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何九常委公開亮相推遲38分鐘?
 
林立
 
2002-12-7
 
【人民報消息】中共的十六大出了不少令人震驚的事情,這裏再給大家說一個。

原訂於十一月十五日上午十一時,新當選的九名政治局常委與新聞界見面,但一直推遲到十一時三十八分,才出來亮相。

由於代表和記者手裡都有一份日程表,常委沒有按時亮相,這是個非常敏感的問題,沒有特殊情況是不會推遲的。在外國新聞界一再追問下,中共十六大新聞發言人吉炳軒面無表情地說:這是技術問題,重大會議都有這種情況。吉又稱:這不是會場要關心的問題,再問,也無可奉告。

後來國內記者又問到類似的問題時,吉炳軒的一腔怒火終於有地方發泄了,他答道,我不明白,你們要關注推遲半小時做什麼。要關注,你們就去問中辦主任王剛同志,問你們所屬代表團的團長去。

自從江澤民當政以來,「密」「蜜」字越來越多,不同的地方要保守不同的「密」「蜜」!

在江澤民看來,凡是江氏政治流氓集團的醜事,惡事都是絕密,不許泄密。

但大糞再捂也是大糞,而且無論怎麼捂也要發出味兒來,那可不是巴黎香水的味兒。

《爭鳴》12月刊透露,在十六屆一中全會對政治局委員和常委的選舉中,江家幫得票極低,見不得人,故嚴禁外泄。但此次選舉,極不得人心,故社會上強烈要求公布選舉結果。

罕見的選舉結果

九名常委推遲三十八分鐘向外界亮相,確是「技術」問題,因為發生了罕見的選舉結果。一中全會選舉政治局委員、政治局常委,點票後,胡錦濤、曾慶紅和中辦主任王剛,立即到休息室向江澤民匯報。有幾位江澤民愛將的票數極低,有的在百分之三十以下,有的在百分之十以下。六十分剛及格,這樣常委是否要更換?

江澤民裝傻地說:難以想像的結果發生了,只能接受嚴酷的現實。一些同志工作會有阻力。我還是這麼幾句話.班子要更加團結,不要爭論不休,要民主集中。要對中央委員、候補中央委員重申一下黨的嚴明組織性、紀律性,要盡力防止會議選舉情況外泄,造成混亂被動局面。首先在內部通一下,把可能造成的被動、干擾、損害,減到最低、最小。

有人說,這不是「難以想像」的結果,而是意料之中的結果。如果這些江家幫那麼受歡迎、尊重,為什麼要搞等額選舉?為什麼連無記名投票都不敢而要舉手選舉?為什麼要搞網絡屏蔽?為什麼沒有選上的人強行進政治局當常委?當中國最廣大人民不認可他們能代表「中國最廣大人民的最大利益」時,江澤民硬要讓他們代表,那麼他們代表的是誰呢?當然是江澤民!

江澤民說「重申一下黨的嚴明組織性、紀律性」,哪個黨的組織性、紀律性?中共黨章裡哪一條說沒選上的人有權當選呢?江澤民說「班子要更加團結,不要爭論不休,要民主集中。」集中到誰那裏去呢?團結起來對著誰幹呢?當然是大多數黨員、幹部。

原來為了讓常委會能夠「少數服從多數」,那麼就必須在選舉時要「多數服從少數」,多麼典型的獨裁秀!

在休息室,李鵬、朱熔基、李瑞環、尉健行、李嵐清等,都對選舉結果感到吃驚,但也都表示:面對現實,把被動、震動減少到最低。

李瑞環說:改革還是要從共產黨自身從上至下啟動,否則大危機就要降臨了。

還需敵對勢力利用製造事端嗎?

在一中全會上,胡錦濤公開了政治局委員、政治局常委的得票數之後,就以中央政治局的名義提出,必須嚴格執行會議公布的組織紀律:不准把一中全會非向外公開的內容向外泄露;不准把選舉的情況在外面泄露;不准把政治局委員、政治局常委的得票數泄露。胡警告:泄露將造成工作被動,黨的領導集體的領導權威受到損害,對同志造成沉重包袱,給外界敵對勢力利用製造事端。

看政治局委員、政治局常委的得票數就已經知道,那些根本不配做國家領導人的貪官酷吏失去的是黨內的人心,這還需外界敵對勢力利用製造事端嗎?自己內部鬧起的亂子要推到外部去,這不是轉移目標嗎?

最可笑的是,怕這些人領導權威受到損害,他們有威望嗎?怕給他們造成沉重包袱?這些烏七八糟的刑事犯、流氓犯、貪污犯、殺人犯自身的包袱、血債還輕嗎?那可不是誰給他們的,是他們自己造下的,要償還的。

一中全會選舉結果

出席一中全會的中央委員一九八人,候補中央委員一五八人。對政治局委員、政治局常委的選舉,二人棄權,有效票數三五四張。

據傳得票三百張以上的政治局委員有:王樂泉、吳儀、羅幹、胡錦濤、郭伯雄、曹剛川、曾培炎、溫家寶。

得票最少的是陳良宇、賀國強、李長春、賈慶林、黃菊、陳至立。

得票三百張以上的政治局常委有:胡錦濤、溫家寶、羅幹。得票最少的是李長春、黃菊、賈慶林。

要求公布選舉結果的聲浪

十一月十五日新華社公布了中共十六屆中央各項名單後,至晚上為止,有七千二百多件電子郵件、電訊,要求公布政治局委員和常委選舉得票的情況。他們說:「按理,共產黨是人民的政黨、人民的公僕,那麼,人民的政黨連選舉黨的領導的過程和結果,都不張貼安民告示,這就太離譜了」;「這如果也屬於機密,那麼,就是對六千五百多萬共產黨員權利的剝奪,是對十三億人民基本知情權的剝奪」,「基層黨委的選舉都公布,黨中央班子換屆,更應向全黨、全國人民公布」;「如果連選舉結果都要保密,那共產黨幹部財產、個人行為,更要保密了」;「憲法可有這樣一條規定:共產黨領導層選舉要對全黨、全國人民保密?」;「選舉國務院總理、人大委員長,都是公開的,共產黨的班子有什麼機密要保密」:「政治改革等同於西邊出太陽」;「黨章、黨紀名存實亡,共產黨醜史都是機密、絕密」;「共產黨對人民不信任,人民怎麼會對共產黨信任!」

這可是內部「敵對勢力」在製造事端,不配合江澤民的「與時俱進」。

明年「兩會」的戲怎麼唱?

根據江澤民的意圖,賈慶林內定為全國政協主席,黃菊內定為全國人大常務副委員長。明年三月的「兩會」期間,這兩個人還要通過人大常委和政協常委的「選舉」關。明年的戲碼怎麼唱,現在就要開始籌劃了。

有人問,這些中央領導人整天都在幹什麼?不就是幹這個嘛! 這就是江澤民的「三個代表」的精髓。

 
分享:
 

如果您喜歡本文章,歡迎給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勵和支持。讓我們一起打拼未來!

 
PayPal在線支付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