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經濟崩潰之源: 被掩蓋的巨大黑洞與危機
 
王一峰
 
2004-10-23
 
【人民報消息】這裏,我要闡述的是一個在經濟領域裡被有些人忽略、被有些人刻意掩蓋的中國經濟崩潰諸多原因之源!

絕唱中的「繁榮」

如果自己是一個健康人,絕不會到處誇耀:看!我是多麼健康,我的肺多麼好!能自由的呼吸。中共目前正組織龐大的遊說團隊,從歷屆諾貝爾經濟獎獲得者到大財團的主管,從國際性的豪華研討會到知名媒體,無一不成其「統戰」對象,為其大唱「中國經濟如何繁榮」的讚歌,在中共黑幕生活過的人們都明白,這「繁榮」之音有點讓人發毛了,得趕快想想為什麼了,因為一個真正繁榮的經濟無需大擺擂臺去宣揚,正如一個健康的人無需四處告訴「我身體多麼健康」,除非是身體有了毛病或特別的什麼目地。

有識之士已著書立說揭露中共謊言,掩蓋其經濟即將崩潰的危機,如何清蓮女士的《中國的現代化陷阱》,「中國銀行已達破產標準」,章家敦先生的《中國即將崩潰》及最近陳破空先生的文章──「中國是大市場,也是大賭場」,他們的論據精闢,資料翔實,結論基於四大國有銀行已被蛀空,每年3000億以上高居不下的財政赤字,造成巨大的經濟黑洞,而填補這個「黑洞」過去是將中國老百姓的巨額存款進行大輸血,靠發行公債填補,如今老百姓的錢已耗盡,一面高唱「繁榮」的讚歌,出臺一些治理面子的條例,穩住老百姓;一面制定更加「優惠」的政策讓請「外商入甕」,同時組織龐大的遊說團隊,到海外轉嫁爛帳,到華爾街圈錢,到歐洲圈錢,到世界去圈錢。

他們的報告中無不將這個超級黑洞歸就於中共從上至下的貪腐體系,據不完全統計,目前有4000多名貪污賄賂犯罪嫌疑人攜公款50多億元在逃,毫無疑問大量的錢被眾多貪官貪走,這是「黑洞」的一個重要組成部分,但絕不是銀行2萬億這樣大的黑洞之全部,而這個黑洞在最近的幾年以幾何級數增長又是為什麼?

觸目驚心的黑洞

這個黑洞是如此的巨大,以至國際債信權威評級機構「標準普爾」於2003年11月26日發表的報告指出,中國的四大銀行和在內的商業銀行信用狀況全為投機級,中國銀行業不良壞帳比例在44-45%,不良貸款,即壞帳的總數高達3萬5千億元人民幣(這個數字不包括1999年已從銀行剝離的14000億壞賬),中國銀行體系的壞賬以及銀行再資本化的費用約六千五百億美元,占國內生產總值(GDP)的40%,按照2000年世界前二十家大銀行的標準(不包括中國的銀行)這些銀行其不良貸款僅占3.27%,亞洲金融危機前東南亞各銀行低於6%,中國銀行已破產。同時中國銀行的自有資本率一直處於下降狀態,至1995年,中國各大銀行自有資產已經下降至總資產比率的3%, 雖然想改善資本充足率,但由於新的不良貸款還在不斷增加,未見成效。據此,國際金融業的一些專家早在若干年前就指出:如果撇開中國銀行業是國有銀行這一點,僅從技術上來看,中國的銀行業已經破產。

國家已四次向瀕臨破產的銀行大輸血:從1998年到2004年共計970億美元,合人民幣7900億以上,而其中有2/3是在2003年和2004年進行的輸血。即使這樣,1999年2萬多億的銀行不良資產由政府註資「剝離」掉14000億爛賬後到了2002年,四大國有銀行體系內又新增了17000億爛賬。而2003年、2004年的爛賬又是多少?也許這個數字太可怕了,中共不敢透露,國外金融機構也無法估計,或許壞得超出國際社會的想象。

與此同時,中央公布的財政赤字:從2000年到2004年累計14688.48億;中央公布的國債發行從2000年到2004年累計28740.53億,兩項都是每年呈兩位數的增長。

從上述數字可以讀出,從2000年起財政赤字與國債發行空前增長,而銀行的17000億的新黑洞(爛賬)是1999年以後增加的,把這個「超級黑洞」僅歸就於政府官員和銀行系統的腐敗,大量違規放貸與超規模盲目建設引致是難以解釋的,很顯然,國家都將面臨崩潰的危機,為了維持統治和保護既得利益,當權者一定會不惜一切代價,如用殺一儆百的鐵血手腕(如6.4坦克碾過天安門的血肉之軀)去堵這個「黑洞」,撤職一大批再殺他個一小批來堵洞,為什麼沒有?因為利益捆綁同在一條船上,船之將沈,當權者一定也會不惜舍卒保車不讓沉下去一起死,為什麼也沒有?這其中必有難言之隱,難解之秘。

中國社會的膿瘡與腦癌

用一個形象的比喻:有一個病入膏肓的人除了長滿可見的膿瘡外,還得了不可見的致命的腦癌,膿瘡即「貪腐」是我們看得見的部分,因此江氏領導的中共在把 「反腐」變成迷惑人民對共產黨抱有希望的擋箭牌之際,同時成為打擊自己政敵的最有效武器。最終,被掩蓋的是那個致命的「腦癌」 。如果人們把「反腐」當成了拯救中國的唯一救命稻草,恰恰就上了當! 「腦癌」才是最終導致國家崩潰的致命傷。

那麼到底是什麼原因可以導致國家經濟和道德的全面崩潰不顧、銀行倒閉而再所不惜,明明知道在毀國害民而毫不足惜呢?恐怕最不想讓人民清楚根源的就是江澤民。

不可理喻的是,1999年,江澤民因為妒忌法輪功學者日眾,發動的一場超級「文革」式政治運動,這包括在中國社會的各個領域、各個階層對法輪功學員進行虐殺、酷刑和強制性勞改達到肉體上的滅絕;運用精神迫害、強制性洗腦實行精神上的滅絕;用政治高壓和利益脅迫整部國家機器全方位參與和配合鎮壓。大批的貪腐分子發現,只要積極參與鎮壓法輪功就會受到江的庇護,從而逃脫懲罰。

這場運動特點在於集古今中外的一切整人大全,運用「株連法」「連坐法」等專制社會的手段,將全社會與家庭捲入,收買整個知識階層,剝奪弱勢群體的利益和權力從而賄賂有勢階層以換取沉默。發動全中國的媒體、文化界,知識界,科技界,教育界,宗教界的文字打手和政治工具為其推波助瀾,為剝奪人的思想史無前例的大規模運用 「洗腦」集中營。金錢獎勵、升官等刺激各級政府官員瘋狂參與(或撤職罰款與利益掛鉤脅迫加入鎮壓)。用剝奪工作、受教育機會發動百姓學生甚至兒童參與表態,營造全社會反法輪功的聲勢。


同時這場運動特點還在於不惜一切代價封鎖消息,掩蓋真象,刻意掩蓋是因為其血腥與非法,刻意掩蓋是因為在一個已由金錢主宰了一切的社會裡,再靠過去那種政治動員已無濟於事,必須用錢:用錢指揮公、檢、法、司、外交、邪惡的610、安全特務為其效命,投錢給宣傳機器、電臺、電視、報紙、文藝、文化為其輿論造市,投入資金在電視、電臺、電腦網絡封殺真象,投錢給海關、郵政、電訊為其攔截真象資訊,在國際上派出大量的遊說團隊,安全特務封殺干擾海外的法輪功,用錢收買、威逼、利誘海外的媒體。在中國的政府工作考核、企事業經濟效益、學生升學等等統統和法輪功掛鉤,這樣一個深入到社會每個領域,讓每個成員都被迫捲入的運動,持續了整整五年,沒有錢何以運轉?而錢又從何而來?

被淹沒的整座冰山

根據「追查迫害法輪功國際組織」提供的數據,江氏用於迫害法輪功的錢相當於國民經濟總產值的四分之一,鎮壓最高峰時竟達到三分之一!這就是這個巨大黑洞的關健!如果腐敗所呈現的是這個巨大黑洞的冰山之一角,那麼用於迫害法輪功的是那座淹沒在海裡的整座冰山!

如何證明這一點?第一,上面已經闡述巨大的黑洞用「貪腐」與「盲建」是填不滿的,第二,對於迫害與鎮壓還在繼續的中國,當局目前不可能公布這批數字,然而從官方公布的許多數據中,從那些有意無意間泄露的蛛絲馬跡之中,把這五年的東西組合在一起,一幅完整的畫面就一目了然了,正所謂「一葉而知秋」,「窺一斑而見全豹」!「追查國際」公布出了七大系統性黑洞,這組數字是觸目驚心的,它不僅暴露出這場運動是殘酷地深入到社會每個角落的系統性鎮壓與迫害,更暴露出江氏個人的邪惡把整個國家與民眾拖進萬劫不復的深淵,使整個中國陷入全面的危機之中。

這個黑洞是一個無底的深淵,它吞噬了中國,掏空了國庫與銀行,卻只有一個目的:虐殺無辜,封鎖真象,用謊言維持鎮壓。

黑洞一:巨資支撐公檢法機構

從1999年7月開始了全面鎮壓法輪功,迫害的這幾年中江澤民通過中央和財政部強令各級財政部門,要求「政法公用經費高於其他行政事業單位1倍以上」,「對政法機關編製內的人員經費優先保證」等等,在全國範圍組建並維持一個由各級「610辦公室」組成的龐大非法組織,資金被直接用於迫害:

大興土木的背後:因大量抓捕、關押法輪功學員,監獄、勞教所、看守所爆滿,為此大興土木,以天津為例在2002年的預算執行情況報告中明確指出應用專項經費打壓法輪功,「增加了防止『法輪功』……的專用裝備。公檢法司支出17.9億元,增長15.2%。」據北京市新安勞動教養所所長馬捷稱,2002年時新安勞教所兩年來累計收法輪功學員1500餘人;法輪功學員占勞教人員的77%。河北省:「監獄布局調整方案總投資5.68億元,確定新建監獄2所,遷建監獄2所,改擴建監獄17所…」。中國有大約300個勞教所,700座監獄,全國僅此一項的花費即為天文數字。

重金獎賞打手:監獄建成了,還必須配備打手,馬三家勞動教養院女二所於1999年10月成立,專門負責關押法輪功女學員。共有幹警百名,先後關押過法輪功學員數千名。幹警都是2001年底招聘的,每月開兩次工資。2000年10月,馬三家曾發生將18名女性法輪功學員扒光衣服推入男牢的駭聞,殘酷的迫害導致至少5人死亡、7人精神失常、多人致殘。然而女二所所長蘇靜因為積極參與迫害獲司法部獎勵5萬元,被評為「一級英雄」。副所長邵麗得獎金3萬元,各大隊長都得了獎金,全體獄警被評為「集體二級英模」。羅幹、劉京等多次親自到此坐陣。司法部撥專款100萬元給馬三家「改善」環境。而與馬三家同一城市的以迫害手段殘酷著稱的張士教養院獲賞金40萬、龍山教養院獲賞金50萬。

抓捕、攔截與有賞舉報:而為了抓捕,攔截上訪的法輪功學員重賞舉報者,監控、舉報法輪功學員進京的人員獎勵500至1000元的規定遍及城鄉,對有些所謂「重要人物」的監視獎金達5000元,有賞鼓勵鄰居甚至親友監視、檢舉、揭發。中央下達指標明令各省,法輪功上訪者超過一定數量一把手將被撤職,各省、市、地區、單位派出大批的警力攔截,「駐京辦」用巨額經費賄賂北京的抓捕者。

一個單身母親說她因修煉法輪功而擺脫了長年折磨的不治之症,從1999年7.20以來,有38個單位參與了對她的迫害,共計被非法關押29次、743天。下面是她自述的一次到北京上訪的經歷:

她寫道:「…好不容易突破道道防線走進信訪局,可門上掛著憑身份證領表。天哪!我上次在駐京辦身份證就被沒收了,這時過來一位凶神惡煞的警察,可能是信訪局裡面的,一把抓住我的衣領,把我從凳子上拖起來,使勁往前一推,我差一點趴在地上。我好不容易站穩,他又接著使勁推,把我推向室外。這時,我發現已有重慶、北京的十來名大法弟子雙腿分開,一個緊挨著一個坐在地上了。一警察過來問剛才被抓的女士是哪裏的?她說:「是北京XX派出所。」警察說:「管你們那個片區的是我的同學,你怎麼不早說呢?沒辦法,你剛才填的表已入網了,哎!我的同學也只好跟著你倒霉了……」後來他們就通知了各自的駐京辦。

到了四川成都駐京辦,處長石□讓女服務還是象上次一樣脫光衣服非法搜身,並通知了萬年場派出所警察魏大平和辦事處主任黃□及辦事員黃□,他們接到電話很快就趕來了。這三人害怕我上訪讓他們丟官,早就在北京火車站、天安門廣場、信訪辦門口堵了我一星期。一見到我,辦事員黃□就氣勢洶洶的對我說:「我好想把你打成肉漿!」。辦事員黃□說:「你好氣人哦!你弟弟花3000元保證你不再上京的保證金,把你領回家後的第二天,我們發現你不在,馬上就買了三張飛機票飛到北京,到西客站攔截你,成都到北京的每一次列車我們都不會放過,哪怕是深夜,我們都會在出站口一個個的辨認,眼睛都看腫了,還是沒找到你。三天過去了,我們又只好放棄在車站的攔截,給駐京辦馮處長說有你的消息馬上通知我們。每天再由我和黃主任從早到晚在天安門廣場上尋找,天氣又冷、風又大,腳都磨起泡了,你看嘛!魏大平則每天從早到晚在信訪局門口站著,目不轉睛的等你的出現。找了一天又一天,我們都失望了,想:只好回去等著接受處理算了,可魏大平還是不甘心,要繼續尋找,我們顧不上吃飯,生怕和你錯過了,幾天下來都累得疲備不堪。黃主任的病都累翻了,我也感冒了全身不是滋味,就連小伙子魏大平都瘦了一大圈,回去他愛人不找你算賬才怪!」魏大平又問我:「鐘芳瓊,你是怎麼進的信訪局?」我說:「是從巷道裡走進去的。」他說:「我不相信,我一直站在信訪局的巷道口,連眼睛都不敢眨一下,死死盯著,不會有一個人能逃過我的眼睛,要嘛就是用車把你載進去的,要嘛你就是從後門進去的。」「信訪局也開後門?我不知道哪裏是後門,也沒有坐任何車。」我說道。(鐘芳瓊 紀實小說:《疾風勁草》)

象不象偵探小說?這樣的事天天上演。據不完全統計,到北京上訪被抓捕的、有登記記錄的各地法輪功學員達83萬人次。而未登記在冊幾百萬人次,花費恐怕要以百億來計算。

黑洞二:人類有史以來規模最大的洗腦集中營

為了鎮壓的一勞永逸,江氏發明了洗腦集中營,「轉化率」成為考核各級政府政績的關鍵指標。洗腦班除遍布全國省、市、縣、鄉四級政府、黨委及610辦公室,同時公安單位、機關內部、高校、企業和勞教所內也紛紛開設洗腦班。並以「法制教育中心」、「法制教育學習班」、「法制教育學校」、「教育轉化中心」、「關愛中心」為幌子。在此不談那裏發生的人類歷史上規模最大最殘忍的精神與肉體的折磨,僅談經濟支出:

只要不言放棄信奉「真善忍」的法輪功學員,絕大多數被送入或多次被送入「洗腦班」,北京市婦聯主席吳秀萍透露,政府用在法輪功學員身上的人均「轉化」費用達5000-6000元。以北京朝陽區為例,截止報導日2001年10月27日,不到十個月的時間,僅北京朝陽區先後舉辦了259期教育轉化"法輪功"練習者的學習班,有近千名黨員參加了幫教工作(央視國際2001年10月27日報導),政府投入「轉化」費用至少達400-500萬元,天津共組成了3546個「幫教」小組。河南省漯河市建立了151個,有3500人參加,組織多種形式的座談會289次…。

以山東省為例,據不完全統計,全省至少9名法輪功學員死於洗腦班的迫害,多人被迫害致傷致殘。全省17個地級市、31個縣級市,普遍開辦洗腦班,迫害死亡人數居山東省地級市之冠的濰坊市,轄區濰城就設有7處洗腦班。

武漢市武昌區以建防汛指揮部名義撥款400萬,修建監獄式洗腦班基地,周圍高墻電網,已於2001年6月正式啟用。

洗腦班遍布全國的數量和密度遠高於監獄、勞教所和精神病醫院,是這場鎮壓中行使迫害的重要場所,費用該是多少?

那麼洗腦達不到目的呢,就用「精神病治療」,自從1999年7月20日,有關用「精神病治療」手段迫害法輪功學員的案件覆蓋全中國至少23省市自治區,至少有數千名以上精神正常的法輪功學員被強迫關進上述地區的精神病院、普通醫院的精神科、戒毒所。法輪功學員不少人被多次關押,其中許多人被長期監禁於醫院,甚者達兩年以上。住院費和藥費這筆巨大開支是多少?

黑洞三:傳媒業與全部國家宣傳機器

鎮壓不僅靠鐵血手段,還必須用謊言維持,傳媒產業已成為中國的支柱產業之一,有二千家報紙、八千家雜誌、一千五百家電臺、電視臺、千餘家網站在鎮壓以後,參與鋪天蓋地的造謠宣傳,據不完全統計,自 1999年7月20日江氏集團鎮壓法輪功以來,《人民日報》在頭一個月中就出了347篇詆毀法輪功的文章。官方扶持的五大網站之一新華社新華網,僅2000年1月至2003年10月,新華網上誹謗法輪功的文章就有522篇,並被國內、外的其他網站廣泛轉載。中央電視臺僅2002年4月25日至2003年底,在不到兩年的時間內,「焦點訪談」,「新聞節目」,「科技頻道」,「說法周刊」,「中國外交論壇」,「電視批判」,「中國網絡媒體論壇」,「生活頻道」等製作的誣陷誹謗法輪功的節目就達332個,而這些節目被廣泛的重播、轉播。

誹謗法輪功的書籍、刊物大量出版發行,影視、連續劇、戲曲、話劇在全國範圍內上演。僅僅由打壓法輪功的官辦組織「中國反邪教協會」就組織編輯了30多部反法輪功影視片。一部影片《深淵--邪教的本質》政府投資260萬元。全國各省市地區舉辦各種反法輪功的大型展覽,全國城鄉廣泛印製、散發反法輪功的展板,書籍,光盤,小冊子,招貼品等,又由誰承擔費用?

黑洞四:教育界、知識界變成了戰場

教育界的「文革」:

江氏「鐵桿」、教育部長陳至立(現任主管教育的國務委員)把教育界變成反法輪功的「前沿陣地」:要求高校研究開發對網絡封堵技術;資助院校進行反法輪功研究;要求校園內外舉辦各類詆毀法輪功的活動,編寫出版宣傳品等等,此毒害甚至延伸到幼稚園。

2001年2月6日一天的時間裡,在中央「610辦公室」主任王茂林等人等直接指揮下,全國100個大中城市的近千個社區的800萬青少年,當天共張貼宣傳畫50多萬幅,發放宣傳資料1000多萬份,舉行集會200多場。即使印刷的傳單按最低的市價計算,1000多萬份宣傳資料,費用是52.5萬元,50多萬幅宣傳畫要100多萬元。

在鎮壓難以維持的2004年初,全國範圍內卻又開始了一場針對法輪功的「反邪教警示教育運動」。這場運動由八部委聯合發起,活動的宣傳資料一部分由中央免費發放,一部分由地方財政負擔。如湖南湘西自治州(少數民族地區)除中央免費發放的宣傳資料外,自己光印刷資料就花費20萬元。全國的費用又會是多少?

截至2002年底,中國已有各級各類學校117萬所,在校學生達到3.18億人,所有的校園均舉辦過各類詆毀法輪功的「講座」、文藝演出、圖片展、書畫展、科普展、社團活動、開闢宣傳專欄,制做掛圖、錄像和VCD光盤、組織編寫出版詆毀法輪功的刊物等,通過教育系統強行將攻擊和誣蔑法輪功的內容編進中小學及師範學校的教材及各級考題,甚至高考和研究生的試題中,組織全國性的「百萬簽名」運動,耗資又是多少?

知識界的淪落:

撥款進行反法輪功的理論宣傳與戰略研究。從2001年起,四川省委省政府每年撥給四川省社會科學院100萬元重大課題研究經費,資助該院進行的反法輪功研究。全國又有多少這樣的撥款?

成立「中國反邪教協會」,該協會向中國當局建議鎮壓法輪功的措施,製造反法輪功的「理論」,並直接參與包括洗腦在內的活動。截至2003年10月,中國各省、自治區、直轄市成立了24個反邪教協會(主要目的是從宣傳領域打壓法輪功),尚有7個省、自治區正在積極籌備中,協會經費來源來自「(政府)財政撥款」例如,北京市科委曾經一次性資助110萬元人民幣成立「北京市反邪教協會」。

自2000年11月成立至今,全國和地方的「中國反邪教協會」展覽宣傳活動近千場次;舉辦報告會、演講會、座談會千餘場;組織編輯影視作品30余部,到2004年,各地仍在陸續成立地區性的「反邪教協會」。通過中國駐外使館在海內外舉辦反法輪功圖片展。

黑洞五:天空與陸地的全方位監視系統

維系謊言還必須得封鎖真象,為此不惜血本,傾盡國力。為建立全方位的監視系統,耗資超過60億的「金盾工程」,豢養幾十萬人的網絡監控人員,開發攔截信息軟件,重金購買西方國家網上封堵技術與設備。

看守電線桿的故事:

2002年3月5日晚8時左右,長春法輪功學員為突破中國國內對法輪功迫害真象的封鎖和掩蓋,在吉林省長春市有線電視網絡的八個頻道插播《法輪大法洪傳世界》、《是自焚還是騙局》等法輪功真相電視片。2002年3月至6月三個月間,為防止有線電視被再次插入法輪功畫面,長春市出動大量機關幹部並另外雇傭800多人,對所有電線桿進行24小時看守,人員花費達100多萬元。一個長春市就花費百萬,全國有多少電線桿需要看守?僅這一項,國家需要花多少錢?!

又一個十億:為防止中央電視臺的節目被再次插入法輪功真相電視片,中國花費十多億元將衛星無線傳播改為光纜傳播。

黑洞六:海外的巨資投入

由於法輪功在海外迅速發展,驚恐萬狀的江澤民把黑手伸到了國外,為了徹底封殺法輪功,不惜血本在海外大肆拋灑錢財。

收買與操控:

為了達到最廣泛誣蔑法輪功的效果,江氏集團在海外不惜血本收買海外中文媒體。以投資控股、大陸的商業利益為誘餌、購買海外媒體廣告,提供免費節目;安插中共政府官員去海外獨立媒體工作從內部起作用等等。

據不完全統計,在99年7.20到2002年7月間,紐約的《僑報》刊登了320多篇攻擊誹謗法輪功的文章而被起訴。2001年12月12加拿大的《華僑時報》因利用中共駐加大使館所提供的官方資料,連續刊出詆毀法輪功的廣告或社論而被魁北克高等法院下令停刊詆毀法輪功的新聞或廣告,並且警告其「在任何情況下」都不准繼續散布已經出版含有類似內容的報紙。而這些內容後被中國國內的媒體廣泛轉載,成為反法輪功宣傳的重要組成部分,證明其得到「國際支持」,進一步推動國內的迫害。

2000年9月25日(CCTV-9) 正式開播,和其中文國際頻道(CCTV-4)一併僅通過8顆衛星向全世界播出,覆蓋全球98%的陸地和海洋,到目前CCTV-4和CCTV-9的傳播竟然以37顆衛星向全球播出,有何必要? 耗資幾何?

監視網與黑名單:

各種類型的詆毀法輪功的煽動仇恨的宣傳品被大量成批製作,各類書籍、小冊子、VCD光盤發往各個僑社,圖書館,學校和音像書店。惡意詆毀法輪功的大型圖片展,在有使、領館的世界各地展出。從1999年鎮壓法輪功以來,每年中國派出龐大的代表團參加在日內瓦召開的聯合國人權會議,阻止譴責迫害法輪功的人權提案。以2001年為例, 500人以上的代表團,每人按1500美金(機票加食宿),僅此一項五年開支至少3000萬人民幣。

大批國安、公安特務被中共派往海外收集海外法輪功學員的個人信息,製造海外黑名單。2002年6月來自十幾個國家和地區的一百餘名學員前往冰島抗議來訪的江澤民,被拒入境,據冰島媒體披露,根據就是中國方面提供的黑名單。

金錢外交:

為了打壓法輪功,國家的貿易和經濟成了最重要的籌碼,為換取國際社會對江氏迫害法輪功的沉默,逃避對其迫害人權罪行的揭露,操控外交使團,用國家的資源與優惠條件,不惜一切代價收買外國政府、媒體、財團、公司,簽訂各種協議,出賣國家利益。

美國第108屆國會第2次會議第304號決議案(2004年10月5日)中寫道:中國領事官員已經向經選舉產生的美國地方官員施加壓力,迫使他們拒絕或撤銷對法輪功精神團體的支援;美國的法輪功發言人蓋爾-羅奇琳(Gail Rachlin)女士居住的公寓自1999年中國當局禁止法輪功以來已經被中國當局的特工人員入侵過5次;中國外交使團在過去的5年裡一直在美國積極參與對法輪功修煉者的騷擾和迫害;據許多地方和全國性媒體報導,美國各地的其他地方官員們,其中包括幾個主要城市的市長在內,受到了來自中國領事官員的壓力,要求他們宣布放棄對法輪功的支持,...」。

這些醜聞裡面又有多少國庫的錢被花掉!

黑洞七:貪腐不止是因為有江氏這個巨貪的庇護

在鎮壓中形成了以江氏家族為核心的、道德敗壞的貪污腐化集團,直接掠奪國有資產。一大批應受到法律制裁的不法官員因追隨江澤民迫害法輪功而受到庇護。追隨江迫害法輪功的大陸官員和警察絕大多數是貪污腐敗與道德淪喪之徒,這些犯罪人員在殘害善良百姓的同時,大肆盜竊國家資產或以各種方式收取賄賂,並夥同其家屬將贓款轉移海外,或進行涉外的權錢交易。

江綿恒:『工業標致IDG』在2001年3月6日發表文章揭露「中國的電訊王子」江澤民的長子江綿恒。報導說,在江澤民的政治權力的庇護下,江綿恒用中國國庫的錢做生意;『他的手無處不在,到處染指〔中國經濟〕』,他已經秘密建立了龐大的商業和個人的關係網,左右著中國和世界的聯繫;他建立的上海聯盟投資股份有限公司(價值一億四千萬美金)占中國國企總投資資本的百分之十六。」 CNN資深中國問題專家林和立於2001年5月7日發表題為「江綿恒從父蔭下崛起」的文章。報導說,「江綿恒是(江澤民)全權管轄所有外商投資的大內掌管」。

賈慶林:江澤民主要幹將之一,涉及中共建國以來最大遠華走私案,賈在該案中,至少受賄一千萬元,挪用侵吞了十二億八千萬元國債專項建設資金。1999年7月20日江氏集團開始公開鎮壓法輪功,在賈慶林任期內,北京成為最大的逮捕場與屠殺場並直接操縱、指揮北京市對法輪功的迫害,導致北京市成為全國鎮壓法輪功最嚴重的直轄市之一。經國際人權組織證實,截至2004年10月6日,北京市被迫害致死的法輪功學員至少28人(註:在北京被迫害致死的其它省、市法輪功學員已統計在原籍所在省、市的死亡名單中,不包括在此28人內,因此確認在北京被迫害致死人數實際遠大於此數字)。但是賈不僅沒有下臺,反而升官為中共國政協主席、進入中共獨裁政權的最高領導機構。賈慶林是因為巨貪被江氏庇護,從而積極追隨江氏參與迫害法輪功的典型例證。

債務窟窿是如何轉嫁給銀行的?

曠日持久的鎮壓,挖掉了國民經濟牆角,嚴重的耗損了國有資源和國民經濟,為了解決資金問題,江氏集團力圖把監獄系統的債務轉嫁給銀行和社會。

江澤民說讓銀行作監獄的股東: 2003年1月8日,《犯罪與改造研究》雜誌社與北京市監獄管理局舉辦了有關監獄生產管理體制的討論。會議提要說,「從後來羅幹同志傳達的信息來看,總書記(江澤民)當時就定了調了,監獄系統一是要收支兩條線,二是要吃皇糧…一是可以多元持股。監獄企業本身還應該有其他的股東,像銀行。有很多的債務可以債轉股。債轉股還包括供應者、購買者,一些客戶都可以作為股東。多元持股有兩個好處,一方面解決資金來源問題。」

根據2004年3月17日的官方消息,將發行1100億國債建「公檢法司基礎設施」,而2004年中國發行的國債總數是7,000億元的債。公檢法占了1/7。

結語

章家敦在分析了中國即將崩潰的前因後果後,有一句非常中肯的名言:「我們要理解中國究竟發生著什麼?」,當看到那麼大的不為人知卻發生在中國社會的每個層面、每個角落的史無前例的鎮壓與迫害,我們明白了中國正在發生著什麼嗎?

「文革」結束時曾沉痛的總結,那場運動將國家推向崩潰的邊緣,有一個所謂重要原因是「抓革命的權力斗爭,消耗了巨大國力」,那麼迫害法輪功這場「運動」,這場利用物質與金錢堆砌起來的對無辜好人的鎮壓,已持續五年多了,相對於前者,消耗的國力之巨,從任何一個角度都是有過之而無不及。元兇江澤民形式上似乎已下臺,但他依然保留四要職;追隨江氏集團迫害法輪功的主要幹將羅幹、周永康、劉京等仍居高位掌實權,至今沒有停止鎮壓法輪功,至今在加劇中國經濟的崩潰速度。新的領導者能否利用職權停止這場慘絕人寰的迫害,並阻止中國經濟的徹底崩潰,那是其自己的智慧和選擇了!

有經濟學家說,如果有一天,四分之一的民眾偶然在同一時間去銀行取錢,他們就會發現錢是拿不到的,因為銀行裡沒有錢!中共現在邀請外國銀行進中國來設立銀行。獨裁者、獨裁國家怎麼能讓「西方反動勢力」掌控自己國家的經濟命脈呢?這不是自斷命根嗎?古巴卡斯特羅會嗎?朝鮮金正日會嗎?中共會,因為中共國的經濟實際上已經崩潰,中共的命根已經斷了!


參考資料:

追查迫害法輪功國際組織:
《關於江澤民集團利用國有資產和外來資金迫害法輪功的調查報告》
陳破空:中國 ─ 是大市場,也是大賭場
蕭陽、傑霖:《中國即將崩潰》作者細論崩潰之根源
何清漣:中國銀行已達破產標準
鹿青霜、韋實:何清漣論證中國政府擺脫金融危機唯一希望
中華人民共和國財政部: 中央財政赤字及國債發行
中華人民共和國財政部: 中央和地方預算執行情況及預算報告

 
分享:
 

如果您喜歡本文章,歡迎給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勵和支持。讓我們一起打拼未來!

 
PayPal在線支付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