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淑花惨死周年祭 (图)
 
作者:范英著
 
2004-10-15
 
【人民报消息】吉林省榆树市32岁李淑花被警察从家里骗走,两周后惨死监狱,时为2003年10月8日。遗体被整过容,仍然可见眼眶发青,左眼深陷,前胸、后背、胳膊上布满了红点,光着脚丫,身上穿的衣服除了裤子外都不是自己的。解剖时发现腹腔里有大量血水。同监关押的丈夫曾亲耳听到妻子遭毒打时声声惨叫。公安内部透露,李淑花当时被警察打瞎眼晴后灭口。榆树市公安局、610办公室、政法委统一口径说李淑花是「饿死的」,拒绝任何赔偿。李淑花留下两个男孩,她的丈夫被判7年,现关押在四平监狱。

中共肌体上的多处致命病灶,引人注目者有二,一个是病入膏肓的贪污,一个是令人发指的酷刑。贪污是「人是不为己、天诛地灭」人生观的超限膨胀,得逞后可以换来赌场上一掷千金带来的惊异,豪宅里呼奴唤婢的惬意;可是酷刑呢,看起来没有多大利己效应,尤其是对基层妇孺,他们既不是杀人越货的江洋大盗,又无动摇政府统治的行动和意愿,为甚么下手如此残忍?李淑花不过是终日俯身缝纫机前靠砸衣服谋生的劳动者,只因信仰法轮功,便成了中共虐杀对像,这是中共嗜杀本性的暴露,是中共「好话说尽、坏事做绝」的例证。猫在捉到老鼠之后,要到没人的地方「游戏」,把老鼠放开,待老鼠跑出一段路,猫窜过去叼回,再放,再叼回,循环多次,猫的「心理」满足后,再把老鼠吃掉。中共之待百姓,正是源于这种兽性,只不过游戏花样更齐全罢了,例如在戏弄「老鼠」时口吐人言,甚么「三个代表」,甚么「新三民主义」,如此而已!

在这里,我向李淑花献诗14行,作为一个纽约老人的遥祭:

有十个年头的十月我去香山观赏红叶
又有十个年头我去新英格兰抚摸红叶
今年片片红叶的滴血让我伏倒在山坡
聆听李淑花眼眶里淌出的悲惨的诉说
当年伏契克牙齿打落时数着一颗两颗
今天又见缝衣妇眼球打碎再灭口命绝
伏契克忍受妻子在面前遭纳粹的折磨
淑花的惨叫用来换取大众的鞭下沉默
但淑花那没有眼球的眶骨是一把镰刀
悬挂在罪恶的党旗上展示中共的邪恶
也握在志士手里决意消灭嗜血的恶魔
我不愿实行以牙还牙以眼还眼的学说
但为截断眼前日日夜夜酷刑下的淌血
向兽行做不停冲击只能是唯一的选择

 
分享:
 
文章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