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錦濤有可能迫使江澤民在明年兩會前交出軍委主席
 
2003年5月30日發表
 
【人民報消息】據世界日報報道,在SARS風暴尚未退去的時刻,中共總書記胡錦濤展開他就任國家元首後的首次外交出訪之旅。從國際舞臺的亮相來看,這次出訪的機遇已經超過其前任江澤民。胡錦濤不僅要訪問俄羅斯等國,更要參加法國主辦的G8「南北元首非正式對話高峯會」,這是江澤民以往想去,卻因爲要在入世上保持發展中國家地位而不敢去的外交大秀。具體而言,胡錦濤不但要與普京兩度會晤,也將在聖彼得堡和法國與美國總統布什兩次握手言歡,其受到世界輿論的極大關注就不言自明了。

或許,全球媒體希望通過這場外交處女秀,一睹中共第四代領導核心胡錦濤和其「第一夫人」劉永清的個人魅力;而各國領袖則想摸一摸這個外交對手的底牌,以便日後更好地打交道。但對胡錦濤自己來說,這次外交出訪遠遠超出象徵性的外交禮儀,而是通過對外形象的塑造,來強化對內的政治地位,通過外交的亮相,來爭取國內的民意,通過全球元首網路的建立,來打造世界領袖的印象。

說穿了,胡錦濤的這次外交之行,首要目標是走出江澤民的陰影。無論是國內還是國外,一般的看法是江澤民長於作秀,並在國際場合鬧出一些笑話,但他唱歌彈琴背詩講英語的「海派作風」,給人一種長袖善舞的外交內行錯覺,而舉止嚴肅不苟言笑的胡錦濤,則給人某種拙於外交,不能在複雜的國際關係中縱橫自如的印象。因此,在中共外交權力交替的過程中,江澤民利用這種「外交優勢」營造不全退的態勢,並想通過錢其琛、唐家璇這套人馬控制外交決策,爲自己保留政治舞臺。

胡錦濤要打破外交上「江規胡隨」的外界刻板印象,就必須從最外在的形式上做起,改變江澤民外交作秀的「鋪張風格」,以務實簡易的作風開創胡錦濤時代的外交風範。這就是胡錦濤帶頭實行新的出訪禮賓規定,不舉行送迎儀式的背後意義所在。當然,從表面上看,這樣的新人事新作風也符合胡錦濤去年上臺之初要求全黨「艱苦樸素」的邏輯,同時在全國民衆爲SARS共赴國難的時候,這樣的低調也能夠博取民衆支持。

其實,胡錦濤、溫家寶、吳儀這代表中共新勢力的「三個代表」,已經通過「抗煞」壓過了被批評爲到上海去「避難」的江系人馬,贏得了民意的廣泛支持;胡錦濤正可以通過這次外交之行,再把內政上的優勢擴展到外交,全面壓縮江澤民戀棧的權力基礎,迫使江在明年的兩會前提前交出軍委主席的「寶座」,解決「兩個中央」、「兩個中心」的怪異局面,使權力和責任全面配套。正是從這個角度出發,胡錦濤通過所謂公開化透明化的策略,來形成輿論壓力,讓江知難而退。

事實上,江要「垂簾聽政」,就喜歡暗,喜歡祕密,不把自己老態龍鍾但權力慾望很強的真面目展現在民衆眼前,因爲這個特殊狀況,人們也懷疑這次SARS疫情隱瞞的最高決策背後,有江的「黑影」,軍隊不及時支持「抗煞」,也是江貽誤「戰機」。胡錦濤借三六一潛艇失事事件,讓軍事祕密公開化;又借出訪需要在外部世界確立實權領袖的形象之理由,在公開報導的政治局會議上發表國防與軍事觀點,予人已經接掌最高軍事權力的感覺,這是另類造勢的典範。

由此可見,胡錦濤把「抗煞」面臨的政治危機,巧妙地轉化成鞏固權力開創新局的契機,江澤民全面落居下風。不僅如此,胡錦濤通過出訪前「一週自我隔離」的外交手腕,給與海內外一種理性、自律,與國際慣例接軌的新型領袖的形象,其外交決策的內功,絕非表面的嚴肅呆板可以掩蓋得住。有趣的是,克林頓時代,國際外交舞臺講究才氣和表面光,江澤民正逢其時;布什時代,國際外交舞臺講究樸實和率直,胡錦濤相當吻合。從這個角度來觀察,胡錦濤出訪帶來的內外震撼,還是有戲可瞧。

 
分享:
 
人氣:13,242
 

如果您喜歡本文章,歡迎給予打賞。讓我們一起打拼未來!
 
       

 
 

 
 
人民報網站服務條款
 
反饋信箱:[email protect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