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死亡擦肩而过!──上帝还会放过中国?(图)
 
作者:刘路
 
2003-12-21
 
【人民报消息】12月13日,我去青年政治学院拜会杨支柱先生,杨先生告诉我学院礼堂正在举办新世纪舆论监督研讨会,丁东、鄢烈山、孙大午等学界前辈都将到会。我便临时决定随杨先生去「旁听」会议。虽然由于刘晓波先生约我和余杰、陈永苗等青年才俊中午吃饭,不得不中途退场,但旁听的这一个小时,已经让我魂飞魄散、心惊胆战,却原来,我,我们几乎所有生活在中国大陆的人都曾与死亡擦肩而过!

研讨会上演讲的大都是新闻记者,演讲的题目大都与刚刚过去的SARS有关,其中,尤以中国青年报记者贺延光先生的《SARS摄影与生命备忘录》让人惊心动魄、艰于呼吸。

由于每人演讲限时20分钟,贺先生的演讲言简意赅,他劈头就说:「我们社会的每一次退步,都与新闻记者摇旗呐喊有关。

为甚么这次「SARS」带给我的触动更大?是因为跟我们新闻工作者的责任有关系。如果我们媒体在最早就介入这件事,把它公开,让它透明,就不会有这么多人被感染。我在医院采访了半个多月,在这方面深有感触:媒体是有责任的。

不管因为甚么理由我们媒体当初介入得晚,我们也可以给自己找很多的理由,但是最后面对这么多死去的生命,这些理由都苍白无力。

贺先生说:当我们后来进去采访时,读者对我们表示出敬佩之情,我心里更觉得有愧。最近的就是那张《背影》,一个病人经过抢救无效死亡,医生站在死者的面前……这个画面对我的撞击非常大,画面中包括了生命、死亡,还有医生的责任和无奈。

贺先生讲了这样一的细节,SARS过后,他去采访一位医生,与医生有这样一段对话:

记者:SARS肆虐北京的时候,你在干甚么?

医生:萨达姆干甚么,我就干甚么。

记者:甚么意思?

医生:东躲西藏。萨达姆躲避美英大兵的追捕,我们躲避世界卫生组织官员的检查。

这位医生告诉贺先生,为了应付世界卫生组织官员的检查,他带著护士用车拉著病人满北京转,后来病人实在太多,就在藏匿病人的处所外立上一块「此处施工」的牌子,外国人一看是工地,就走了。在对付外国人的手段上,我们的官员、医生、护士充分发挥了中国人的「智慧」,每一个病人都有真假两套病例,真的藏著,假的欺瞒外国人。为了所谓的国家形象,医生护士们连起码的医德都抛到九霄云外了。

但是,这种掩耳盗铃、雪堆里埋尸体的做法很快受到了惩罚,人死得越来越多,医护人员也开始大批感染、死亡,医生护士们开始认识到,迟早有一天,自己也会被造出两份病例,死后连真实的死亡原因都不会披露,最终成为撒谎政治的牺牲品!

好在老军医蒋彦永站出来向海外揭穿了谎言,我们的政府才开始真正面对危局,被我们用谎言精心维护的所谓国家形象已经成了谎言之邦的代名词。

那时候,非典型肺炎成了和战争一样热门的话题,许多媒体怪罪中国政府对这种传染病反应迟钝,甚至有意「隐瞒真相」,致使病魔肆虐,贻害世界。更糟糕的是,在某些国家和国际组织的眼中,中国已经成了疫病流行区。一些国家告诫国民不要到中国旅游,一些原定在北京举行的重要国际会议和体育比赛也被取消或推迟。我们遭到了自六四以来最大的外交危机,110多个国家谴责中国,整个世界都对中国实施隔离!

贺先生的发言把我带回到四五六月份的恐怖回忆中,北京出现严重的SARS疫情特别是青岛发现一例输入病例以后,青岛一下子进入了比战时更紧张的戒备状态,不少地方道路阻断、桥梁拆毁、车辆停驶,重要的交通线上的旅客们平均要被测量十几次体温,任何体温稍高的旅客都会被立即隔离。各单位出差归来的人员不管是否来自疫区,一律无条件隔离14天。我们邻近的胶州市发现一例疑似病例,该地市长、卫生局长、医院院长等大小官员一律撤职,凡去过胶州的所有人员都被一律隔离,我妻子因为是胶州人,从娘家一回来被宣布隔离家中不许上班,连我上初中的孩子也被学校要求必须到学校体检合格后才许上学。

青岛火车站曾经因为发现一个发烧病人,隔离了整整一个车厢的旅客达两周。河北一些发生疫情的农村,整个乡镇、县市都被封闭,北京成一个小区一个小区的被封闭,大街上空空荡荡,商店关门、学校放假、连机关的工作人员也被命令呆在家里,昔日车水马龙、游人如织的长安街只有医院的救护车匆匆驶过……

从一向视人命为草芥、报喜不报忧的中共当局如此超大规模、超大强度的实施比戒严、军管、乃至战时更严厉的控制措施可以看出,中华民族确实到了亡种灭祖的最危险的时刻!

非典时期,针对卫生部长张文康在中外媒体上公开撒已经有效控制了SARS传播的弥天大谎,一位新加坡华人在网上撰文说:根据精确计算,按照目前的传播速度,如果中共当局不采取最严厉的隔离措施,到九月份,中国大陆无论是达官贵人还是平头百姓,将无人能够躲过这场灾难!

贺先生最后也认为,我们能够最终躲过这场灾难,其实有著很大的偶然性。我们要感谢三个人,即钟南山医生、蒋彦永医生和死在中国的国际劳工组织的那位官员,如果没有他们,我们这个民族可能已经万劫不复!

我们生存的这个地球的任何一个角落,都会有灾害发生。但在一个正常的,信息交流畅通的国度,以人类的智慧和现代科技水平,灾害可以减低到最小的程度。但是,在我们这个政府说谎、媒体说谎、人人说谎、公开说谎的国家,任何灾害都能在滔滔谎言中发展成灾难,SARS肆虐不过是上帝对我们的一个严厉警告。

可是,SARS过后,媒体依然满口谎言,没有一点悔改的表示。我们负责宣传的高级官员甚至在国际会议上又一次公开撒出「我们是世界上言论、新闻出版最自由的国家之一」的弥天大谎!好像刚刚过去的SARS灾难根本就不存在!

我绝不相信,面对这样无耻的谎言制造者,这样无耻的谎言之邦,下一次灾难来临的时候,上帝还会放过中国!

 
分享:
 

如果您喜欢本文章,欢迎给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励和支持。让我们一起打拼未来!

 
PayPal在线支付

 
文章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