腐声依旧!尉健行讲贪腐惊人内情(图)
 
林凌
 
2003-1-25
 
【人民报消息】


胡锦涛只有逆“江”行舟才能逃生!


去年仅一年军费逾三千亿元

据国防大学研究室透露:中国2002年度国防费用为三千二百亿元,公布的白皮书所说的一千六百九十四亿元,并没有包括军事科研、新一代军事装备生产和工程建设。

国防费用消耗

各大军区、集团军轰轰烈烈搞「军官、干部减肥运动」,分「连营」「团师」「军」三级,减五公斤以上者奖一千至二千元;减七点五公斤以上者,奖二千至五千元;减十公斤或以上者,奖五千至一万元。

2002年夏季,江泽民在国务院、中央军委《关于调整退役、退休将级、校级军事人员安置、补贴待遇》的报告上,大笔一挥,把一次性增拨款项「五十二亿」圈掉,批上「一百二十亿」;把每年增加的特拨款项「二十亿」圈掉,批上「三十五亿」。

镇压法轮功所用逾七十亿元

财政部长讲,2002年拖欠百姓工资六十五亿元

中南海唱歌音响效果不够国际标准,两亿元装修

江泽民批准四十五亿元建中国大剧院,现正紧急施工

年度反腐经费是年度军费的两千分之一

中纪委年度经费为一亿六千七百万元,仅够三个月不到的开支。年度军费三千二百亿元是中纪委年度办案经费的两千倍,中纪委年收举报十六万件,百余省部腐败大案积压,没钱办案!

江泽民为首的党中央反腐决心有多大?数字已经替他说了话!

《动向》1月刊发表了岳山的文章《尉健行讲贪腐惊人内情》。文章说,去年十二月底,中纪委新老班子完成交接。尉健行在交接时披露:从一九九八年以来,中纪委收到举报年达十六万多件;积压的省、部一级单位腐败大案四十多宗;省、部一级干部腐败大案一百十多宗,地、厅一级单位腐败大案一百八十多宗;地、厅一级干部腐败大案四百五十多宗。

这仅仅是被举报的。

胡锦涛高度评价受夹板气的中纪委老班子

去年十二月底,中纪委新老班子工作交接告一段落。这是中共的几个「基柱」中,工作尚属顺利的一个。其他几个「基柱」,如国务院党组、人大常委会党组、政协党组、中央军委党组,在交接中都出现一些积压旧账的争议。

胡锦涛出席了中纪委常委会,在会上对上届中纪委工作及领导班子,予以高度评价,对交接工作的评价是「踏实、认真,对党、对职责作出了交待」。

胡锦涛谈中纪委工作

胡锦涛在会上说:在法律制度还不完善,在党内旧的习惯势力还占有很大市场,在腐败、违法活动还是很严峻,在反腐败斗争工作机制还不能有效发挥战斗威力的情况下,中纪委同志是忠实地履行了职责,顶住了主要是来自党内种种人为阻力和干扰,取得了一定的成绩。要取得反腐败斗争工作的基本胜利和建立完善的法律法治系统和监督机制,今天仅仅是迈开第一步。问题都集中反映在政治体制和监督机制上、党的干部队伍建设上。

具体的“人为阻力和干扰”来自何方?

2002年12月4日召开的纪念宪法公布实施二十周年大会,胡锦涛在会上的讲话,令三千与会者自发地响起九次热烈的掌声,讲话有三次被掌声所打断,会后,中共中央收到了二千七百多件来自省、部党政部门、科研部门、大专院校、八个民主党派中央和工商联的支持函电,而江泽民拒绝出席,新的中央书记处二次讨论未通过以重要文件的形式要求学习胡锦涛讲话,中央书记处曾庆红、中办主任王刚都指示:当前至明春第十届人大、政协两会期间,政治学习,以十六大文件为主题。

胡在中纪委常委会上还说:社会上的强烈呼声、人民的强烈呼声,是对共产党前途发出警告,对共产党的命运又一次敲响警钟。很忧虑、很危险的是,不少领导干部已经丧失了危机感。

其实不是“丧失了危机感”而是增强了危机感,贪官们不在乎共产党会不会倒台,他们担心的是自己还没贪够之前党就垮了,另外江家帮越贪越升官的榜样也是贪官队伍迅速壮大的原因。

当代包青天没有实权也当不成包青天

胡锦涛还高度赞扬了上届中纪委副书记曹庆泽、刘丽英,在党内反腐败斗争工作中敢碰硬、敢撼有后台的「大老虎」,是纪委战线的楷模,还说:纪委工作需要曹庆泽、刘丽英,党的事业需要曹庆泽、刘丽英,人民的呼吁需要曹庆泽、刘丽英这样的楷模。

如果中纪委能够先把江绵恒给“双规”了,把江泽民给制裁了,老百姓才觉得中国真正有了“包青天”。

尉健行只敢「沉重」不敢行动

岳山的文章说,尉建行在交接工作时,神情沉重地说:工作没做好,包袱很沉重,心情更沉重,主要责任由我来承担。五年多前,对人民、对党的承诺,还历历在前,是想尽全力履行好职责,事实上腐败局面还是这样严峻。在履行职责时,也常违背自己的信念,违背对职责的承担。这个过失、教训,希望新一届纪委同志能引以为戒,不要犯;这个包袱也不要再背上,要对历史、对人民有个合格的交待。

尉健行的这番讲话,触动了与会者,往日的酸甜苦辣一起涌上心头,不少纪委委员掉下了眼泪,沉思片刻后,会场里响起了雷呜般掌声。这掌声中包含着责任和希望。

纪委工作的一切阻力、压力和困扰来自江泽民

尉健行在工作交接时坦承受到阻力、压力和困扰的情况;从1998年以来,有关积压着、无法展开调查的省、部一级部门、单位的腐败大案有四十多宗;省、部一级干部腐败大案有一百十多宗;地、厅一级部门、单位腐败大案有一百八十多宗;地、厅一级干部腐败大案有四百五十多宗。大多数部门、干部,动不得、碰不得,照样干着腐败、违法、违纪的活动。

通过十六大的召开,每个人都看到这些贪官污吏之所以敢这么猖狂,就是因为到目前为止黑根子还没人敢触动。

中纪委每年收举报十六万多件

尉健行披露:从一九九八年以来,中纪委每年收到部门、团体、个人和境外公司、个人,反映党政部门、干部的举报信函达十六万多件,经分类后,有百分之七十以上信函,要列入初阶段调查的。人员和经费严重短缺程度,远超过外部想像。据知:中纪委目前编制人员仅五百八十多人,专职处理案件人员仅四百人,长期借调五百人。根据正常程序处理人员,短缺至少一千五百人。根据中纪委工作内部守则,凡属地厅、省部一级部门、单位集体腐败,要在一年内初步有调查报告及分类定论,其中包括提请检察院批准立案。但,中纪委年度经费为一亿六千七百万元,仅够三个月不到的开支。这证明江泽民多次所讲的“誓言反腐”不过是用来迷惑人的。

每年送条子说情者有二三千人次的原因所在

尉健行还披露:以个人名义、以组织名义、以知名人士联署,为被列为审查对象、已被「双规」人员打招呼、送条子来说情、摸底的,每年有二、三千封次。其中有千丝万缕的关系的人,也有党政领导干部。中央金融机构、公安部、驻港中资机构、海关等部门的腐败情况,是国内、外闻名的。如朱小华、王雪冰、李纪周等,还是有人要保,要为他们开脱罪行。这就是关系网,就是特殊人物。赖某能通天,走私上千亿的货物,用了百亿行贿,难道当地党政领导没有渎职之过?从法理上都通不过。这样的干部在位上,有的还晋升,那叫人民群众怎么能接受?

其实朱小华、王雪冰、李纪周等人不必作为成绩再提了,为什么会有那么多说情者?各位都清楚。贾庆林贪腐怨声载道、罗干杀人证据确凿、黄菊淫乱四季发情,可是他们都升到政治局作常委去了,别人为什么就不能通融通融?要想没有送条子说情者就先动动江氏父子,这比什么都灵。真把江泽民处置了,谁还会敢乍刺儿?

不敢动真格没有用

尉健行代表上届中纪委党委交代给中纪委常务委员会一致通过的一项决议的建议《党政领导干部自身建设若干守则》也经中央政治局常务委员会通过,但迟迟未能公开及贯彻。《守则》中有以下几个方面内容:

中央、省部一级干部,必须向全国及本地区、部门,公开经济收入、配偶经济收入和拥有财产,公开家庭子女及直系亲属工作单位、部门;党政干部必须公开用匿名、假名及他人之名开设银行帐号和物业;党政干部必须公开个人、配偶在境外、国外的资产、物业、存款;党政干部必须登记、上交以非法正常途径、非正常市场价格购入的物业;干部工作地方调动,不得同时享有原工作地方、单位以国家优惠政策产权所属个人的住宅,和新工作地方、单位以国家优惠政策产权所属个人住宅,必须作出选择其中之一,为产权所属住宅。

尉健行披露:有关准则,从1990年以来,中央有过决议八次,某些领导同志也作出行动,但决议还是在无声中夭折。对此,李瑞环、尉健行、宋平都曾指出:共产党连这一条都要反覆十二、三年,那么,反腐败斗争工作,接受人民监督,都是空洞的,还远不如资本主义社会执政官员要对人民负责。

反覆的这十二、三年正是江泽民带领中国人民与时俱进地“光辉十三年”,这段日子已经过去了,无论如何,时光不会倒转,那么现在呢?现在只要江泽民还能在中国呼风唤雨,中纪委对人民的期望就无法有个切实的交代!

 
分享:
 

如果您喜欢本文章,欢迎给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励和支持。让我们一起打拼未来!

 
PayPal在线支付

 
文章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