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官方疫情頻頻變調 西安交大學生抗議近乎瘋狂
 
2003-5-25
 
【人民報消息】4月26日消失達半個月的軍委主席江澤民,首度在上海露面聲稱「中國控制非典取得了明顯成效」,5月20日出席在日內瓦召開的世界衛生大會的中國衛生部副部長馬曉偉聲說「中國SARS的發病高峰已經過去」,中國官方媒體關於「疫情已經穩定」的報導越來越多,民眾也開始有終於可以松一口氣了的情緒。然而,世界衛生組織(WHO)卻警告說切勿遽下結論。外界擔心中國政府重新在玩數字遊戲,埋下SARS疫情再次爆發的隱憂。與此同時,一度從旅行警告名單中除名的加拿大傳出SARS反撲的消息,中國疫情會否再次反撲,成為許多人日益不安的問題。

據大紀元5月25日報導,SARS疫情的迅速發展似乎讓人眼花繚亂。也許在這種情況下,回顧一下短短的SARS紀年中所發生的一些事情還是十分必要的。

中國官方媒體新華網SARS報導追蹤

4月2日: 現在所能查到的第一篇關於SARS的報導發表,題為「非典型肺炎疫情已得到有效控制」。
4月3日: 「衛生部長就『非典型肺炎防治』答中外記者」,網上至今可見衛生部長張文康的保證:「我負責任地說,在中國工作、生活、旅遊都是安全的」。
4月5日: 「 張文康談非典型肺炎:我以部長名義保證,來華是安全的 」。
4月6日到8日: 「世衛專家說中國出色治療非典型肺炎」、「全國非典型肺炎發病呈緩慢下降趨勢」、「非典型肺炎不必恐慌 痊愈醫生親歷非典型肺炎」。
4月17日: 第一次有不同聲音:「胡錦濤主持政治局會:不得瞞報『非典』疫情」。
4月20日: 「 中共中央:免去張文康衛生部黨組書記 」。
4月23日: 「國務院成立抗非指揮部 吳儀掛帥財政撥款20億」,「抗非典:我們眾志成城」。
4月27日: 「全國防治非典檢疫組:不讓一個疑似病人進出北京」。這個報導間接證實了外界關於北京封城的傳言。
4月30日: 「溫家寶:『非典』防治形勢嚴峻 中國正努力扭轉局面」。
5月1日: 「胡錦濤:群防群控 打一場防治疫病的人民戰爭」。
5月9日: 溫家寶簽署了國務院376號令《突發公共衛生事件應急條例》,規定將對突發公共衛生事件中玩忽職守、失職、瀆職等行為給予行政處分,處罰造謠者、獎勵舉報人員等。
5月17日: 「本網獨家:解讀傳染病刑事案件司法解釋」。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檢察院頒布了「關於辦理妨害預防、控制突發傳染病疫情等災害的刑事案件具體應用法律若干問題的解釋」,最高可動用死刑處決故意傳播SARS者。
5月20日: 「中國代表通報WHO大會:中國非典發病高峰已過」。

疫區大學生生活寫照

一、西安交大:

西安華商報論壇一貼子稱:「4月23日開始,西安大部分高校開始執行『上級』的封校指示。一時間,高校所有出入口被學校保安層層設卡,學生禁止離開校園」,「 隨著這種『野蠻』封校的繼續,越來越多的問題開始顯現」,西安交通大學「學生怨聲載道,甚至出現了部分學生罷餐抗議的行動。該校財經校區兩個足球場大小的面積內,聚集了數千學生,這樣鴿籠式的生活方式勢必對學生心理造成巨大的影響。4月30日晚,該校區宿舍樓突然停電,學生們一週來飽受壓抑的心理防線終於崩潰了,數十個啤酒瓶被從樓上仍下,學生們近乎瘋狂的抗議聲逼退了接警而來的110警車…………野蠻的封校措施甚至讓患病的同學強忍著疼痛去履行一道又一道複雜的請假手續,難道這還算保護學生的健康嗎?複雜得一塌糊塗的請假手續讓越來越多的同學選擇了翻牆這種最無奈的舉措。」

該帖最後還說,「截止發稿日,包括西安交通大學在內的部分西安高校的野蠻封校行為仍在繼續,學生抵制情緒也在積聚之中,校方的打壓行為也已經通過各種渠道傳到教育部、國務院甚至外國媒體的耳朵裡,這些學校的在防非典斗爭中簡單野蠻的做法已經嚴重的損害了中國大學在世人眼中文明開放的形象。讓我們更多的關注這群依然被『關押』在象牙塔中的大學生,讓我們共同呼籲用更理智的方法對付可惡的SARS吧!!!」

二、上海交大:

上海交大論壇:「近日,學校又補充了新的規定嚴格控制在校學生進出校園。非經學院批准並簽發出入校園申請書便不能隨意出入。在此,我們不得不問,要以什麼樣的理由才能申請出入學校呢?學院領導給我的答案是高燒不退,校醫院難以就診予以批准;大四畢業生要與公司簽約予以批准。上海同學因為天氣轉熱回去取換衣物、拿取生活費不予批准;去校外購買食品衣物等不予批准;做家教勤工助學不予批准;家裡有長輩過世,出校參加追悼會不予批准;等等。」

三、北方交大:

「鑒於目前非典疫情,為打好『五月份防治非典的攻堅戰』,進一步加強進出校門的管理,從5月18日6:00起實行新的出入校門制度。規定如下:

1、學生一律不得出入校園。特殊情況需經學校主管領導書面批准,方能出入。
2、教職工憑工作證出入學校;臨時工、外聘人員憑新換發的出入證出入學校;施工單位人員經主管校領導書面批准由學校相關單位人員帶領一次性出入學校,並由相關單位人員負責其在校園內的活動管理。
3、機動車出入學校,車內所有人員均須出示證件接受檢查。
4、外來送貨的個人、自行車、三輪車,不得進入學校,由收貨單位人員到門口接貨。
5、學生看病出入校門要由老師帶領並登記,如學生住院治療,老師應將情況通報門衛。
6、所有進出學校的人員必須測量體溫。
7、繼續關閉南門、西北門、東北門。」

四、把我們當人看待,OK?」

上海大學生除了報怨「不公平」的「囚禁」外,還指責道,「關鍵是學校的教工和交工子女可以進出,這樣一來,首先導致了一種不平衡感;其次,降低了封校的效果,使大家覺得學校裡不如家裡安全(事實上的確如此);再次,給大家一種校領導不關心學生利益的感覺(其實學校也是為大家好)。因此,這次封校之舉,我個人認為是一次在緊急環境下作出的匆忙決定,作個不恰當的比喻,就好象蘇俄建國後採取的戰時共產主義政策一樣。」

另一個帖子則說,「封了這麼久了,一直不願意說什麼時候解封,這也就罷了,還不讓我們集體活動,這也就算了,還不給我們補償,這也就免了,還不把我們當人看待,比如最近的11號公告,竟然提醒我們小心溫度計掉地上引起水銀中毒!我們交大學生難道真的白癡到這個地步嗎?

「求求交大上層建築,把我們當人看待,OK?」

趁火打劫

一位學生家長也在網上發帖子說,「可在我們這裏的衛生院卻借機撈錢。他們以每平方米0.4元(包括地面、牆壁和門)給我們當地的經營戶『消毒』。我們每戶被敲詐勒索了近一百元錢,由此他們這些『白狼』每天收入近萬元:這真是發財的好路子!最可氣的是我們發現他們這些「白狼」竟然給我們噴的過氧乙酸的濃度竟然遠遠不夠,根本就沒有達到消毒的目的!這是其一。

「 其二,西安市郭杜鎮醫院的『白狼』竟然以劣質的中藥出售給我們。昨天我去買防『非典』的中藥,回來去熬的時候發現有一些中藥竟然發黴了。這能吃嗎?我給縣衛生局打電話投訴,結果也不了了之!而且他們把一副藥賣16元,合理嗎?

「其三,他們醫院的醫生竟然沒有任何防護設施,這樣如果有一位醫生染上『非典』,那麼我們鎮就全完了!

「我們最痛心的是我們的西安電視一臺在本地作採訪的時候竟然沒有發現任何問題。哎!哎!哎!我們的媒體呀,真不知道以後還信不信他們?

「 我以一位父親的名義,為了我們的後代求你們:請來一下我們這裏作最真實採訪吧!(最好是暗訪)

「謝謝你們!」

疫情再次爆發的隱憂

4月26日消失達半個月的軍委主席江澤民,首度在上海露面聲稱「中國控制非典取得了明顯成效」,5月20日出席在日內瓦召開的世界衛生大會的中國衛生部副部長馬曉偉聲說「中國SARS的發病高峰已經過去」,新華網5月24日的最新報導之一是「北京稱有信心、亦有能力防止新一輪的疫情爆發」,於是,在中國官方媒體傾向樂觀的報導聲中,「整個城市從沉寂變得熱鬧起來」。然而,世界衛生組織(WHO)卻警告說切勿遽下結論。外界也在擔心中國政府重新在玩數字遊戲,埋下SARS疫情再次爆發的隱憂。與此同時,一度從旅行警告名單中除名的加拿大傳出SARS反撲的消息,中國疫情會否再次反撲,成為許多人日益不安的問題。尤其是醫療資源匱乏的廣大農村地區的SARS隱憂依然十分嚴重。

 
分享:
 

如果您喜歡本文章,歡迎給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勵和支持。讓我們一起打拼未來!

 
PayPal在線支付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