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正毅大舅子老侄子刑事拘留 江绵恒闷声大发财没出朱胡视野(多图)
 
林凌
 
2003-7-17
 
【人民报消息】五一这一天,静安区北京西路「东八地块」和其他地区的动迁户上百人,在中共上海市委办公厅前举行抗议,举报富商周正毅勾结区政府官员,偷逃土地出让金,在房屋改造拆迁中,侵犯公民财产权利和人身权利。康平路的上海市委办公厅是上海政治神经中枢,也是上海市委为江泽民兴建的豪宅所在地,历来戒备森严,市民能够在此示威,显示江泽民在上海的控制受到了前所未有的冲击。

三个代表是一帮土匪


宫爆田鸡时,谁能保得了谁?
《开放》7月刊透露,五月二十八日,上海静安区法院开庭审理被拆迁户的诉讼案,二千一百五十九户的代表沈俊生等六人,控告「静安区政府指示房地局与周正毅勾结,侵犯剥夺他们回迁原居住地区的合法权益」。这些「东八地块」的动迁户反映,此块地出让给周正毅建商品楼时,区政府没有收取高达三亿元人民币的土地出让金。上海有关房屋拆迁的法规规定:发展商免除土地出让金的法定条件,是必须保证拆迁基地上的原住户回迁。但周正毅将二千多户原住户赶到上海边远郊区,剥夺了他们的财产和人身权利。在庭审期间,有近百拆迁户举行抗议活动,有人高举横幅:「还我人权,还我住房;司法不独立,天下无公理。」五月三十日,这批动迁户,联名给胡锦涛和温家宝写信反映情况。

而江绵恒所做的同样的事,也把原住户赶到上海边远郊区,剥夺了他们的财产和人身权利,没有人敢出声。一位坚决不肯透露姓名的原住户接受采访时说:“我忍了是因为我还想多活几年呢!什么三个代表,纯粹是一帮土匪!”

受害民众的激烈反应,是积蓄已久的对江泽民及其保护下的上海帮的总爆发,也给朱熔基、胡锦涛等借刘金宝、周正毅问题处理上海帮起了一个催化的作用。这些动迁户的代表五十人在六月二十日到了北京,要向胡锦涛和温家宝请愿、向最高当局状告上海的问题。

实际上,周正毅作为「上海首富」涉及非法贷款及钜额资金外逃的问题,早已引起中纪委的注意,因为如果没有上海官场的内外勾结,周正毅这样一个上海滩的小混混,是不可能纵横在富比士榜上的。

铁幕开始熔化了

来自北京的消息称,早在去年夏天中纪委即在尉健行批示之后开始了对周正毅的秘密调查。五月二十日左右的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会又讨论了尉健行提出的要将周正毅秘密拘留并调至北京讯问的意见。此时胡锦涛即将展开首次作为国家主席的外访。常委会同意了尉健行的提议并且将此决定通知了已不在上海的江泽民。

五月二十五日至三十日,受江泽民调遣,全国人大委员长吴邦国到上海“考察”,吴此行主要目的之一,就是向上海市委主要负责人通风报信。

六月一日,香港警方商业罪案调查科人员进入周正毅在香港的公司办公室。五月二十八日,位于金钟海富中心的周正毅私人持有的顺隆集团来了一批香港警方人员,查阅有关文件;六月一日是星期日,香港廉政公署出动大批探员到周正毅位于半山的渣甸山白建时道寓所搜查并带走上海商贸主席、周正毅的同居者毛玉萍二,六月二日,廉署正式拘捕毛玉萍并拘捕了中国银行(香港)企业银行及金融机构部副总经理吴细荣等二十一人,案件涉及上市公司职员涉嫌贿赂前中银香港集团高层人员,以获得钜额贷款。

经廉署扣查四十八小时后,毛玉萍均获准保释外出,毛玉萍准以五百万现金及五百万人事担保,创下千万元刑事案女疑犯的最高保释金纪录。据消息称,廉署这次调查中涉及的问题贷款远远超出去年周正毅十七亿的问题货款,调查的范围开始涉及中银近几年的货款,廉署初步搜得的证据,发现「问题」贷款数额惊人,可能高达百亿元。

「闷声大发财」在朱胡的视野和掌握之中


中国第一大贪官江绵恒
据透露,由中纪委、中国银监会及监察部联合协查的专案组,将调查的案件定性为「金融诈骗」,目前所知的涉及金额约百亿元人民币。刘金宝五月二十二日被通知去北京开会,一下飞机就被「双规」(在规定的时间、规定的地点交代问题),被限制出境、限制活动,以协助调查。

上海政坛的铜墙铁壁被前中银香渚总裁刘金宝、周正毅等涉嫌的金融诈骗案敲开了裂痕。「上海改革开放以来没有大案要案」的神话故事从此划上了句号。长期以来江泽民严密控制的上海,也从刘金宝和周正毅案揭开了权钱交易和官商勾结的内幕一角,尤其是揭露了「闷声大发财」的江家两公子,是如何在上海滩称霸的。

刘金宝和周正毅案是上海近二十多年来被揭发出来的最大的经济案件。据上海知情人士透露,周正毅的农凯集团贷款涉及国有银行在上海的分行,即中国银行、建设银行、农业银行、工商银行、交通银行,而房地产涉及静安区、长宁区、浦东新区、普陀区、卢湾区、金山县等区县。

前总理朱熔基离任前最后一次到香港是去年十一月,出席第十六届世界会计师大会。会议期间,他接见香港的中资机构自责人时,神色严肃指着刘金宝说:「你以后别老打着我的旗号。」可见刘金宝们在外面的胡作非为都在朱胡的视野和掌握之中。

静安区政府以天价吓退众港商 江绵恒周正毅免费获得开发权

农凯集团经过与近十家投资开发商长达一年多的激烈竞争,买下了静安区最大旧区改造地块「东八地块」,准备投资五十亿元人民币发展高档住宅,预测销售额将达八十亿元。这样的规划和大投入能否赚回?上海的外资业界始终质疑。更耐人寻味的是,「东八地块」并非公开投标,实力雄厚的房地产巨擘香港的新鸿基集团曾经有意竞投这一上海市中心的地块,静安区当局故意开出天价让新鸿基知难而退。后来新鸿基在上海的一个雇员得知周正毅获得了开发权且没有支付三亿元的土地出让金也不管动迁户安置后的生活,香港人感叹道:「这样的生意我们做不到。」

上海一位投资界分析人士去年就公开表示疑惑:「一连串的收购上市公司行为和如此大规模的房地产开发会不会有直接的关系?虽然周正毅一再表明,不会用上市公司做『抽水机』,但每收购一个公司就把风险比较高的房地产专案注入,却是难以解释的行为。从他目前可以证实的投资来看,总资产怎么也到不了一百五十亿元,最多在四十五亿到五十亿元之间,而他借中银国际的钱就有二十亿元,如果再借建行三十亿元,负债率未免太惊人。」


为民除害切莫手软!
此案又连带出江氏两公子无偿圈地案,江绵恒、江绵康都是国家干部,而且江绵恒还挤进了国家领导人的行列。江绵恒利用假大款王文洋来遮掩他的“问题”贷款,已经不是一年两年的事了。他的问题早已调查清楚、整理成材料,只等江泽民无权时处理。

无论是小瘪三儿周正毅还是前太子江绵恒的问题,都暴露出上海银行的监管问题。据悉,目前上海银行业用于房地产的借贷超出一千六百亿人民币,其中有多少属问题贷款?上海当局讳莫如深,上海媒体也从来只许报喜不报忧。

现在海外各大媒体能如此地揭露上海帮,也不是偶然的,没有中共高层的支持,消息肯定是透不出来的。透出来,如何处理是一回事,但起码黄菊、陈良宇、江绵恒、江绵康在人们心目中已经臭了,这比悄悄判几年刑可厉害得多。

最近有一个动向

7月17日,新华社主办的《中国证券报》以《富友证券董事长毛和平被刑事拘留》为题报导,上海把贷款当私产计算的富商周正毅的大舅子毛和平及侄儿周蔚雁被司法部门刑事拘留,两人都是「农凯集团」的董事,周蔚雁同时在「农凯系」企业担任重要职务。另外,农凯集团资金部经理等多人,获准保释候查。当局怀疑集团涉及贷款诈骗案。而周正毅早于五月底已经在上海被扣查。

《中国证券报》报道,据消息人士透露,「富友证券」董事长毛和平日前已被司法部门刑事拘留。毛和平为周正毅之妻毛玉萍的哥哥,他在农凯集团担任董事职务。农凯系企业「上海高校科技产业(集团)公司」是富友证券的第一大股东。

消息人士还透露,继毛和平之后,农凯集团另一关键人物──董事周蔚雁也于日前被司法部门刑事拘留。周蔚雁系周正毅的侄子,他除担任农凯集团董事职务外,还在「上海东宏实业投资有限公司」等农凯系企业担任重要职务。

周蔚雁在周正毅被有关部门调查后,一度从公司消失,后曾到公司上班。此外,农凯集团资金部经理等多人获准保释候审,而农凯集团资金部、财务部员工被要求随时接受有关部门的调查。

刚拉开戏幕


刚刚拉开戏幕
据悉,目前农凯系被调查的重点是贷款问题,现有应付贷款利息就有6000万元左右,以一年期流动贷款利息推算,农凯集团的贷款有45亿元之巨。民生银行日前在半年年报中披露,已及时收回了农凯系的所有贷款。

而农凯系涉及的问题可能不仅仅是贷款,据消息人士表示,税务稽查部门也开始了对农凯系的调查工作。

周正毅被调查后,周氏在港沪两地的四家上市公司的股价疯狂大泻,暴跌直到停板。六月一日下午,周正毅的兄长周正明驾车到周氏旗下公司农凯下属的大盛公司,向全体员工宣布辞去总碇拔瘛E┛抛畛跤商坪8鞒止ぷ鳎壳坝芍苷愕母绺缰苷髦鞒止ぷ鳌?p>这个消息不能说明什么问题,如果只是想整整周正毅和他的亲属,那未免太小题大作了;但如果胡锦涛真有决心要清理内部,让中纪委从周正毅查到银行,从银行查到其与上海帮、江氏父子的勾结黑幕,那就接近到要害了。

但这也才算刚刚拉开戏幕。戏文怎么唱,还要费点心思。

 
分享:
 

如果您喜欢本文章,欢迎给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励和支持。让我们一起打拼未来!

 
PayPal在线支付

 
文章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