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長野酷刑展 金子容子現身說法 (多圖)
 
2004-8-16
 
【人民報消息】2004年8月7日,牛郎織女相會之日,也是長野縣各地舉辦傳統的夏季慶祝集會之日。這一天,金子容子來到了長野縣的中部――松本市,並在JR松本站前現身說法,在答謝當地人們為營救自己所付出的關心支持的同時,介紹了她在被中國勞教所非法關押的一年半中所遭受的慘無人道的迫害。與已往不同的是,這次用真人再現了發生在勞教所的酷刑,路過的人們紛紛停下腳步,不斷的有人問:「這是真的嗎?」最後容子呼籲道:「希望了解了真象的長野人能象營救我一樣,對還在被江氏集團關押,受刑的法輪學員們伸出援助之手。



野蠻灌食、手指插竹簽、關籠子

據明慧網8月16日報導,這次一共展出了五種酷刑:野蠻灌食、手指插竹簽、關籠子、公安床和死人床。金子容子特別講述了她所遭受的兩種酷刑:「死人床」和「公安床」。「因為我不願放棄法輪功的修煉,管教就把我綁在死人床上」,容子向人們講述到「死人床是由木板做的,兩邊各有五根繩。他們把我按在床上後,由五個彪形大漢用力拉五根繩,拉到極限後,把繩扣在床上,然後把我兩手往後拉,用手銬銬在床腳上。當時我被綁得很緊,動彈不得,就這個我被足足綁了30幾個小時。後因我是日本人的妻子,他們怕我死了帶來國際影響,才把我放了下來,當時我已經奄奄一息了。」



金子容子在講述她所遭受的兩種酷刑:「死人床」和「公安床」

為什麼叫「死人床」呢?容子介紹道:「後來聽人說,因這五根繩勒得太緊,時間一長、它可使被勒處血管破裂、出現內出血,大部分人大約經過十幾個小時後就會因出血過多而導致死亡。很多法輪功學員就這樣躺在死人床上活活地被折磨致死。」

在介紹「公安床」酷刑時,容子介紹說:「公安床是一張鐵床,他們使勁地把我的四肢扳開後向四方拉伸,然後用手銬,腳鏈把我的四肢固定在床沿上。因為被拉得很緊,我無法動一動。他們在拉的時候,我只聽到關節的哢哢聲,很痛。他們把很粗的管子從我鼻子插入到胃中,每天用針筒往我的胃裡灌食。因管子太粗、每次插管都很困難、為了省事,灌完後他們乾脆把管子留在我胃裡,這樣一來、本來就是平躺的身體、打進去的食物順著管子倒流出來、流的我肩頭、胸前、床上到處都是。我四肢被綁、動彈不得。他們也不清理,大熱天時間一長、食物腐爛發出異味,就連醫生,護士都不願走近我。下身插上尿管,來月經時在我身下鋪上衛生紙。我就這樣被綁在床上二十幾天,除了每天的灌食之外,二十幾天沒人走近過我。他們把我放下來時,我的全身僵硬,無法動作。身背的皮膚都腐爛,長包了,過了好幾天我才慢慢地緩了過來。」

在長野縣這個地方,人們過得是平和,安逸的生活,人們根本想象不到在不遠的臨邦大國,每天居然發生著如此殘酷的迫害。有一個日本人事後來電話說:「日本人這種事情(對法輪功的迫害)不太了解,請多多地舉辦這種活動。」我看到演講當天,很多觀眾眼裡露出的驚愕,不敢相信這是真的。在再三確認這確實是真的而且還正在發生時、紛紛簽名呼籲停止迫害。




了解真象的人們

有一個記者不解地問容子:「一般說來,在受到如此殘酷的酷刑後的人都不願回憶這段經歷、你在向世人講述時是何感受呢?」

容子回答說:「我和其他人一樣,也不願再回憶起這段痛苦的經歷。當時和我關在一起的還有另外一些法輪功學員。我是一個日本人的妻子,因我不願放棄法輪功,他們就那樣地折磨我,使我至少4次站在了死亡的邊緣上。可想而知,他們對於那些生活在中國本土的中國法輪功學員會是如何。我很幸運,在日本人民的呼籲聲中,在日本政府的營救下,能活著回到了日本。但每當我一想起還在遭受迫害的無計其數的其他學員時,我的心就在流淚。我的良知告訴我不能保持沉默。我希望能通過我的經歷喚起更多的人良知,幫助停止這場迫害。」




一個趕來了解真象的中國人(右)

有一個中國人、一早看了夾在早報上的傳單、驅車半小時匆匆趕來了解真象。她說她相信我們所說的全是真的、她的親戚也因為煉功被抓被關、有的甚至被判了7年。她雖然非常支持法輪功、但同時又覺得我們這樣搞沒什麼用、在參與政治等等。學員耐心的做了解釋、告訴她、我們不參與政治、我們只是反對這場迫害。她留下了電話、希望以後能聯繫到我們。

讓我們和全世界有良知善念的人們一起呼籲:請停止這場迫害!


* * * * * * * * *

背景情況簡介

金子容子 39歲、中國籍。中國名羅容、黑龍江省雞西市人。1999年與日本人結婚來日,現住日本新瀉縣。

2002年5月24日,金子容子因在北京向路人發放法輪功真象傳單,被中國警察逮捕,並被強制勞教一年半。在容子被關押期間,其丈夫、親友和法輪功同修等一直努力營救。在東京成立了容子救援會,在大阪也成立了市民支援網絡聯絡會,在日本各地以及國際互聯網上征集救援簽名,召開記者招待會,容子救援會並在容子的居住地新瀉縣多次展開SOS緊急救援徒步征簽活動。

2002年7月29日,日本自民、民主、自由、保守四大黨派的21名國會議員在東京成立營救容子的超黨派國會議員聯盟。到2003年11月,救援活動征得16萬名以上救援簽名,並得到從日本國會到各市町村的270多名議員的支持信。

世界各國政府、人權組織、團體和個人,紛紛致信日本政府呼籲援救,或直接呼籲中國政府立即釋放被關押的無辜的法輪功學員。

日本政府在各種場合,多次表示要全力營救容子,其中包括2003年11月18日金子容子面臨非法勞教期滿之際,日本外相川口表示日本政府將把金子容子和日本人同等對待。

2003年11月27日、在社會各界的大力呼籲下、金子容子順利回到日本。在被江氏集團劫持的548個日日夜夜中、容子受到了非人的折磨、至少4次瀕臨死亡邊緣,頭髮全發白,雙目幾乎失明。靠著強大的正念容子挺了過來。

回到自由社會的容子,並沒有忘記還被非法關在勞教所的千千萬萬的法輪功學員,一直奔走在日本全國各地,已切身的經歷告訴世人,這場迫害的邪惡和慘無人道,呼籲善良的世人共同制止這場迫害。

這次展出的酷刑只是容子所遭受的一小部分。

 
分享:
 

如果您喜歡本文章,歡迎給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勵和支持。讓我們一起打拼未來!

 
PayPal在線支付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