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黄历了!江泽民还以为自己是胡锦涛的婆婆呢(多图)
 
鲍光
 
2003-2-4
 
【人民报消息】中华人民共和国的专政铁拳到底砸向谁?

中国人从来没明白过,外国人更莫明其妙。

不过江泽民当政这些年中国人越来越明白了,外国人干脆给江泽民一个“人权流氓”的衔位。

2002年11月24日至25日,中央政治局召开了新一届政治局第一次扩大会议。新上任的总书记胡锦涛在会上指出目前大陆社会上和政治上的严峻问题,首次提出「不能以专政手段来对待社会上的反对声音和反对活动」。

2002年12月4日,中央召开纪念宪法公布二十周年的大会。胡锦涛以「树立宪法权威」为主题讲了话。这可是江泽民当政十三年来从来听不到的声音。

2003年1月6日傍晚,安徽省合肥工业大学三名三年级女生,在横过马路时,被一辆闯红灯的货车撞倒,造成二死一伤的交通事故。1月7日上午,学生开始打着横幅标语「整顿官僚交通秩序,保障人民生活安全!」静坐抗议。下午一时,该省的喉舌奉旨编造「大学生乱闯红灯车祸」报道见报后,事态恶化。

下午有一万二千多名学生及二百余名教职员工聚集在安徽省委,打出「还我同学,严惩凶手!」、「社会有何公理?」、「何为三个代表」、「人民政府为谁?」等横幅。事态一直发展到1月10日上午,还有上千名学生在校门口集会,并打出宪法条文,回答省政府副省长的劝导。

一月七日晚、八日下午,中央政治局、政治局常委会,分别召开了紧急会议。在政治局会议上,都认为:一宗交通事故引发万多名师生示威抗议,说明党和政府的工作、社会环境问题的严重性。政治局常委对这一问题都承认:一万多名学生、老师走上街头示威,反映出学生对现实环境有较强烈的意见,对官僚主义作风有较强烈不满。

胡锦涛在会上说:无论是社会环境治理、是学习、生活条件,事件发生了,或者没有发生,问题是客观存在的,这在很大程度上党是要负责的、要承担的,否则怎能代表人民意志、维护人民利益呢!


谁的责任?
胡锦涛这是解决问题的态度,把事故的根源找出来,消灭它,把大事化小,就舒解了人们的一部份愤怒和怨气。但胡锦涛的话象一颗炸弹炸了蛤蟆坑。

江泽民在政治局会议上气得嘴歪眼邪,影射胡锦涛在党内分工抓青年工作、共青团工作有重大失误,要承担过失。江泽民在会议上说:近几年高等院校上街、职工上街、政府部门青年干部上街示威事件不断发生。不少示威、游行的性质不是单纯对政策没有落实,对某事件反对、不满而激化起来,发泄一下。不要这样简单化,不要这样短视。相当部分青年、学生示威游行的背后有人、有一股势力在挑动、策划,利用青年、学生的特点,抓住党和政府工作失误或问题要把事情搞大,目标是对着共产党领导,对着社会主义制度,对着三个代表思想的。

与会者互相对视、摇头、叹气。可江泽民越说越来劲,大有当时要罢免胡锦涛的总书记职务之势。

看来确实象王冶平说的,江泽民有非常严重的幻听幻觉症,他总怀疑别人背后有人操纵,他怎么不想一想,是不是他在被什么操纵,才这样思路混乱,说话颠三倒四?

江泽民还说:去年青年学生、共青团组织走出校园,未经批准游行、示威、请愿,有一千三百多次;在校园内搞未经校方批准的集会、研讨会和时事沙龙,有二千多次;近百分之八十的大学都有「自由化」、非正常活动。我们在青年工作上、学生工作上、共青团工作上,是个极大的问题,没有从八七年、八九年青年学生的政治风波事件上,正反总结出经验,近几年来,表现得更是突出。谁都不能保证,某天早上或晚上,几万、几十万,甚至上百万学生、教师上街游行示威,包围省委、包围中南海,再加上其他系统的青年都上街,使政府处于瘫痪、使社会处于混乱的动荡局面不会发生!

江泽民确实说在点子上,他把自己违反宪法的部份具体罪行说的很清楚,连自己独裁者最后应有的下场都做了预言!


「中国六四真相」广告牌
江泽民在会上还提出:要求政治局、国务院借合肥工业大学、武汉大学(学生、教师二千多人自发地举办纪念校长李达受迫害致死逝世二十七周年反思会)、山东大学(共青团和学生会举办「三个代表思想与今日共产党」辩论大会)、云南大学(七千多名师生集会提出「反人治、反官僚、反腐败」的「三反」)等事件,总结、检讨在青年学生工作上、共青团建设工作上,存在着「五不敢」(不敢正视、不敢抓、不敢管、不敢指导、不敢解决),造成后患无穷的恶果。

江泽民这段话不能不让人恢复对六四的记忆:这个十三年前踏着六四青年学生的尸骨爬上三位一体宝座的最大受益者至今对学生仍怀着深深的刻骨仇恨。

江泽民还点了合肥工业大学及其他大学,他说,迟早要搞事的。江还说,从一月七日事件的性质、要求,是对准共产党的领导、对准三个代表的,建议要统一内部认识和立场,在短期内,就「一.七」事件发个文,在省、部一级通一通,有个思想准备。

准备什么呢?为血腥镇压做舆论准备吗?六四吃出了甜头,现在再这么干恐怕就得吃苦头。


学生示威
对于江泽民的上述言论,一些出席和列席的与会者尉健行、丁关根、田纪云、李铁映、姜春云以及现任政治局常委吴官正、政治局委员张立昌、周永康、回良玉等,都提出不同意见、反对江泽民影射胡锦涛对青年学生、共青团工作造成被动局面要承担责任,而自己却是永远正确的代表。

多么大的变化啊,十六大刚开过没两个月,江泽民的“核心”地位已经被釜底抽薪,只有大年三十新华社报导中的“江前胡后”这几个字还在勉强给他留点面子。而中共高官们都正在自觉地向胡总书记靠拢。小媳妇终于熬成了婆。

尉健行说:党内空的、无谓的、陈旧教条的东西太多,在党内根深蒂固,形成惯例。对此,党的领导集体要负责任的,作为党的核心江泽民要负主要责任。青年学生和学校问题,主要是党内的问题,党的方针、政策不能与时俱进,不能适应社会的实际状况。

丁关根更指出:大学的学生问题,一是出在体制上,就学生对国事关注、对政治关注,基本上是控制、冷却、反对;二是出在共产党自身建设上,丧失了领导的凝聚力;三是出在教育方针、政策上,对学生的束缚。


陈至立
说到这里,不能不提到江泽民的情妇、1942年出生的教育部长陈至立,陈从1998年3月起任教育部部长至今已经近五年了,中国的教育界被她搞得乌烟瘴气,都到了要给秦桧平反的地步了,而江泽民却把责任统统推给了胡锦涛。原因无非是妒嫉胡锦涛“抢”了他的“总书记”!

在会上,讨论由曾庆红审议草拟、江泽民定稿的人民日报社论《学生要珍惜大好时光》,原订一月十日见报,由于讨论时争议激烈而不得不搁置,流产了。

江泽民还以为自己是胡锦涛的婆婆呢,那是老黄历了!

 
分享:
 
文章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