殘酷的現實難道還不能讓我們清醒?
 
文/青青
 
2003-5-6
 
【人民報消息】2003年3月17日晚10點,剛大學畢業兩年的廣州一家服裝公司27歲的美術設計師孫志剛,在出來找網吧的路上,僅僅因為沒有隨身攜帶暫住證,竟然被廣州東圃黃村街派出所非法收容。孫不服,據理力爭。當孫的朋友同事要保釋他,出於某種現在不為人所知的原因,他們被警方告知「孫志剛有身份證也不能保釋」。孫被送到了收容站。孫的耿直使警察惱羞成怒,孫遭到了警察的酷刑毒打。在警方的記錄中,有工作有住址有身份證號的「三有」的孫變成了「三無」人員,變得完全符合「收容標準」。

3月19日,孫志剛的朋友打電話詢問收容站,這才知道孫已經被送到收容人員救治站(廣州市腦科醫院的江村住院部)去了。當時他們想去醫院見孫,又被醫生告知不能見。根據護理記錄,入院時,孫的表現「安靜」,之後住院的幾乎12個小時內,孫幾乎一直「睡眠」。20日中午,當孫的朋友再次打電話詢問時,卻被告知:孫志剛昨天就死了,死因是「心臟病」。

這件事情被個別有正義感的記者知道了,他們冒著很大的風險,進行了克制低調的調查。孫的家人遇到的所有律師都不敢接這個案子,一致認為這是跟政府打官司,再有理也沒有贏的可能。面對互相推諉裝聾作啞的公安局、檢察院、法院、廣州市人大、民政局、衛生局、天河分局,他窮苦的農民父親只有自己借錢先做法醫鑒定。看到這種慘情,中山醫院一個義憤填膺的法醫—─接手了屍檢工作。

屍檢結果表明:孫志剛死前幾天內曾遭毒打並最終導致死亡。醫院在護理記錄中認為,孫是「猝死」,死因是「腦血管意外,心臟病突發」。在向法醫提出屍檢委託時,院方仍然堅持是「猝死」。同樣,在中山大學中山醫學院法醫鑒定中心4月18日出具的檢驗鑒定書中,明確指出:事主死前72小時曾遭毒打。「綜合分析,孫志剛符合大面積軟組織損傷致創傷性休剋死亡」。一位目擊者說,他看到孫的雙肩各有兩個直徑約1.5厘米的圓形黑印,每個膝蓋上,也有五六個這樣的黑印,屍檢人員說「這肯定是火燙的」。法醫的屍檢結果表明:孫志剛死亡的原因,就是背部大面積的內傷。據知情者透露,「人民警察」打人就是這樣的:墊一本書在背上,錘子、鐵棍齊下。

對此,就像前衛生部長張文康對SARS病的撒謊一樣,廣州市民政局事務處處長謝志棠仍然一再堅稱:「我有百分之九十九點八的把握可以保證,收容站裡是不會打人的。」民政局、天河分局還警告孫的家屬「不要信那些歪渠道」。見警告無效,市公安局就在他們信訪時進行侮辱。孫志剛之死於4月25日在《南方都市報》披露,立即被中宣部強令禁止,並恐嚇停止一切後續採訪報導;同時孫出事的黃村一帶,該報被人惡意強購。孫的大學同學給黃村街派出所打電話詢問,被警方破口大罵,並被威脅要追查其電話號碼。孫的高中同學曾在很多BBS上發出這一消息,但全部被立刻刪除,還被版主威脅公安要抓他。

幸虧這篇報導得以及時在互聯網上發佈。一下子該報導被廣泛轉載,在全國範圍內,特別是廣大的打工人員中,激起了極大的義憤。於是有零星的網友開始披露自己或親友被無端收容、毒打乃至強姦、滅口的血淚經歷,北京、廣州都不新鮮,大家才明白,原來孫的無端慘死只是冰山一角,只是他的死「幸運地」被報導出來而已。

當孫年邁貧苦的老父被廣東各部門給耍來蒙去的時候,大家終於看清了,一切法律都只給當權者的邪欲惡行提供「合法性」外衣;收容審查制度、暫住證制度、勞動教養制度等等一切制度都是為了愚弄人民而不是服務人民。它們對任何人民都不負任何責任。

對於那些七、八十年代的年輕人,他們沒經歷過文革,不知道天安門事件,六四的時候年幼,對法輪功的殘酷鎮壓一無所知,他們一直都是在謊言的蜜罐裡、父母的嬌寵中成長,單純地充滿夢幻地長大了。可是突然出現了這麼殘酷的一件事情,一下子對大家形成了極大的刺激。而當大家一直信任的所謂的黨和政府突然露出了猙獰的本色和邪惡的本性時,更多的人似乎才從被欺騙的迷夢中醒來。就像一個網友所說「把一個無辜青年活活打死,這需要何等的野蠻與何等的殘暴;而企圖想把這起事件強行掩蓋,則需要加倍的野蠻和加倍的殘暴。」其實,更需要它們對人民有著刻骨的仇恨和極度的恐懼。

暴徒的邪惡需要豢養,縱容維護暴徒的官員也需要豢養,一切都是由來已久的。如果沒有高層官員的縱容乃至鼓勵,暴徒敢殺人嗎?如果只是一朝一夕的縱容,暴徒和官員們敢於這麼肆無忌憚嗎?如果這些惡毒暴行不能換取最高層的「龍顏大悅」和飛黃騰達,暴徒和官員們有興趣去這麼賣力殺人嗎?其實都是不可能的。一切都是由來已久的;真正的邪惡、最大的邪惡在最高層。

就是在廣州,在槎頭女子勞教所、法制中心、廣州花都監獄、廣州第一勞教所、廣州市芳村精神病院……多少法輪功學員遭到了甚至比孫志剛更加殘酷的毒打和折磨,多少法輪功學員同孫一樣失去生命。在江××惡毒變態心理的驅使操控下,在對法輪功邪惡鎮壓的這4年裡,對法輪功及其學員的殘酷而肆無忌憚的鎮壓裡,它們滋養出來了嗜血、凶殘、變態的虐待狂本性。原廣東農墾建設實業總公司設計室規劃工程師羅織湘於2002年11月22日在海珠區出租房被抓,夫妻倆被送海珠區看守所。羅織湘被查出已有3個多月的身孕後,即被610劫持去黃埔戒毒所折磨洗腦。羅織湘在戒毒所絕食7天,抵制迫害,又被4名戒毒所派去的保安押送去天河中醫院,11月31日不知何故從三樓摔下致使頭部受傷,又轉送暨大華僑醫院治療,12月4日含冤離開人世,年僅29歲。羅織湘的丈夫已被送花都赤泥一所非法勞教,由於不准見面,估計其仍不知妻子已被迫害致死。羅織湘的公公、婆婆從老家山東臨月句縣五井鎮茹家村趕到廣州,找街道610討說法並要求賠償。興華街610在羅織湘剛去世的那幾天還給她公公、婆婆安排住宿,但不斷催促他們將遺體火化。公公、婆婆堅持他們二老無權簽字,要讓她丈夫簽字。緊接著610歹徒便撕下偽善的面孔,將他們趕出大門。公公、婆婆又到街道辦事處討說法,610召集了60餘人並打110電話謊稱有人鬧事,110警察接電來到街道門口後,發現只不過是百姓含冤上訪而已,便走了。不難看出,羅織湘的被迫害致死與孫志剛的被抓和「猝死」又是何其相似。

據不完全統計,1999年7.20以來的四年中,通過民間途徑能夠傳出消息的已有675名法輪功學員被迫害致死,迫害致死案例分布在全中國30多個省、自治區、直轄市。在全國各地對法輪功的惡毒鎮壓中,電棍、烙鐵、老虎凳、辣椒水,……一個比一個惡毒、一個比一個凶殘,對那些被酷刑折磨得變了形的法輪功學員的屍體、被毒打至渾身潰爛的身軀,江××及其流氓幫兇是怎麼宣傳的呢?這些被毒打死的法輪功學員都是「自殺」,都是因「心臟病」而死;它們對法輪功學員的「教育」都是「春風化雨」;它們不是一樣信誓旦旦地堅稱:它們領導的國家目前是「人權最好的時期」、「從來沒有這麼好過」!

對法輪功鎮壓的瘋狂,對薩斯病肆虐的隱瞞,對孫志剛慘死的掩蓋,殘酷的現實和血的教訓終於讓人們明白,血脈相連不僅僅是一句美麗的口號,我們所有的人們都是唇亡齒寒啊!它們無恥的謊言灌輸,使我們麻木冷漠;我們對別人遭受迫害的冷漠,已經把邪惡的勢力滋養壯大;對別人的迫害,不是可能會降臨到我們的頭上,而是已經殘酷地擺在了我們的面前!我的父老鄉親,趕快清醒啊!!

 
分享:
 

如果您喜歡本文章,歡迎給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勵和支持。讓我們一起打拼未來!

 
PayPal在線支付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