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淑花慘死周年祭 (圖)
 
作者:範英著
 
2004-10-15
 
【人民報消息】吉林省榆樹市32歲李淑花被警察從家裡騙走,兩週後慘死監獄,時為2003年10月8日。遺體被整過容,仍然可見眼眶發青,左眼深陷,前胸、後背、胳膊上布滿了紅點,光著腳丫,身上穿的衣服除了褲子外都不是自己的。解剖時發現腹腔裡有大量血水。同監關押的丈夫曾親耳聽到妻子遭毒打時聲聲慘叫。公安內部透露,李淑花當時被警察打瞎眼晴後滅口。榆樹市公安局、610辦公室、政法委統一口徑說李淑花是「餓死的」,拒絕任何賠償。李淑花留下兩個男孩,她的丈夫被判7年,現關押在四平監獄。

中共肌體上的多處致命病竈,引人注目者有二,一個是病入膏肓的貪污,一個是令人髮指的酷刑。貪污是「人是不為己、天誅地滅」人生觀的超限膨脹,得逞後可以換來賭場上一擲千金帶來的驚異,豪宅裡呼奴喚婢的愜意;可是酷刑呢,看起來沒有多大利己效應,尤其是對基層婦孺,他們既不是殺人越貨的江洋大盜,又無動搖政府統治的行動和意願,為什麼下手如此殘忍?李淑花不過是終日俯身縫紉機前靠砸衣服謀生的勞動者,只因信仰法輪功,便成了中共虐殺對象,這是中共嗜殺本性的暴露,是中共「好話說盡、壞事做絕」的例證。貓在捉到老鼠之後,要到沒人的地方「遊戲」,把老鼠放開,待老鼠跑出一段路,貓竄過去叼回,再放,再叼回,循環多次,貓的「心理」滿足後,再把老鼠吃掉。中共之待百姓,正是源於這種獸性,只不過遊戲花樣更齊全罷了,例如在戲弄「老鼠」時口吐人言,什麼「三個代表」,什麼「新三民主義」,如此而已!

在這裏,我向李淑花獻詩14行,作為一個紐約老人的遙祭:

有十個年頭的十月我去香山觀賞紅葉
又有十個年頭我去新英格蘭撫摸紅葉
今年片片紅葉的滴血讓我伏倒在山坡
聆聽李淑花眼眶裡淌出的悲慘的訴說
當年伏契克牙齒打落時數著一顆兩顆
今天又見縫衣婦眼球打碎再滅口命絕
伏契克忍受妻子在面前遭納粹的折磨
淑花的慘叫用來換取大眾的鞭下沉默
但淑花那沒有眼球的眶骨是一把鐮刀
懸掛在罪惡的黨旗上展示中共的邪惡
也握在志士手裡決意消滅嗜血的惡魔
我不願實行以牙還牙以眼還眼的學說
但為截斷眼前日日夜夜酷刑下的淌血
向獸行做不停衝擊只能是唯一的選擇

 
分享:
 

如果您喜歡本文章,歡迎給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勵和支持。讓我們一起打拼未來!

 
PayPal在線支付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