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沦陷上海帮按计划夺权遇阻 中国客观上已启动迁都“程序”
 
作者:张伟国
 
2003-5-16
 
【人民报消息】自从萨斯疫情泛滥以来,被十六大和今春"两会"粉饰的中共最高层权力斗争,渐渐露出端倪:一边是胡锦涛、温家宝、吴仪处在第一线冲锋陷阵,培植民意,但这种四处奔忙竟然有点像是不得要领的"独角戏";一边是江泽民四月上旬早早的避走上海,在远离疫情中心的安全地带遥控上海帮静观其变,伺机"收拾旧山河"。

江泽民在上海接见外宾,在上海签署调动军医支持抗疫的命令,也是从上海出发到大连去"慰问"遇难潜艇官兵的家属,此间他非单没有到疫区慰问,甚至连北京都过门不入……世人心知肚明的是:因为江泽民现在身居上海,而江泽民又掌握著中共事实上的最高权力,上海便是江泽民的"行宫",自然而然的成为中南海以外的又一个权力中心。

这已经印证了中国目前已经出现了两个权力中心的说法,也证实了胡锦涛作为邓小平钦定的江泽民接班人,并没有继"第三代"之后成为所谓的"第四代核心"。其实,中共历史上屡屡发生"两个司令部"的斗争,无独有偶,毛泽东当年也是以上海为基地对被他称为"针戳不进,水泼不进"的北京展开"炮打司令部"的文化大革命;九二年邓小平所谓的"南巡"不也正是两个权力中心的产物?!看来只要中共最高权力新旧更替的机制无法健全起来,这种权力格局的隐患就无法从根本上排除。

对于两个权力中心的斗争,毛泽东主政时期一直将其称为"两条路线斗争",而且也经常给政治对手按上一个"另立中央"的滔天大罪名,当年张国焘离开延安是被按上这个罪名的,文革中林彪出走,中共中央文件也指责他企图南下广州"另立党中央"。不过,对于目前出现的两个权力中心,到底谁将背上"另立中央"的罪名,就看双方较量结果到底谁占上风了。

江泽民堂而皇之在上海正式"办公",算不算另立中央现在尚无法定论,因为中共最主要的政治资源还在他手上,万一胡锦涛、温家宝出现"纰漏",上海帮以"吊民伐罪"名义北上勤王也不是完全没有可能的。即便这还是有待证实的"后话",眼下上海作为权力中心的迹象已经浮上台面,随著萨斯疫情的肆虐,"放弃北京,死守上海"、"保卫江主席"等说法开始在中国社会迅速传播……上海的文人也开始公开著文探讨"中国社会的公共领域为什么会以上海为中心得以形成",舆论造势虽然谈不上紧锣密鼓,但也绝非空穴来风。

在上海帮眼里北京是要沦陷了,这不仅是指北京遭受萨斯疫情的全面入侵,而且也是指胡温接领导抗疫工作主动出击,尤其是在作出与世界卫生组织配合、彻底公开疫情、罢免张文康孟学农等项重大决策之后,上海帮要想按照江泽民原先的如意算盘接掌最高权力,遇到了出乎预料的巨大阻力。江泽民到上海"易地而战",此举退可以避其锋芒,保存并重新整合上海帮的实力,进可以"另立中央"放手大干,最终取中南海而代之。

放在这种背景上看,上海就不仅仅是一个中国最大的国际都市、经济中心,已然成为一个有可能取代北京的政治"首都"。这就使我想起,在八十年代初期那阵思想比较开放的宽松时期,因为沙尘暴的侵袭等环境因素,使得北京有些圈内知识分子开始讨论中国的迁都问题,在各式各样的意见里,既有为了谋求大一统的统治稳定、兼顾历史传统经验而主张内迁西安;也有以有利经济发展与便利港台和国际社会联系,而主张南迁的,其中南京、上海、广州都是备选之地。在江泽民上台以后,国内有心人士也曾放风说这是顺应经济现代化的开放大势,是接续了蒋介石江浙财团对中国发展的主导权……

如果讲,过去的那种关于迁都的议论,抑或江泽民统治集团代表了中国南方尤其是沿海地方利益的说法,仅仅是一种舆论试探的话,江泽民这次冒天下之大不韪,公然在上海运作他的权力中心,似乎在客观上已经启动了中国的迁都"程序",至少在完成迁都之前,上海与北京一样都是中国的权力中心,也就是中国现在出现了两个首都:老首都北京,新首都上海,眼下前者更多的具有形式上的意义,后者却越来越具有实质意义。抗战时期,当时首都南京沦陷之后,国民党政府迁播重庆,当时把重庆称为"陪都",现在的上海是否也是中共中央政府的陪都呢?中国未来到底定都何处,最终有可能要取决于到底是胡温"南下",还是上海帮"北伐"。

(自由亚洲电台)

 
分享:
 

如果您喜欢本文章,欢迎给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励和支持。让我们一起打拼未来!

 
PayPal在线支付

 
文章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