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帮兔死狐悲 胡江恶斗超前短兵相接 (图)
 
作者:李文青
 
2003-7-10
 
【人民报消息】

胡江恶斗超前短兵相接


中共高层权力斗争的契机和白热化往往难以预料,偶发事件常常会把斗争的必然性、突发的戏剧性展现在人们的面前。几个月来大陆「突如其来」地爆发了一场来势迅猛的沙士,「老革命遇到了新问题」,打得中共的公共管治机器人仰马翻,大小官吏慌手乱脚。除了疫情本身引起世界高度关注外,中共高层由此引发的激烈的权力斗争也分外抢眼。经过几番拳来脚往,胡锦涛、温家宝似乎声势大振,进一步赢得民心、党心甚至开始赢得军心,国际社会也评价不俗。江泽民及其马仔则人心尽失,丢车损炮,形象恶劣。

人们的总体印象是,江系人马最初掩盖疫情、存心说谎、信口雌黄、置人民的生命健康于不顾,是导致疫情泛滥成炎、不可收拾的罪魁祸首,而胡、温等人则排除江系人马的重重阻力,不辞辛劳、深入疫区、艰苦奋战,在全国展开全面抗疫。事情的真相是否真的完全如此,是否真的如此黑白分明,当然不敢完全肯定,但是这场较量的客观效果,的确是胡、温声威大振,连连得分;江系灰头土脸,处处失分;这说明胡、温直道而行,因势得利,显示出第四代的优胜,江泽民贪权恋栈,私欲误国,早已不得人心。

胡锦涛声势大振力挫老江

这场因沙士疫情引起党内高层斗争的第一个回合,是卫生部长张文康和北京市长孟学农遭免职:此事来得相当突然,令海内外震惊,大家没想到刚刚上台、一向谦恭儒雅的胡锦涛、温家宝处事刚辣果断,二话不说就摘掉了两位「当朝一品大员」的红顶子。大家知道,张文康是江泽民的马,孟学农是胡锦涛的马,罢黜张文康在江泽民那里必费一番气力,尽管张文康劣迹昭彰,人人皆曰应该下台。胡锦涛肯舍孟学农,江泽民就难保张文康。以一换一,看似扯平,其实是胡胜江败。此胜败不在人事,而在政治得分与声势。江泽民失去了张文康,同时也失去了政治声势和民心党心,这是他当上皇帝和太上皇以来,第一次在政治较量中保不住自己的马仔,这对他的政治权威打击极大,江系人马难免人人惊栗,知道江泽民未必靠得住,跟著他末必能长保富贵。这一影响是相当深远的。

胡锦涛失去了孟学农,却赢得了民心党心,赢得了出以公心、以国家人民利益为重的赞扬。同时大家也明白,为北京沙士疫情泛滥负上最终责任的应该是政治局委员、市委书记刘淇。孟学农是代罪羔羊、代人受过。党内外为他不平、不值、可惜,同情者大有人在,这种情绪和舆论也为胡锦涛在政治上增分,好像他为了扭转局面、战胜疫情,只好忍辱负重、牺牲亲信。因此,在沙士事件的第一个回台中,江、胡虽然皆损兵折将,但是在政治影响和声势中却是江败胡胜。

第一回合之后,中共完全改变了对沙士问题的态度,由隐瞒到公开,由拒绝与国际社会合作到接受与国际社会合作,这一态度和立场的转变,使胡、温新领导层立刻站到了政治舞台的中心,立刻赢得了政治上和指挥全国工作上的主动,赢得了民心和国际舆论的赞同,大大提高了新领导层的执政威信和执政力度。相反,江泽民及其势力则在政治舞台上迅速被边缘化,失去了政治上的主动权,民心、党心和国际舆论对他们过去的做法极为反感,认为是他们导致了疫情的恶化和蔓延,他们简直是罪责难逃了。

形势对江泽民很不利,他要寻求反攻的机会。他要改变被边缘化的状况,改变好像只是胡、温新领导层在「抗炎」的媒体宣传。于是我们看到那段时间江泽民在寻求一切出镜曝光机会,博取宣传。例如他在上海以军委主席的身份会见印度国防部长,大谈中国如何抗「非典」;又例如,中共军队抽调了一些医护人员「抗炎」,这本来是一件很平常的事,也是「抗炎」工作的题中应有之义,因为北京不少军队医院早已发现了大量病患者,军队难道不应该顺理成章地抽调医护人员「抗炎」吗?这么一件平常的题中应有之事,到了江泽民手里就成了宣传其个人如何如何了,就要突出他这个军委主席如何「签署命令」了,生怕人们忘记了他掌握军队大权,忘记了他是中国的太上皇。他这样做一方面是博宣传、博出镜,一方面是向胡、温新领导层施加压力,敲敲警钟,别不把我老江当回事儿!

到了中共海军潜艇出事,遇难官兵七十人,江泽民可谓抓到了天赐良机,让他在宣传上大展雄风,把胡锦涛名正言顺的放在「跟班」的位置,企图挽回自己的政治颓势。在发唁电的先后和「慰问」官兵的序列宣传上,都突出了江泽民的「大老」地位和处处压胡锦涛一头的情况。在这场宣传战役和政治较量中,江泽民显得意气风发、得意洋洋,似乎又找到了中共十六大之前当核心的那种感觉。电视上所见,江泽民前簇后拥、指手划脚,一副指点江山的皇帝派头,胡锦涛则面容憔悴,小心翼翼,在旁侍候。其景可悲,其情可悯。人人都看得出贵为党总书记,国家元首的胡锦涛在一个拿枪的普通党员面前是何等的形象低落、忍气吞声!

这一回合,江泽民似乎在宣传上占了上风,扳回一局,其实不尽然。他这样做、这样宣传的负面作用其实更大。在得到表面风光的同时,也造成了政治上人们对他更大更深的反感。人们再次强烈感到江泽民玩弄的「垂枪听政」简直是让中共党军和国家在国际上丢尽了脸,出尽了丑;再次强烈感到江泽民的权欲薰心是何等厚颜无耻、肆无忌惮。因此,此一回合江泽民宣传上表面胜了,政治上和人心上再次败了。

胡江展开军权争夺

经过两个多月的抗炎行动,大陆的疫情大致上受到控制,胡、温新领导层带领中国民众抗炎有成,得到国内外舆论的肯定和好评,显示了新领导层处理危机的能力,更重要的是胡、温通过这场危机处理,前所未有地在某些问题上转变了中共的传统做法,与国际接轨,融入国际社会,为推动中国的文明和进步创造了条件,因此胡温体制的政治声望也大为提升。

这对江泽民私和江系人马自然是一种难堪,他们架空或废黜胡锦涛的困难程度无疑也大大增强。胡锦涛、温家宝都是沉稳内敛之人,工作扎实,行事谨慎,不易被人抓到把柄;与此同时,他们又是敢作敢为、勇于承担之人,能够在工作上得民心、出成绩,建立自已的政治声望。今次处理沙士事件就充分展现了胡温体制的上述特点。这一特点很快把江泽民的执政特点给比了下去,可谓高低立见。江泽民及其马仔的执政特点是喜好浮华,是假大空,是用吹牛、谎言来文过饰非,是弄权谋私利,是说的比唱的还好听-这套执政作风,人民早已深恶痛绝。在中共十六大和「两会」选举中江泽民及其马仔得票率都甚低,就很能说明问题。

不过,胡温体制的政治声望虽然远高于老江及其马仔,但由于江死把军权,令到胡温体制的政治权力基础不稳,胡锦涛也不能真正掌权接班。这是胡锦涛的「硬伤」,此伤下去,胡就可能随时倒下。

对此,胡锦涛比谁都心水清。事实上,他要逐渐掌控军队,与江泽民一争高下并非完全处于劣势。他有资本向老江「叫板」。第一,他是党总书记,党指挥枪而不是枪指挥党的原则,使他始终站在中共政治文化、思想理论的制高点上,具有老江所没有的政治号召力、思想批判性和党文化、党传统的合法性。第二,他也是中央军委第一副主席,江泽民要想完全排斥他介入军队工作并不容易,也即是说江泽民不可能在军队中一手遮天,不可能无视他的存在,尤其是在老江已经在党内没有任何职务的情况下,要排斥小胡,底气肯定不足。而胡锦涛已不是十六大以前的中央军委副主席,那时的中央军委副主席是个摆设,因为他不是党国一号人物。现在完全不同、小胡以党国一号人物之尊加上中央军委第一副主席之职,过问军队工作显然大大有力,第三,胡锦涛处理沙士事件有方,政治声势目前已经完全压倒了江泽民,远比江泽民得民心、得党心,这种声势和威望必会影响军心,尤其是影响军队高级将领之心。第四,中共党军内外包括一大批元老皆主张江泽民早日交出罩权,结束目前这种不伦不类、党国蒙羞、被国际社会耻笑的荒唐局面。

具备了这些「资本」,胡锦涛当然不会沉默,不会无所作为。于是我们看到五月二十三日的中央政治局的学习会上,胡锦涛向一大批党政军领导人大谈军事和国防建设问题,要实现所谓「跨越式的发展」。中共传媒对此作了高调宣传,中共《解放军报》也发表了相关文章予以配合。此举令人十分瞩目,外界评论咸认为这是胡锦涛把脚「踩进了江泽民的领地」,意义非同寻常,说明胡在军队中的影响力正在迅速增长。

江泽民当太上皇的最主要凭藉就是掌握军权,若失去了军权,江系人马必出现巨大分化甚至网破鱼烂。那么江泽民将如何死保军权呢?我们看到江系人马正在为江泽民大造舆论,就在胡锦涛召开过政治局学习会出访欧洲之时,中共刊物《求是》杂志引人关庄地发表了一篇「学习一江泽民所谓「军事战略思想」的大文章;吹捧江泽民是「马克思主义的军事家、政治家」,说甚么「江泽民的军事战略思想就是治国思想」,「是三个代表思想的重要组成部分」。看来,江系人马不仅要拼命维护江泽民在军中的权威地位,而且还要用他的思想「治国」,不仅要在军事领域反击胡锦涛「踩进了江泽民的领地」,而且也要思想指导上踩进胡、温体制的「治国」领地。很明显,胡江斗法随著沙士事件的「突如其来」而短兵相接地提前爆发了。双方明火执仗,亳不避讳。

国际领袖挺胡贬江

五月二十五日,胡锦涛带著沙士事件以来明显增长的政治声望和优势出访俄罗斯联邦等多个国家,在法国埃维昂举行的南北领导人非正式对话会议上与多位大国领袖会晤;这是胡锦涛出任国家主席以来第一次出访活动,而且是「一次过」与普京,布什、小泉、希拉克这些世界顶尖级人物交往,彰显胡锦涛拟迅速进入「国际领袖俱乐部」的势头,把江泽民的所谓影响力赶出国际舞台。

国际社会也的确是喜新厌旧,更何况那些民主国家领袖一向反感江泽民这类独裁者的贪权恋栈,反感这类人物在幕后操纵权力。这些大国领袖在与胡锦涛会晤时明确地表示了对他的支持和尊重,把他视为代表中国的真正的领袖;国噬缁岵⒉蝗衔歉鑫璧杜埂⒍阍谀缓蟮慕竺窕褂Ω么砩趺矗褂猩趺粗档米鹬氐南苷匚弧?p>国际领袖赞扬胡锦涛的新一代在抗沙士中的表现,美国的《商业周刊》把他评为「亚洲之星」;普京赞扬他是经验丰富的政治家,并为他设下未曾款待过江泽民的家宴;小泉则暗示他和胡锦涛之间没有与江泽民式的代沟;总统布什邀请胡锦涛明年再次访美。胡锦涛如鱼得水地周旋于大国领袖之中,和他们商讨共同关心的重大问题,这对江泽民而言又是相当难堪的。江泽民为了霸住权力不放,江系人马为了「护驾」抬轿子,一直放风说国际形势风云变幻,极为复杂,需要靠江泽民与那些大国领袖「建立的个人关系」来解决问题,因此「江主席不能全退」。然而事实无情地嘲弄了这种胡说八道。胡锦涛新一代完全有能力处理国际问题;那个被吹得神乎其神、舍「江」其谁的所谓「个人关系」,大国领袖们根本不屑一顾!

国际社会特别是那些重要的大国领袖传递的信息非常明确,他们希望胡锦涛能够早日接班,认同胡锦涛新的领袖地位;他们下希望江泽民贪权恋栈不去,躲在幕后操纵中国局势和外交政策;他们虽然都和江泽民打过交道,江也在他们面前尽情表演,又献殷勤,又卖风骚,有过所谓「个人关系」,但是这些大国领袖并不欣赏,甚至不认同他的思想和施政。江泽民在位十三年,不仅对推动中国的民王自由事业,对推动中国的政治体制改革毫无建树,而且有倒退之势。这些大国领袖很清楚,江泽民虽然爱卖弄洋文,卖弄一些西方经典名著的句子段落,唱几句洋歌,但是他在骨子里是极端仇视西方现代文化所代表的人类文明的普世价值观的,是仇视民主、自由、人权、法治的。这样的人若继续操纵中国政局,不仅对中国的健康发展不利,而且对国际安全和人类的文明进步不利。

转自2003年7月前哨杂志

 
分享:
 
文章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