揭穿謊言的死亡
 
作者:李建平
 
2003-8-19
 
【人民報消息】我有一個善良的媽媽。聽姥姥講:媽媽曾是個歌手,有一年冬天指導兒童唱歌,孩子就問:“東風厲害,還是西風厲害?”媽媽望著被西北風吹得呼呼作響的窗戶,就說:“當然是西風厲害。”就這樣,媽媽被打成右派,爸爸也跟媽媽離了婚;這年冬天,媽媽帶著我來到了農村。

那時候,只要白天,不論多苦,媽媽的臉上都有流不完的笑容;夜裏,媽媽就做我身邊,哽咽抽泣,好象有留不完的眼淚。我害怕夜晚,每天傍晚的時候,我都望著快落山的太陽祈求她留在山上,雖然每天我都失望,但我都天天如此。

雖然媽媽會唱好多歌曲,但媽媽當時就只唱這三只歌:“社會主義好”,“唱支山歌給黨聽”,“撿到一分錢,交到警察叔叔手裏邊”。我的童年就是在這三只頌歌的歌聲中,伴隨著我日復一日,年復一年對落日的期盼和挽留悄悄走過了。社會主義、黨、警察是我弱小的身軀中最美的太陽。社會主義是人類幸福,光明和希望的巨輪;黨是人民的母親,她集人世間真善美於一身,無所不能,無所不在;警察是正義的化身,力量的化身,人民安居樂業的保護神。她們都是人民的保護神,她們都是人民的太陽,她們都是我們的幸福和希望。

一九七七年,我考入大學,懷著對偉大的社會主義、偉大的中國共產黨得無比崇敬和熱愛,學習中共黨史。翻閱中共黨史,我只看到了血腥和欺騙,學習中共黨史,我只看到了殺人和謊言。這血腥和欺騙,這殺人和謊言,使我不得不審視我心中的太陽。這就是我的太陽?這就是人民的太陽?我的心在一天天疼痛,我的太陽在一天天消失。

血腥和欺騙將我的太陽擊得粉碎,殺人和謊言將我的心擊得粉碎。

透過中共黨史偉大光榮正確的封面,在它的扉頁上莊重寫著:血腥和殺人只是開始,謊言和欺騙才使人民勇往直前。

殘酷的中共黨史告訴我,血腥欺騙和謊言是中共存在的基礎,共和國沒有太陽,只有槍手。

社會主義這個謊言的天國,從她誕生那天起,她就成了誘惑生命,崇尚暴力,扼殺人性,破壞秩序,捍衛專制的天堂。這個巨大的槍手用它那魔鬼的魔力讓一代又一代的生命為它殉葬,這個魔鬼將自己裝扮成天使,巨大的槍口成了吞噬生命的黑洞。幾億乃至幾十億人的生命都不能填滿它殺人的口腔。社會主義在取得政權以後,也沒有停止屠殺它的人民,屈指可數的幾個社會主義國家屠殺的生命比兩次世界大戰死亡人數還多5090萬人。據美國《吉尼斯世界紀錄大全》在『大屠殺』中記載,中共總共殺死6378萬無辜。建國以後中國大陸被共產黨害死的人,統計結果為4572萬。

兩次世界大戰死亡之和也不過3360萬人。

多麼好的社會主義!多麼好的太陽!

“社會主義好”好就好在可以隨便殺人。從劉少奇到遇若克,從遇若剋到張志新,從張志新到孫志剛,一個比一個殺得精彩,一個比一個殺得痛快。

社會主義人民地位高,高就高在你不做槍下鬼,就做餓死鬼。三年自然災害,中國戶籍部門統計非正常死亡1500萬人,其實死亡人口遠遠超出此數。就是改革開放的今天,富國俱樂部的新成員,還有幾千萬的下崗工人在生存線上奔波,更不用說尚不能溫飽的中國農民。

就是在這人世間最好的社會主義國家裏,自殺也成了放棄太陽,放棄母親的一種選擇。文革期間僅湖南零陵地區自殺人數就有1397人。就是改革開放的今天,中新網8月5日電:來自北京心理危機研究與干預中心的調查數據顯示:每年我國約有28.7萬人自殺死亡,除此之外還有約200萬自殺未遂者。

2003年7月,位於陜西省安康市旬陽縣桐木鄉的湧泉村,在五天之內連續發生了三起農民因無力支付攤派自殺事件。自殺並不可怕,可怕的是正義的化身,力量的化身,人民安居樂業的保護神是怎麼保護的?7月21日,旬陽縣公安局對李祥和陳音富的死亡事件出具了一個很陽光,很溫暖的調查報告:對於李祥和陳音富的死因,報告引用了一些村民的話作為結論:李祥平常膽子小、心眼兒小,受不了氣,遇事想不開,就服毒死了,不怪政府工作人員。而陳音富個人素質差,未見過大世面,心理脆弱,認為派出所找他就是追究他的責任。派出所民警在詢問過程中態度和藹、耐心細緻地講政策、講道理,無體罰、打罵等刑訊逼供現象。

結論很明確:農民該死,怎麼能害怕正義的化身,力量的化身,人民安居樂業的保護神?

人民警察為人民,下面我就把最近大陸官方報導的有關處女賣淫的案件羅列一下,看看人民警察是怎麼為人民:

白水縣一名少女被派出所屈打成招--處女賣淫(99年陜西消息)

麻旦旦在警察的淫威下,處女變妓女(華商報2001年3月21日報導)

湖北隨州重審“處女賣淫案”(2001年8月05日楚天都市報)

山東重演暴打下處女被逼招認賣淫(齊魯晚報報導2001年12月18日消息)

刑訊逼供屈打成招江蘇驚曝“處女賣淫案”(2002-5月08日)

河南曝第六起"處女賣淫案"(中新網北京2002年5月28日消息)

一絲不掛的清白不是人的清白,評河南“處女賣淫案”(2002年6月12日中國青年報)

河北也曝“處女嫖娼案”少女慘遭警方折磨(中華網2002年12月2日報導)

河北處女賣淫案續:清白“嫖客”東躲西藏大逃亡(2002年12月11日華商報河北消息)

處女之身被誣賣淫警察要求強姦幸好沒得逞(2002年中新網12月14日電)

河南省鹿邑縣的處女“賣淫”(《法律服務時報》2002-12月20日報導)

這就是我們的警察叔叔!這就是連一分錢也不放過的警察叔叔?這就是我們一代又一代的花朵無比信任的警察叔叔?

處女都成了賣淫的慣犯,處男如何證明自己的清白?千千萬萬的成年人又任何證明自己的清白?

處女都成了賣淫的慣犯,還有什麼謊不可以造?

我不知道什麼是真的?我不知道在這個偉大光榮正確的國度還有沒有真的?

楊建利回國看望社會主義祖國竟然成了間諜?為折遷戶爭取權益的律師鄭恩寵卻被以“非法搜集國家機密”的罪名拘捕?孫志剛在母親懷抱裏沒有身份證竟然被打死?這都是真的。

社會主義、黨、警察她們都是人世間最美的太陽。她們都是人民的保護神,她們都是人民的太陽,她們都是我們的幸福和希望。我迷惑?我迷惑我的過去?我震驚?我震驚我的思維?

一個謊言就這樣囚禁了一代又一代的靈魂。一個謊言就這樣跨越了一代又一代的時空。

進入二十一世紀,這三個搶手的血腥並沒有停止,反而更加變本加厲。

2003年在成都,一個叫李思怡的3歲小女孩餓死在自己的家裏。新華社25日的消息說,6月4日,警方抓走了其有吸毒行為的母親李桂芳,李桂芳曾請求警方通知親屬照顧李思怡,但警方並未成功通知。6月21日,警方發現李思怡時,她已經死亡多日。

看到這個消息,我沒有悲傷,我只是感到一種莫名得恐慌。我想對所有的人說,那餓死在自己的家裏女孩就是中國的人民,那有吸毒行為的母親多象我們的祖國,染上社會主義的毒癮,她都無力保護自己的孩子,那執法的警察多象我們偉大光榮正確的黨。

孩子死了,但眼睛不能死,孩子死了,但思想不能死。死者的眼睛要看破謊言,死者的思想要揭露謊言。

我們死了,我們的孩子不能死,我們的祖國不能死,我們的未來不能死。

2003年8月12日於山東
──轉自《議報》

 
分享: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