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二二」全球公审江泽民实录 (四)
 
2003-8-5
 
【人民报消息】(接上)

[第五幕──肉体虐待]

公诉人:现在我们传王玉芝出庭作证。请陈述你的名字以作记录。

王女士:王玉芝。

公诉人:谢谢。你肯定知道为什么来这里。正如众多其他被投入劳改营或者被关押在派出所的学员,你承受了一种在绝大多数文明社会中无法想象的酷刑。然而我知道,这是在中国用以迫害法轮功学员的一种最常见酷刑之一。王女士,你能否描述一下他们是如何执行这一酷刑的,对你的身心造成了什么样的摧残?

王女士:好吧。通常当人们谈到强行灌食时,一般是指某人绝食抗议,绝食者被强行灌食或灌水以防止他们因饥饿或脱水死亡。然而,在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中,强行灌食是一种非常痛苦的酷刑。监狱看守没有受过医学训练,他们将橡胶管或者塑料管强行通过被灌食者的鼻子或者口腔插入他们的喉咙。有时他们一天要做几次。这种强行灌食是很难承受的。当我们开始呕吐或者窒息时,鲜血从被撕破的组织里涌出,带着唾液及被灌进的东西,如辣椒水、高浓度粗盐水、药物和屎尿。

他们将管子插入我们喉咙时经常插破气管或者肺脏,甚至胃。许多警察不愿进行强行灌食,因为这导致了多起惨不忍睹的死亡。然而,江××、罗干之流向警察担保,如果法轮功学员死于强行灌食,他们不用为此承担责任。在上司的怂恿和支持下,许多警察开始肆无忌惮地进行强行灌食。他们的目的不在于灌食,而是要我们遭受足够的痛苦后放弃对法轮功的信仰。江××不准我们自己思考或持有反对意见。

被告律师:反对!这是传闻证据。

法官:反对有效。

公诉人:你能告诉我们你自己的遭遇吗?

王:可以,当然可以。我于1998年开始修炼法轮功。自镇压开始以来,我一共被关押了三次。2000年7月15日,我在印刷法轮功资料的时候被人告发,被投入了监狱。他们审问我,并打我、踢我。我的脸肿了起来;我的胳膊和手不能动弹,浑身是伤,眼睛乌青。我开始绝食抗议。为了对我进行强行灌食,哈尔滨市拘留所的医生用铁夹子扒开我的牙齿然后将一根厚厚的橡胶管插入我的胃。每次灌食后我满口是血,全身布满伤痕。那里有几个人打我并试图制服我,然后他们将两大碗冷水冲的玉米糊灌我……当我叫喊时,警察担心别人能听到,就命令犯人捂住我的嘴,并对我大打出手。

一天,我听到女牢房传出一个男人绝望的哭声。他是一位叫丁燕红的学员的丈夫。他一直在哀求着能见到她,但当他终于能进来时,他们却当着他的面对他的妻子进行灌食。他妻子在痛苦地挣扎着,这位男子在一边哭得痛不欲生。我永远都不会忘记那一天。

我一直都清楚,我只要写一封揭批法轮功及保证不再炼功的信,就会立即被释放。但是,如果信奉“真、善、忍”是错的话,人类会有什么希望呢?这场迫害迫使人们在生命和良知之间做出选择。我知道我是在被逼着做出那个选择,我选择了良知,因为我知道,当好人在独裁统治的淫威下背弃神圣的信仰时,比我们生命更宝贵的东西就失去了。

公诉人:您还有什么要告诉法庭吗?

王女士:有。我们这些见证人从恶警平时的言行中都清楚地看到,他们无法无天地干着这些信仰迫害的事,是因为知道江泽民在直接给他们撑腰。但是今天我想当众宣布:“真、善、忍”铭刻在我的心里,是任何电棍,任何狱警的拳头都动不了的。谎言和诬陷宣传在真理和事实真相面前是不堪一击的。残忍与酷刑在善的面前不攻自溃。暴力和仇恨永远战胜不了忍。九个月中,他们试图让我相信这些真理是不真实的。他们失败了。(转向被告)你失败了。

公诉人:谢谢您,王女士。

被告律师:我没有问题问此证人。

法官:公诉人可以叫下一位证人出庭。

刘女士入场。

公诉人:刘女士,请告诉法庭您和中国潍坊的陈子秀在一起的那段时间吗?能否请您描述一下您所目睹的陈女士在她死亡前的遭遇吗?

刘:可以。我和陈子秀被关在潍坊的同一个拘留所里。她当时58岁,和我的年龄差不多。他们不停地打她,用电棍电她。一天当我看到她时,她的腿上伤痕累累,头上满是脓血。他们整整打了她两小时,要她改变她的想法,背弃法轮功,但她没有答应。第二天早晨,他们命令她到室外在冰天雪地中跑步。我们余下的人隔着窗户看着她在雪地里用手脚爬行。如果我不是亲眼看到的话,我无法相信世上竟有如此残酷的事。我只能流泪。她在外面爬着,呕吐并昏倒了。她再也没有活过来。你知道,那位年轻的狱警是刚刚从一家工厂调来做临时工的。刚开始他哭,后来把自己灌醉了才去打陈子秀。陈死后,他浑身发抖,人都不正常了。我们后来听说,他在610办公室的那份差事丢了,工厂的那份也没了。你知道,很多人,不光是学员,都被这场迫害毁了。一个人对别人干下这些恶事,他的一生就毁了。

公诉人:刘女士,请您谈谈另一个情况,关于一对来自湖南省的老年夫妇,谭士林先生和他的妻子侯金园。您在不久前看望过他们。您能告诉法庭他们的情况吗?

刘:当然愿意。谭先生今年62岁了。因为长时间被关押在拘留所的一个阴暗的劳房里,他双目失明了。他的妻子今年59岁。她为了抗议被关押进行绝食。他们把她送到一家医院的精神病房,每天强行给她注射不名药物。她告诉我,先是她的头和舌头变得麻木,接着双腿失去了知觉。到2002年2月时,她两眼已经完全失明了。遭受了一年多的洗脑、关押和折磨后,他们终于被释放了,但现在他们面临的将是在黑暗中度过余生。他们将如何照顾自己?江和610办公室到底从中得到了什么呢?

公诉人:我听说被杀害的法轮功学员中超过四分之一是50岁以上的,是吗?

刘:是的,没错。我真不知道老年公民会对江××造成什么样的政治威胁。已确认的750位死亡者中一半以上是妇女。当然,真实的死亡数字比这高出许多。

[国际反酷刑组织的专家证词]

这时,扮演王玉芝和刘女士的演员离开舞台。

(待续)

摘自(明慧网)

 
分享:
 
文章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