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央警衛團功能被廢 江澤民逃離中南海 (多圖)
 
2003-5-1
 
【人民報消息】

防衛森嚴的中南海並不保險
大陸SARS疫情嚴峻,被視為是六四以來中國領導人所面對的最嚴重危機。去年11月廣東就出現了首例SARS感染病人,隨後幾個月內就令香港草木皆兵,甚至擴散到世界其它國家,而中國政府卻直到十天前才下令全國防堵疫情。中國政府對SARS疫情的反應如此遲緩,令外界或大惑不解,或猜測紛紛。

江澤民需要絕對穩定

在去年11月16日中國廣東出現第一起SARS病例時,正是中共十六大剛結束,全國掀起學習貫徹「三個代表」及「十六大精神」的高潮,宣傳SARS無疑與「十三年盛世」的「十六大精神」不協調。況且當時的國家主席江澤民在十六大上不僅玩弄政治陰謀,在中共核心權力機構安插了多數親信,甚至還通過一次準軍事政變僥幸保住了中央軍委主席一職,因此需要一段絕對穩定時期,以便在幾個月後的「兩會」上繼續鞏固自己「垂簾聽政」的地位。

當然,在三月兩會期間,「穩定」的迫切性則更加突出。據報導,三月初北京就已經出現首起SARS病例,北京市將情況上報,被上面扣押。不過,最後這卻成了導致北京市長下臺的動因。果然,「穩定」成效顯著,兩會期間,江澤民不僅保住了國家軍委主席一職,其親信們也紛紛在政協及政府中占據多數重要位置。

江澤民通過十六大及兩會在黨政軍中大量安插親信的做法可以說是明目張膽,因此在兩會接近結束期間反江聲浪突然高漲,江澤民本人及其重要親信幾乎全部低票當選,有的甚至是差強人意,弄的江澤民連喊「這種情況不正常」。

然而,就在兩會剛結束,美伊戰爭爆發,這對只剩下軍委職務的江澤民來說,無疑是轉嫁危機,加強軍頭政治權威的絕好時機,於是江澤民下發「二級戰備」令,全國媒體全力投入伊拉克戰爭報導,大肆煽動反美情緒,令新上任政府領導人胡錦濤、溫家寶幾乎找不到「全面、公正、客觀報導SARS疫情」的空間。

然而,就在這時,令江澤民魂飛魄散的事情發生了。

SARS闖進中南海

3月23日,商務部貿易國際事務部門副部長朱洪從泰國出差返國後就染上SARS病倒了,和他搭同一班飛機的芬蘭籍「國際勞工組織」官員亞柔則在四月七日因SARS死亡,成為中國境內第一位死於SARS的外籍人士。中國衛生部宣布了亞柔的死訊,但對朱洪染病一事秘而不宣。

據消息人士透露,至少還有其他三位在經濟和貿易部門感染道SARS。此外,四月初,中國最大國營金融企業「中國國際信托投資公司」的集團原常務副總經理李冀凱染上SARS,在國營企業中也造成一個嚇人的波動。該公司董事長王軍(已故大老王震之子)已遭到隔離檢查,和朱洪共事的其他部長已遭到隔離。


防衛森嚴的中南海並不保險
特別是當陳雲84歲的妻子于若木的一名女傭人染上SARS,讓江澤民等意識到防衛森嚴的中南海並不保險,中央警衛團根本就不是SARS的對手。因此,江把死神降臨的「中南海」丟給了一直請求公開SARS疫情促進病疫防治的胡錦濤和溫家寶,於4月初逃亡上海。

一位認識於女士的人指出,于若木住在中共領導人聚居的中南海,女傭人就在那兒工作。雖然外界不知道住在中南海那一帶領導人的名單,但據說江澤民在那附近有一棟房子。

目前包括國家主席胡錦濤等在內的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是否接觸到SARS病毒雖無從得知,但根據中南海內部的工作人員透露,當局已將中南海內數目不明的人隔離。

當局被迫改變政策

中國在過去共產黨統治的五十五年裡曾經歷了許多次自然和人為的大災難,包括洪水、饑荒、地震、流感,使數以千萬計的人民失去了生命,但當局通常都採取封鎖媒體報導手法隱瞞事實,有時為了不至對政權穩定產生負面影響,甚至公開完全否認事實的存在。

到目前為止,據29日中國衛生部公布的最新數據,在全國有3,303人受感染,其中只有148人喪生,這對與「死人的事情是經常發生的」中共來說實在是不值一提,與持續性在中國鄉村發展的二百多萬人感染愛滋病比起來也不是什麼大規模災難,但當局這次卻動用了各種政治、經濟、軍隊的資源來對抗。

外界雖普遍認為,這是由於自亞洲鄰居、國際組織和外國投資者的壓力迫使中共當局改變政策,以更公開的方式對治SARS病疫。但一些分析家卻不以為然,指出這極可能是中南海感受到SARS的直接威脅後才改變的。


防衛森嚴的中南海並不保險
香港的「法國當代中國研究中心」一位專家珍.皮耶.卡貝斯登說,中共大佬們大概從長征直到內戰以後,就再沒有象這次這樣直接感受到生命威脅了。卡貝斯登表示,對大佬們來說,「這問題不僅僅是一個遠離中央的貧窮人民的問題了」。

就如同在中國領土的香港,當醫院管理局首席執行長何威廉三月底感染SARS後,香港當局才決定關閉學校和強制隔離來對抗這嚴重的爆發一樣,SARS的擴展嚇壞了中國的實權人物。

胡溫壓力巨大

現在,江澤民把防治病疫的「大權」丟給了中國國家主席胡錦濤和國務院總理溫家寶,並率領一幫人隔江觀火,胡溫所承受著的壓力無疑是巨大的,溫家寶直言不諱地對記者表示:「我的壓力很大」,這幾天晚上躺在床上,常常不自禁地流淚。而胡錦濤更是到軍事醫學科學院微生物流行病研究所和中國科學院北京基因組研究所急呼:已經到了「極端緊迫」的時候了!不可諱言,中國目前這場嚴峻的SARS疫情,無疑是自1989年六四以來中國領導人所面對的最嚴重危機。

 
分享:
 

如果您喜歡本文章,歡迎給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勵和支持。讓我們一起打拼未來!

 
PayPal在線支付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