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泽民晚年挥之不去的梦魇
 
林保华
 
2003-1-17
 
【人民报消息】去年十月江泽民到美国作他的“毕业旅行”,但是这次毕业旅行却遭到了他毕生旅行的最大打击,那就是在到达美国,在芝加哥著陆的第一天,就被法轮功学员及他们的亲属以群体灭绝罪告上伊利诺州北区联邦法院。当日,也就是10月22日,控方律师亲自到江在芝加哥下榻的酒店将诉讼递交中国保安转交江泽民。今年1月13日,控方律师和法官进行了第一会谈研讨下一步日程,由于控方律师需要时间准备材料并得到法官批准,下一次会议日期定为3月13日。

虽然江泽民喜欢这“3”字,但是这个“13”对他说来太不吉祥呀。堂堂“泱泱大国”的国家主席,“泱泱大党”的前任总书记,“泱泱大军”的主席,却成了被告,不但是他一身中的耻辱,更是他晚年挥之不去的梦魇。

江泽民不是不知道,近年来,前南斯拉夫总统米洛塞维奇被告上国际法庭,赤柬头目也要被押上国际法庭,就是因为他们的“群体灭绝罪”。智利前军事独裁者皮诺切特因为当年血腥镇压反对派,哪怕后来发展经济有功,后来也自动退位,也一度在英国被逮捕。所以他在战战兢兢中面对余生。

江泽民在中共高层力排众议,对法轮功这个群体血腥镇压,从肉体到精神无所不用其极,有确凿证据的就造成了五百多人的死亡,成千上万人被投入牢狱和劳改、劳教场所,制造了六四以来又一大规模的镇压和屠杀事件,不但历史要同他算这笔帐,现在就要同他算这笔帐了。

江泽民在十六大冒天下之大不讳把持了枪杆子不肯退下,就是担心一下台就被清算。有论者说,江泽民有三怕,一怕法轮功,二怕赵紫阳,三怕胡锦涛。法轮功的血债就是他一手造成的;长期软禁赵紫阳,说明他同六四屠杀也介入很深,否则不会那样怕赵紫阳出来;而他把胡锦涛当著小媳妇那样折磨,他也害怕胡锦涛反过来对他不仁不义。有这“三怕”,什么“三讲”、“三个代表”都解不了围。

江泽民在台上,美国政府会尽量减少控告江泽民所造成的政治冲击,但是一旦江泽民下台成为平民,那就是另一回事了,这也是江泽民死活都要赖在台上的原因。然而江泽民已经七十六了,在他行将就木之时,国内政局的演变,他要逃到哪里?全世界的法轮功学员都会追击他到天涯海角。即使他给了很多好处的俄国,也会面对现实把他交出来。天网恢恢,疏而不漏。就算江泽民“自绝于人民”,骨头烧成灰撒到苦海里,那时回头已经太迟而逃不过历史的审判。

 
分享:
 

如果您喜欢本文章,欢迎给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励和支持。让我们一起打拼未来!

 
PayPal在线支付

 
文章二维码: