。

一葉落而知天下秋。萬州事件,凸顯了中共統治的危機。它釋出一種徵兆:在任何自然或社會因素促成的小事件中,都可能給中共政權帶來巨大的危機。而這樣的危機,最終看來將成為中共無法逾越的死關。

從整體社會環境來看,中共權力系統早已出現制度化的腐敗,出現黑社會化趨勢。此次嚴重事件的主要引爆點應該是肇事者揚言自己是國土局長,可以花20萬元買起那民工的命。但這樣的惡官、這樣的做法,在整體權力系統中可以說是司空見慣,屢見不鮮。他們在其他地方觸發的民憤即使沒有萬州的大,但也足以讓中國社會遍布火藥桶與引爆器,一旦觸發,就會給中共統治帶來無法預料的後果。

從這次事件的報導看來,面對社會危機,當局仍然沒有自省的心態與能力,因而也無法真正去消除問題的根本原因。與共產黨處理社會問題的一貫態度相同,在這次官方媒體的報導中,事件只是「在一些別有用心的人的煽動下」釀成,在「當地政府的高度重視」「政府官員深入現場宣傳解釋工作」的努力下,最後事態基本平息。如此重大的事件,當局所要營造的印象,是說明這不過就是一個誤會,只是一些亂民、刁民所為。這樣的做法,帶來的不是對社會現實狀況的反思,對問題的真正解決,而是掩蓋問題,轉移民眾注意力,證明官員的英明。要這些習慣於把問題責任推開的官員進行自省與改正,確實很不現實。因此,類似的社會問題只會一而再、再而三地出現。

胡溫雖然也許能夠清醒認識到這些問題,胡錦濤的「新三民主義」從為政態度上值得歡迎,但是,如果他們把解決問題的立足點落在提高共產黨的執政能力上,顯然又是不切實際、必然失敗的。因為中國民間各種矛盾出現與蓄積的根本原因,就來源於共產黨自身無法修復的內在問題與缺陷。

共產黨的專政理論與統治心態,本身就製造了自我毀滅的種子,它把政府與民眾的關係變成了專政與被專政的關係,造成了權力者的極度自私與專橫,造成社會毫無必要的對立,衍生出壓迫與反抗的關係,使得權力系統無法促成社會整體的和諧與穩定,也不具備管理整個社會的合法性,上層權力成為無源之水,無本之木。而權力系統對社會各類權力與物質資源的絕對壟斷,使整個權力體系成了最大的利益集團,更助長了自私、蠻橫、腐敗。因此,權力者對民間的合理訴求的普遍漠視、對民眾其他階層利益的掠奪、對民間使用的暴力手段等等都是必然,反過來講,眾多百姓對政府的不信任、不滿、敵對、仇視,最後也就成了必然。

美國著名經濟學家曼庫爾.奧爾森(Olson Mancur)在研究國家興衰現象時,曾指出分利集團是導致國家衰落的根源。那些特殊利益集團具有排他性,不會關心社會總收益的下降或公共損失,而只關注於自己的利益得失。他們阻礙著技術進步、資源的流動與合理配置,提高了社會交易成本,降低了社會經濟效益。他們的活動,不是增加社會總收入,而是減少社會總收入,與其說它們是「分蛋糕」,不如說它們是有破壞性後果的「搶瓷器」。如果把這一理論應用到共產黨上,可以說是一言中的,入骨三分,而且它天性如此,自私性、壟斷性、破壞性遠非其他通常意義的利益集團可以相比。司馬泰先生「利益取向癌變」的觀點,正點到了中共問題的核心。這一超級利益集團形成之後對中國社會所構成的傷害,人們將來會看得更加清楚。如果有人試圖極力維護中共的專權統治而又同時期盼中國社會的長期繁榮發展,那就是一廂情願的緣木求魚。那樣的想法,如果不是對共產黨的本質缺乏了解,就是出於短視,或是太過天真。

中國有句古話說:天下未亂蜀先亂,天下已治蜀後治。如果此話為真,那麼萬州事件不過是中共專權統治引發的大規模動蕩的開始,類似事件以後還會越來越多,愈演愈烈。這是中共專權的必然結果,也是共產統治的必然宿命。胡溫應該做的,看來不是思考如何去挽救中共,而是如何面對社會整體的危局去走自己的路了。

 
分享:
 

如果您喜歡本文章,歡迎給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勵和支持。讓我們一起打拼未來!

 
PayPal在線支付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