卡斯特羅一封信搞定百姓 老江一縮頭傳言四起(多圖)
 
鄂新
 
2002-12-26
 
【人民報消息】12月21日是古巴革命領袖菲德爾卡斯特羅25年來頭一次沒有出席國民大會的全體會議,到25日已經超過一個星期沒有在公共場合出現。12月24日古巴官方《格拉瑪報》頭版刊登了卡斯特羅致全體人民的公開信,解釋他病休的原因。

老江啊,看了這封信俺感動得直流鼻涕,也介紹給您看看,嘖嘖,人家老卡一個星期沒露面,就趕快寫信,通知大家到底是咋回事,讓老百姓把提摟起來的心趕緊放進肚子裏,讓世界上反卡勢力沒有可趁之機。您咋經常一猛子扎下去,一點兒動靜沒有了呢?過去好多好多天才開會規定不許信謠傳謠呢?

西方媒體報導說,76歲的卡斯特羅已經統治古巴44年。雖然近來他的行動開始顯得有些遲緩,但他體力充沛,精力過人是世界聞名的,幾乎成了“神話”。他的工作日程比任何國家領導人都緊張繁忙,一個星期要參加幾次公共活動,連續幾個小時發表演說,經常通宵達旦地會見外賓,研究政府工作報告。

老卡咋這麼辛苦,老百姓還沒混上電視機看呢?還是您上回給送去的,外加4億元。

法新社邁阿密11月13日報導,卡斯特羅兒子的前未婚妻多拉杜所擁有的UNIVISION 電視臺今天播出「卡斯特羅秘密生活」的電視片,片中顯現出卡斯特羅「既疲倦又衰老」的一面。介紹這份錄影帶的記者說,下幾集播出的內容,將會看到一個身著外套與拖鞋,「既老又倦」的卡斯特羅,與他平日公開露面時穿著整齊的草綠色軍服,神采奕奕的樣子不可同日而語。到底是多了幾個卡斯特羅,還是吃了什麼特殊補品?


神采奕奕的卡斯特羅
古巴人民已經習慣了卡斯特羅無窮的精力。2001年6月他在一個電視實況轉播的萬人集會上發表演說時突然暈倒,古巴舉國震驚,不少人流淚痛哭。而幾分鐘後,卡斯特羅又神采奕奕地出現在講臺上,他要讓全世界都知道他還是“完整的一塊”("entero" -- all in one piece)。

儘管看著還是“完整的一塊”,但卡斯特羅已經指定他的兄弟勞爾為接班人。看來近年外界傳言卡斯特羅患有各種疾病,包括前列腺炎、心臟病、帕金森氏綜合症和中風,不是捕風捉影的。老江,人家能傳位給兄弟,您傳給誰了?曾慶紅?他好像最近沒把您放在眼裏吧?半個月篡了六次權,四次越過胡錦濤擅自往下發文件,越過小胡這正常,不尋常的是他怎麼沒有請您過目呢?他一個人說了就算了?那您垂了半天簾子聽誰的政啊?

對了,俺今天是要向您介紹卡斯特羅的公開信的,俺覺得您也應該時常寫寫這樣的信,給俺們有個交代。

12月21日當天,古巴國民大會500多名代表在宣讀完卡斯特羅的公開信後,起立歡呼。於是老卡在聖誕節前夜又發表了致古巴人民的公開信。全文翻譯如下:

我的病休史

我的同胞們:

我被告知許多公民希望了解我目前的健康狀況。在這裏我要盡量周詳地告訴你們。

這件不合時宜的荒唐事使我不得不退出日常工作。它是這樣發生的:12月16日星期一晚上,我發覺左腿外部膝蓋和腳踵之間的地方有點不舒服。我看到那裏發紅,並覺得發熱,有些痛,像是螞蟻、蚊子或是其它什麼蟲子咬的。記得早上我曾抓撓那裏,把皮膚抓破了,出現一個小傷口。毫無疑問,皮膚上常見的機會主義細菌們(Germenes oportunistas)趁機從傷口進入。醫生們通常把這類症狀歸因於葡萄球菌。它們到處都是,有時會讓人生病。那天晚上,醫生囑咐我把腿平放,並用生理鹽水對傷口冷敷。我整晚都沒有站起來,醫生還開了幾粒藥片幫助消炎。


76歲的卡斯特羅的漫畫
17日和18日,我都嚴格按照醫生囑咐的去做。18號晚上已經訂好要會見外國使節,這讓我很擔心。我不能缺席,於是就去了。經過幾個小時的接待、會見和談話,19日凌晨我回來後發現腿上感染部位紅腫得更厲害了。初步診斷是蜂窩織炎(celulitis),必須採取措施防止它發展成淋巴管炎(linfangitis)。20號星期五下午6點有大學學生聯合會80周年慶祝大會,21號週六上午10點還有國民大會最後一次會議。對我來說,這兩項活動都非常重要,必須參加。

我被告知要進行冷敷、服用抗生素,把腿放平,所以只好在電視上看大學聯合會周年慶的轉播。而國民大會讓我左右為難。國民大會我必定出席,一次也沒落下,可以說創下了奧林匹克記錄,或者是世界冠軍。這次可要被迫中斷了。我該不該破壞紀律呢?

更糟糕的是,我知道儘管有抗生素和其它現代醫藥,蜂窩織炎或淋巴管炎除了臥床休息沒有更好的療法。除了告退沒有其它辦法。保護我的左腿是一項責任。我用它從事多項體育活動,踢足球、長跑、跳遠、游泳、爬山。我曾在馬埃斯特拉山區跋涉數千里,在Escambray和Giron同戰士們一道行軍,參加人民戰鬥隊的長征(Las Marchas del Pueblo Combatiente)。這條“左腿”在政治上為我引路,從未讓我失敗。我現在不能背叛它。

醫生們起初保證三、四天就能恢復,現在已經拖了一個多星期。傷口最終轉為淋巴管炎初期,但休息和藥物治療已經將它全部治癒。過不了多久我的左腿就能康復如初了。
這些天我不知道學了多少有關蜂窩織炎、淋巴管炎、抗生素、冷敷等等醫療知識。我現在已經變成了蚊子和其它害人昆蟲的死敵。我也發誓再也不去用手抓撓蚊蟲叮咬的傷口了。

沒有人覺得我失去了時間。借助電視我得以緊跟國內外發生的大事,借助電話我能夠與所有必要的同伴們保持聯繫。我甚至要比平常處理更多的事務,也有更多的時間來讀書,睡眠也比平常多出一道兩個小時。每天我仍然保持平均16個小時的凈活動時間(16 horas de actividad neta)。

休息是多麼重要啊!我不禁回想起蒙卡達起義後在監獄度過的那22個月。在我一生中從來沒有像那時候有這麼多自由支配的時間,能夠讀這麼多書。在那以後的革命和日常工作把我們變成了奴隸。遇到特殊時期,我們忙得忘記了還有時間、週末、假期和休息的概念。愉快的革命工作使我上癮,儘管我已經加倍努力,還總是覺得時間不夠。
我不希望這次病休延長下去。我現在很好,親愛的同胞們,我對革命的未來比以往任何時候都更加樂觀!

感謝你們通過各種渠道表達對我的支持和鼓勵!

此致

兄弟般的敬禮

菲德爾卡斯特羅

2002年12月24日晚11時30分

 
分享: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