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常值得一讀的好信!司法部長要讀 胡溫也該讀(圖)
 
作者:顧頤
 
2004-10-22
 
【人民報消息】

張福森同學:以下兩件事促使我寫了這封信。

第一件事,一直弄不大明白司法部的職能,前天猛然想起,司法部除了司法事務外,另外一大職能必定是管轄監獄勞教所了,狹隘意義上講,你就是共和國的典獄總長了!那麼,海外媒體大量披露的酷刑虐殺,就是閣下的屬下所為的了?這可是關係重大非同小可啊!監獄勞教所每日每時都在製造血腥與罪惡,執法犯法,除非你毫不知情(那也是嚴重失職),否則如何心安?反正我可是為老同學中宵難眠了!

第二件事,近日海外傳聞:李鵬企圖通過六四日記「關鍵時刻」為自己開脫罪責。他不含貽弄孫,不遊山玩水(如朱熔基),不唱京劇解悶(如李瑞環),惶急什麼呢?輿論一致認為,李鵬此舉表明他深心恐懼。想當初,李鵬力主鎮壓,政府與軍方聯手,遂使趙紫陽孤掌難鳴,無力阻止一場震驚世界的大屠殺。一夜之間,鄧李淪為千古罪人,十五年後才知道後悔了?李鵬早幹什麼去了!我看真正後悔的日子還在後頭!

和那個偽造出身歷史,對外主動賣國(並未兵臨城下),對內失德殘民的魔奸巨惡相比,李鵬算是小巫。但是,不管是誰,天理昭昭,惡有惡報。據悉,所有惡人惡行均被超容量存儲器紀錄在案;並且藉助現代通訊技術曝光於世界。那個邪惡之首及主要同夥正以「反人類」、「群體滅絕」、「酷刑」三項罪名遭到多國起訴。這一個個向我們走來又從我們面前走過的歷史反角,給我們帶來什麼樣的人生啟示和教訓呢?至少有三:

一、人生在世,後悔藥最難下咽。大錯一旦鑄成,時空不能倒轉。據說姚文元進了大牢才明白過來:當年在上海灘夾把雨傘,擠擠公共汽車上班的感覺蠻好。

二、當局者迷。特別是蠢人,位高權重,忘乎所以,甚至喪失理智。人這個動物就這麼怪,一闊臉就變,連爹媽姓什麼都忘了。

三、在重大轉折和突變時期,歷史往往千百倍放大一個人私心一念。表面看來,千古罪人造就在電光石火之間,其實是種因得果之必然。平時心中保有一點良知善念,關鍵時刻就能助他脫困,經受歷史的考驗。

你現在是京一品吧,相信不會拒絕老同學關切之情於迢迢萬里之外。附上「迫害法輪功百種酷刑一覽」,如果可能,請將此件轉交胡錦濤總書記(畢竟我和他是清華及泰州鄉賢祠小學的雙重校友)。若能在適當時候,讓中共高層有識之士見識一下更好。特別,有以下問題求教真正關心中共政權安危的黨國元老重臣:

一、在蘇聯東歐巨變之後,中共政權真的強大到可以蹂躪憲法,違背道義,有恃無恐,胡作非為嗎?

二、在蘇聯東歐巨變之後,中共政權真的強大到可以一手遮天,指白為黑,為眾驅雀,甚至不惜驅動共和國的貪狼酷吏惡警刑囚向信奉真善忍的弱勢群體開刀嗎?

三、在蘇聯東歐巨變之後,中共政權真的愚蠢到篤信專政萬能,酷刑萬能,天真的認為:「外科手術」甚至肉體滅絕可以解決思想信仰問題嗎?

四、「周公初受流言日,王莽謙恭下士時。」唱衰中共的究竟是四人幫以及背後支持他們的毛澤東呢?還是彭德懷,劉少奇?陷中共政權於不義,棄解放軍聲名如敝履的究竟是鄧小平李鵬呢,還是趙紫陽胡啟立?最後,腐爛中共黑化中共,充當黨國掘墓人,究竟又是誰呢?中共黨內奸人輩出,黨國為此深蒙其羞深受其害,不僅使中共無法面對歷史,更是中華民族的不幸。

民間流傳的一句話值得深省:「毛澤東和八百萬全副武裝的國軍斗;鄧小平和赤手空拳的學生娃娃斗;江澤民和崇尚『真善忍』的老弱病殘斗」。難道,不能從斗爭對象的歷史變遷中產生一種江湖日下的政權危機感、道義危機來嗎?五十年來,為什麼總是像唐.吉訶德那樣製造假想敵,和一切非政為政,到頭來和自己為敵呢?為什麼總是自己捏個菩薩自己拜,搞精神圈地,強行製造一個又一個禁區?!恣意妄為又耳根清凈,這麼做似乎很痛快。但是,辯證法真的是任人欺淩耍弄的小女孩嗎?非要鬧騰到她來跟我們結帳清算才痛快嗎?但願我是危言聳人聽聞,也算是子教三娘。現在麻木不仁的高官顯貴多如牛毛,醍醐灌頂未必肯醒,兩句重話管用嗎?

至於法輪功是不是邪教?是不是治病有奇效?是不是「功在國家,利在個人」?只要讀一讀協和醫科大學專家教授,於1998年九十月間對北京及廣東十市法輪功群體的兩個萬人抽樣調查報告,就足夠了:疾病治癒率達99.9%,包括癌症在內的各種絕症和疑難雜症!我本人就是這個功法的受益者見證人,過去喝幾口稀飯尿糖就有四個「+」號,視力衰退在螢光幕前面甚至不能工作十分鐘,非常擔心步父親英年早逝的後塵。但是法輪功的修習,使我身心俱健達到了無病一身輕的美妙狀態!

如果說,三十年前關於「叛徒內奸工賊劉少奇」的神話,曾使我第一次對中共的誠信產生懷疑:那麼,所謂法輪功自殺殺人一千四百例,則使我對中共的誠信徹底喪失了信心!(如果不是對身心絕對有益,臺灣的教育當局及學生家長吃了豹子膽,敢拿學生的生命開玩笑,在中小學生中推廣法輪功?由此斷定,一千四百例全是國家宣傳機器製造的謊言!)到了央視製作的「天安門自焚」在全世界播放,錄相帶上現場擊殺劉春玲的鏡頭刺激世人眼球神經的時候,我斷定:托黑幫教父的福,被劫持的整個國家機器,千真萬確己經變質變黑了!

縱使胡溫冀圖中興勵志改革,有這樣一個政治流氓垂簾聽政,慈禧光緒故事會不會歷史重演呢?難怪溫總理髮出「路漫漫其修遠兮,吾將上下而求索」「雄關漫道真如鐵,而今邁步從頭越」的慨嘆!他「上下求索」什麼呢?「邁步從頭」的「頭」又在何處呢?我的老同學,你呢?你當司法部長多年了,記得閣下上任伊始說過一句話:「監獄勞教所非正常死亡的情況應當制止。」給我留下很深刻的印象。在邪惡當道好人遭罪的情況下,你仗義執言非常難能可貴,覺得你很正直。遺憾的是你並沒有兌現你的講話,「迫害法輪功百種酷刑一覽」說明了這一點。材料證實:你轄下的中國司法系統,秉承最高當局的意旨犯下了怎樣的暴行,若用令人髮指,天理難容來形容決不為過!

現在法輪功問題確實是一個非常敏感的問題,連胡錦濤都不敢輕易碰它,何況閣下?要你像丁石蓀教授那樣在法輪功問題上仗義執言,恐怕是勉為其難。但是,當此風雲變幻後共產多事之秋,作為老同學還是要提醒你:守住道德底線,守住做人的基本準則。胡錦濤何嘗不應如此。「夫獄者,天下之大命也,死者不可復生,絕者不可復甦。」何況,面對一群志趣高遠可昭日月的道德之士,殘害屠殺他們,非但良心過不去,天理也難容!這種問題不改變,「情為民所系」安在?事實上,胡錦濤和閣下已經不可避免的卷進歷史大是非的旋渦中心。為諸位仁兄退身計,身後計,千秋功過計,兒孫福報計,真誠希望你們:

一、格物致知,就是要弄清事物的真相,即使身在高位,同樣可以被蒙在鼓裡。更不要為了保烏紗帽,有意無意的視而不見,甚至拒絕真理。

二、正心誠意。就是在污泥濁水的官場中保有人性良知,珍愛自己的清譽,和邪惡劃清界線。一個人沒有一身正氣,連格物致知都難以做到,在妖霧迷漫的中國官場,更容易迷失本性。

三、遵重生命。運用智慧和影響力,聯合正直同僚與下屬採取有效措施,緊急制止虐殺,杜絕酷刑,保護良善。例如,根據圖像語音分析:天安門自焚的王進東和監獄被採訪的王進東都是假的。那麼,真王進東現在那裏?重慶大學高壓輸配電專業研究生魏星艷在白鶴林勞教所被惡警強姦,然後被劫持,是否己經殺人滅口?等等。如果這些人有幸還活著,務想方設法救助保全他們。天下置閣下於十分敏感之時期,處十分敏感之位置:擇一善可積大功德;為一惡可造萬劫孽,此乃上天之考驗與期待也,閣下不可不察!

請轉告老同學們,我們都是過了六十奔七十的人了,還圖什麼呢?不就圖個健康無病夕陽紅嗎!奉勸諸位一句金玉良言:若有個三病兩痛,不妨「不信邪,越禁界,取真經」,不妨煉一煉法輪功,讀一讀轉法輪。聞大道可輕身心,可消積業,可得福報。有大周天乾坤運轉,何必紅包,何必動刀,何必化療?

此祝 夏安!

老同學 顧頤於巴黎
01/05/2004(2004年5月1日)


附:張福森簡歷


  司法部部長。

  1940年3月生,北京順義人。1958年10月加入中國共產黨。中央黨校研究生學歷。

  1959年至1965年在清華大學自動控制系電子計算機專業學習,期間任清華大學學生會主席,1965年9月畢業後參加工作,後任技術員、工程師;1979年後任共青團北京市委大學部部長,團市委副書記,中共北京市海澱區委常務副書記、書記,中共北京市委常委兼市委商業外經外貿工委書記;1990年8月任中共新疆維吾爾自治區委副書記兼秘書長、自治區黨校校長。1995年12月至1997年8月任司法部副部長、黨組副書記。1997年12月當選為中共第八屆北京市委常委、副書記。後任北京市副市長。2000年11月任中共司法部黨組書記。同年12月任司法部部長。2003年3月在十屆全國人大一次會議上被任命為司法部部長。

  是中共十三至十六屆中央委員。

 
分享:
 

如果您喜歡本文章,歡迎給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勵和支持。讓我們一起打拼未來!

 
PayPal在線支付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