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黃曆了!江澤民還以為自己是胡錦濤的婆婆呢(多圖)
 
鮑光
 
2003-2-4
 
【人民報消息】中華人民共和國的專政鐵拳到底砸向誰?

中國人從來沒明白過,外國人更莫明其妙。

不過江澤民當政這些年中國人越來越明白了,外國人乾脆給江澤民一個「人權流氓」的銜位。

2002年11月24日至25日,中央政治局召開了新一屆政治局第一次擴大會議。新上任的總書記胡錦濤在會上指出目前大陸社會上和政治上的嚴峻問題,首次提出「不能以專政手段來對待社會上的反對聲音和反對活動」。

2002年12月4日,中央召開紀念憲法公布二十周年的大會。胡錦濤以「樹立憲法權威」為主題講了話。這可是江澤民當政十三年來從來聽不到的聲音。

2003年1月6日傍晚,安徽省合肥工業大學三名三年級女生,在橫過馬路時,被一輛闖紅燈的貨車撞倒,造成二死一傷的交通事故。1月7日上午,學生開始打著橫幅標語「整頓官僚交通秩序,保障人民生活安全!」靜坐抗議。下午一時,該省的喉舌奉旨編造「大學生亂闖紅燈車禍」報導見報後,事態惡化。

下午有一萬二千多名學生及二百餘名教職員工聚集在安徽省委,打出「還我同學,嚴懲兇手!」、「社會有何公理?」、「何為三個代表」、「人民政府為誰?」等橫幅。事態一直發展到1月10日上午,還有上千名學生在校門口集會,並打出憲法條文,回答省政府副省長的勸導。

一月七日晚、八日下午,中央政治局、政治局常委會,分別召開了緊急會議。在政治局會議上,都認為:一宗交通事故引發萬多名師生示威抗議,說明黨和政府的工作、社會環境問題的嚴重性。政治局常委對這一問題都承認:一萬多名學生、老師走上街頭示威,反映出學生對現實環境有較強烈的意見,對官僚主義作風有較強烈不滿。

胡錦濤在會上說:無論是社會環境治理、是學習、生活條件,事件發生了,或者沒有發生,問題是客觀存在的,這在很大程度上黨是要負責的、要承擔的,否則怎能代表人民意志、維護人民利益呢!


誰的責任?
胡錦濤這是解決問題的態度,把事故的根源找出來,消滅它,把大事化小,就舒解了人們的一部份憤怒和怨氣。但胡錦濤的話象一顆炸彈炸了蛤蟆坑。

江澤民在政治局會議上氣得嘴歪眼邪,影射胡錦濤在黨內分工抓青年工作、共青團工作有重大失誤,要承擔過失。江澤民在會議上說:近幾年高等院校上街、職工上街、政府部門青年幹部上街示威事件不斷發生。不少示威、遊行的性質不是單純對政策沒有落實,對某事件反對、不滿而激化起來,發泄一下。不要這樣簡單化,不要這樣短視。相當部分青年、學生示威遊行的背後有人、有一股勢力在挑動、策劃,利用青年、學生的特點,抓住黨和政府工作失誤或問題要把事情搞大,目標是對著共產黨領導,對著社會主義制度,對著三個代表思想的。

與會者互相對視、搖頭、嘆氣。可江澤民越說越來勁,大有當時要罷免胡錦濤的總書記職務之勢。

看來確實象王冶坪說的,江澤民有非常嚴重的幻聽幻覺症,他總懷疑別人背後有人操縱,他怎麼不想一想,是不是他在被什麼操縱,才這樣思路混亂,說話顛三倒四?

江澤民還說:去年青年學生、共青團組織走出校園,未經批准遊行、示威、請願,有一千三百多次;在校園內搞未經校方批准的集會、研討會和時事沙龍,有二千多次;近百分之八十的大學都有「自由化」、非正常活動。我們在青年工作上、學生工作上、共青團工作上,是個極大的問題,沒有從八七年、八九年青年學生的政治風波事件上,正反總結出經驗,近幾年來,表現得更是突出。誰都不能保證,某天早上或晚上,幾萬、幾十萬,甚至上百萬學生、教師上街遊行示威,包圍省委、包圍中南海,再加上其他系統的青年都上街,使政府處於癱瘓、使社會處於混亂的動蕩局面不會發生!

江澤民確實說在點子上,他把自己違反憲法的部份具體罪行說的很清楚,連自己獨裁者最後應有的下場都做了預言!


「中國六四真相」廣告牌
江澤民在會上還提出:要求政治局、國務院借合肥工業大學、武漢大學(學生、教師二千多人自發地舉辦紀念校長李達受迫害致死逝世二十七周年反思會)、山東大學(共青團和學生會舉辦「三個代表思想與今日共產黨」辯論大會)、雲南大學(七千多名師生集會提出「反人治、反官僚、反腐敗」的「三反」)等事件,總結、檢討在青年學生工作上、共青團建設工作上,存在著「五不敢」(不敢正視、不敢抓、不敢管、不敢指導、不敢解決),造成後患無窮的惡果。

江澤民這段話不能不讓人恢復對六四的記憶:這個十三年前踏著六四青年學生的屍骨爬上三位一體寶座的最大受益者至今對學生仍懷著深深的刻骨仇恨。

江澤民還點了合肥工業大學及其他大學,他說,遲早要搞事的。江還說,從一月七日事件的性質、要求,是對準共產黨的領導、對準三個代表的,建議要統一內部認識和立場,在短期內,就「一.七」事件發個文,在省、部一級通一通,有個思想準備。

準備什麼呢?為血腥鎮壓做輿論準備嗎?六四吃出了甜頭,現在再這麼幹恐怕就得吃苦頭。


學生示威
對於江澤民的上述言論,一些出席和列席的與會者尉健行、丁關根、田紀雲、李鐵映、姜春雲以及現任政治局常委吳官正、政治局委員張立昌、周永康、回良玉等,都提出不同意見、反對江澤民影射胡錦濤對青年學生、共青團工作造成被動局面要承擔責任,而自己卻是永遠正確的代表。

多麼大的變化啊,十六大剛開過沒兩個月,江澤民的「核心」地位已經被釜底抽薪,只有大年三十新華社報導中的「江前胡後」這幾個字還在勉強給他留點面子。而中共高官們都正在自覺地向胡總書記靠攏。小媳婦終於熬成了婆。

尉健行說:黨內空的、無謂的、陳舊教條的東西太多,在黨內根深蒂固,形成慣例。對此,黨的領導集體要負責任的,作為黨的核心江澤民要負主要責任。青年學生和學校問題,主要是黨內的問題,黨的方針、政策不能與時俱進,不能適應社會的實際狀況。

丁關根更指出:大學的學生問題,一是出在體制上,就學生對國事關注、對政治關注,基本上是控制、冷卻、反對;二是出在共產黨自身建設上,喪失了領導的凝聚力;三是出在教育方針、政策上,對學生的束縛。


陳至立
說到這裏,不能不提到江澤民的情婦、1942年出生的教育部長陳至立,陳從1998年3月起任教育部部長至今已經近五年了,中國的教育界被她搞得烏煙瘴氣,都到了要給秦檜平反的地步了,而江澤民卻把責任統統推給了胡錦濤。原因無非是妒嫉胡錦濤「搶」了他的「總書記」!

在會上,討論由曾慶紅審議草擬、江澤民定稿的人民日報社論《學生要珍惜大好時光》,原訂一月十日見報,由於討論時爭議激烈而不得不擱置,流產了。

江澤民還以為自己是胡錦濤的婆婆呢,那是老黃曆了!

 
分享:
 

如果您喜歡本文章,歡迎給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勵和支持。讓我們一起打拼未來!

 
PayPal在線支付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