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正毅案江胡論劍 胡溫甘居下風 (圖)
 
作者:林保華
 
2003-8-14
 
【人民報消息】

你退他就進──胡錦濤沒有選擇


上海剛剛度過炎熱的夏天,似乎就進入「秋後算帳」的時候了,因為在周正毅案中支持上告一方的香港永久居民沈婷,居然被上海警方追捕。

沈婷的父母是上海靜安區東八塊被拆遷戶,因為地產商周正毅在拆遷過程中的不法行為而延請律師上訴,但是正在中紀委調查周正毅的案子時,為他們上訴的律師鄭恩寵卻被上海警方以「泄露機密」為名逮捕,可以想見所謂「機密」,就是官商勾結的機密,所以官方才會那樣緊張而不避嫌的將他立刻拘捕。而沈婷就在6月21日上書胡錦濤、溫家寶告狀,並且在海外披露,以便引起輿論對貪官污吏無法無天行為的關注。8月1日,境外媒體又披露鄭恩寵的妻子蔣美麗寫給胡錦濤和溫家寶的信,要求他們過問鄭恩寵的冤案。這自然進一步得罪了貪官污吏,也把帳算到沈婷頭上,以致要以「煽動」罪名將她逮捕。而她也被迫從上海逃到北京,尋求胡錦濤、溫家寶的援手。這是給他們增加難題,要逼著他們向江澤民攤牌。不過他們不是表示了要「執政為民,立黨為公」嗎?這是考驗他們的時候了。也看共產黨到底代表什麼人的利益。

周正毅在上海是一個很不簡單的人物,他強迫靜安區東八塊居民遷走而不給予應有的補償,是因為這單生意的合夥人是上海市委書記陳良宇的弟弟陳良軍。周正毅的「妻子」毛玉萍在上海神通廣大,同現任政治局常委黃菊及江澤民的兒子江綿恒都有交情,正是在他們的關照下他才在很短時間內成為「上海首富」。因此這個案子查下去,不只是牽連到曾經擔任中國銀行上海分行行長,後來調到香港的劉金寶,也不光是查到陳良宇,而是查到黃菊。黃菊同江澤民的關係,又比賈慶林同江澤民的關係深,加上還有江綿恒,這個案子顯然比遠華案更加牽動到高層,涉及到「最高」了。所以江澤民立刻將他的司令部從上海遷回北京,就近監視胡錦濤和溫家寶到底想搞什麼?

正是因為有江澤民的支持,所以上海警方敢於拘捕掌握這個案子許多資料的律師鄭恩寵,現在又追捕敢於對外大造輿論,使官商勾結的國家機密外泄的沈婷。只有把他們全關起來,上海的貪官污吏們才可以為所欲為。有消息說,江澤民要求由黃菊來查這個案子,相信這個要求已經實現而成為「黃菊查黃菊」的局面。於是,7月中旬就有「消息人士」向境外媒體透露,周正毅於審查期間已交代其與上海市金融機構及部分上海市基層官員勾結進行金融詐騙之事實。而且把周正毅定性為「金融詐騙罪」。

也就是說,第一,案子只涉及「基層官員」,連陳良宇都沒有涉案,更談不上黃菊和江澤民了;第二,周正毅犯了金融詐騙罪,不是官商勾結,官員被他欺騙而已。

在這以前,傳說涉案的前上海副市長沙麟也脫罪了。脫罪的方式接近賈慶林妻子林幼芳的方式。林幼芳是接受香港鳳凰衛視的採訪表示並不知道有個遠華集團而暗示自己無罪;沙麟則接受香港中共喉舌《文匯報》的訪問表示自己沒有涉案,呆在家裡好好的,然後再由第一個報導他出事的新加坡《海峽時報》出面道歉。

看來面對江澤民集團的反撲,顯然胡錦濤同溫家寶作了退卻,因為江澤民擁有「槍指揮黨」的大權,而揭發周正毅案的平民百姓和他們的律師則成了罪人。這個案例對未來中國社會和貪官污吏的「穩定」有很大意義,那就是小小老百姓們,別再同貪官污吏們搞對抗了,至少是別同江澤民腐敗集團過不去,否則你們決沒有好下場。

(自由亞洲電臺)

 
分享:
 

如果您喜歡本文章,歡迎給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勵和支持。讓我們一起打拼未來!

 
PayPal在線支付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