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州事件」凸显中共统治危机
 
作者:龚平
 
2004-10-23
 
【人民报消息】2004年10月18日下午,重庆万州民工余继奎因不慎弄脏路人曾庆容的衣服,被曾的丈夫胡权宗用扁担打断腿部。胡自称自己是公务员,出了什么事花钱可以摆平。事件由此引发众怒,当局最后派出上千防暴警察全副武装进行镇压,聚集的民众则用砖头木块还击,并焚烧多辆警车及消防车,双方激烈冲突。

官方报导称胡权宗的真实身份只是一批发市场的临时工,而有网民则指打人者是当地一地方国税局局长,蛮横打人,而闻讯赶来的警察则包庇肇事者,所以导致矛盾激化。

肇事者的身份到底是什么已经不重要了,重要的是为什么他行凶后要声称自己是公务员,而民众为什么会如此群情激愤,使一起闹市殴打案演变成一场数万人的骚乱事件?

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万州事件」,正如网上评论所言,不过是中共专权高压统治下民怨积蓄的必然。

根据大陆官方资料,2002年前3季度,全国县以上信访部门共受理民众来信来访864.04万件(人)次,80%以上有道理或有一定实际困难和问题应予解决。官方的研究资料也显示,民间对省级党委、政府的评价,好的、满意的,仅占15%至20%;对领导干部总体的评价,好的、—满意的,仅占10%至 15%;对当前社会状况的整体评价,好的、满意的,仅占15%至20%。这些简单的数据,反映了中共统治的危机状况。在一个民主开放的社会,这样低的绩效满意度可以使任何一个执政党立刻下台。

在矛盾的积蓄中,民众的反抗意识显然在不断增强。近年来,民众集体上访、重复上访和赴京上访呈现出人数多、规模大、持续时间长、行为激烈的特点,并在一些地方和行业出现连锁反应的趋势。据海外媒体报导,在2000年10月下旬到11月中,大陆155个地区共发生了8150多宗游行、示威、请愿事件,与此同时,有21个省、直辖市属下的党政机关部门,发生了530多宗集体罢工、请愿、赴京上访事件,这是文革结束后,首次有众多党政机关干部走上街头的事件。全国上下全年有多达10万次的示威活动,比1999增加了近70%。在2004年3月到5月以来,全国 25个省市的农民约有2000余万人参与规模性示威、游行、集会。

这次「万州事件」,不过是民间发泄愤怒,表达反抗心态的一种方式而已。但事件发生的突然、规模之大、过程中事态发展之快,却足以引起各界的关切。

一叶落而知天下秋。万州事件,凸显了中共统治的危机。它释出一种征兆:在任何自然或社会因素促成的小事件中,都可能给中共政权带来巨大的危机。而这样的危机,最终看来将成为中共无法逾越的死关。

从整体社会环境来看,中共权力系统早已出现制度化的腐败,出现黑社会化趋势。此次严重事件的主要引爆点应该是肇事者扬言自己是国土局长,可以花20万元买起那民工的命。但这样的恶官、这样的做法,在整体权力系统中可以说是司空见惯,屡见不鲜。他们在其他地方触发的民愤即使没有万州的大,但也足以让中国社会遍布火药桶与引爆器,一旦触发,就会给中共统治带来无法预料的后果。

从这次事件的报导看来,面对社会危机,当局仍然没有自省的心态与能力,因而也无法真正去消除问题的根本原因。与共产党处理社会问题的一贯态度相同,在这次官方媒体的报导中,事件只是「在一些别有用心的人的煽动下」酿成,在「当地政府的高度重视」「政府官员深入现场宣传解释工作」的努力下,最后事态基本平息。如此重大的事件,当局所要营造的印象,是说明这不过就是一个误会,只是一些乱民、刁民所为。这样的做法,带来的不是对社会现实状况的反思,对问题的真正解决,而是掩盖问题,转移民众注意力,证明官员的英明。要这些习惯于把问题责任推开的官员进行自省与改正,确实很不现实。因此,类似的社会问题只会一而再、再而三地出现。

胡温虽然也许能够清醒认识到这些问题,胡锦涛的「新三民主义」从为政态度上值得欢迎,但是,如果他们把解决问题的立足点落在提高共产党的执政能力上,显然又是不切实际、必然失败的。因为中国民间各种矛盾出现与蓄积的根本原因,就来源于共产党自身无法修复的内在问题与缺陷。

共产党的专政理论与统治心态,本身就制造了自我毁灭的种子,它把政府与民众的关系变成了专政与被专政的关系,造成了权力者的极度自私与专横,造成社会毫无必要的对立,衍生出压迫与反抗的关系,使得权力系统无法促成社会整体的和谐与稳定,也不具备管理整个社会的合法性,上层权力成为无源之水,无本之木。而权力系统对社会各类权力与物质资源的绝对垄断,使整个权力体系成了最大的利益集团,更助长了自私、蛮横、腐败。因此,权力者对民间的合理诉求的普遍漠视、对民众其他阶层利益的掠夺、对民间使用的暴力手段等等都是必然,反过来讲,众多百姓对政府的不信任、不满、敌对、仇视,最后也就成了必然。

美国著名经济学家曼库尔.奥尔森(Olson Mancur)在研究国家兴衰现象时,曾指出分利集团是导致国家衰落的根源。那些特殊利益集团具有排他性,不会关心社会总收益的下降或公共损失,而只关注于自己的利益得失。他们阻碍著技术进步、资源的流动与合理配置,提高了社会交易成本,降低了社会经济效益。他们的活动,不是增加社会总收入,而是减少社会总收入,与其说它们是「分蛋糕」,不如说它们是有破坏性后果的「抢瓷器」。如果把这一理论应用到共产党上,可以说是一言中的,入骨三分,而且它天性如此,自私性、垄断性、破坏性远非其他通常意义的利益集团可以相比。司马泰先生「利益取向癌变」的观点,正点到了中共问题的核心。这一超级利益集团形成之后对中国社会所构成的伤害,人们将来会看得更加清楚。如果有人试图极力维护中共的专权统治而又同时期盼中国社会的长期繁荣发展,那就是一厢情愿的缘木求鱼。那样的想法,如果不是对共产党的本质缺乏了解,就是出于短视,或是太过天真。

中国有句古话说:天下未乱蜀先乱,天下已治蜀后治。如果此话为真,那么万州事件不过是中共专权统治引发的大规模动荡的开始,类似事件以后还会越来越多,愈演愈烈。这是中共专权的必然结果,也是共产统治的必然宿命。胡温应该做的,看来不是思考如何去挽救中共,而是如何面对社会整体的危局去走自己的路了。

 
分享:
 

如果您喜欢本文章,欢迎给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励和支持。让我们一起打拼未来!

 
PayPal在线支付

 
文章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