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押胡锦涛同学 广州劳教所「捆刑」怵目惊心 (多图)
 
2004-10-17
 
【人民报消息】



最终捆绑成球状,弯腰,双手反绑上吊。

(大纪元10月17日报道) 广州市第一劳教所,位于广州市花都区赤坭镇菠萝山下(电话为020-86841597 、020-86713347) ,下辖八个大队,其中二大队为专门迫害法轮功学员的专管大队。
  
从2000年1月起,这里先后关押过数百名男性法轮功学员,其中包括胡锦涛的同学张孟业副教授,原广东电视台总编室副主任陈瑞昌,广州军医大博士杨贵远,中山大学在校学生王德华,中山大学校友淡伟昌、罗晓,广东外国语学院在校学生沈文、在中山大学学习的黄国华(其妻子是身孕三月遭虐杀的建筑工程师罗织湘)等。
  
张孟业,胡锦涛在清华大学的同学,因赴京上访反映法轮功的实情,判两年劳教。 1999年11月18日被关进广州第一劳教所,期满后因拒绝放弃信仰又遭加期,张孟业被迫3次绝食抗议,至2002年2月10日被释放时,他已是骨瘦如柴,体重还不到70斤。
 
据悉,广州第一劳教所和当地610人员至少制定了四套酷刑,用于迫害坚定的法轮功学员。特别是将受害者捆成球状的「捆刑」尤其惨无人道。积极参与迫害的包括教导员李国民、大队长何桂朝(音)、周姓大队长、管教黎伟成、毕德军(音)等。

*广州军医大博士被捆成球状
  
广州第一军医大学博士杨贵远,自99年7月以来,因修炼法轮功遭受失去工作、抄家、审讯等种种迫害。2002年4月11日,当局又以「莫须有」的罪名判杨贵远2年劳教,将其关进广州市第一劳教所。(杨遭受的迫害请见:http: //www.dajiyuan.com/gb/4/8/11/n624538.htm )
  
杨博士回忆2002年10月他在劳教所被用绳子捆成球状的整个过程:
  
「一进去(禁闭室)他们就狠狠的说,现在看你还转不转化,不由分说把我按倒在地,用数米长的布条(从军用棉被的被面上撕下的长布条)把两个手的手腕勒死,再把腋窝处用布条勒死,这样胳膊就不流血了;
  
然后把双手反剪到背后,两小臂并排朝上捆绑在一起,手几乎提到后脖颈处,用布条捆紧,感觉极其疼痛;
  
腿也一样,两脚脖子处和两大腿的根部份别用布条死死的勒死,两腿发胀,血液难以流通,然后像打坐盘腿一样一只脚和小腿先搬上来压到另一条腿的大腿上,用布条死死捆住,再把压在下面那条腿的小腿和脚搬上来压在盘好的那条腿上;
  
打手用脚踩著我的腿,拉著绳子用力往上搬,盘的非常紧,两腿膝盖几乎上下重叠,十分疼痛,最后用从腿上留出来的一段布条套住颈部,使头向腿部弯曲,把身体弯成低头弓腰驼背状,整个人被捆成一个球状,抬不了头,直不起腰,坐也坐不成,躺也躺不下,呼吸困难。
  
这样被绑后极其的痛苦,因为血液不通发胀又麻木,有心力交瘁的感觉,呼吸又十分困难。半小时左右,两臂、两腿便处于冰凉状态,然后警又令他们解开布条,解开时更是令人十分痛苦,过一会儿再绑回去……。
  
在动手绑的同时,官教崔玉才把法轮大法创始人的照片,往我的肛门、阴部等处塞, 并不断说出不堪入耳的话,使我的身心上受到极大的摧残。就是在这种酷刑折磨下, 忍受不住被迫表面屈服而「转化」了。」
  
遭受这种酷刑的不只是杨贵远博士,据明慧网报导,中山大学大学生王德华被折磨得精神失常。2002年8月5日,广州市海珠区学员饶卓元在这里遭迫害致死,终年33岁。饶卓元的哥哥、法轮功学员饶超元,2000 年12月14日因揭露迫害被抓,遭超期关押, 2003年1月14日被秘判八年,转到广东四会监狱关押至今。2004年7月18日,亲属去 探望时,饶超元的一条腿已被打伤,走路一瘸一拐。
  
*酷刑演示图
  
日前,受害者投书明慧网,对广州市第一劳教所惨无人道的酷刑作演示说明。由于各方面条件、安全原因考虑,图片描述隐去了背景和人物主要特征,捆绑程度不能完全按实际力度来示范。




用麻花绳或布条,使劲绑死手脚,绑在腕关节,双手臂环绕式捆绑。刑后瘀血或坏死。




手臂反绑在后背向上拉,双臂反绑在后背向上拉。红色箭头代表双手前手臂,蓝色箭头为双前手臂最终被绑成的位置(双前手臂并成「11」字型,并排,如平行的蓝色箭头)。




环绕状捆绑,双腿盘腿状,绑在膝盖处,绑死固定在另一腿的膝盖处。




双腿绑死在膝盖处后,两恶人再在两边用脚踩住,用力拉绑,变紧(箭头方向拉)。




脖子处穿绳捆绑(箭头方向下拉)在双腿上,成球状。




最终捆绑成球状,弯腰,双手反绑,铁勾上吊住。
 
分享:
 

如果您喜欢本文章,欢迎给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励和支持。让我们一起打拼未来!

 
PayPal在线支付

 
文章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