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经济崩溃之源: 被掩盖的巨大黑洞与危机
 
王一峰
 
2004-10-23
 
【人民报消息】这里,我要阐述的是一个在经济领域里被有些人忽略、被有些人刻意掩盖的中国经济崩溃诸多原因之源!

绝唱中的“繁荣”

如果自己是一个健康人,绝不会到处夸耀:看!我是多么健康,我的肺多么好!能自由的呼吸。中共目前正组织庞大的游说团队,从历届诺贝尔经济奖获得者到大财团的主管,从国际性的豪华研讨会到知名媒体,无一不成其“统战”对象,为其大唱“中国经济如何繁荣”的赞歌,在中共黑幕生活过的人们都明白,这“繁荣”之音有点让人发毛了,得赶快想想为什么了,因为一个真正繁荣的经济无需大摆擂台去宣扬,正如一个健康的人无需四处告诉“我身体多么健康”,除非是身体有了毛病或特别的什么目地。

有识之士已著书立说揭露中共谎言,掩盖其经济即将崩溃的危机,如何清莲女士的《中国的现代化陷阱》,“中国银行已达破产标准”,章家敦先生的《中国即将崩溃》及最近陈破空先生的文章──“中国是大市场,也是大赌场”,他们的论据精辟,资料翔实,结论基于四大国有银行已被蛀空,每年3000亿以上高居不下的财政赤字,造成巨大的经济黑洞,而填补这个“黑洞”过去是将中国老百姓的巨额存款进行大输血,靠发行公债填补,如今老百姓的钱已耗尽,一面高唱“繁荣”的赞歌,出台一些治理面子的条例,稳住老百姓;一面制定更加“优惠”的政策让请“外商入瓮”,同时组织庞大的游说团队,到海外转嫁烂帐,到华尔街圈钱,到欧洲圈钱,到世界去圈钱。

他们的报告中无不将这个超级黑洞归就于中共从上至下的贪腐体系,据不完全统计,目前有4000多名贪污贿赂犯罪嫌疑人携公款50多亿元在逃,毫无疑问大量的钱被众多贪官贪走,这是“黑洞”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但绝不是银行2万亿这样大的黑洞之全部,而这个黑洞在最近的几年以几何级数增长又是为什么?

触目惊心的黑洞

这个黑洞是如此的巨大,以至国际债信权威评级机构“标准普尔”于2003年11月26日发表的报告指出,中国的四大银行和在内的商业银行信用状况全为投机级,中国银行业不良坏帐比例在44-45%,不良贷款,即坏帐的总数高达3万5千亿元人民币(这个数字不包括1999年已从银行剥离的14000亿坏账),中国银行体系的坏账以及银行再资本化的费用约六千五百亿美元,占国内生产总值(GDP)的40%,按照2000年世界前二十家大银行的标准(不包括中国的银行)这些银行其不良贷款仅占3.27%,亚洲金融危机前东南亚各银行低于6%,中国银行已破产。同时中国银行的自有资本率一直处于下降状态,至1995年,中国各大银行自有资产已经下降至总资产比率的3%, 虽然想改善资本充足率,但由于新的不良贷款还在不断增加,未见成效。据此,国际金融业的一些专家早在若干年前就指出:如果撇开中国银行业是国有银行这一点,仅从技术上来看,中国的银行业已经破产。

国家已四次向濒临破产的银行大输血:从1998年到2004年共计970亿美元,合人民币7900亿以上,而其中有2/3是在2003年和2004年进行的输血。即使这样,1999年2万多亿的银行不良资产由政府注资「剥离」掉14000亿烂账后到了2002年,四大国有银行体系内又新增了17000亿烂账。而2003年、2004年的烂账又是多少?也许这个数字太可怕了,中共不敢透露,国外金融机构也无法估计,或许坏得超出国际社会的想象。

与此同时,中央公布的财政赤字:从2000年到2004年累计14688.48亿;中央公布的国债发行从2000年到2004年累计28740.53亿,两项都是每年呈两位数的增长。

从上述数字可以读出,从2000年起财政赤字与国债发行空前增长,而银行的17000亿的新黑洞(烂账)是1999年以后增加的,把这个“超级黑洞”仅归就于政府官员和银行系统的腐败,大量违规放贷与超规模盲目建设引致是难以解释的,很显然,国家都将面临崩溃的危机,为了维持统治和保护既得利益,当权者一定会不惜一切代价,如用杀一儆百的铁血手腕(如6.4坦克碾过天安门的血肉之躯)去堵这个“黑洞”,撤职一大批再杀他个一小批来堵洞,为什么没有?因为利益捆绑同在一条船上,船之将沉,当权者一定也会不惜舍卒保车不让沉下去一起死,为什么也没有?这其中必有难言之隐,难解之秘。

中国社会的脓疮与脑癌

用一个形象的比喻:有一个病入膏肓的人除了长满可见的脓疮外,还得了不可见的致命的脑癌,脓疮即“贪腐”是我们看得见的部分,因此江氏领导的中共在把 “反腐”变成迷惑人民对共产党抱有希望的挡箭牌之际,同时成为打击自己政敌的最有效武器。最终,被掩盖的是那个致命的“脑癌” 。如果人们把“反腐”当成了拯救中国的唯一救命稻草,恰恰就上了当! “脑癌”才是最终导致国家崩溃的致命伤。

那么到底是什么原因可以导致国家经济和道德的全面崩溃不顾、银行倒闭而再所不惜,明明知道在毁国害民而毫不足惜呢?恐怕最不想让人民清楚根源的就是江泽民。

不可理喻的是,1999年,江泽民因为妒忌法轮功学者日众,发动的一场超级“文革”式政治运动,这包括在中国社会的各个领域、各个阶层对法轮功学员进行虐杀、酷刑和强制性劳改达到肉体上的灭绝;运用精神迫害、强制性洗脑实行精神上的灭绝;用政治高压和利益胁迫整部国家机器全方位参与和配合镇压。大批的贪腐分子发现,只要积极参与镇压法轮功就会受到江的庇护,从而逃脱惩罚。

这场运动特点在于集古今中外的一切整人大全,运用“株连法”“连坐法”等专制社会的手段,将全社会与家庭卷入,收买整个知识阶层,剥夺弱势群体的利益和权力从而贿赂有势阶层以换取沉默。发动全中国的媒体、文化界,知识界,科技界,教育界,宗教界的文字打手和政治工具为其推波助澜,为剥夺人的思想史无前例的大规模运用 “洗脑”集中营。金钱奖励、升官等刺激各级政府官员疯狂参与(或撤职罚款与利益挂钩胁迫加入镇压)。用剥夺工作、受教育机会发动百姓学生甚至儿童参与表态,营造全社会反法轮功的声势。


同时这场运动特点还在于不惜一切代价封锁消息,掩盖真象,刻意掩盖是因为其血腥与非法,刻意掩盖是因为在一个已由金钱主宰了一切的社会里,再靠过去那种政治动员已无济于事,必须用钱:用钱指挥公、检、法、司、外交、邪恶的610、安全特务为其效命,投钱给宣传机器、电台、电视、报纸、文艺、文化为其舆论造市,投入资金在电视、电台、电脑网络封杀真象,投钱给海关、邮政、电讯为其拦截真象资讯,在国际上派出大量的游说团队,安全特务封杀干扰海外的法轮功,用钱收买、威逼、利诱海外的媒体。在中国的政府工作考核、企事业经济效益、学生升学等等统统和法轮功挂钩,这样一个深入到社会每个领域,让每个成员都被迫卷入的运动,持续了整整五年,没有钱何以运转?而钱又从何而来?

被淹没的整座冰山

根据“追查迫害法轮功国际组织”提供的数据,江氏用于迫害法轮功的钱相当于国民经济总产值的四分之一,镇压最高峰时竟达到三分之一!这就是这个巨大黑洞的关健!如果腐败所呈现的是这个巨大黑洞的冰山之一角,那么用于迫害法轮功的是那座淹没在海里的整座冰山!

如何证明这一点?第一,上面已经阐述巨大的黑洞用“贪腐”与“盲建”是填不满的,第二,对于迫害与镇压还在继续的中国,当局目前不可能公布这批数字,然而从官方公布的许多数据中,从那些有意无意间泄露的蛛丝马迹之中,把这五年的东西组合在一起,一幅完整的画面就一目了然了,正所谓“一叶而知秋”,“窥一斑而见全豹”!“追查国际”公布出了七大系统性黑洞,这组数字是触目惊心的,它不仅暴露出这场运动是残酷地深入到社会每个角落的系统性镇压与迫害,更暴露出江氏个人的邪恶把整个国家与民众拖进万劫不复的深渊,使整个中国陷入全面的危机之中。

这个黑洞是一个无底的深渊,它吞噬了中国,掏空了国库与银行,却只有一个目的:虐杀无辜,封锁真象,用谎言维持镇压。

黑洞一:巨资支撑公检法机构

从1999年7月开始了全面镇压法轮功,迫害的这几年中江泽民通过中央和财政部强令各级财政部门,要求“政法公用经费高于其他行政事业单位1倍以上”,“对政法机关编制内的人员经费优先保证”等等,在全国范围组建并维持一个由各级“610办公室”组成的庞大非法组织,资金被直接用于迫害:

大兴土木的背后:因大量抓捕、关押法轮功学员,监狱、劳教所、看守所爆满,为此大兴土木,以天津为例在2002年的预算执行情况报告中明确指出应用专项经费打压法轮功,“增加了防止‘法轮功’……的专用装备。公检法司支出17.9亿元,增长15.2%。”据北京市新安劳动教养所所长马捷称,2002年时新安劳教所两年来累计收法轮功学员1500余人;法轮功学员占劳教人员的77%。河北省:“监狱布局调整方案总投资5.68亿元,确定新建监狱2所,迁建监狱2所,改扩建监狱17所…”。中国有大约300个劳教所,700座监狱,全国仅此一项的花费即为天文数字。

重金奖赏打手:监狱建成了,还必须配备打手,马三家劳动教养院女二所于1999年10月成立,专门负责关押法轮功女学员。共有干警百名,先后关押过法轮功学员数千名。干警都是2001年底招聘的,每月开两次工资。2000年10月,马三家曾发生将18名女性法轮功学员扒光衣服推入男牢的骇闻,残酷的迫害导致至少5人死亡、7人精神失常、多人致残。然而女二所所长苏静因为积极参与迫害获司法部奖励5万元,被评为「一级英雄」。副所长邵丽得奖金3万元,各大队长都得了奖金,全体狱警被评为「集体二级英模」。罗干、刘京等多次亲自到此坐阵。司法部拨专款100万元给马三家「改善」环境。而与马三家同一城市的以迫害手段残酷著称的张士教养院获赏金40万、龙山教养院获赏金50万。

抓捕、拦截与有赏举报:而为了抓捕,拦截上访的法轮功学员重赏举报者,监控、举报法轮功学员进京的人员奖励500至1000元的规定遍及城乡,对有些所谓“重要人物”的监视奖金达5000元,有赏鼓励邻居甚至亲友监视、检举、揭发。中央下达指标明令各省,法轮功上访者超过一定数量一把手将被撤职,各省、市、地区、单位派出大批的警力拦截,“驻京办”用巨额经费贿赂北京的抓捕者。

一个单身母亲说她因修炼法轮功而摆脱了长年折磨的不治之症,从1999年7.20以来,有38个单位参与了对她的迫害,共计被非法关押29次、743天。下面是她自述的一次到北京上访的经历:

她写道:“…好不容易突破道道防线走进信访局,可门上挂着凭身份证领表。天哪!我上次在驻京办身份证就被没收了,这时过来一位凶神恶煞的警察,可能是信访局里面的,一把抓住我的衣领,把我从凳子上拖起来,使劲往前一推,我差一点趴在地上。我好不容易站稳,他又接着使劲推,把我推向室外。这时,我发现已有重庆、北京的十来名大法弟子双腿分开,一个紧挨着一个坐在地上了。一警察过来问刚才被抓的女士是哪里的?她说:“是北京XX派出所。”警察说:“管你们那个片区的是我的同学,你怎么不早说呢?没办法,你刚才填的表已入网了,哎!我的同学也只好跟着你倒霉了……”后来他们就通知了各自的驻京办。

到了四川成都驻京办,处长石□让女服务还是象上次一样脱光衣服非法搜身,并通知了万年场派出所警察魏大平和办事处主任黄□及办事员黄□,他们接到电话很快就赶来了。这三人害怕我上访让他们丢官,早就在北京火车站、天安门广场、信访办门口堵了我一星期。一见到我,办事员黄□就气势汹汹的对我说:“我好想把你打成肉浆!”。办事员黄□说:“你好气人哦!你弟弟花3000元保证你不再上京的保证金,把你领回家后的第二天,我们发现你不在,马上就买了三张飞机票飞到北京,到西客站拦截你,成都到北京的每一次列车我们都不会放过,哪怕是深夜,我们都会在出站口一个个的辨认,眼睛都看肿了,还是没找到你。三天过去了,我们又只好放弃在车站的拦截,给驻京办冯处长说有你的消息马上通知我们。每天再由我和黄主任从早到晚在天安门广场上寻找,天气又冷、风又大,脚都磨起泡了,你看嘛!魏大平则每天从早到晚在信访局门口站着,目不转睛的等你的出现。找了一天又一天,我们都失望了,想:只好回去等着接受处理算了,可魏大平还是不甘心,要继续寻找,我们顾不上吃饭,生怕和你错过了,几天下来都累得疲备不堪。黄主任的病都累翻了,我也感冒了全身不是滋味,就连小伙子魏大平都瘦了一大圈,回去他爱人不找你算账才怪!”魏大平又问我:“钟芳琼,你是怎么进的信访局?”我说:“是从巷道里走进去的。”他说:“我不相信,我一直站在信访局的巷道口,连眼睛都不敢眨一下,死死盯着,不会有一个人能逃过我的眼睛,要嘛就是用车把你载进去的,要嘛你就是从后门进去的。”“信访局也开后门?我不知道哪里是后门,也没有坐任何车。”我说道。(钟芳琼 纪实小说:《疾风劲草》)

象不象侦探小说?这样的事天天上演。据不完全统计,到北京上访被抓捕的、有登记记录的各地法轮功学员达83万人次。而未登记在册几百万人次,花费恐怕要以百亿来计算。

黑洞二:人类有史以来规模最大的洗脑集中营

为了镇压的一劳永逸,江氏发明了洗脑集中营,“转化率”成为考核各级政府政绩的关键指标。洗脑班除遍布全国省、市、县、乡四级政府、党委及610办公室,同时公安单位、机关内部、高校、企业和劳教所内也纷纷开设洗脑班。并以“法制教育中心”、“法制教育学习班”、“法制教育学校”、“教育转化中心”、“关爱中心”为幌子。在此不谈那里发生的人类历史上规模最大最残忍的精神与肉体的折磨,仅谈经济支出:

只要不言放弃信奉「真善忍」的法轮功学员,绝大多数被送入或多次被送入“洗脑班”,北京市妇联主席吴秀萍透露,政府用在法轮功学员身上的人均“转化”费用达5000-6000元。以北京朝阳区为例,截止报道日2001年10月27日,不到十个月的时间,仅北京朝阳区先后举办了259期教育转化"法轮功"练习者的学习班,有近千名党员参加了帮教工作(央视国际2001年10月27日报道),政府投入“转化”费用至少达400-500万元,天津共组成了3546个“帮教”小组。河南省漯河市建立了151个,有3500人参加,组织多种形式的座谈会289次…。

以山东省为例,据不完全统计,全省至少9名法轮功学员死于洗脑班的迫害,多人被迫害致伤致残。全省17个地级市、31个县级市,普遍开办洗脑班,迫害死亡人数居山东省地级市之冠的潍坊市,辖区潍城就设有7处洗脑班。

武汉市武昌区以建防汛指挥部名义拨款400万,修建监狱式洗脑班基地,周围高墙电网,已于2001年6月正式启用。

洗脑班遍布全国的数量和密度远高于监狱、劳教所和精神病医院,是这场镇压中行使迫害的重要场所,费用该是多少?

那么洗脑达不到目的呢,就用“精神病治疗”,自从1999年7月20日,有关用“精神病治疗”手段迫害法轮功学员的案件覆盖全中国至少23省市自治区,至少有数千名以上精神正常的法轮功学员被强迫关进上述地区的精神病院、普通医院的精神科、戒毒所。法轮功学员不少人被多次关押,其中许多人被长期监禁于医院,甚者达两年以上。住院费和药费这笔巨大开支是多少?

黑洞三:传媒业与全部国家宣传机器

镇压不仅靠铁血手段,还必须用谎言维持,传媒产业已成为中国的支柱产业之一,有二千家报纸、八千家杂志、一千五百家电台、电视台、千余家网站在镇压以后,参与铺天盖地的造谣宣传,据不完全统计,自 1999年7月20日江氏集团镇压法轮功以来,《人民日报》在头一个月中就出了347篇诋毁法轮功的文章。官方扶持的五大网站之一新华社新华网,仅2000年1月至2003年10月,新华网上诽谤法轮功的文章就有522篇,并被国内、外的其他网站广泛转载。中央电视台仅2002年4月25日至2003年底,在不到两年的时间内,「焦点访谈」,「新闻节目」,「科技频道」,「说法周刊」,「中国外交论坛」,「电视批判」,「中国网络媒体论坛」,「生活频道」等制作的诬陷诽谤法轮功的节目就达332个,而这些节目被广泛的重播、转播。

诽谤法轮功的书籍、刊物大量出版发行,影视、连续剧、戏曲、话剧在全国范围内上演。仅仅由打压法轮功的官办组织“中国反邪教协会”就组织编辑了30多部反法轮功影视片。一部影片《深渊--邪教的本质》政府投资260万元。全国各省市地区举办各种反法轮功的大型展览,全国城乡广泛印制、散发反法轮功的展板,书籍,光盘,小册子,招贴品等,又由谁承担费用?

黑洞四:教育界、知识界变成了战场

教育界的“文革”:

江氏「铁杆」、教育部长陈至立(现任主管教育的国务委员)把教育界变成反法轮功的“前沿阵地”:要求高校研究开发对网络封堵技术;资助院校进行反法轮功研究;要求校园内外举办各类诋毁法轮功的活动,编写出版宣传品等等,此毒害甚至延伸到幼稚园。

2001年2月6日一天的时间里,在中央“610办公室”主任王茂林等人等直接指挥下,全国100个大中城市的近千个社区的800万青少年,当天共张贴宣传画50多万幅,发放宣传资料1000多万份,举行集会200多场。即使印刷的传单按最低的市价计算,1000多万份宣传资料,费用是52.5万元,50多万幅宣传画要100多万元。

在镇压难以维持的2004年初,全国范围内却又开始了一场针对法轮功的“反邪教警示教育运动”。这场运动由八部委联合发起,活动的宣传资料一部分由中央免费发放,一部分由地方财政负担。如湖南湘西自治州(少数民族地区)除中央免费发放的宣传资料外,自己光印刷资料就花费20万元。全国的费用又会是多少?

截至2002年底,中国已有各级各类学校117万所,在校学生达到3.18亿人,所有的校园均举办过各类诋毁法轮功的“讲座”、文艺演出、图片展、书画展、科普展、社团活动、开辟宣传专栏,制做挂图、录像和VCD光盘、组织编写出版诋毁法轮功的刊物等,通过教育系统强行将攻击和诬蔑法轮功的内容编进中小学及师范学校的教材及各级考题,甚至高考和研究生的试题中,组织全国性的“百万签名”运动,耗资又是多少?

知识界的沦落:

拨款进行反法轮功的理论宣传与战略研究。从2001年起,四川省委省政府每年拨给四川省社会科学院100万元重大课题研究经费,资助该院进行的反法轮功研究。全国又有多少这样的拨款?

成立“中国反邪教协会”,该协会向中国当局建议镇压法轮功的措施,制造反法轮功的“理论”,并直接参与包括洗脑在内的活动。截至2003年10月,中国各省、自治区、直辖市成立了24个反邪教协会(主要目的是从宣传领域打压法轮功),尚有7个省、自治区正在积极筹备中,协会经费来源来自“(政府)财政拨款”例如,北京市科委曾经一次性资助110万元人民币成立“北京市反邪教协会”。

自2000年11月成立至今,全国和地方的“中国反邪教协会”展览宣传活动近千场次;举办报告会、演讲会、座谈会千余场;组织编辑影视作品30余部,到2004年,各地仍在陆续成立地区性的“反邪教协会”。通过中国驻外使馆在海内外举办反法轮功图片展。

黑洞五:天空与陆地的全方位监视系统

维系谎言还必须得封锁真象,为此不惜血本,倾尽国力。为建立全方位的监视系统,耗资超过60亿的“金盾工程”,豢养几十万人的网络监控人员,开发拦截信息软件,重金购买西方国家网上封堵技术与设备。

看守电线杆的故事:

2002年3月5日晚8时左右,长春法轮功学员为突破中国国内对法轮功迫害真象的封锁和掩盖,在吉林省长春市有线电视网络的八个频道插播《法轮大法洪传世界》、《是自焚还是骗局》等法轮功真相电视片。2002年3月至6月三个月间,为防止有线电视被再次插入法轮功画面,长春市出动大量机关干部并另外雇佣800多人,对所有电线杆进行24小时看守,人员花费达100多万元。一个长春市就花费百万,全国有多少电线杆需要看守?仅这一项,国家需要花多少钱?!

又一个十亿:为防止中央电视台的节目被再次插入法轮功真相电视片,中国花费十多亿元将卫星无线传播改为光缆传播。

黑洞六:海外的巨资投入

由于法轮功在海外迅速发展,惊恐万状的江泽民把黑手伸到了国外,为了彻底封杀法轮功,不惜血本在海外大肆抛洒钱财。

收买与操控:

为了达到最广泛诬蔑法轮功的效果,江氏集团在海外不惜血本收买海外中文媒体。以投资控股、大陆的商业利益为诱饵、购买海外媒体广告,提供免费节目;安插中共政府官员去海外独立媒体工作从内部起作用等等。

据不完全统计,在99年7.20到2002年7月间,纽约的《侨报》刊登了320多篇攻击诽谤法轮功的文章而被起诉。2001年12月12加拿大的《华侨时报》因利用中共驻加大使馆所提供的官方资料,连续刊出诋毁法轮功的广告或社论而被魁北克高等法院下令停刊诋毁法轮功的新闻或广告,并且警告其「在任何情况下」都不准继续散布已经出版含有类似内容的报纸。而这些内容后被中国国内的媒体广泛转载,成为反法轮功宣传的重要组成部分,证明其得到“国际支持”,进一步推动国内的迫害。

2000年9月25日(CCTV-9) 正式开播,和其中文国际频道(CCTV-4)一并仅通过8颗卫星向全世界播出,覆盖全球98%的陆地和海洋,到目前CCTV-4和CCTV-9的传播竟然以37颗卫星向全球播出,有何必要? 耗资几何?

监视网与黑名单:

各种类型的诋毁法轮功的煽动仇恨的宣传品被大量成批制作,各类书籍、小册子、VCD光盘发往各个侨社,图书馆,学校和音像书店。恶意诋毁法轮功的大型图片展,在有使、领馆的世界各地展出。从1999年镇压法轮功以来,每年中国派出庞大的代表团参加在日内瓦召开的联合国人权会议,阻止谴责迫害法轮功的人权提案。以2001年为例, 500人以上的代表团,每人按1500美金(机票加食宿),仅此一项五年开支至少3000万人民币。

大批国安、公安特务被中共派往海外收集海外法轮功学员的个人信息,制造海外黑名单。2002年6月来自十几个国家和地区的一百余名学员前往冰岛抗议来访的江泽民,被拒入境,据冰岛媒体披露,根据就是中国方面提供的黑名单。

金钱外交:

为了打压法轮功,国家的贸易和经济成了最重要的筹码,为换取国际社会对江氏迫害法轮功的沉默,逃避对其迫害人权罪行的揭露,操控外交使团,用国家的资源与优惠条件,不惜一切代价收买外国政府、媒体、财团、公司,签订各种协议,出卖国家利益。

美国第108届国会第2次会议第304号决议案(2004年10月5日)中写道:中国领事官员已经向经选举产生的美国地方官员施加压力,迫使他们拒绝或撤销对法轮功精神团体的支援;美国的法轮功发言人盖尔-罗奇琳(Gail Rachlin)女士居住的公寓自1999年中国当局禁止法轮功以来已经被中国当局的特工人员入侵过5次;中国外交使团在过去的5年里一直在美国积极参与对法轮功修炼者的骚扰和迫害;据许多地方和全国性媒体报道,美国各地的其他地方官员们,其中包括几个主要城市的市长在内,受到了来自中国领事官员的压力,要求他们宣布放弃对法轮功的支持,...”。

这些丑闻里面又有多少国库的钱被花掉!

黑洞七:贪腐不止是因为有江氏这个巨贪的庇护

在镇压中形成了以江氏家族为核心的、道德败坏的贪污腐化集团,直接掠夺国有资产。一大批应受到法律制裁的不法官员因追随江泽民迫害法轮功而受到庇护。追随江迫害法轮功的大陆官员和警察绝大多数是贪污腐败与道德沦丧之徒,这些犯罪人员在残害善良百姓的同时,大肆盗窃国家资产或以各种方式收取贿赂,并伙同其家属将赃款转移海外,或进行涉外的权钱交易。

江绵恒:『工业标致IDG』在2001年3月6日发表文章揭露“中国的电讯王子”江泽民的长子江绵恒。报道说,在江泽民的政治权力的庇护下,江绵恒用中国国库的钱做生意;‘他的手无处不在,到处染指〔中国经济〕’,他已经秘密建立了庞大的商业和个人的关系网,左右着中国和世界的联系;他建立的上海联盟投资股份有限公司(价值一亿四千万美金)占中国国企总投资资本的百分之十六。” CNN资深中国问题专家林和立于2001年5月7日发表题为「江绵恒从父荫下崛起」的文章。报道说,“江绵恒是(江泽民)全权管辖所有外商投资的大内掌管”。

贾庆林:江泽民主要干将之一,涉及中共建国以来最大远华走私案,贾在该案中,至少受贿一千万元,挪用侵吞了十二亿八千万元国债专项建设资金。1999年7月20日江氏集团开始公开镇压法轮功,在贾庆林任期内,北京成为最大的逮捕场与屠杀场并直接操纵、指挥北京市对法轮功的迫害,导致北京市成为全国镇压法轮功最严重的直辖市之一。经国际人权组织证实,截至2004年10月6日,北京市被迫害致死的法轮功学员至少28人(注:在北京被迫害致死的其它省、市法轮功学员已统计在原籍所在省、市的死亡名单中,不包括在此28人内,因此确认在北京被迫害致死人数实际远大于此数字)。但是贾不仅没有下台,反而升官为中共国政协主席、进入中共独裁政权的最高领导机构。贾庆林是因为巨贪被江氏庇护,从而积极追随江氏参与迫害法轮功的典型例证。

债务窟窿是如何转嫁给银行的?

旷日持久的镇压,挖掉了国民经济墙角,严重的耗损了国有资源和国民经济,为了解决资金问题,江氏集团力图把监狱系统的债务转嫁给银行和社会。

江泽民说让银行作监狱的股东: 2003年1月8日,《犯罪与改造研究》杂志社与北京市监狱管理局举办了有关监狱生产管理体制的讨论。会议提要说,“从后来罗干同志传达的信息来看,总书记(江泽民)当时就定了调了,监狱系统一是要收支两条线,二是要吃皇粮…一是可以多元持股。监狱企业本身还应该有其他的股东,像银行。有很多的债务可以债转股。债转股还包括供应者、购买者,一些客户都可以作为股东。多元持股有两个好处,一方面解决资金来源问题。”

根据2004年3月17日的官方消息,将发行1100亿国债建“公检法司基础设施”,而2004年中国发行的国债总数是7,000亿元的债。公检法占了1/7。

结语

章家敦在分析了中国即将崩溃的前因后果后,有一句非常中肯的名言:“我们要理解中国究竟发生着什么?”,当看到那么大的不为人知却发生在中国社会的每个层面、每个角落的史无前例的镇压与迫害,我们明白了中国正在发生着什么吗?

“文革”结束时曾沉痛的总结,那场运动将国家推向崩溃的边缘,有一个所谓重要原因是“抓革命的权力斗争,消耗了巨大国力”,那么迫害法轮功这场“运动”,这场利用物质与金钱堆砌起来的对无辜好人的镇压,已持续五年多了,相对于前者,消耗的国力之巨,从任何一个角度都是有过之而无不及。元凶江泽民形式上似乎已下台,但他依然保留四要职;追随江氏集团迫害法轮功的主要干将罗干、周永康、刘京等仍居高位掌实权,至今没有停止镇压法轮功,至今在加剧中国经济的崩溃速度。新的领导者能否利用职权停止这场惨绝人寰的迫害,并阻止中国经济的彻底崩溃,那是其自己的智慧和选择了!

有经济学家说,如果有一天,四分之一的民众偶然在同一时间去银行取钱,他们就会发现钱是拿不到的,因为银行里没有钱!中共现在邀请外国银行进中国来设立银行。独裁者、独裁国家怎么能让「西方反动势力」掌控自己国家的经济命脉呢?这不是自断命根吗?古巴卡斯特罗会吗?朝鲜金正日会吗?中共会,因为中共国的经济实际上已经崩溃,中共的命根已经断了!


参考资料:

追查迫害法轮功国际组织:
《关于江泽民集团利用国有资产和外来资金迫害法轮功的调查报告》
陈破空:中国 ─ 是大市场,也是大赌场
萧阳、杰霖:《中国即将崩溃》作者细论崩溃之根源
何清涟:中国银行已达破产标准
鹿青霜、韦实:何清涟论证中国政府摆脱金融危机唯一希望
中华人民共和国财政部: 中央财政赤字及国债发行
中华人民共和国财政部: 中央和地方预算执行情况及预算报告

 
分享:
 
文章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