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兩次越南戰爭的根源內幕
 
作者:朱樸(德國斯圖加特大學)
 
2003-8-9
 
【人民報消息】中共以謊言欺蒙民眾,源遠流長。且不說建政以前,單講1949年建國之後,朝鮮戰爭,究竟是誰侵略誰,大陸百姓至今沿蒙在鼓裏,只知道抗美援朝,保家衛國,打敗美國野心狼。真相早已大白,勿庸多言,本人這裏想披露中國建政以後另一個正面戰場--兩次越南戰爭的有關詳情內幕。

援越抗美和對越自衛反擊戰發生的根本原因是中共為了爭奪印度支那霸權。

本人父親1959年畢業於北京外國語學院俄語系,因為出身於三代貧農根正心紅的革命家庭,所以畢業後立即被分配入中國人民解放軍總參謀部,供職於總參謀部第三局---即情報局。順便透露一下,當時的總參謀長是羅瑞卿大將,總參謀部情報局共設十個處,第一處是蘇聯及東歐情報處,第二局為中東情報處,第三處是遠東情報處,其次還有西歐情報處,古巴及南美情報處,南亞情報處,等等。顧名思義,各處各司其職,為中共搜羅情報。本人父親學的是俄語專業,所以工作的主要任務就是竊聽電臺和截留來往的信件,對象就是從蘇聯途徑中國發往東南亞(主要是印度支那各國)的短波電臺,並迅速破譯成中文。因為著名的中蘇兩黨“長波電臺不搞合作社之爭’’,毛共與赫魯曉夫對敵國的電臺竊聽格外重視。

其時越南領導人仍是胡伯伯---胡志明。中蘇關係早已惡化,蘇共赫魯曉夫為維持其亞洲霸權,積極扶持新歡越南。當時的共產國際社會中,中蘇兩黨間論戰上升為兩國間矛盾,遭遇了三年“自然災害”的中國禍不單行,老百姓雪上加霜還得償還幾億美元的戰爭貸款。北韓金氏王朝忘恩負義,倒向蘇聯,毛共奈何不得,只好阿Q似地謂其“朝修’。在敏感時刻,中共也把繡球拋向了新寵---越南。老好人胡志明在國際共運史中有一句名言:“蘇聯當老大,中國當老二,團結抗美帝。”胡志明這麼說為的是什麼,無非想伸手從中蘇兩國間多討點援助,“兩頭吃”。當時北越入侵南越,美國武裝干涉。中國雖然正面對美不宣戰,但是實際上承擔了大量的物資支援和人員培訓工作。北越軍隊的遊擊戰術從何而來,乃土生土長的毛澤東軍事思想是也。

當時本人的父親工作地點在西安,參謀營隔壁正好是一個軍官學校,每個月都有幾十個甚至上百個廣西雲南長像的軍人到此培訓,對外嚴格保密,主要由中國少校以上軍官一對一施訓,教授遊擊戰術。和本人父親同一軍營的有個南京炮兵學院畢業的少校軍官,每天散營後無不牢騷滿腹,怨聲載道,譏諷越南人黃魚腦袋,百遍教不會。後來這個軍官自己也被派到了越戰前線,雙耳被迫擊炮震聾,成了個二級軍殘。80年代父親到西安出差,還見過他。“越南人民處於水深火熱之中”,共產黨蒙蔽老百姓,為了支援北越和美國作戰,老百姓再次勒緊褲腰帶,大米黃豆幾百噸幾百噸地運往越南,大量當時最先進的武器裝備也通過胡志明小道源源不斷的送往南越前線。中共對越南支援之無私,考慮之周全,幾十年後令美國佬也驚嘆不以---十幾年後越南人倒打中國的武器彈藥還是中國當年援助的。

這一時期,也就是冷戰最白熱化的敏感時期,美利堅盟主從約翰遜換成了尼克松,蘇聯對中國落井下石,中國國際空間的夾縫比之於朝鮮戰爭時期更為狹小,可謂雪上加霜。可是人家越南人不領情,當他們發現,蘇聯這個靠山比中國更有油水可撈時,便把風騷撒向了蘇聯---20世紀最邪惡的共產黨國家。中國怎麼辦?為了爭奪印度支那的地區霸權,也為了爭當共產國際的老大,中國把目標瞄向了新寵---柬埔寨,所以也就有了後來的中柬蜜月期,西哈努克那“花花公子’’的臭名在中國也就家喻戶曉。為了混淆視聽,紅色高棉那令人髮指的罪行在中國一直未能公布於眾。中共歷來的宗旨是,用老百姓的血汗錢,去圓他們的大國沙文主義之夢。

上世紀七十年代初,胡志明去世,武元甲上臺。這是一根後來讓鄧小平恨得咬牙切齒的“墻頭草”,一個十十足足的政治小人。(八十年代初,中共局級以上幹部中皆傳達著一句官方評價:中國人牙縫裏省下的飯食,養活了兩條沙皮狗。這兩條狗,一條是指武元甲,還有一條就是那個差不多要破世界獨裁史吉尼斯紀錄的卡斯特羅。後者更早地倒向了蘇聯,專咬中國。)窮小子互相欺負,這也司空見慣,所以越南和柬埔寨為了彈丸之地鬧點摩擦也可理解。中國既然已經扶植了柬埔寨,自然就得在對越南上有所收緊。這就是七十年代伊始中越關係惡化的主要因素,老百姓還蒙在鼓裏。

中共領導人多次訪問柬埔寨,包括周恩來和陳毅等頂級官員。訪問為虛,擺平小國間糾紛為實。這裏舉一個真實的歷史細節,也堪稱西哈努克外交手筆上的傑作。六十年代中後期,有一次周恩來和陳毅同訪柬埔寨,西哈努克欲親自駕駛直升機引領中國領導人“檢閱“一塊越柬爭端領地。但他得知陳毅生性耿直,說一不二,怕被拒絕後難有挽回餘地,所以設計繞開陳毅。西氏得知陳毅平素貪玩,遂派高官領他去狩獵釣魚。同一天西氏把周恩來請上他的御用直升機,請他同遊爭端地。這本是一個普通的外交議程,卻不料西哈努克“別出心裁”,巧言支走周恩來的大批隨從警衛,徹底驅除所有阻撓。周恩來也未必大義凜然,只是在外交上一貫儒雅謙和,尤其對待亞非拉小國可謂禮賢下士之至。西哈努可最後如願與周恩來單獨飛往小島爭端地,與早已在島上等候的柬埔寨御用記者“不期而遇”。中方保安人員自然是嚇出了一身冷汗,可西哈努克的目的當然達到了:中柬兩國領導人親密無間的戰友關係經過鎂光燈一爆光,自然迅速傳入了越共武元甲之流眼裏,有了中國撐腰,越南還想覬覦這一塊火藥桶,自然得顧忌三分。

想到不久前小泉純一郎訪問美國,小布什作了一場外交秀:親自駕車迎送小泉。這算什麼?綠茵場上弱隊出門將,外交場上窮國出天才,金正日、卡斯特羅還有西哈努克在國際舞臺上時有精彩表演。七十年代中後期,越南在蘇聯的支持下,不斷謀求印度支那的地區霸權,但並未直接向中國開火,只是柬埔寨在越南的挑釁之下岌岌可危。最後戰火的確是燒到了中越邊境,但究竟是誰先開的火,中共心裏明白。老百姓以為是自衛反擊戰,實際上在中共軍方內部早有傳言,是柬埔寨故意製造中越的正面摩擦以拖中共下水。越南也不是傻瓜,和中國正面較量必敗無疑。為什麼對中越戰爭的歷史記載中,只有過程和結果---共軍直抵河內,卻從無開端和導火線的詳細敘述?這不符合史家對歷次正面戰爭記載的慣例。抗日戰爭有九一八和蘆溝橋事變,太平洋戰爭有珍珠港偷襲戰,就連聯合國軍介入朝鮮戰爭都有仁川登陸戰作為標誌,而幾十年來關於“對越自衛反擊戰“的發端卻一直隱約其辭,奧妙即在於此。政治是上層建築欺騙老百姓的東西,戰爭的直接受害者卻是普通人民。多少個家庭幾代人參軍,爺爺抗美援朝,伯伯鬥私批修,父親援缺抗美,兒子對越自衛反擊,一家子老老少少給中共當了炮灰。可悲的中國愚民,可恨的紅朝謊言。

如果說從1840年開始的鴉片戰爭到1945年結束的抗日戰爭,是以中國人民抵抗外來侵略和民族壓迫為主體而貫穿的話,那麼之後的國共內戰則只是黨派的江山之爭,而1949年中共建政後的數次戰爭,就完全是當權者的政治需要,根本不把人民的生命和百姓的和平安寧放在眼裏。水可載舟,亦可覆舟。如果中共依舊不敢正對歷史,那麼它離自己的滅亡已經不遠了。

 
分享: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